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夺路而逃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夺路而逃

  勿乞哑然,他身边众人也是连连摇头。天庭浑天大阵那边则是爆发出一阵惊呼,随后是鸦雀无声。

  青龙神君身为天庭四相神君之首,神通变化神妙莫测,神体更是强横惊人,丝毫不弱于境界相当的体修仙人。尤其是他的身躯内有一道先天甲木灵力,更让他的神体生机绵绵无穷无尽,若是真个战斗起来,有着极强的持久力和恢复力。

  在天庭要说起肉身实力,除开一百零八万星君中少数几人,根本无人能和青龙神君相比。但是如此强横的青龙神体,居然被阳驩强行扭断了脖子。尤其让人震惊的就是,青龙神君的脖子一断则生机断绝,他的神体轰然崩溃,一道元灵已经冲天飞起,被吸去了化神池的方向。

  “妖孽斗胆!”玄武神君勃然大怒,他骤然向前冲锋,身后一块硕大的玄武龟甲若隐若现,宛如一块巨石一样撞向了阳驩。青龙神通变化多端,生命力极其强横,而玄武神君的**防御力则是实打实的天庭第一,尤其是他的力量更是惊人。

  青龙神君固然**强横,但是他的**更多的表现在变态的恢复力上。要说起肉身的力量,一个玄武神君的蛮力足以让青龙、白虎、朱雀三位神君的全部**力量加起来再翻上几倍。

  如此神力当面撞来,就是阳驩都面容一变。他低沉的咆哮了一声,眉心一抹粉色的符文闪过,他身后突然有一座大山的虚影闪出,他同样蛮横的伸开双臂向玄武神君撞了过去。他一边向玄武神君猛扑,一边还有闲心向朱雀神君调笑:“美人儿,等我杀了这莽货,一定要将你扒光了好生看看你的腿子有多长、有多白!”

  又是一声巨响,阳驩和玄武神君硬生生碰在了一起。阳驩身后的那座山岭虚影轰然粉碎,阳驩七窍中同时喷出大片污血。玄武神君的蛮力太强,阳驩胸前衣衫被蛮力炸得粉碎,玄武神君双手抱在阳驩腰间,宛如发狂的公牛一样顶着阳驩向前猛冲。

  阳驩立足不稳,怒声嚎叫着被玄武神君顶出去了百多里远,硬生生从甬道的中段顶到了甬道的尽头。这条长有三百多里的甬道尽头是一块紫色雷光缠绕的墙壁,玄武神君嘴里喷着白沫儿,鼻孔中吐出两条炽热的白气,悍勇无比的带着十万分的野蛮气息将阳驩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上。

  四周囚室轰然摇动,无数囚犯同时惊呼,阳驩双手双臂骤然摊开,宛如一张纸片一样贴在了墙壁上。玄武神君顶着阳驩撞在墙壁上,给人的感觉就是阳驩被撞得变成了一片薄纸,薄薄的贴在墙壁上好似浑身血肉都被挤得炸了出来。

  墙壁上布置的雷霆禁法轰然发动,无数道水缸粗细的狂雷从四周空气中带着巨大的轰鸣声涌出,疯狂的轰击在了阳驩的身上。阳驩浑身黑烟直冒,嘴里不断喷出大口鲜血,他的气息在迅速削弱,每一口血喷出他体内减少的法力都相当于一个巅峰金仙的全部精气神转化的力量。

  转瞬间数万条狂雷轰在了阳驩身上,阳驩嘶声怒吼,勉强举起双手运起神通向玄武神君的后背砸了下去。每一击都宛如雷霆轰击,每一击都好似流星撞击大地,每一击都能将一方星空击成粉碎。玄武神君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背后的黑黄色龟甲光影流光四溢,厚重的龟甲上不断出现丝丝裂痕,但是无论阳驩如何发狂的攻击,这些裂痕刚刚出现又迅速恢复,这块龟甲的防御力简直强到了极点。

  一声虎啸声冲天而起,白虎神君背后一对巨大的白色光翼伸展开,他挥动长剑,化为一道白色厉电向前笔直的刺击。“玄武,闪开!”白虎神君仰天长啸,玄武神君猛的低下头趴在了地上,剑光险而又险的擦着玄武神君的头皮插进了阳驩的心口。

  白虎神君张口就是一道白气缠绕的精血喷在了手中宝剑上,这柄同样是天道神力凝聚的本命神器骤然颤抖起来,给人的感觉就好似一支刺猬突然展露出了全身的芒刺,无数细细白光从剑身上喷射而出,就听得‘噗嗤’声不绝于耳,无数太白庚金剑气将阳驩的五脏六腑搅得稀烂。

  阳驩七窍中的鲜血从小溪变成了喷泉,血水从他七窍中喷出,足足喷出了十几丈远。正站在他面前的白虎神君被鲜血喷了一身都是。白虎神君狞笑着望着阳驩怒吼道:“你还想欺辱朱雀?就凭你这个德姓?嘿嘿,管你什么破界者,都给我死球去!”

  长剑疯狂的挥动,眨眼间在阳驩身上狂劈了三千六百剑,阳驩不是很高大健壮的身躯被劈得支离破碎,无数血肉残块喷了满地都是。白虎神君得意洋洋的举起长剑仰天狂啸,他大声喝道:“朱雀,用你朱雀神炎将这厮的血肉全部焚毁!”

  不需要白虎多说,朱雀神君已经仰天清鸣一声,滚滚青蓝色烈焰宛如破堤澜涛一样席卷而出,向着满地的阳驩血肉卷了过去。就在朱雀神炎快要烧灼到这些血肉的时候,一声怨毒的咒骂声冲天而起,那些血肉纷纷蠕动起来,无数的血丝、肉丝从血肉残块中喷出,这些血丝、肉丝相互勾结在一起,道道阴风平地而起,眨眼间阳驩就恢复了原形。

  但是和刚刚冲出天牢最底层时那滔天的气势相比,此刻的阳驩周身气息最多和破道境中段的大能相当,完全没有了刚才那种近乎和合道境大能相抗的气焰。

  眼看火焰已经冲到了自己面前,阳驩嘶声狂啸一声,他的身体突然很古怪的角质化了。就好像昆虫一样,他的皮肤变得光泽而坚硬,变成了天牛壳一样的材质。他的双手变成了两根尖锐的利刺,而他的关节就好像橡皮一样可以无限的伸长。

  阳驩的身体急骤的旋转着,他的双臂骤然变得有数十丈长短,弹姓十足的双臂带动双掌所化的锋利尖刺,短短一个弹指的功夫他疯狂的突刺了起码数十万次。白虎神君一声惨嚎传来,他的**防御远不如玄武,他浑身上下几乎被同时刺穿了数百个透明窟窿,眉心更是被刺破了一个海碗大小的透明孔洞。

  白虎星君神体崩溃,一道元灵狼狈的被化神池吸走。

  随后是玄武神君一声惨嚎传来,阳驩的攻击起码有一大半落在了他身上,而且所有的攻击都对准了玄武神君背后龟甲核心处的那一点。数十万次的刺击几乎同时落在了那一点上,玄武神君如此坚固的防御终于在这可怕的攻击下粉碎。阳驩的右手尖刺和玄武神君的背甲同时化为流光飞散,但是他的左手尖刺则是连续数千次的插进了玄武神君的后心。

  玄武神君无奈的悲嚎了一声,神体轰然瓦解,一道元灵冲天遁走。

  朱雀神炎已经烧到了阳驩的身上,烧得他浑身甲壳啪啪作响,一些地方较为脆弱的甲壳甚至被烧得融化,变成了赤红色的浆汁飞快的滴落在地上。阳驩狂笑着向前飞速突击,蛮横不畏死的扑向了朱雀神君。头顶朱雀炫光环的朱雀神君俏面一变,她双翼震动,朱雀炫光环带起一道强光重重的砸在了阳驩的胸口上。

  一道白色火焰从朱雀炫光环中喷出,阳驩胸口方圆尺许的一块身体被烧成了灰烬,白色火苗从阳驩的七窍以及每一个毛孔中喷了出来,他狼狈的挥动仅存的左手尖刺,迅速向着朱雀神君挥出了数万击。

  朱雀神君的速度在四相神君中独占鳌头,她在空气中荡起无数条残影,艰难的躲开了阳驩的攻击。但是她身后的四相神君部属大将则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起码两百神将身体被撞得飞起,他们的身体被洞穿了无数窟窿,只是眨眼的功夫就神体破碎,元灵冲天飞起遁向了化神池。

  朱雀神君勃然大怒,她厉声喝道:“组四相大阵,将此獠困死此处!”

  天庭的重要神灵都知道,破界者是不死不灭的,若是将他彻底斩杀,那么用不了多久他们又会重新出现。与其等他们一次次的冒出来和自己为难,不如将他们困死,然后想办法将他们的力量削弱到最低,最后用禁制将他们镇压,这样才是一劳永逸的法子。

  四相神君同时冲进天牢,此刻只有朱雀神君保持完好,这让姓格暴躁的朱雀神君恼怒到了极点。尤其是阳驩对她的污言秽语更让她对阳驩恨到了极点。她化身一道火龙围绕着阳驩不断旋转,不时有无数条白色烈焰喷出,将阳驩身上的甲壳烧得不断融化。

  残存的四相神君部属将领组成了大阵,嚯啦啦将阳驩围困当场。

  天牢外亲自领军坐镇的六位大天帝相视一笑,看来这阳驩是逃不了了。

  就在这紧要关头,旁边一间囚室内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暴吼声。巨大的声浪冲出,数十名修为最低的神将直接被震碎了神体。朱雀神君也是一阵头昏目眩,下意识的放慢了速度向囚室的方向看了过去。

  身披重甲手持巨剑的煞屠大吼着冲出,凌空一剑重重斩下。失神的朱雀神君根本来不及躲闪,被他一剑从头顶直劈到了胯下,整整齐齐的被劈成了两片。

  阳驩震怒,他厉声喝道:“杀胚,还我美人!”

  煞屠已经冲入了四相大阵挥剑乱砍乱杀,他放声怒喝道:“还你个屁,还不赶快逃出去,我们都得被困死在这里!混账,杀了他们居然一点好处都没有,我们的力量不仅没能得到提升,反而不断被削弱!”

  阳驩面色微微一变,他仰天长啸一声,配合着煞屠就朝甬道尽头杀了过去。

  被煞屠冲得阵脚大乱的神将们抵挡不住两个破界者的疯狂冲击,几个弹指的功夫就被他们冲突了出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