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祖龙神通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祖龙神通

  盘古大陆,原本大虞陞南州的州城‘陞水城’被团团包围。

  陞南州是原大虞南疆一等一的一品大州,是历史最悠久的南方大州之一。州内子民何止千亿,尤其是陞水城规模极大,几乎不在良渚城之下。仅仅陞水城周边的村镇城池中,就有上亿黎民百姓繁衍生息。

  此刻陞水城已经被数千万巫军围得水泄不通,杀气冲天而起,一队队的巫军正络绎不绝的攻打城池。陞水城的城墙上不断腾起大片灰尘,那是城墙的根基被撼动溅起的尘埃。偌大的陞水城就好像汪洋大海上的一叶小舟,黑压压的巫军就是那狂暴的海洋,正掀起一**巨浪想要将城池吞没。

  数十头身高百丈的猛犸巨象浑身披挂着厚厚的鳞甲,正在数百名禁忌一族的族人驱动下蛮不畏死的向城墙拼命撞击。每撞击一次,城墙上下就是大片土石飞溅,城墙上布置的仙阵立刻爆出大片火星,肉眼可见的裂痕在城墙上蔓延,不时有守城的士卒被震得落下城墙。

  玄朝取代大虞后,陞水城这样的要害重地第一时间被张腾云派人接收。玄朝是道门扶植的人族皇朝,故而一切规则都和以前的大虞不同。如今镇守陞水城的,是以一名三品金仙为首的三万修炼者大军,其中金仙不过十余人,天仙也就五百多人,剩下的全都是从金丹期到元神境界不等的修炼者。

  原本陞水城有着完善的城防禁制体系,但是大虞撤离盘古大陆的时候,镇守陞水城的祭司们将所有阵图禁制全部拆毁,就连一颗灵石都没留下。玄朝统治陞水城已经有近百年,但是镇守此处的金仙只顾着刮地皮,只顾着搜刮修炼的材料,一部分进贡给玄朝高层,一部分就送回了自家师门。

  故而周长数百里的陞水城墙上只有寥寥无几的仙阵防护,虽然这几个仙阵能够覆盖整个陞水城,但是从实际的防御效果上来看,这些仙阵的防御力大概只有大虞时期的百分之一不到。

  镇守陞水城的金仙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会有一支可怕的军队来攻城,而且打的还是大虞的旗号。他更想不到这些人攻打城池根本就是为了杀戮,根本不理睬他派出去的商议投降大计的使者。

  巫军犹如浪潮一样一**的冲向城池,城墙上那些实力不高的修炼者正疯狂吼叫着施展各种法术将巫军赶下城墙。上百万临时征召起来的民兵正在这些修炼者的威逼下,用血肉死死的抵挡着巫军的侵袭。

  普通的,没有修炼过任何功法的民兵,和那些被禁忌一族用秘药摧毁了神智,激发了他们最强潜力的巫军士卒作战。这不是一场战争,只是一场屠杀而已。一队巫军冲上城墙,数千名民兵被屠杀,他们的精气、魂魄被巫甲吸得干干净净,随后这队巫军撤退,新的一队巫军冲上来,又是数千名民兵被屠杀。

  城内坐镇的金仙手足无措的调兵遣将,数千修为最强的修士并没有去城墙上作战,而是在城内到处搜捕年轻力壮的男子,每抓捕到近万人的规模,就给他们分发一柄粗制滥造的钢刀,然后将他们赶上城墙。这些急就章武装起来的民兵往往是刚刚踏上城墙就立刻被杀死,但是杀死他们的巫军也不顺势攻入城内,而是有条不紊的向后撤退,更换一批巫军冲上来。

  这种诡异的屠杀已经持续了一天一夜,陞水城内本来就有数百万巫军侵袭,逃到城内的难民更是超过千万。一天一夜里城内的仙人和修士已经武装了超过三百万青壮投入了战场,三百万青壮无一幸存,所有人都被杀得干干净净,就连伤员都没有一个。

  但是所有的仙人都被巫军吓破了胆,他们根本没认识到敌人想要做什么,他们还在满城里的武装民兵,不断的送上城墙任凭人屠杀。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武装起来的民兵里面开始出现强壮的妇人和孩子。

  浓郁的黑气笼罩在陞水城上,远处一座山峰上,刘邦背着手迎风站立。他望着陞水城,突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我们已经杀了多少人?一百亿?一千亿?盘古大陆广袤无际,偌大的盘古大陆有多少黎民百姓?若是我们杀光了他们……”

  双手捏得‘咔咔’作响,韩信咬牙切齿道:“陛下,该做决断了!”

  刘邦略微有点茫然的望着陞水城,他低声道:“可是,寡人怕死啊!”一片魔光在刘邦的胸口急速闪烁,刘邦的身体轻微的颤抖起来,剧痛攻心,他牙齿咬得‘嘎嘣’作响。双手死死的扭成了一团,刘邦咬牙道:“寡人……真的怕死啊!”

  韩信深深的吸着长气,他看向了远处风雨飘摇眼看就要沦陷的陞水城,重重的一拳打在了地上,将整个山峰打出了数十条粗大的裂痕。他压低了声音怒喝道:“就算我们帮他们杀光了盘古大陆的所有人……我们真能不死么?”

  刘邦双眼变得赤红一片,他死死的咬着牙,低声咕哝道:“再忍忍,再忍忍……再给寡人一点时间,一旦成功,寡人就和他们拼一个鱼死网破。但是现在……就算我们真个拼命,他们心念一动你我就魂飞魄散,死得太没有价值了!”

  粗声粗气的喘息着,韩信死死的闭上了眼睛。

  禁忌一族的无数族人欢天喜地的从山脚奔驰而过,他们驱动着无数刚刚被秘药改造的野兽毒虫,加入了对陞水城的攻击中。尤其是其中有一大群被异化的毒蜂,原本拇指头大小的黑色毒蜂如今变成了人头大小的赤红色,通体覆盖着老虎皮一样的黑色条纹,看上去狰狞可怖到了极点。

  这样的一群毒蜂足足有上百万头,它们宛如一片雷云飞过刘邦和韩信的头顶,亟不可待的向陞水城冲去。

  “这城池完了!”刘邦一甩袖子,阴沉着脸说道:“等城内所有人死光后,随便找个借口在这里扎营休憩。能多拖延几天,就能少杀几个人,寡人就能多几天时间……城内的所有人全部杀死,宁可他们死掉,不要让他们变成这种没有神魂的怪物。尽量控制这些巫军的数量,绝对不能让他们再扩张下去!”

  韩信的嘴角直流血,他的牙齿咬碎了自己的舌头,只有依靠这样的剧痛才能控制他心头发狂的火焰。他缓缓的点点头,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走。

  刘邦望着陞水城,低声咕哝道:“能多活一些百姓,就尽量多活一些……寡人可是要成为人皇的人,怎能让你们这些妖孽魔头杀死这么多百姓?你们杀光了所有的黎民,寡人曰后统治谁去?”

  ‘阿呸’一声,一口浓痰吐在地上,刘邦突然掀起了袍子,掏出了命根子鼓足一口元气,一道水柱倾泻而下,点点滴滴淡黄色的水珠从山顶直洒了下去,洒了下面正奔腾而过的禁忌一族的族人满头满脸。也不知道他肚皮里哪里来的这么多水,他的一泡尿持续了足足半个时辰,覆盖面积广达百里之巨。

  好容易等得禁忌一族的大队人马过路了,刘邦才吐了一口气,气鼓鼓的将命根子塞了回去。他一手指着天,一手指着地,低声骂道:“总有一天,寡人要把你们这干妖孽的头颅制成夜壶放在寡人未来的都城正中十字街口,路人经过一次,必须对着你们的脑袋洒一泡尿,敢有违逆者,诛灭九族!”

  就在刘邦指天画地的发狠时,高空中一片乌云翻腾而下,一条体长百里的黑龙张牙舞爪的从黑云中探出了头来。化为祖龙真身的敖不尊探头探脑的向陞水城的方向看了一阵子,他惊骇道:“我的娘,怎么死了这么多人?那城里的将领是蠢猪么?一批批的送人去给人家杀?”

  仰天长啸一声,敖不尊大声吼道:“陞水城内的守将听好,你爷爷来救你们这群龟孙子了!开启城防大阵,城外的那群妖孽你爷爷一人就能收拾了啊!”

  狂笑声中,乌云里一道粗大的水柱从敖不尊下半身的方位呼啸而出,带着浓烈腥臭味的水柱伴随着电闪雷鸣,化为滚滚水波自天而降。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突然在陞水城四周出现,平地水深三十丈,密度比水银还要大千百倍的淡黄色洪水席卷四方,化为一个巨大的涡流将城外所有巫军席卷一空。

  滚滚水波卷着数千万巫军和无数的禁忌一族的族人离开了陞水城,等得远离城池三千里后,就听得一声巨响,涡流轰然炸开,无数黄色的液珠宛如流星飞射,打得那些巫军和禁忌一族的族人骨断筋裂,不多时所有人都被打得稀烂,就连稍微大点的碎片都找不出来。

  站在山头上眺望战场的刘邦呆呆的望着高空中的敖不尊,无比纠结的刘邦气急败坏的咆哮道:“这厮,这厮……这厮一泡尿怎生都这么惊天动地?寡人的巫军,居然被他,被他直接冲走?”

  不仅仅是刘邦,亲眼目睹这一幕的韩信等统兵大将脸色都发黑了。幸好巫军攻城,良心未泯的他们并没有在军中坐镇指挥,否则他们势必遭受鱼池之灾。作为统军大将,被敌人杀死也就罢了,他们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但是死在一泡尿下面,这也太让人窝心了。

  “这家伙是个彻头彻尾的王八蛋!”韩信和一众大将同时问候起敖不尊的祖先。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