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灵山有警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灵山有警

  大灵鹫山深处,有一片绵延数十万里的金合欢树林。这金合欢是佛门欢喜禅宗以秘法培育而成,树干高大秀美,通体呈金红色,能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幽香,能帮助修士稳固神魂和根基,能够激发男子阳火,能够催发女子阴火。

  说白了这树就是天生的催情药物,而且就算破道境的大能,只要他放开心胸尽情的呼吸这金合欢的香味,就一定能产生奇特的效果。若是修炼佛门欢喜禅功的修士能够在这树林中修炼,男子能阳亢而绵绵不息,女子则是阴柔之力生生不绝,无论男女都能长时间的欢好下去,能够阴阳调和,从中得到无数的好处。

  以佛门欢喜禅宗偌大的势力,耗费了无数个量劫的苦功,也就在大灵鹫山深处培育出了这么一片儿独一无二的金合欢林,故而这里的一枝一叶都是无比的珍贵,除非是在欢喜禅宗内位高权重之人,根本就没资格在这里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洞府。

  而如今佛门欢喜禅宗的宗主,名列佛门百宗第九十八位的九龙如意大欢喜佛,正是嫪毐。

  金合欢林的正中有一片方圆百亩的清水池塘,池塘内的水是佛门独有的涤尘净水,这是天下最为清洁之物,无论何等污垢,只要放在这涤尘净水中轻轻一刷,就会干干净净返本归元。放在外界,这是修士们梦寐以求的洗涤心神镇压心魔的无上神品,但是在这里,这里就是一个巨大的澡堂子。

  数百名年轻貌美的女修正懒洋洋的浸泡在净水中,嘴里不时发出轻柔的呻吟声。这些女修个个神气饱满,修为最弱的也是金仙十八品的修为,最强的几乎已经踏进了明道境的大门,只差一步就能晋升佛门佛陀之位。这样的只差半点儿就能成就佛陀修为的女修在这里起码有近百人,其他数百全部是菩萨修为。

  身高丈二,通体玉一样白净,皮肤下透着一股子熠熠金光,双眸中隐隐有粉红色雾气渗出的嫪毐正站在池塘边上。浑身肌肉虬结宛如雕像的他正双手搂住了一个身材修长的绝美女修,正用令人惊骇的频率疯狂的在那女修的体内进进出出。一个直径三丈六尺粉红色的万字佛印隐隐悬浮在两人头顶,嫪毐头顶有一道红光冲出,女子头顶则是冲出一道白光,红白二色光芒在万字佛印中相互纠缠,渐渐的化为一个硕大的太极图印。

  佛印的正中是数十对身体交织在一起的男女虚影,一丝丝微妙的气息正从这些虚影中不断渗出,逐渐融入嫪毐和那女修的体内。两人的道行和法力随着这微妙气息的注入正不断的提升,以一种令人骇然的速度急速提升。嫪毐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明道境的巅峰,眼看还有一步就能踏入破道境的水准。

  骤然间那女修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抖,她嘶声尖啸了起来。

  嫪毐脑后九重佛光逐次闪现,他低声喝道:“红粉骷髅,生死梦幻,无不如是!”

  奇异的啸声从两人身边凭空传来,无数魔影在两人身边若隐若现,看那模样是要将两人撕碎吞没的样子。嫪毐的身体逐渐增高,身体也逐渐变得越发雄壮威硕,那女修的身体则是毫无变化,柔嫩的身体以令人惊恐的幅度吞吐着嫪毐那条散发出淡淡紫金色光芒的硕大之物。

  四周突然传来了低沉的梵唱声,修为已经稳稳站在金仙巅峰的血疯子带着三千六百名欢喜禅宗的佛修缓步从四周行来,他们绕着嫪毐转着圈子,不断的念诵古怪的咒文。

  嫪毐身上和他纠缠在一起的女修突然血肉干瘪,眨眼间变成了一具通体粉光熠熠的红粉骷髅。就在那一瞬间,嫪毐周身气息骤然萎缩,宛如一棵参天巨木突然被雷霆劈成了焦炭,他身上一点儿气息都不复存在,简直就好似变成了一个死人。

  空荡荡,死气沉沉,嫪毐的身躯只留下了一个躯壳,他的全部精气神都注入了那女子的腹中。一点精光在那红粉骷髅的小腹内闪烁,渐渐的有奇妙的光辉从那精光中透出,浓郁的生机生气翻滚着冲向了四方,好似春夜里一夜春雨,嫪毐的身体骤然间恢复了生气。

  化为红粉骷髅的女修身体逐渐丰盈,渐渐的恢复了她原本的模样,而且比刚才变得越发的神气饱满,越发的艳光盖世。嫪毐体内则是传来巨大的轰鸣声,宛如有万条巨龙在他体内疯狂厮杀搏斗,他周身放出令人不敢正视的强烈金光。

  一声巨响,嫪毐仰天长啸,他的修为骤然间从明道境的巅峰突破到了破道境,而且法力道行都在急速的增长。

  一声轻吟,绝美的女修再次化为一具骷髅,嫪毐的身体也再次变得毫无生机。

  如此九次,每一次嫪毐都是在生死之间领悟无上妙理,在那宛如山崩海啸一样袭来的无边快感中参悟佛门最高妙谛,宛如高高在上的神灵,俯瞰着红尘中芸芸众生——但是那芸芸众生就是神灵自身血肉精神所化,只有神灵最原始最本源的一道灵光悬浮在高空,静静的,冷酷无情的旁观自己的一切变化。

  身如火焚,心如冰清,生死之间,打破红尘铁门槛,一举跳出五行三界。

  女修从红粉而骷髅,从骷髅而佳人,如此九次不仅仅是嫪毐的修为达到了破道境一品巅峰的水准,女修自身的实力也直接突破到了破道境。

  伴随着甜美的微笑,女修的肉身分化为一片金色光焰,从那火光中一尊通体披挂着璎珞,珠光宝气尊贵华美不可言喻的佛门菩萨冉冉而出,恭敬的跪倒在嫪毐的身前。

  嫪毐通体也燃起了粉红色的烈焰,火光熊熊,四周虚空中的魔影被烧得干干净净,再无一道魔影能够侵入嫪毐周身万里之内。他的体内不断烧出大片粘稠的液汁,被那烈焰融成了淡淡的香气四散。嫪毐的金身越来越纯粹,越来越纯净,渐渐的他金身变得逐渐透明,通体透出一股莹润异常的明光。

  血疯子欣喜若狂的跪倒在地,他大声溜须道:“恭喜师尊,贺喜师尊,师尊神功大成,道行大进,从此佛门之内,就是师尊一人独大啦!”

  嫪毐闪身到了血疯子身边,一脚将他踹飞了数丈开外,他赤身露体的仰天长笑,笑了许久才骂骂咧咧的教训道:“胡说八道,简直是屁话。一人独大?那七个老不死的还活着,怎么一人独大?就算那七个老不死的全挂了,还有这么多世尊呢!”

  重重的往地上啐了一口,嫪毐冷笑道:“除非给为师再找八个轮回百万世,世世代代都是佛门清修女尼的顶级炉鼎,否则为师怎能在佛门一人独大?”

  苦恼的叹了一口气,嫪毐低声骂道:“但是这种世世代代做尼姑,生生世世老处女的极品何其难得?找到这么一个已经是邀天之幸,啧,百万世轮回啊,其中稍微有点意外……啧,百万世轮回都进了佛门做尼姑,百万世没尝过男人滋味的极品,有一个就很不错了!”

  血疯子猛的跳了起来,他嘻嘻哈哈的笑道:“师尊,这还不容易?如今您怎么也是佛门百宗的一大宗主,嘿,这种极品尼姑的确罕见,但是若是我们人为么……”

  嫪毐眯起了眼睛,血疯子‘嗤嗤’的笑着,师徒两诡异的对视了一阵,同时放声大笑起来。

  兴奋的搓了搓手,嫪毐低声咕哝道:“那,佛门百万世轮回做尼姑的倒也罕见,但是现在倒是有几尊女菩萨,嘿嘿,尤其是金身龙母佛,啧啧,她似乎也是轮回了许多次?以女身而成佛陀,这老尼姑一身修为可不简单……但是呢,那老兔子如今在金身龙母佛座下混得很不错,有点不好意思下手啊!”

  嫪毐在这里念叨着他和龙阳君的‘情分’,血疯子则是在一旁叫嚣道:“师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那金身龙母佛,拿来做炉鼎就做了罢?大不了事后给她点补偿,要钱给钱,要物给物。欢喜禅宗双修秘法,她也有好处,啧,又不会掉一块肉,只要师尊您把她给强上了,难不成事后她还好找你拼命?”

  诡笑了一声,血疯子低声道:“您若是真个把金身龙母佛给强上了,那龙阳君见了您还不得叫一声师公?”

  嫪毐兴奋得满脸通红,他手舞足蹈的笑道:“妙啊,妙不可言,就为了那老兔子叫我一声师公,我也得把金身龙母佛给办了!啧,得想个法子,怎么才能不惊动那些老贼秃下手呢?”

  就在师徒两盘算着是用暴力强行掳掠金身龙母佛,还是干脆用迷香迷药对她下手的时候,嫪毐突然闻到了一缕极淡但是极其隽永,宛如黑夜里深谷中的兰花一样,虽然淡雅但是让人难以忘却的幽香。

  嫪毐急忙转过身向金合欢林里望了过去,就看到一个生得娇小瘦弱,宛如兰草一样娇娇怯怯,身披一件黑色长袍的少女正站在一株金合欢树下,怯生生的看着这边。

  也不知道怎的,阅人无数的嫪毐突然对这少女泛起了强烈的占有**,他的整个身体整个灵魂都燃烧了起来,他宛如发狂的公牛又被人在屁股上狠狠的捅了一刀一样,嗷嗷叫着就向那少女扑了过去。

  就连血疯子和三千六百欢喜禅宗佛修都死死的盯住了那少女,没一个人注意到少女染满血腥的双手。

  更没人注意到这片金合欢林内已经是尸骸如海,到处都横七竖八躺满了欢喜禅宗弟子的尸体。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