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急援灵鹫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急援灵鹫

  金光闪过,一尊盘坐在莲台上的金身佛像被剁下了头颅。沉重的金身沉甸甸的摔倒在地,佛光笼罩的光头落在地上弹了几下,随后佛光渐渐黯淡。一支尖锐的爪子抓进了佛陀的眉心,一阵让人牙齿发酸的骨骼摩擦声后,三颗拳头大小的紫色舍利被那爪子生生挖了出来。

  三颗舍利紫光熠熠宛如水晶雕成,舍利中隐隐可见一尊淡金色的卧佛。但是此刻佛像正在逐渐消散,浓郁的佛力气息正不断的从舍利中泄露。那爪子的主人,一个浑身笼罩在灰雾中的扭曲人影狞笑了几声,张开嘴将三颗舍利吞下,他周身气息骤然又浓烈了许多。

  这是大灵鹫山‘宝焰心光洞’,是佛门隐修宝焰心佛的道场。但是现在宝焰心佛被斩杀,他的门人弟子横七竖八的倒了满地都是。所有佛修都是被一刀断头,他们的舍利被人生生挖出,所有精气都被吞噬一空。就连那些知识负责打扫的小沙弥,就连罗汉位果都没修炼到的小和尚,也都被杀得干干净净。

  红色、金色、紫金色、纯紫色的鲜血洒了满地都是,那灰雾中的人影‘吧嗒吧嗒’的行走在厚厚的血泊中,留下了一行鲜明刺目的血脚印,慢吞吞的向近处的另外一个佛陀道场行去。

  不祥的灰雾飘荡在天空,到处都是双目无神僵立当场的佛门弟子,他们浑身麻木,就连神识都被那诡异的雾气封禁。他们对外界的一切都失去了感知,那灰雾中的人影慢吞吞的走到他们身边,挥刀砍下他们的头颅,将他们的舍利吞噬一空。

  从明道境的佛陀到修为最微弱的沙弥,所过之处血流成河、尸积如山。

  “我是虺虭啊,我好喜欢你们的能量结晶!”灰色的人影在雾气中激动得浑身直哆嗦,他低声咕哝道:“太方便我收割了,太方便我吞噬了。呵呵呵,我杀人多干净啊?一刀两断,然后收割你们的能量结晶,多美味啊?噬殃那个变态女人,她总是弄得血肉模糊的,一点都不美啊!”

  灰色的刀影插进了一个菩萨的心口,虺虭慢慢的切割着他的身体,将他仔细的分成了数十块。他低声咕哝道:“还是我杀人最有美感,干干净净的,杀得整整齐齐的。”

  那菩萨很快就被分解成了无数的肉块和骨骼,整整齐齐的被堆放在了地上。虺虭的爪子探进了他的眉心,将他的本命舍利挖了出来。旁边传来了低沉的撞击声,几头在树枝上休息的佛门灵禽双爪失去了力量,从树枝上翻身掉落,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虺虭慢吞吞的走过去,挥刀将这些灵禽一刀两断。

  欢喜禅宗金合欢林内,嫪毐已经将那黑衣女子压在了身下。那女子发出娇柔无力的惊呼声,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嫪毐的肩膀,冰冷湿滑的双手在嫪毐的肩膀上印出了好几个鲜明的血掌印。嫪毐被她那娇柔的无力的若拒若迎的反抗弄得浑身喷火,他低沉的咆哮了一声,抓住了女子的黑色长袍从领口狠狠一扯。

  就是一件黑色长袍,这女子身上仅仅穿了这么一件空荡荡的宽大的长袍,除此外她身上一丝不着。纤细白净的身体在嫪毐高大健壮的身体下有气无力的挣扎着,女子眯着眼,嘴角带着笑,发出了宛如重伤的猫儿才有的又尖又细带着尾钩的呻吟声。

  嫪毐放声狂笑,他紧紧握住女子的肩膀,没有丝毫犹豫的闯入了她的身体。

  女子张大嘴惊呼了一声,似乎在为嫪毐的某些壮硕而惊叹不已。她嘴角的笑意越发浓烈,双手紧紧搂住嫪毐的脖子,女子一边承受嫪毐宛如狂风暴雨的冲击,一边轻轻的呻吟道:“真好,真不错,你会是最后一个死的。这大灵鹫山内,你会活得最久!”

  两条纤细的长腿夹住了嫪毐雄壮如狮的腰肢,那景象就好似两条豆芽菜缠在了一根粗壮的树干上。但是发出痛呼声的却是嫪毐,他只觉好似两条巨蟒在绞杀自己,不可反抗的巨力袭来,嫪毐腰部一热,浑身热力已经宛如破堤潮水一样倾泻而出。他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让人飘飘欲仙无法抵挡的快感持续了足足一刻钟,嫪毐浑身元气飞泻出去,一刻钟后他的修为从破道一品的巅峰掉落到了破道三品。

  丹田中无法抵挡的热劲席卷全身,嫪毐双眸赤红,宛如一颗就要爆炸的炸弹一样再次猛烈的冲撞起来。也就是几个冲撞的功夫,他还没来得及享受那女子体内**蚀骨的奇异滋味,他浑身一颤,又是长达一刻钟的剧烈颤抖。修为从破道三品径直掉落到了破道六品的水准,嫪毐的脸瘦了一圈,双眼发黑、眼眶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血疯子等人已经冲了过来,他们死死的盯着那女子纤细白嫩的身躯,不断的吞着口水。女子嗤嗤的笑着,她娇媚的望了血疯子等人一眼,轻声笑道:“不急,不急,等我吃光了这个好人儿,就轮到你们了……虽然你们的修为弱了一些,还不够我一口吃的,但是你们都是这么精壮呢!”

  诡异的粉色雾气笼罩了整个金合欢林,小半个大灵鹫山都在这粉色雾气的笼罩下。另外小半个大灵鹫山被灰色的气息笼罩,除开这粉色和灰色的气息,大灵鹫山剩下的部分陷入了一片深邃的黑气中。

  在那黑气中,柩世尊和椁世尊正带着数十名世尊和一条急速在虚空中闪烁的黑影对战。数十名佛门修为最强的世尊联手对敌,他们脸上却带着掩饰不住的绝望和恐惧。他们嘶声咆哮着,不断祭起各色佛器攻击那条黑影,但是不管他们祭出什么宝物,只要黑气往上面一转,他们的佛宝都会立刻被污染得光芒黯淡坠落地面。

  就连这些世尊的金身都开始变得晦涩无光,他们的力量正在急速的衰弱。

  骤然间黑影闪过,柩世尊惨嚎一声,他还没来得及祭出自己的本命佛器,一柄大刀已经从头到胯下将他分成了两片。不容柩世尊施展神通遁逃,一张大嘴从黑气中突然涌出,张开嘴将柩世尊全身吞了进去。可怕的咀嚼声持续了一会儿,四周的黑气越发的浓烈。

  眼看和自己并称的柩世尊惨死,椁世尊不由得厉声高呼起来:“妖孽,你究竟是什么来历?你们是如何闯入我大灵鹫山的?山外有佛祖亲自布置的大阵,你们怎么闯进来的?”

  黑气中一个沙哑低沉,仅仅听他说话就让人感到绝望和沦落的声音缓缓响起:“那大阵不错,真不错。可惜,挡不住我们。我是终湮,你们可能不知道我的名字。”

  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一尊身高一丈八尺,通体密布着黑色鳞片,身体和人一般无二,但是头颅只是一团不断变幻的黑气,不时化为男女老少、花鸟虫鱼、飞禽走兽等无数形态,但是每一个形态都是扭曲狰狞,充满了无尽的恐惧、绝望和其他各种负面表情。

  椁世尊和其他数十名世尊呆呆的看着终湮的头颅,他们愣愣的看着那颗不断变幻形态的头颅,全部精神都被那头颅吸了进去,他们浑身僵硬,就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

  终湮低声笑道:“你们不是想要见我么?但是只要是曾经有过罪行,心中有罪的人见了我,就和你们一样任凭我杀戮。世间本来就不该有你们存在,你们应该和我的名字一样,最终湮灭,一切都将归于虚无,这才是这无尽虚空的终极之道。”

  无形的长刀挥起,刀光闪过,一名世尊毫无反抗的被刀光劈成了数十段。

  大罗天道元宫中,刚刚联手逼退了黑髅、赤蚢的七位佛祖突然注意到了从楼阁废墟中狼狈站起身来的大乙尊者。让他们无语的是,大乙尊者头上扎着发髻,他身上赫然穿着一件道袍。

  这些年来,七位佛祖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了太古之灵上,他们并没有多余的精力关注其他的事情。但是大乙尊者做如此打扮,他们近乎本能的将神识扫向了大灵鹫山。

  乍一看去,大灵鹫山依旧是光芒万丈,祥光佛云笼罩四方。但是在七位佛祖的法眼观望下,透过那一层虚妄的佛光祥云,大灵鹫山已经被三道诡异的气息笼罩,而且在那三重气息中隐隐有无边血光冲天而起。

  “他们是怎么混进去的?”守心佛祖勃然大怒!他冲着大乙尊者怒声道:“大乙,先不追究你为何弃佛入道的罪行,速速随吾等回去大灵鹫山救援同门,你还能将功赎罪!”

  匆匆向九位道祖合十为礼,七位佛祖纵起一道祥光就朝大灵鹫山的方向遁去。

  这里只有三位破界者联手,以九位道祖的力量足以应付他们。现在最大的危机是大灵鹫山,饶是七位佛祖已经修炼得心如古井、心如铁石,他们依旧放不下这一片道场,放不下这一片基业,更放不开那么多铁杆的心腹弟子。

  若是九位道祖,到了紧要关头门人弟子丢弃了也就丢弃了,但是七位佛祖可是无法将门人弟子随意舍弃的——佛门功法最重信念之力,七位佛祖大半的信念之力可都是从他们的这些铁杆弟子手上得来啊!

  大乙尊者骂骂咧咧的哼哼了几声,他眼珠一转,也化身一道强光紧随七位佛祖离开。

  躺在废墟中浑身骨骼经脉寸寸断裂,五脏六腑全部粉碎,奄奄一息已经命悬一线的勿乞也哼哼了一声。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