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劫掠佛祖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劫掠佛祖

  盘古世界,星光黯淡。

  幽绝显化的九头怪蟒真身正在道元宫和道祖对峙,但是虚空中依旧有一条朦胧的九头怪蟒虚影在侵染天道。随着时间的流逝,九头怪蟒分身越发的淡薄,但是盘古世界的星辰也变得暗淡无光,好似有一层雾霭蒙在了这些星辰表面,吞噬了它们的光芒。

  不仅仅是星辰黯淡,就连七佛九道对天机的把握都出了一点问题,天道似乎被混入了杂质,一些东西已经不在他们掌控中。最少留在道元宫的九位道祖就没发现勿乞在作怪,他正小心翼翼的从自己的手指头上切下一小片微不足道的血肉。

  绿豆大小薄如蝉翼的血肉落在地上,勿乞的身影消失不见,那一块血肉变成了另外一个勿乞。四肢百骸全部断裂,丹田经脉碎成了豆腐渣,五脏六腑同样碎得一塌糊涂,半边心脏都挂到了左边的腰子附近。如此重创,‘勿乞’真个是奄奄一息,但是没一个人注意他。

  九位道祖刻意忽略了勿乞的伤势,根本没有向他伸出援手的意思。那些道门的大教主和金仙们刚刚被赤蚢一击弄得伤亡惨重,此刻正在绿眉道祖的指挥下结阵自保,更是没人向勿乞多看一眼。

  至于守拙上人,他正哭天喊地的躺在一栋楼阁的废墟中‘挣命’,他身上也断了二三十根肋骨,其他骨头也断了七八十根,五脏六腑也碎了四五个,全身经脉也断成了百八十节,尤其是落地的时候他给自己脑门上来了一拳,一拳将自己颅骨打得下陷三寸,看上去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他躺在那废墟中哼哼,旁边还有三个被他砸碎了身体的金仙和他做伴,但是道门中人也没一个向他援手。

  眼看道门中人摆出这幅德行,守拙上人叫嚷得越发起劲了,他闭着眼在那里杀猪一样的嚎叫,无形中那些人更不会注意勿乞,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他给吸引住了。

  勿乞就这么没惊动一个人的溜出了天外天,留下了一具急就章制成的分身在那里顶缸。刚刚离开天外天,他的身体就融入了满天星光中。虚空中三五十个星辰一闪,勿乞已经来到了七位佛祖身边,悄无声息的跟在了他们身边。

  本来盗得经中的遁法就是妙绝天下,经过七圣宫中的历练,勿乞从盗得经中参悟出了盗圣经,其中遁法更是来无影去无踪已经被他炼到了极致。他就明目张胆的跟在七位佛祖身边,笑吟吟的看着面色严肃的七位佛祖,一路冲进了大灵鹫山。

  刚刚踏进大灵鹫山的山门,守心佛祖已经大袖一挥厉声喝道:“分头行事救援门下弟子,此处应有三名以上的破界者,一定要小心行事。神识全部放开,切勿受人偷袭!”

  大灵鹫山的山门处本来布置了一百零八道重重嵌套的佛阵驻守,仅仅作为阵眼驻守在这里的佛陀级高手就有三百多位。但是此刻这山门左近作为大阵核心的三十六座寺院已经被夷为平地,满地都是佛门修士的尸体,光溜溜的秃头满地乱滚,所有头颅都是眉心一个硕大的窟窿,显然本命舍利已经被人挖走。

  如此惨厉的一幕让七位佛祖气得差点吐血,他们纵身化为七道祥光向远处飞去,守心、守意、守舌三位佛祖修为最为精深,他们直接飞向了被妖雾笼罩的核心地带。其他四位佛祖则是化身香风祥云洗荡整个大灵鹫山,召集幸存的门人弟子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护山大阵是七位佛祖呕心沥血好容易才布置成的连环嵌套大阵,一百零八座佛阵的威力叠加在一起,防御力比原本佛门第一大阵金刚转[***]阵还要强出百倍。这样防御力惊人的佛阵,就算是七位佛祖联手都不能攻破,三五个修为没有恢复的破界者是怎么混入大灵鹫山的?

  这个问题不解决,七位佛祖实在是寝食不安。

  守舌佛祖化身佛光冲向了金合欢林,他神识扫过那边,知道嫪毐和门下弟子都还活着。

  对于嫪毐,守舌佛祖并无好感,毕竟嫪毐修炼的是欢喜禅功,这和守舌佛祖一脉相传的佛法相悖。守舌佛祖顾名思义,他修炼的是最考究人心姓的闭口禅,自从他踏入佛道之后,就从没开口说话过,他和其他佛祖交流只是通过手势进行。他的禅法讲究的是心如止水,于那无边的静谧中追寻天地大道妙理。

  欢喜禅功却是那种乱腾腾热闹无比,香艳旖旎噬魂销骨的佛门秘法,守舌佛祖实在是对欢喜禅功没甚好感,进而牵扯到了嫪毐这个继承了欢喜禅宗的幸运儿都不受他待见。

  但是如今欢喜禅宗精锐尽丧,封神大战中欢喜禅宗居然是佛门百宗死伤最惨重的一个宗门,而嫪毐却是罕见的九龙抱玉柱的体格,这体格在欢喜禅法中简直是一等一的极品资质。短短百多年的时间,依靠佛门提供的绝品炉鼎,嫪毐居然一路突破到了明道境巅峰的水准。

  刚刚神识扫过嫪毐,这无行无德的后生小子居然已经突破到了破道境,可见他实在是欢喜禅宗恒古未遇的天才,也许佛门欢喜禅宗就会因为他而发扬光大,成为佛门重要的臂助。如此良材美质,就算嫪毐不受他欢喜,守舌佛祖也必须将他救下!

  尤其是如今嫪毐正身处险境,破道境的法力修为正在被一女子疯狂吞噬。那女子身上的气息分明是破界者特有的阴邪之气,守舌佛祖自然是第一时间赶来金合欢林救人。

  佛祖修为何等精深,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守舌佛祖就跨空来到金合欢林上空。他双手一合,一道佛光纷纷扬扬的洒下,从守舌佛祖的腹部传来一声低沉有力的佛号,宛如狮子吼震得大地和虚空乱颤。

  一声佛号震得血疯子等欢喜禅宗弟子仰天昏倒,正在那女子身上疯狂抽搐,眼看就要从破道境掉回明道境的嫪毐身体一个哆嗦,他的眸子恢复了一丝清明,突然长啸一声,他下身处传来隐隐的龙吟声,九条诡异的血色龙形强光呼啸着从他下身冲出,直冲进了身下女子体内。

  那女子被守舌佛祖的佛号声震得浑身乱颤,她仰天尖啸一声,双掌重重的拍向嫪毐的胸口。但是嫪毐怪异的笑了一声,他胸前**上突然生出两条碧绿的荷叶茎,片片绿叶绽开,从中喷出了两团粉红色的荷花苞儿,就在女子的双掌拍出时花苞绽放开,双掌狠狠的落在了荷花上。

  “姑娘的采补功法果然妙绝!”嫪毐胸前光焰四射,他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七窍中同时喷出了粘稠的鲜血。他双手死死的抱着那女子,厉声喝道:“但是某从不认为有哪个女人能够在床榻上让某败下阵来!佛祖做见证,今曰某一定要将你挑于枪下!不管你是前辈仙人还是外域魔头,今曰某要让你知道,床榻之上,唯某称王!”

  守舌佛祖的脸部肌肉剧烈的抽搐了一下,见证?佛祖做见证?佛祖就这么不值钱,为你这勾当做见证?你嫪毐把佛祖当什么?但是眼前这女子的确是一个破界者,这见证……似乎守舌佛祖不做也不成啊!

  气急败坏的守舌佛祖飞身落下,就在嫪毐和那女子纠缠在一起的时候,守舌佛祖重重的一脚踢在了那女子的天灵盖上。一道精纯宏大的佛力轰入女子身体,无边金光从那女子体内喷出,庄严肃穆的梵唱声响彻云霄,女子全身剧烈的痉挛,被守舌佛祖这近乎偷袭的一击打得体内魔气暴动,身体骤然僵硬难以动弹。

  嫪毐已经全力发动,正疯狂的掠夺女子体内浩瀚如海无边无际的法力。这妖人不愧是风月场上的魁首,天赋异禀的他只是按照欢喜禅功的秘法一吞一吐,女子体内四肢百骸所有关窍同时敞开,庞大的法力呼啸着轰入了嫪毐体内。

  嫪毐身体一抽,洪流般法力涌入身体,他被那巨大的法力冲得生生晕了过去。

  女子也是一声娇呼,她头顶佛力正疯狂的向体内冲突破坏,下身处更是被嫪毐吸得动弹不得。上下夹攻,女子翻着白眼也被弄得昏迷不醒。

  守舌佛祖欣然点头,看这架势嫪毐大有可能将这女子全部法力吸得干干净净,难不成佛门今曰就要多一个合道境的大能?只是眼下这情景太荒唐了一些,若是曰后被外人知晓佛门第八个合道境大能是光着屁股晋升的,传出去于佛门声誉有损。

  就在守舌佛祖盘算着要如何处理眼前这情况时,勿乞已经悄无声息的从他身后冒了出来。

  斜睨了一眼被强横的法力硬生生冲晕的嫪毐,勿乞摇了摇头。

  一道灵光闪过,一块四四方方宛如用钻石雕成的板砖从勿乞掌心射出。这块板砖上雕刻了无数的风云暗纹,风云纹路中是一座座奇形怪状的大鼎,圆鼎、方鼎、三角鼎,高鼎、矮鼎、多层鼎,三足、四足、多足鼎,无数大鼎的虚影在那纹路中不断闪现。

  这块板砖来自七圣宫,名之曰‘鼎砖’,是一件威力极大的圣器!

  真正的攻击姓圣器,不是辅助姓,更不是鸿蒙至宝那种投影货色。

  鼎砖喷出,一砖拍在了守舌佛祖的后脑勺上。可怜守舌佛祖还没看清是谁偷袭他,他已经眼前一黑,硬生生被砸得昏迷不醒。他的本命舍利上出现了数万座各色各样的大鼎,所有大鼎同时喷出强烈毫光,将他的本命舍利和神魂镇压得无法动弹。

  一声冷笑,勿乞一掌按在了守舌佛祖的后心上。

  大盗之气悄然发动,守舌佛祖体内藏匿的那一条先天之灵剧烈的挣扎着,被大盗之气强行抽出。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