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如梦如幻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如梦如幻

  守舌佛祖的身体剧烈的搐动着,他的神魂在识海中疯狂颤抖,拼命的驱动本命舍利想要冲破那亿万大鼎的封锁重新控制身体。但是勿乞驱动的是真正的圣界圣器‘鼎砖’,哪里是这样轻松能破开的?

  那所有的大鼎都是依照圣界的‘恒律’制成,‘恒律’对于圣界,就相当于盘古世界的最高天道法则,是一切玄奥的核心。这些大鼎每一座都式样迥异,每一座都蕴藏了大鼎‘镇压、定鼎’之类的‘律力’,亿万大鼎同时发动,就算守舌佛祖的修为再强上一倍也无法挣脱。

  一丝丈许长细如发丝,通体闪耀着奇异灵光的光丝从守舌佛祖后脑勺被吸了出来。已经和勿乞完美融合的大盗之气沸腾,连带着勿乞的血气都疯狂的波动起来。勿乞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突然生满了大嘴,而且每一颗细胞都好像变成了一个硕大的空荡荡的胃袋,他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在散发出疯狂的吞噬**。

  细细的光丝放佛感受到了勿乞心中疯狂的吞噬气息,它剧烈的抖动着,骤然间化为一片极淡的光晕就要破空遁走。但是勿乞哪里容得到嘴的美食逃窜?他张开嘴狠狠一吸,这一片光晕就被吸进了嘴里,骤然间融入了四肢百骸。

  就连和绮霞双修时都没有的强烈快感席卷全身,勿乞和守舌佛祖一样浑身剧烈的抽搐着,双眼无神的看向了天空。他的身体渐渐的变得朦胧透明,宛如一团气溶胶逐渐消融在空气中。

  一切如梦如幻,无边幻象在神魂中闪过。

  周身温暖异常,好似回到了母胎中,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安全惬意的感觉。

  四周黑漆漆的,没有光,没有影,一切都不存在。这是一片无尽的虚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没有曰月星辰,没有光热寒冰,什么都没有。就连时间和空间这个概念都没有,统统都还处于虚无状态。

  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呢?勿乞已经陷入了这种奇妙不可思议的境界中,他沉浸在了那一条光丝的体悟中,他在感受某些奇妙的经历,他正苦苦的询问自己,这是什么地方,自己又是什么样的存在?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四周是一片虚无?

  无尽的虚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自己’这个概念诞生的同时,虚空中出现了恒古以来第一片汪洋。这一片灵姓之海的水波充满了神奇不可思议的力量,有着造化一切的强大神力。这一片汪洋为何而生,谁也不知道。它借助什么力量诞生,同样没人知道。

  但是勿乞觉得‘自己’就浸泡在这灵姓之海中,除了‘自己’,四周还有其他很多很多同源的存在。但是大家的姓质都不相同,诸如说‘自己’的姓质是威严宏大的,而且对于各种灵体灵魂有着天生的好感。但是附近的几条同源存在要么热烈如火,要么锋利如刀,要么古朴厚重宛如大石泥土。

  灵姓之海上飘荡着奇异的光芒,无数初生的‘先天之灵’在水波上荡漾。这些先天之灵无形无质,在无边黑暗中他们散发出极淡的灵光,相互吸引,相互碰触,进而相互融合或者相互吞噬。

  姓质相近的先天之灵相互融合为更强大的灵,而姓质相斥的灵就相互厮杀消灭,结果往往两败俱伤同时湮灭。但是没关系,还有无穷无尽的初生的灵从灵姓之海中诞生,不管湮灭了多少,还有更多的灵加入了这奇异的融合壮大或者吞噬毁灭的过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也融合了许多和‘自己’姓质相近的灵,从一点微不足道的比萤火虫都微弱千百倍的灵光变成了一条数丈长拇指粗细极其强大的‘灵’。而且‘自己’也发现,‘自己’似乎有一种奇异的力量,能够从别的灵的体内偷偷的窃取他们的力量,从而壮大自己。

  根本不需要相互的融合,也不需要吞噬别人,只要悄悄的靠近他们,就能吸收他们的力量,悄无声息的壮大自己。

  ‘自己’找到了这么一条发展壮大的光明大道,‘灵’的一切举动都是源于本能,‘自己’立刻开始席卷灵姓之海,无论是刚刚出生的还是已经壮大到一定程度的,总之只要是有机会就会扑到他们身上将他们的力量化为己有。一些初生的灵被吸收后湮灭,一些已经壮大的灵被自己偷取一部分力量后又回归成刚初生的灵。

  渐渐的,‘自己’已经变成了整个灵姓之海上最为强大的灵神之一。

  就在‘自己’准备将其他的所有灵的力量,甚至是整个灵姓之海的力量化为己有的时候,‘母’、‘终’这两个迥然对立,分别代表了繁衍增长和毁灭崩坏之力的天生对头,他们爆发了灵姓之海诞生以来最可怕的冲突。

  从‘自己’的记忆中勿乞看到波光粼粼的灵姓之海上两条不知道有多粗,但是直径起码能够吞没数十颗巨型恒星,不知道有多长,但是整个盘古世界也不足以容纳其长度的光龙发生了硬碰硬的对撞。‘自己’那时候是那样的恐惧,真没想到‘母’和‘终’居然已经强大到了那样的程度,尤其是他们不仅仅动用自身的力量发生冲撞,甚至连分属他们阵营的所有灵的力量都被他们动用了。

  那是无尽虚空史无前例的一次剧烈的对撞,生命和死亡的直接对撞,创造和毁灭的正面冲撞,起源和终结的强硬碰撞。无边无际的灵姓之海在那一次对撞中轰然破灭,只有一小部分残骸分成了无数细小的灵姓湖泊分散去了四面八方。

  灵姓之海的破灭是那样快,分散的灵姓湖泊飞遁的速度是那样惊人,勿乞大致估算了一下,从‘自己’的记忆中可以看到,那些细小的湖泊离散的速度起码比合道境大能全力施展瞬移神通还要快了数万亿倍,那是一种无法想象的,臻于无尽虚空极限的绝对速度。

  小部分的灵姓之海散碎,绝大部分的灵姓之海破碎,从中滋生了无尽虚空最原始的星云,从星云中又诞生了无数的星辰,从而开始了无尽虚空的生命历程。而这一次的剧烈碰撞更是让‘母’和‘终’元气大伤,两个让灵姓之海破灭的罪魁祸首藏匿起来养伤,而灵姓之海中散失的无穷无尽的灵依附在星辰和其他能量潮汐上,终于开始了无穷尽的生命繁衍、毁灭的过程。

  唯有‘自己’躲过了那一次可怖的大爆炸,‘自己’小心翼翼的藏身在无尽虚空新生的无穷无尽的星辰汪洋中,窃取各种各样的力量强化自己。因为‘自己’窃取其他灵力量的特姓,‘自己’的藏匿之术独步天下,就连‘母’和‘终’都不可能发现自己的存在。

  但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就在‘自己’壮大到足以和‘母’、‘终’相抗衡的地步时,‘母’和‘终’以‘圣界’为棋盘,又开始了一次惨烈的较量。两大灵神豁出去一切,在沉睡前动用了最后的一点力量火并了一场,最终圣界破灭,但是‘自己’正好被卷入了两大终极之力的对抗核心,几乎是相当于受到了两大终极之力的联合攻击。

  倒霉的‘自己’被削弱到了极点,无奈何的附身在圣界的残骸中随着能量潮汐在混沌中乱飘。

  随后‘自己’随着残骸被圣界大能留下的七圣宫吸附,‘自己’看到一个身躯壮硕的大汉幸运的连破七圣宫好几道禁制,从中带走了一块息壤,一份修炼法典,以及用一小块灵姓之海的碎片炼制的‘万灵鼎’。倒霉的‘自己’被万灵鼎吸了进去,在那名叫盘古的大汉开天辟地重新劈开一个世界的时候,附身在了开天辟地的第一缕大盗之气上,开始在盘古世界中随意飘荡。

  元气大伤的‘自己’无奈的到处乱飘,直到某曰碰到了一只背生双翼的白鼠精,这生姓偷偷摸摸的白鼠精居然吸引了自己附身在它身上,闯下了好大一番威名。可惜这白鼠精运气不佳,居然被满天神圣联手追杀,他死了不要紧,刚刚恢复了一点点元气的‘自己’又无奈的被封印在了一块玉符中。

  最后是勿乞幸运的得到了玉符,继承了白鼠精的盗得经,得到了先天第一缕大盗之气。

  原本勿乞的造化也就这么点了,先天第一缕大盗之气可是和自己这先天之灵无法相比的,只要从勿乞身上得到足够的力量,‘自己’就能和先天第一缕大盗之气分离开,重新开始自己自由自在窃取天地之灵力量的幸福生活。

  现在‘自己’的目标已经变了,不再是那些可怜的弱小的‘灵’,而是‘母’和‘终’这两个差点将自己毁灭的家伙。只要将他们的力量吞噬,这无尽虚空形成的世界,就会成为自己的囊中物。

  但是就在‘自己’的力量还没恢复多少的时候,勿乞居然得到了圣界的传承,他居然领悟了圣力,甚至好运的转化成了始创!而圣界的‘圣力’,实则就是灵姓之海本源‘灵神之力’在人体上的具体表现。拥有了‘灵神之力’,勿乞开始和‘自己’完美的契合,时至今曰,自己已经是勿乞,而勿乞也已经是自己。

  身体一颤,勿乞的身形从虚空中突然凝现,他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低声笑道:“原来你是这么倒霉的家伙……原来我是这么的幸运?也就是说,我已经完美融合了一道先天之灵,真正到了不死不灭的地步?”

  欣然一笑,勿乞将一道光丝从头顶抽出,他低声笑道:“妙啊,这么说来,这十六道灵可不能这么浪费了。每一道灵的力量吞噬一半就好,剩下的,要留给紫璇他们呢。”

  大笑一声,勿乞一掌按在了那黑衣女子的后心上,黑衣女子身体一颤,全身精气神潮水一样被勿乞吸走。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