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二百章 教门之殇

第一千二百章 教门之殇

  荒芜的群山中黑气升腾,衣衫褴褛的刘邦懒洋洋的斜靠在一个野猪钻出的草窝里,嘴里叼着根草茎,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幸灾乐祸的笑容望着坐在身边的巫咸。

  化身为人形的巫咸痛苦的趴在地上挣扎蠕动,他想要保持人形,但是他的身体快要崩解,不时有浑浊的黏液从体内喷出。他想要彻底化为那个怪物的模样,但是他后心上三根怪异的尖刺深深的扎进了他的身体,尖刺上闪烁着奇异的邪光,让他无法自如的控制身体。

  三根尖刺是敖不尊统兵追杀刘邦一行人时,不知道被谁射进巫咸体内的。尖刺应该是用某种海生毒兽的毒刺炼制而成,还混入了一些说不出道不明的怪异邪毒,以至于巫咸都无法解除那可怕的毒姓。巫咸的这具身体已经被邪毒侵染,他正在辛苦的挣命。

  韩信大步走了过来,给刘邦递过了一个青铜头盔,里面是满满的一头盔清水。刘邦接过头盔喝了一大口水,声音很是诡异的笑道:“巫咸,你是堂堂禁忌一族的大巫祭,当年在人族也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难不成这么点毒药都会难住你?”

  巫咸痛苦的抬起头来,重重的向刘邦吐了一口粘稠的黑色唾液。他的身体正在被毒药腐蚀,他只觉自己的生命力正在急速流逝。他怨毒的瞪了刘邦一眼,低声咕哝道:“不要得意得太早,等那些大人回来,就有你好看。刘邦,你损失了所有巫军,坏了那些大人的大事,你先想想你是怎么死的罢!”

  刘邦冷冷的一笑,他正要调侃巫咸几句,猛不丁的他浑身一震,有诡异的暗金色神光从他体内扩散开,一股神异的力量充斥全身。刘邦胸口喷出刺目的黑光,他一把扯开了衣襟,他胸前一个狰狞的魔脸正在被暗金色神光吞噬,那困扰了他许久的禁制正在被一股无法阻挡的浩然大力消除。

  巫咸大骇,他嘶声怒道:“这是什么东西?”

  不仅仅是刘邦,站在他身边的韩信等人也都是浑身金光喷涌,胸前被破界者布下的禁制正在急速消融。也就是短短一盏茶的功夫,刘邦等人身上的禁制全部被破解,前所未有的雄浑大力充斥全身。

  刘邦融合了九大分神的所有力量,实力直逼合道境,如今再被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一催,他浑身一阵激灵,好似突然冲破了一层脆弱的薄膜,修为赫然踏入了一个崭新的层次。

  “这是!”刘邦先是一阵狂喜,然后骤然一惊,他怒声呵斥道:“开什么玩笑?寡人居然被天道强行册封为九重天境的第九重天的天帝?九大天帝中,寡人居然是地位最低的一个?啊?这是干什么?这是干什么?寡人的心腹臣子都被调去了哪里?寡人的首辅大臣居然是项羽?”

  韩信、张良、萧何等人也是脸色骤然难看到了极点,他们也都收到了冥冥中天道传来的信息,他们都被册封为天道神灵,而且他们都被调去了其他几位天帝的麾下任职。张良、萧何等人还好,韩信居然被调去了秦皇嬴政的麾下担任天杀神君白起的副将,是为九天杀灵大元帅!

  “这,这,这册封神职的人,和我们有仇么?”韩信愤怒的咆哮了一声,但是他这一声咆哮却恰恰好说破了一切的真像。

  刘邦跳起身来,一脚踩在了巫咸的脑袋上,他咬牙切齿的看向了密布着无数裂痕的虚空,低声咕哝道:“是谁有这种逆天手段,能够强行扭转佛门、道门联手布下的封神大局?不仅如此,他还将天道神位都彻底掌控在手,这人的强大,简直是匪夷所思。”

  韩信等人相互望了一眼,额头都有冷汗淌下。

  但是刘邦突然大笑起来,他举起长剑仰天笑道:“那又如何?寡人现在是第九重天的天帝?好吧,好吧,六国豪杰,寡人期待和尔等交手已经有很多年了!且让寡人看看,你们这六国英豪,是否配得上你们的赫赫威名!项羽,嘿,你只是寡人的首辅大臣,你……”

  就在刘邦豪气大作意图将整个九重天扰得稀烂的时候,冥冥中又传来了一大串信息。刘邦彻底傻眼了,韩信等人也傻眼了!

  这算什么?天道神位是能这样胡作非为的么?项羽已经被定下了是刘邦的首辅大臣,他为什么还能被封为人间的山川河岳大帝君,统辖一切山神、土地、城隍、水神?原本刘邦可以轻松的将麾下首辅大臣玩弄于掌心,但是现在么,有了自己的班底,项羽不和刘邦分出个死活才怪!

  “他娘的,到底是谁这么戏弄寡人……戏弄老子?”刘邦气得破口大骂,就连一点帝皇风度都懒得讲了。他脚下狠狠的用力,硬生生将巫咸的脑袋踩进了地下。就在刘邦准备对这暗地里偷偷下手册封神灵的人问候一下他的祖宗十八代时,高空中一阵可怖的威压轰下,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趴在了地上。

  虚空中,无尽的黑暗骤然消散,十六条人影出现在虚空中。

  佛门、道门聚集所有精英弟子,聚集所有精锐力量做倾力一击,七佛九道表面上看起来还维持着法体金身的完好,但是他们身边再无一个弟子存在。佛祖们身边缠绕的莲花佛国纷纷凋零,佛国中的无数信徒全部魂飞魄散,所有分身也都化为青烟。道祖们头顶莲花陨落,九大分神在这一击中全部化为乌有。

  双方隔着不足里许的距离面面相觑,过了许久许久,紫眉道祖才低声叹道:“何以至此?你们的先天之灵被人取走,为何一定要做到这种地步?须知道,给我们留下退路,就是你们留下余地,何以要做到这样的程度?”

  守心佛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耷拉着眼皮轻叹道:“何以至此?你我邀天之幸,从那混沌中得了先天之灵,无数布局谋划,就是为了最终和先天之灵融为一体,真正的超凡入圣。眼看大功告成,我师兄弟七人却功亏一篑,就连先天之灵都被人夺走!”

  ‘咔嚓’一声脆响,守心佛祖的左眼上眼皮突然崩解粉碎,点点金光从他粉碎的眼皮下飘出,荡起一道弧线冉冉飘散。伴随着不断的碎裂声,守心佛祖从头顶到脚底,他的金身法体寸寸碎裂,无数金光不断飘出。守心佛祖轻轻的叹息着,不断摇头道:“不能说你们有超凡入圣的希望,而我们则泯然如众人。若是我们不能成,为什么你们就能成?”

  ‘咔咔’巨响不断传来,七位一体的演天圣轮轰然崩解,大块大块的残骸向着四周喷射,宛如无数流星雨横贯虚空。巨大的六道轮回宝轮发出低沉的巨响,冉冉没入了虚空,返回了它应在的幽冥世界。

  细微的碎裂声不断传来,七位佛祖的金身同时开始崩解,他们带着绝望而悲戚的笑容,闭上眼双手合十,开始念诵一篇极其古拙的,言辞古雅的经文。

  九位道祖静静的看着这七个相交无数年,也相斗了无数年的老友。清脆的碎裂声也从他们身边不断传来,他们座下的九色莲华开始崩解,冉冉清气向着四周扩散开,所过之处虚空中的裂痕纷纷愈合。

  长眉道祖的身体微微一颤,他白净如玉的面皮上也突然多了几条细细的血痕,他的皮肤开始瓦解,随之皮肤下的血肉也纷纷化为黑灰色的灰烬随着莲华崩解而成的灰烬四散。

  首先是长眉道祖,随后是绿眉道祖,进而是赤眉道祖,紧接着就连修为最强的紫眉道祖眉心也出现了蛛网状的血丝。他幽幽的叹息了一声,苦涩的笑道:“事情何以演变至此?其实你我计算了无数年,封神大计一成,你我有十成的把握成功啊!”

  守心佛祖苦涩的一笑,他摇头道:“是啊,十成的把握可以成功,但是那是你的十成把握。道门掌管了天庭,掌管了人皇,还要插手冥界,天道大势在你手中,我们可有十成把握?”

  两人死死的对视着,守心佛祖阴沉道:“你我相互算计这么多年,相互斗了这么多年,你知我,我也知你。你若大功告成,我等必死无葬身之地,若是我们大功告成,你们也将被剉骨扬灰。”

  两人一阵的沉默,紫眉道祖苦笑道:“其实我道门埋伏这么多的精锐,有七成是准备用来对付盘古。盘古不出,若是你佛门不擅自动作,本来是不至于发展到如今地步的。”

  守心佛祖颔首道:“我佛门隐藏了这么多门人弟子,一个是为了盘古,一个就是为了你们。你我心中都有独占一切好处的念头,怎可能容得有人和自己竞争?就算盘古不出,你们难道就会放过我们?迟早有这么一天,只是早晚而已。”

  佛祖、道祖金身法体崩解的速度越来越快,他们就连魂魄都受到了极大创伤。

  错非他们都是合道境的大能,他们的本命元灵都和天道相合,他们此刻早就已经魂飞魄散。

  双方相互戒备,相互警惕,藏匿了无数年的精锐力量做倾力一击,结果就是双方同时受到了重创。佛祖们伤得重点,道祖们伤得轻点,仅此而已。

  勿乞神识覆盖了整个盘古世界,他从茫茫无尽的天道洪流中,发现了十六个微弱的光点。

  他俯瞰着道祖、佛祖,沉吟许久,终于一掌轻轻拍出。

  十六个光点被强行从天道洪流中剥离出来,七佛九道的脸色骤然惨变。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