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这一切都还没完兼后记

这一切都还没完兼后记

  距离佛门、道门的那一场自毁之战已经过去了很多年。过去了很多很多年!

  佛门和道门的存在,已经变成了极其久远的传说,以至对大虞的子民而言,那都已经是比传说还要陈旧许多倍的神话故事。在火坑旁,在酒桌上,喜欢讲古的老人酒酣之余才会提起这些一鳞半爪的神话故事,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这么一些人……

  至于九重地界的中三界么,修仙之人就不是少数了。他们自成一界逍遥快乐,无论他们有什么风波都影响不到上三界的凡人。

  下三界的妖魔鬼怪更是活得开心愉快,那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讲究丛林法则的所在。没有了佛门、道门那些整日里盘算着降妖除魔的修炼者,这些山精水鬼之类的日子可是逍遥多。

  上中下三界偶尔会有一些交集,每一次都会引发一段奇妙的传奇故事,但是这些故事就不足以为人道了。

  说到天庭的崇高会转世投胎,这就要和勿乞当年制定的天道神图有关了,他将天道崇高弄了个乱七八糟,现在九重天境是九方混战,崇高仙佛、妖魔鬼怪打得不亦乐乎,基本上三五百年就会有一场小的厮杀,三五千年就有一场大的血战,三五万年就会有一次打得头破血流骨断筋裂的战争。

  六国豪杰,大帝刘邦,加上敖不尊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祸害,以及项羽、胡亥、嫪毐、吕不韦等一批不安分的人,九重天境的厮杀不断在持续,从来没间断过。

  时不时的会有人陌落,以至刘邦这样的天庭天帝都陌落过好几次。每次他们都是元灵重新转世投胎,在人间咬牙切齿的重修数十个元会后,再重新杀回天庭夺回自己的位置,然后给自己的敌人一个惨烈的教训。

  很多年就这么打过去了,新仇旧恨相互纠缠在一起,反正已经是一笔糊涂账,九重天的人打得不亦乐乎,他们根本无心理睬人间的事情,所以人间九重地界不断很安稳。

  人间的那些修仙之人,时不时的就会有那些特别强悍也不是很遵纪守法的仙人被天庭征召去天庭为官,这也就是传说中的招安。那些被招安的仙人总会在天庭享受一段时间的荣华富贵,然后就在某次的大战中悄无声息的陨落,以至魂飞魄散的也不在少数。天庭常年大战,陨落仙人如雨,故而虽然盘古世界还有道门和佛门的一些旁支末梢的传承存在,可是这些修炼之人都不成气候。他们也无法影响到盘古世界的发展,这就好像一团癌细胞,还不等他们发展起来,就被一刀割掉,盘古世界不断维持着一个完美的平衡。没有太多的修炼之人搅局,自然就不会有所谓的天地重劫,所以这些年盘古世界的发展不断很好。

  勿乞设置的恩怨纠缠的九重天庭,就是一个**戾气的最佳场所。这也就好似高压锅炉上的气阀,隔三差五的将戾气排泄掉,自然就不会引发大的天灾。

  有勿乞和盘古、娲皇氏在背后的推波助澜,九重天之间的争斗是不会停止的,他们势必为盘古世界的平衡发展做出更多更好的贡献。

  就在这一日,沉闷的战鼓声响彻云霄,七十个元会前刚刚被荆轲派出的刺客刺杀,轮回世间数十元会辛苦重修的嬴政咬牙切齿的领着大军向燕丹发动了进攻。嬴政一动,其他人闻风而动,九重天庭眼看又是一场大战在即。

  当然这一切都无法影响到盘古世界至高无上的三处天境中的无名天内的平和与安宁。

  无名天,就是勿乞和一众亲朋好友和门人弟子居住的天境,之所以这天境无名,那是因为鄣乐公主和绮霞还没有决定这天境究竟要叫什么名字!

  安宁与平和的无名天内,正在迸发一场小小的冲突,一名身披衮龙袍,生得雄姿英发威武不凡的少年,正雄赳赳气昂昂的抡着一块板砖和三十六万名排成了万人方阵的少年对峙。

  孤身一人的少年浑身上下一尘不染,那三十六万少年中却有好几千人鼻青脸肿浑身是灰。

  孤身少年手举板砖仰天狂笑:“早说了,不要看你们比哥哥我早出生这么多年,但是要论起来,哥哥我孕化成型可比你们早!只是哥哥我天赋异禀,在娘胎内多呆了几年才出来而已。你们想要做大哥……能够,单打独斗,你们谁能赢了我,就是我大哥!”

  那些鼻青脸肿的少年相互望了一眼,同时大喝一声,结成了一座玄妙无方的**晦元生杀大阵滚滚而上。孤身少年不敢怠慢,他立刻祭起了炼天鼎顶在头上,放出团团火光护住了自身。随后无数剑光宝光从四面八方涌来,将他团团裹在了里面。

  远处一座高峰上,勿乞小心翼翼的玩弄着一些这些年收集的极其珍稀的材料,小心翼翼的将它们熔炼成了两具人形。他时不时的抬头向迸发大战的那边看了一眼,低声咕哝道:“打,打,死伤几个我一点都不在乎。只有一个娃的话,我会宝贝得紧,这几十万个孩子……啧,死伤几个算什么?”

  冷哼一声,勿乞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冷哼道:“那边还有几万个大肚婆呢,真当你们老子少你们这几个不听话的狗崽子不成?”

  翻了翻白眼,勿乞站起身来,双手悄然划动,登时身边一口方鼎内丝丝荧光冉冉而出。

  无数的魂魄微粒出现在勿乞面前,他小心的将其逐步用凝魂圣液补合在一起,逐步的重新凝成了两条朦胧的人影。他慢慢点头,浅笑道:“灵魂粒子既然是不灭的,那么……师傅,小白,你们不过是被打碎了而已。这么多年辛苦,总算是将你们的所有灵魂粒子都找了回来,还不醒来么?”

  一口灵气吹出,勿乞轻飘飘的将两道人影推到了地上两具身躯内。

  两具身躯悄然一颤,同时睁开眼来。

  勿乞眯着眼笑了,他背着手,看着自己的三十六万零一个孩儿打得热火朝天的地方,轻声叹道:“大道如梦,似真似幻,唯吾一手摘天,得大逍遥自由!”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