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朱雀记 > 第七卷空城 第三十四章 如果爱 下

第七卷空城 第三十四章 如果爱 下

  第三十四章如果爱(下)

  “悟空。”

  那个僧人满脸微笑,看着在淡青色的伏魔金刚圈中,正在揉眼睛的猴子。

  猴子没有哭,反是咧着嘴似笑非笑,露出了满口小米似的碎牙齿,盯着圈外的旃檀功德佛,唇边的褐毛在风中轻摆,渗出一丝阴寒来。

  “悟空”二字,不论天上人间,足足有五百年没有人唤出来过了。

  在这一瞬间,他有些惘然,似乎自己依旧是在须弥山上那个四处吃酒、不听法会的顽劣猴佛,而圈外这人,依然是那个温顺的有些迂腐,疼爱三个徒儿却只会用愚蠢的方式来表达的师傅。

  但毕竟不是五百年前了,所以老猴儿面上的表情很复杂,五百年后重逢的喜悦,是看见师傅大人安然无恙的欣慰,还有一丝丝的怨气和不甘,全部集中在那张毛茸茸的脸上。

  “师傅。”就像易天行爱猴子一样,猴子始终还是爱圈外这人的,所以终究他还是拜在了地上,忍住了自己刚才那刹那似乎随时有可能脱口而出的质问,恭恭敬敬地给旃檀功德佛行了一礼,然后站起。

  站得很直,很骄傲,就像他当年用的那个铁棍一样。

  “若你肯应承我,出去后不大开杀戒,我便放你出来。”

  旃檀功德佛面上没有表情,袖子却在抖着,显然,终于见着自己内心深处最疼爱的大徒儿,他也是心情激荡。

  在天界佛土那场大战之后,易天行引走了阿弥陀佛,然后他破开空间遁走。虽然在那电光火石的一瞬。易天行并未交待什么,但当易朱被易天行踢进空间乱流的时候,这位佛爷,这位太师公可是在后天袋里瞧的清清楚楚。

  易朱虽然横贯空间全无问题,也不可能受伤,但小家伙对于空间的认识太过浅显,根本不可能找到路出来,所以旃檀功德佛在无数个空间里穿行着。寻找着这只火鸟的痕迹,直到很久以后才在一个偏僻地泡泡空间里找到了小家伙。

  如此一来,这一老一少二人便是在空间迷宫里耗去了不少时间,冥间的仗都打完了,易天行都已经坐在高台上准备**了,二位才屁颠屁颠地跑回了人间。

  如此艰辛的返家之旅,旃檀功德佛第一句话,却有些迹近要胁。老猴听在耳中。怒上心头,咬碎一把小米牙,吸了两口微有秽味的浊冷阴风,阴森森说道:“你这师傅好不可恶,帮那如来关俺五百年。俺不与你计较,如今重逢不来与我叙旧关怀,却当头来这一句,莫非在尔心中。俺家便只是个杀神?”

  旃檀功德佛心头一软,复又一痛,满脸不自在道:“当年佛祖暗算囚你,我只道是怕日后须弥山上无人管你,佛祖后看无数世,知道阿弥陀佛心有大志,又怕你毁了净土佛子性命,故而我才将这袈裟盖在你身上。只求为你蔽褪邪气相扰,早日成佛。”

  “这佛……”老猴眯着眼,眼睛里面早已寒芒大作,“谁稀罕成去?”

  旃檀功德佛一怔,发现自己似乎忘记了一些什么,忘记了这个正在青色的圈子中像旗杆一样站着的猴子,当年就是这样的骄傲,这样的……成佛这种事情。它确实是不稀罕地吧?

  想到此节。再看着大徒身上穿着的那件黄旧袈裟,想到他在这人间古寺中苦守五百年。旃檀功德佛心底最深某处隐隐一阵悸痛,张了张嘴,却是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老猴不再等师傅说什么了,站在青色伏魔金刚圈中,伸出了自己瘦长的手指,微摆了摆:“俺家本不指望你来救。”

  旃檀功德佛嘴唇微抖,伸出手来,往后园里踏了一步。

  只是一步,便无法再进,一股强悍的气息充斥在后园里,将那青色伏魔圈的本形全逼了出来,也堵住了他前进的道路。

  老猴深吸一口气,尖啸道:“三儿何在?”

  这声尖啸声音极利,在后园的空气里穿梭着,宛若实质一般,化作无数利箭飞舞,将本就很破败的寺院墙壁上地黄漆刮的四处飞溅,发着嗤嗤的声音。

  声音落处,一道白色圣光炸开!

  圣光停歇处,一个满面皱纹的红衣教士出现在了墙头,正是那个六翼炽天使利果斐。他合什礼敬道:“大师兄。”

  “掳了他去。”老猴微眯着眼,脸上的褐色茸毛微微抖动着。

  “是。”利果斐低首遵令。

  与传闻中不一样,这个三儿始终是最听大师兄地话。他轻身飘到石拱门外,轻轻握住旃檀功德佛的手腕,温柔说道:“师傅,我们先离开吧。”

  “不。”旃檀功德佛面色宁静道:“你师兄还未答应我。”

  一连串冷笑声从那青色圈儿里透了出来,笑声极冷极洌:“俺家岂会再听你要胁?”

  这话说的冰凉,但老猴毕竟不是好演员,话语里那丝焦急,任谁也能听明白,这厮一是不愿向师傅低头,一来却是担心此处六道轮回大开,会有些甚不好的结果。

  “师傅,你等大师兄消气了再来收拾他吧。”利果斐安慰道。

  旃檀功德佛微笑道:“他生我气,原就是应该地。”

  利果斐微微一笑,拖着师傅就走,虽然师傅如今已经是旃檀功德佛了,耐何却是个不识打架不能打架的非暴力佛,所以被两个徒儿折腾着,却是毫无办法,可怜兮兮地驾上云朵,看着便要远离归元寺。

  旃檀功德佛一手被利果斐拖着。一手却在不停地捏着手印,面色一阵黯然,禁不住叹了口气。叹息一毕,一长串淡雅的经文,却从他的唇里不停地吐了出来。

  一道纯洁的圣光闪过,利果斐与旃檀功德佛就从归元寺中消失。只留下那些经文,还在后园里飘荡着。

  咿咿呀呀的,令人好不心烦——正是定心真言!

  老猴微低着头。看着手上那个乌金镯子渐渐变大,自己的手臂渐渐觉得轻松了起来,毛茸茸地脸上终于还是止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

  易天行,老猴,旃檀功德佛……看看,先是徒儿爱师傅,现在就是师傅疼徒儿了。

  “你爹在冥间。”

  “我妈怎么样?”

  “没事儿。”

  “为什么不送她走。”

  “她可走不得。”

  “我不知道冥间怎么走。”

  “送你一根毛。”

  一根褐色地猴毛嗤的一声,像尖刺般戮穿了青色伏魔圈。飘到了紧紧皱着眉,嘟着嘴,十分不高兴的易朱身前。

  小家伙有充分的不高兴的理由,父亲在死亡前的一刻,将他踢走。与太师公在空间里飘流了许久,一直很担心自己的父亲。待回到人间之后,却感觉到叶相正在极远处地宇宙中,要死了。

  小易朱喊过叶相师叔。喊过叶相秃驴,但喊地最多地,其实还是师傅,而且在墨水湖畔小书店里,真正教导他的,也是叶相。

  此时叶相却要死了,或者说,已经死了。

  但此时父亲被打入冥间。母亲沉睡不醒,师公正要破阵……小家伙知道还没有到伤心落泪地时刻,阴沉着一张脸,看着在自己身前扭着身姿的那根毛,狠狠攥进了手掌心里,冷声骂道:“再扭我就烧了你!”

  那猴毛有些烦燥,却是动弹不得。经过血树之焚后,易朱的境界早已无上高明。就算老猴的毛。也能感觉到小家伙如今地真正实力,听着这句威胁。马上乖乖的不动,伏在易朱的手指间。

  易朱从圆圆的屁股后面抽出那把诛仙宝剑来,像扔破铜烂铁一般随手扔出。

  诛仙剑化作一道流光,须臾间穿越层层殿宇,好在归元寺里除了斌苦之外,并无其余闲人,所以并未伤到人命。

  那剑光落处,恰巧刺在大雄宝殿如来佛祖金漆脱落后,显得十分恐怖的圆圆脸庞上,生生地插了进去。

  “我走了。”易朱捏着那根毛,双翼一展,满天火元乱流,于空气中嘶嘶烧出个黑糊糊地通道来,往里面飞去。

  老猴眯着眼看着小家伙离开,这才将目光重新投向自己的手腕处,看着那个乌金镯子越来越松,默然念道:“袈裟是佛祖命菩萨传给师傅,看来师傅也没法收了那袈裟。”

  “铛!”

  乌金镯子落在青石板地上,落在那些早已倾塌的茅舍杂物之间,发出极清脆的一声。

  少了镯子地禁制,老猴的气息终于全部展现了出来,他身周那个圆圆的伏魔金刚圈急剧涨大!淡青色也化作了浓青,似那春日里的万丈堤柳重在一处。

  青色圈儿急速涨大,就像一个被人不停吹气的青色汽球一般。

  叭的一声轻响,伏魔金刚圈再也敌不过老猴的神通气息,片片碎裂,化作无数残青光芒,落在地上。

  一股冲天的气势便从那处拔地而起,直冲九霄之上,吹开满天乌云,露出那轮日来!

  日光落下,照着一个浑身罩在极大古旧袈裟里,头发乱糟糟地胡乱生长着,看着潦草无比地老僧——这是被困了五百年的老僧,老猴,老祖宗!

  那面天袈裟也早已飘了起来,强大的威势压向场间,道道雷电劈下,不偏不倚地劈在老祖宗身上!

  老祖宗抬起头来,双瞳里妖异金芒大作,却是内蕴无比战意,任自己的身躯迎向那些粗如儿臂的电芒,任凭那些空间里出现的幽幽裂缝吞噬着后园里的一切事物。

  天袈裟幻出诸般外苦,诸般外魔,如干燥沙漠,如九天焚日,如极北寒雪,又有五味加其舌,五色加其目,五音加其耳,却撼不得老祖宗禅定一丝。

  “行者系心身内虚空,所谓口鼻咽喉眼胸腹等,既知色为众恼,空为无患,是故心乐虚空。若心在色,摄令在空,心转柔软。令身内虚空渐渐广大,自见色身如藕根孔。习之转利,见身尽空,无得有色。外色亦尔,内外虚空同为一空。是时心缘虚空,无量无力,便离色想,安隐快乐;如鸟在瓶,瓶破得出,翱翔虚空,无所触碍。是名初无色定……”

  此乃坐禅三昧经,此乃行者文,而他就是那个孙行者。

  若要破阵,便需要熬过此苦,然后便会遇着天袈裟里隐藏的最厉害地神通——佛祖法身留下地万丈佛光!

  老祖宗像一座大山般站在邹蕾蕾的身前,护住了她,右手在空中一招,薄薄地嘴唇里迸出来两个字。

  “棍来。”

  在冥间,易天行正坐于高台之上,结莲花童子印,双指相纠,闭目无语,面上似笑非笑,肉身与菩提心渐渐相融,再无内外之分,体心之辩,本属他生命本源的火息,开始蓬勃地生出,然后通过那具号为大迦叶的肉身向着四处散发出去。

  高温至极的天火苗脱离他的肉身,便熊熊而上,不停烧蚀着头顶那片静玉壁,烧蚀着冥间与人间的通道。

  高台里夹着许多黑泥白骨,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蒙了许多灰尘的烛台,而易天行就像那枝烛上的芯,身上燃烧着。

  焚我残躯,熊熊天火。

  静玉壁变软了,却丝毫没有焚化的迹像。

  忽然间,易天行尾指上的那枚金戒无由破空而去!

  归元寺里一声厉啸。

  一根黑糊糊的铁棒忽然间出现在老祖宗的手中,劲息余波震的湖水大翻,铁莲寸断。

  天袈裟里,万丈佛光降下,威势天下无双。

  迎着佛光,老祖宗面上的褐毛都被染作了金色。他看着佛光,不由想起那个听说已经嗝屁了的大婶,脸上堆起微笑,柔声说道:“吃俺一棍吧。”

看过《朱雀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