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逆 > 第1889章 古塔

第1889章 古塔

  第1889章古塔

  天绝禁区,世人只知道在远古时期以前就存在,并不知道这禁区内存在有什么东西,黄天云也是如此,

  虽然知道天绝禁区内非常的危险,但是,他却不想放过樊晨,

  作为虚无神主身边的人,黄天云自然清楚封印之山下封印的是什么东西,而今,被樊晨所吸收,那么,樊晨就有可能成为第二只魔物,

  这魔物的可怕,在于它吞噬的越多,就越强大,这点,樊晨也清楚,

  这才是黄天云最担忧的地方,若是樊晨一直躲着成长,日后,谁还能抗衡它,,

  两人一前一后,缓缓的,竟然靠近了天绝禁区的核心地带……

  这里鲜少人能够进來,一路上,被惊醒的魔物,都是对黄天云展开攻击,但是,却不去攻击樊晨,这更是给黄天云造成了很大的阻碍,

  “坏事。”

  黄天云暗骂一声,脸色很是不好看,

  越是接近核心地带的魔物,等级就越高,甚至是已经达到了圣阶巅峰境界,但是,却在数量上占据了优势,让的他烦不胜烦,

  而诡异的是,这些魔物却不去攻击樊晨,这才是黄天云想不通的事情,

  一路磕磕碰碰,两人还是靠近到了核心地带,因为一股飙风卷席进來,在最边缘地带的三具庞大的虫蛹顿时就裂开了许多道裂痕,漆黑的液体从内溢出,很是恶心,让人一见就会作呕,

  “咔嚓咔嚓……”

  接着,如若是蛋壳碎裂的声音响彻,虫蛹破开,一个个漆黑可怖的头颅从内探了出來,那一双双漆黑一片沒有任何光泽的眸子,更是如若黑洞一般,让人望上一眼也会有心神都为之吞噬的错觉,

  它们的身躯,都被漆黑的能量所包裹,看上去有些像是下水道中的老鼠,只是,却被放大了上百倍而已,有些像是被魔化的老鼠,

  “吱吱……”

  凄厉的嚎叫声从它们那尖锐的嘴中发出,让人寒毛根根倒竖,似乎在宣告着,恶魔重新回归天地,

  “这是……”

  听到这种嚎叫声,黄天云心中顿时就生起一种不祥的预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樊晨掠入那核心地带,

  “吱吱……”

  那三头魔物似乎也发现了通道内的异动,顿时都是朝着这边靠近了过來,

  “不好。”

  感受那三股几乎不下于自己多少波动的气息,黄天云的脸色直接就阴沉了下來,

  这灰色神玉,可就这么一枚,现在已经被他用掉,若是不能将樊晨封印的话,那么,这天地间将无人在能将他封印,

  “樊晨,你是罪人。”

  黄天云怒吼,却无法突破魔物的重重阻碍,进入其中,

  “黄天云,总有一天我会将你吞噬。”

  里面,传出樊晨的叫嚣声,很是阴森可怖,

  他此时,处于在众多的虫蛹当中,有些茫然的环视四周,更也对方才那些魔物的反应有些不解,不过,在这些魔物的身上,他还是觉察出与自己相同的气息,

  “难道,它是从禁区内跑出來的。”樊晨有些怀疑,

  不过,这些魔物似乎与被虚无之神封印的那头有些不相似的地方,

  扫视了一圈之后,最终,他将目光停滞在了最中间的那座古塔之上……

  古塔看上去很平常,其上已经长满了青苔,看不清原來的面目,但是,就是在这座毫不起眼的古塔上,樊晨却是觉察到了一股让他心悸有余的波动,似乎,就如是天敌一样,让他感到心闷,很不舒服,

  “这是什么东西。”

  沒有进入过这核心地带的他,对于这古塔的來历并不了解,不过,他却是觉得,这古塔对他的威胁很大,让他生出想要将之毁灭的心理,

  所以,他一步步的朝着古塔走了过去……

  而在外界,轩辕老人也与那护卫來到了天绝禁区,

  禁区的通道处,一面玄奥的阵纹将出口覆盖,其内,一头头如若老鼠般的魔物在嘶吼,在咆哮,攻击着阵纹,整个地面都再震动着,通道出口处的周围,都是裂开了一道道细微的痕迹,

  这让的老人的脸色顿时就一变,只手一抓,阵纹便是给他抓碎,随后,其内的魔物顿时就蜂涌而出,

  “哼。”

  老人沉哼一声,只手一拿,一柄璀璨的长剑便是出现在他手中,之后,他冲入魔物群当中,只见,一片璀璨的剑光扫过,如若秋风扫落叶一样,那些魔物一片片的倒了下去,一只漏网之鱼都沒有留下,

  而后,老人脸色阴沉的持着长剑走进了通道内,一路上,所有遇到的魔物,都是被他一剑斩杀,

  见手中的灰色神玉已经差不多消耗殆尽,黄天云就算有万般不甘心,也只有后退,

  不然,不说是樊晨,他更可能会成为这些魔物的食物,因为,那核心地带的三头魔物,俨然已经是达到了半步大帝的程度,在它们凶猛的攻势下,已经消耗过大的黄天云,已见不支,

  退后的途中,自然与轩辕老人相遇,

  双方见面,自然都是一脸防备,

  “你是何人,。”

  老人沉声呵问,对于这敢于到禁区内闹事的人,他沒有半点好感,若不是见黄天云身上沾满了魔物漆黑的血迹,他可能会直接动手将之擒拿回去,

  “你的气息很熟悉,好像是……百族塔守护一族的人。”

  黄天云眯着眼睛微微感应,便是识得了老人的身份,顿时微微松了口气,“我來自人族。”

  “人族。”

  老人并沒有放下警惕,而是仔细的打量着他,少许才是继续说道,“人族什么时候出了一位半步大帝,我怎么沒有得到消息。”

  黄天云身上的波动,他并不熟悉,所以,自然对黄天云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我有必要对你撒谎吗。”

  黄天云不由的翻了翻白眼,顿时弥漫出一股极其恐怖的波动,甚至是已经超过了老人,

  这表明,他沒有必要对一个比自己弱的人隐瞒什么,

  “你究竟是谁,为何要在此地胡闹。”

  老人虽然知道修为不如人,但是依旧还是喝问道,

看过《武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