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章 春雨中,一老一少

第二章 春雨中,一老一少

  春雨淅淅沥沥的下着,马车在泥泞的道路上艰难的前行。

  “刘伯,我们云秦帝国,有没有飞剑?有没有仙人?”

  车厢里的林夕托着脑袋看着也暂时退在车厢里一角休息的白发老人,认认真真的问道。

  因为根本没有那刺杀的事发生,而且林夕一路上也显得彬彬有礼,所以这名驾车老人对他的态度也相对温和得多,也没有再次展现出尸山血海中走来的铁血气息,但是此刻听到林夕的这一句话,这名一息之前还十分平和的慈和老人却是没来由的恼怒了起来,“林夕,你别忘记你父亲的交待,出了鹿林镇少说这些胡话,这十来天的时间里,你这句话已经问了我不下三十次了。若是在中州皇城,你说不定已经被打入了大牢。”

  “为什么光说说这样的话就要被打入大牢?”林夕外表讶然,心中却是暗笑,那次刺杀后的十几天接触下来,这名刘姓老人早就已经被他归类成和他在这个世界的老妈一样的人物,外表严厉但实际心软。只要不逾越这名老人的底线,他就根本不会显露出他那危险的一面。

  “我累了。”老人的脸一僵,干巴巴的吐出了三个字,索姓闭上了眼睛。林夕的态度让他无可奈何,面对这样一名彬彬有礼的羸弱少年,他又不可能因为自己的不耐而像边军里一样,直接将那些多话的新蛮暴打一顿。

  “刘伯,既然你答应了我父亲好好的照顾我,你总也不想因为我乱说话而招来什么祸事。而且路途过半了,虽然沿途的风景也看了不少,但是对要去的青鸾学院,我还是一无所知,你至少也要告诉我一点青鸾学院的事…”但林夕低低的声音却还是传入了他的耳朵,“还有,这么多天,你要是不和我说说话,我都要无聊死了,到时候没病也要憋出病来了。”

  听到林夕的前面半句话,闭着双目的老人眉头又是一皱,但是听到后半句,他心中一抹冷意却是随着他的眉头舒展而消失了。

  也对,这只是一个从来没有出过鹿林镇的普通羸弱少年,虽然让他觉得十分古怪,但是毕竟不是他熟悉的那些就算单独提刀行进于危险之地十来天都可以不说一句话的边军精英。

  事实上即便在边军之中,最让那些蛮子接受不了的惩罚也不是蟒鞭鞭挞,而是在黑屋里面单独关上半个月,而那些黑屋的大小,和这车厢大小也差不多。

  一想到这点,这名老人早在无数生死边缘锤炼得坚硬如铁的心,却是骤然融化了。

  他突然想到,这十余天之中,这个出身鹿林镇富贾家的少年的表现,除了古怪的话多一点之外,实在已经是大出了他的预料。哪怕错过了投宿的地头,哪怕只是在草地上打个铺,这个养尊处优的少年也并没有什么怨言,哪怕只能就着没滋没味的冷水啃硬邦邦的面饼,这名少年也似乎兴致勃勃。

  “难道那位贵人,只是短短的时间,就看清了他身上的这种潜质,所以才要举荐他去青鸾学院应试?”猛醒一般,老人的身体微微的一震,靠着的马车车厢蓬的一声,震落了许多角落积着的雨水。

  车厢之中一时静谧了下来。

  头发花白,脸上的皱纹如同刀刻风霜一般的老人,定定的看着对面的少年。

  少年的眼神清彻而明亮,充满好奇和期待。

  两条灰色的老马慢慢的在泥泞的道路上走着,道路的两旁正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竹林,春雨沙落,沙沙作响,有笋尖顶着湿润的山泥钻出,和林夕一样青葱而生气勃勃。

  “你为什么喜欢说那些胡话?”老人的心情放松了下来,伸了伸腿,调整到了一个最舒适的坐姿。

  林夕看着这个明显已经被他软化的老人,心中顿时有些小兴奋,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还是完全新鲜的,他就像是一个旅者,对于任何东西都是更加的好奇。

  “其实也不算什么胡话啊。”他看着这个明显也有许多故事的老人,笑了笑,道:“我看过不少有意思的书,那些书的故事里面,有些厉害的人物都能够飞出飞剑,飞出千里之外取人首级,而且还能飞天遁地,移山填海。而且我虽然没有出过鹿林镇,鹿林镇也没有多少有见识的人,可是我们这一老一少要穿过半个云秦帝国,途中肯定会有不少危险。前不久我就听我父亲说过,鹿东陵有一支商队被荒贼劫了。既然你一个人就敢带着我赶路,而且从刘伯你的脸上也看不到半点的担忧和紧张,而且你对沿途都似乎十分熟悉,我想你肯定也是故事里面的那种高手,所以才会问你那样的话。”

  老人愕然。

  几句荒诞的话,在林夕的口中竟然道理那么清晰,丝丝入扣。

  “你非常聪明。”老人重新看了一眼林夕,摇了摇头,“原来只是那些狂生乱想乱写的神仙志怪本子看得太多了。”

  “刘伯的意思,这个世上是没有那种能够飞出飞剑,法术惊人,移山填海的人物?”

  “飞剑和飞天有人能够做到,但不可能做到像那些神仙志怪本子里的那种程度,你想想,要是真那么厉害,岂不是可以随意刺杀一方大员?”

  “有?”林夕愣了愣,嘴巴张大了,“那飞剑的话,能够飞出多远?我们云秦帝国,有多少人能够做到?”

  “弱者止于百步,强者千步杀伐。整个云秦帝国有多少人能够做到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很少。”老人沉吟着,“我一共也只见过三名这样的强者。”

  “千步,那也很厉害了。”林夕喃喃自语。哪怕只是百步,飞剑这种东西的存在,也足以让他重新界定这个世界。

  “那刘伯你呢?你能用飞剑么?”自语了一句之后,林夕微微仰头看着老人,认认真真的问道。

  “我当然不能,否则又怎么会老老实实的在这里驾车。”老人也认认真真的回答了这一句,旋即这一老一少都觉得这对话有些好笑,却是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青鸾学院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笑声徐歇,林夕又看着老人请教道。

  “简单点来说,就是一个教导你所说的用飞剑的那种强者,出大人物的地方。”听到青鸾学院四字,老人的脸上明显出现了凝重和尊敬的神色,“现在我们云秦帝国举足轻重的大人物,至少有一半都出自青鸾学院。”

  林夕的嘴巴长大了,一时却是说不出话来,心中无比震惊。

  虽然那曰随着这辆马车前来的老人已经点明只要能够进入青鸾学院,至少就能得个一官半职,而且官职还绝对不会低,但是他却完全没有想到,这青鸾学院竟然会是一个这样的地方。这个世界似乎变得越来越为有趣。

  林夕怔了片刻,呼的一下吐了口气,看着老人请教道:“刘伯你能不能再说得详细些?”

  “除了青鸾学院出来的人之外,任何人都对青鸾学院了解得不多,但说实话青鸾学院实在不是我这种人物所能妄加评论的,而且除了真正从青鸾学院出来的人和中州皇城里那些大人物之外,其余所有人对青鸾学院都了解得不多,所以我今曰有关青鸾学院的言语,你不要对任何人提及,否则很可能为你我引来无端的祸事。”老人看了林夕一眼,脸上又多了几分凝重之意。

  “好。”林夕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青鸾学院近年来在帝国三大学院之中的表现并不是特别强势,但却是我们云秦帝国历史最为悠久的学院,而且若不是五十年前青鸾学院出了张院长那样的人物,我们云秦帝国今曰未必也有这么大的版图。”老人微微沉吟着,眼光闪动,明知道这些话出口有很大的风险,但林夕的表现还是让他说了出来。

  “三大学院?”林夕微微一怔。

  “还有仙一学院和雷霆学院。”老人点了点头,“我方才对你说过,我们云秦帝国现今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一半是出自青鸾学院,而另外的一半…便大多都出自这两个学院。”

  林夕问道:“这三大学院有什么不同么?”

  老人看了林夕一眼,“除了这三大学院出来的人之外,任何人都对这三大学院了解不多,因为这三大学院的学生一出来,就已经是相当于镇督级别。而且其中大多都会扶摇直上,又岂是我们这种普通的小人物所能了解。不过这你也不用担心,你要是真进了青鸾学院,自然就会十分清楚。”

  “进去出来就相当于镇长了?”林夕的脑海之中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对于他来说,镇长和镇督只是称呼上的不同,实际上没有多大的分别。

  “既然这三大学院这么厉害,那怎么会让我去?刘伯你知道是谁让我去的么?”林夕目光闪动之间,看着老人接着问道。

  “我知道如果不回答你这个问题,接下来这一路你可能还会烦我,但我可以很坦诚的告诉你,我也不知道你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一般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参加这三大学院的入学测试。我也很好奇有能力推荐你去参加青鸾学院的入学测试的贵人的身份,但那人的身份必定极高,所以….”

  “所以我们最好别妄自猜测,还是少管这个事好,否则搞不清楚那贵人心中的想法,万一让人不快,我们就说不定要倒大霉。”老人的话还没有说完,林夕就呵呵一笑,吐了吐舌头,接着说了下去。

  老人怔了怔,却是没有什么笑意,点了点头,“这你明白就好。”

  车厢之中一阵沉默,唯有春雨洒落在车厢上的声音。

  “刘伯…”突然,林夕喊了老人一声。

  “怎么?”老人有些奇怪的看着林夕,却是只看到林夕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刘伯,我对这青鸾学院的兴趣大了点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