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章 一名旅者

第三章 一名旅者

  更新时间:2012-05-07

  “对青鸾学院的兴趣大了点?…难道你之前对这整个帝国视为神圣之地的地方,居然没有什么兴趣?”

  老人愣愣的看了这名少年好大一会,想到像他这种十七八岁的少年和自己的年纪相差太大,脑子里的很多想法自己根本无法琢磨,所以最终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闭上了双目,小憩了起来。

  ……

  这场春雨下得十分缠绵,马车在泥泞中又往北行进了十余里,直到林夕从掀开的车帘中看到远处那陡然出现的连绵高山时,春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

  但那山脉极高,山峰的顶部积累着皑皑的白雪,阳光在雨云之上的山崖上反射,半山之上却是显得一片清明。

  “那就是山海主脉。”

  听到车厢之中的动静,穿着一件蓑衣坐在车头的老人没有回头,出声道:“东起东渺海,一路沿海蜿蜒,最终到达北冰海域,是我们云秦帝国两大山脉之一,穿过这条山脉,我们便距离青鸾学院不远了。”

  “青鸾学院就在这条山脉的后面?”

  林夕看着前方远处那条山脉,无论是雨,无论是雪,无论是山上的草木,无论是折射在山崖间的阳光,都显得分外的干净,泥泞的马车道两旁,开着各种小花的草原一直绵延到那条山脉的底部。这副干净宁静的味道,让他十分的喜欢。

  山脚下,有一片村庄,一间间木屋错落的建在平缓的山坡上,周围的山沟里,山坡上,到处都是种满了一株株的杏花,正开得艳,花团锦簇,如同一朵朵的云彩。

  “刘伯,我们要从那边过么?”林夕的目光完全被这片宁静纯净的美丽村庄吸引住了,忍不住问端坐车头的蓑衣老人。

  老人微微一怔,点了点头,“那是杏花村,穿过杏花村,我们要取道的峡谷,就在这杏花村的正后方。”

  “杏花村?”林夕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微笑,“杏花村有酒么?”

  老人有些讶然的转过头来,看着林夕,眉头微皱道:“如果村头那家小铺子还在的话,应该有酒卖,但那酒确实不怎么样,而且如果要停在这里,那就要多耽搁一天…”

  “不是,我只是陡然想到了一句诗,所以才问了问。”林夕笑得眼角都弯了起来,他知道老人肯定不会明白他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老人点了点头,显然对诗句没有任何的兴趣,也不再多说什么。

  杏花掩映中的村庄越来越近,林夕却是愕然。

  远处的山坡上,有几头牛,其中一头的背上,坐着一个身穿蓑衣的小牧童。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虽然杏花村无酒,但眼下的这副情景却是出奇的应景。

  “刘伯,能稍微停一下么?”突然,林夕又对着驾车的老人说了这一句。

  老人微微一顿,停下了马车。

  林夕撑开了一把黄色的竹骨油纸伞,在老人惊讶的目光之中走出了马车。

  马车的左侧是一片开满紫色小花的草地,一株杏花树的花瓣纷纷洒洒,林夕走进了这片草地,看着不远处村庄边上的一间木屋处。

  有一条小溪从那间木屋前流过,上方有一座木桥。

  一名提着一个篮子的女子正撑着一柄同样的油纸伞在桥上走过,女子的相貌和衣着普通,但是真实,那份纯真和干净却是他之前所在的那个世界的那些女孩子都绝对没有,也绝对装不出来的。只是这一点,远处的牧童,这个木桥上的女子和这个杏花村,在他的眼中便化成了一副最美丽的风景。

  “一个普通的乡野女子,有什么好看的么?”看着凝视了那名女子许久之后才回到马车上的林夕,老人皱着眉头说道。

  林夕脱下了自己微湿的鞋,又在车厢里以最舒服的姿势半躺半座之后,才说了一句自觉得很深奥很牛气的话,“刘伯,我看的不是那女子,是寂寞。”

  “咳..咳…”老人似乎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一阵咳嗽。

  “快到青鸾学院了,刘伯,按你的说法,从云秦帝国各地聚集到青鸾学院的人许多,而且大多数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祸从口出,穿过这座大山,我就不说那些胡话了。”林夕看着老人有些颤动的背影,笑了笑,却是认真了起来,“不过穿过这座大山之前,我索性把胡话说个够得了,省得我以后憋不住…我现在有天底下最好的父母和小妹,但有的时候的确还是不免有些寂寞。”

  “因为没有人懂。”林夕又掀开了车帘,看着外面,接着说道,“其实我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我们那个世界到处都是高楼大厦,有飞机,火车,我在那个世界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大四快要毕业了,出了次车祸,结果醒来的时候就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就变成了林夕。说实话我很喜欢这个世界,很干净,尤其我那个世界的父母都不管我,估计我出了车祸他们也未必知道。我看了很多这个世界的书,本来以为云秦帝国差不多就是和我们那个世界历史上的秦一样,普通的冷兵器王朝,可是没想到还会突然冒出那个不停的问我的女孩,冒出了这青鸾学院,本来我对青鸾学院也是没有多少兴趣,毕竟在鹿林镇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富二代也很好,只是那天那个和你一起来的大人搬出了陵督的命令,这陵督就相当于我们那个世界的市长了,没办法拗得过我才来的。不过我没想到青鸾学院居然是那样的地方,那是修道宗门还是魔法学院,我岂不是有点像哈利波特了…”

  “你问我一路上为什么看有些东西都看得津津有味,看得那么仔细,包括刚刚的那名女子。”顿了顿之后,林夕又补充了一句,“那是我在这个世上,实际是一个旅者。”

  “你这个故事的确都是些胡话。”老人的眉头皱得比任何时候都要紧,看着林夕交待,“这么胡的胡话,到了里面,决计不能乱说了。”

  林夕点了点头,看着郑重其事的老人,笑了笑,“我的故事讲完了,刘伯,那你的故事呢,我还没听你说过你的故事。”

  老人的身体微微的一僵,转过头去,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吐了出来,“我没有什么故事,就是在边军呆了一些年。”

  ……

  马车穿过一条幽深而漫长的峡谷,经过杏花村,进入这条给林夕带来奇幻大片感觉的峡长山谷时,还是清晨,但是出峡谷之时,却已经是傍晚。

  峡谷的后方,春雨停了,景物一开始和外面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依旧是一片片的高山平原,杏花和各色野花开得热烈。

  视线之中不见任何的城镇,但是老人却是没有和平时一样停下扎营,而是赶着马车继续往北。

  林夕惊讶的发现,空气中的热气却是越来越浓,就像是从春季在走往夏季,沿途的景物也变得越来越为不同。

  “这是四季平原,是我们穿过的山海主脉和登天山脉之间的一块盆地,沿途会经过春夏秋冬四季,你...

  可以脱掉一些衣物,接下来会越来越热,不过不要太过随意,学院的人会来接引。”夜色渐临,山中起了薄雾,一切都变得朦胧了起来,老人依旧驾着马车前行,却是对林夕说了这一句。

  “今天就要见到青鸾学院的人了?”林夕才刚刚将车厢的门帘和窗帘全部卷起,听到老人的这句话,顿时吃了一惊。

  “明天就是青鸾学院入试的日子。我原本想早到两天,至少让你可以对青鸾学院多些了解,但是今年的雨水有点多,路不好走,要是强行赶路,这两匹马却是吃不住,反而会更慢。”老人转过头,看着林夕道:“你只能乘着今晚,多打听一些明天入试的事了。”

  林夕怔住,终于明白老人为什么一定要今天就穿过山海主脉,赶到这里了。

  蓦的,马车猛的顿住。

  林夕的目光越过一动不动的端坐前方的老人的背影,看到前方的薄雾中,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一点亮光。

  一个提着灯笼的青年从薄雾里面走了出来。

  这个青年身穿一件纯黑色,下摆和袖口却是都镶嵌着金边的长袍,大约比林夕大了几岁的样子,容颜俊逸,双眉如剑,微笑可亲,额头开阔,头发清清爽爽的用一根青色布带扎在脑后。

  “我叫夏言冰,是学院的人,是来参加入试的么,荐牌。”这名少年不卑不亢的先行对着老人和林夕点了点头,极其简单的说了这一句,却是给人一种温和和骄傲之感。

  “是。”老人点了点头,伸手从袖中取出一物递了过去。

  林夕好奇的看着,他也从不知道什么荐牌,却是只见那青年接过的是一片方形的金色令牌,看似十分沉重。

  “请随我来吧。”

  这名青年仔细的看了片刻,又是温和的一笑,转身在前面带起了路来。

  山势渐高,两匹老马走得越发吃力,连老人和林夕都下了车,而弥漫四周的薄雾却是渐渐消失,周围的气候和景物,已经是夏日炎炎。

  登上了一片山坡之后,林夕遥遥望去,却是一时目瞪口呆。

  山坡的下方是一片平原,区域中有一个湛蓝色的高山湖泊,湖畔的边上长着一株株巨大的绿色垂柳。

  有无数萤火虫在平原中飞舞,而靠近湖边的平原上,却是扎着无数的帐篷,燃着一堆堆的篝火,这种景象,简直就是林夕“上辈子”看哈利波特电影,那魁地奇世界杯时的景象。

  ***

  (继续求红票、收藏、打赏,别忘记都留下一两句书评...来得猛烈一些的话,还会有更新的,还有晚上的yy活动,大家有兴趣可以来抓我...表忘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