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章 那打歪鼻子的一拳

第四章 那打歪鼻子的一拳

  马车开始下坡,朝着湖畔那无比壮观的帐篷群前进。

  身穿纯黑色袍子的青年依旧提着灯笼走在前面,他的脚步又轻盈又快,给人一种好像有水银在他体内流动的感觉,而且以这种常人奔跑般的速度前行,他却是一点都不见气喘,依旧温和的笑着,轻松的和驾车的老人和林夕说着青鸾学院入试的规矩。

  “车马和其他随行人员到了那块石碑前面就不许前进了,可以在附近找个地方歇息,等待明天的入试结果。至于你…”这名额头开阔的青年伸出一根手指,对着湖边点了点,“你可以在湖边随便找一个空着的帐篷歇息,也可以和其它入试的人聊聊,每个帐篷的条件都是一样的,吃的喝的可以随便取用,明天有讲师喊到你的名字时,你再听从安排应试就可以了。”

  “讲师?”林夕的嘴巴顿时张成了喔形。

  “怎么?”这名额头开阔的青年有些惊奇的看着表情古怪的林夕,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称呼有些奇怪。”林夕硬生生的把差点脱口而出的“胡话”吞下了肚里,岔开了话题,“夏大哥,你之前并没有问我的名字,明天你说的讲师,会知道我的名字,会喊我么?”

  “看来你对我们青鸾学院也没有什么了解,觉得奇怪也正常。”额头开阔的青年却是有些恍然大悟的样子,笑了笑,道:“在你们每一个应试生到来之前,各个地方上,就早已经将你们每一个人的资料传递了过来,所以你用不着担心明天没有人管你。”

  “夏大哥,你是青鸾学院的学生么?”林夕看着这名名叫夏言冰的青年,认认真真的请教道:“我对这青鸾学院的入试实在是一无所知,你能告诉我到底要考些什么项目么?”

  “我现在也是青鸾学院的讲师。”夏言冰微微的一笑,道:“至于考试的内容,每年都不一样,我也并不清楚,只能说会保证十分公平,我们青鸾学院招收学生,最为注重的是两项,天赋和品行。具体的,我也不能多说了。”

  “夏大哥你已经是讲师了?”别说是林夕,就连赶车的老人眼中也是出现了浓重的震惊神色。

  “不算什么。”夏言冰又是微微一笑,转过身去,不再多说什么。然而就是这轻描淡写的一句,却是又让他显得有些与众不同和傲然。

  ……

  距离湖畔点燃一堆堆篝火的帐篷群五里左右的一片空地上,已经聚集了至少上千辆马车,篝火通明,景象也是十分的壮观。

  眼看夏言冰所说的那块禁止马车前行的石碑已经就在道路前方不远处,林夕正准备下车,直接步行前去湖边的那些帐篷群,但就在此时,一辆由四匹血红色的骏马牵引的高大马车却是从另外一条道上直直的前来,似乎十分熟悉这湖畔的情形,也没有青鸾学院的人领着,霸道的强行插到了林夕的这辆马车之前,在那块石碑前方放下了一名身穿金色锦袍的少年。

  这名少年看上去比林夕还要小一两岁,比林夕矮半个头左右,肤色白皙,但是看着后方刚刚在马车上露面的林夕,却是一脸的倨傲和不屑。

  他跳下的马车到处都有黄铜的纹饰,华美且沉重,驾车的是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青色的劲装,放下那名少年之后,却是又直直的朝着林夕的这辆马车前行,同时对驾车的老人扬了扬头,竟是要老人先行驾车让开一边,让他先行沿路驾车前往那片聚集着上千辆马车的空地。

  眼见这辆马车的盛气凌人,原本已经带到地方,准备转身离开的夏言冰双眸不由得微微一寒,但是看了一眼林夕身前驾车的老人,他的眼神却是平静了下来,反而让开了一边,袖手旁观。

  老人停下了马车,却是没有让开,只是静静的坐在马车头,也不看迎面而来的魁梧中年男子。

  魁梧中年男子的眼睛顿时微眯,他没有想到驾着一辆破马车的糟老头竟然也敢如此不给他面子。

  四匹血红色的骏马在几乎挨到林夕这辆马车前的两匹灰马时,停了下来,一时两辆马车竟成僵持之势,双方都不相让。

  两辆马车都是来得很晚,这样的冲突,顿时引起了那上千辆马车聚集地和湖畔所有考生的注意。

  越是年轻人就越喜欢凑热闹和看热闹,那上千辆马车聚集的地方还都没有明显的动静,湖畔的帐篷里却是已经哗啦啦的冲出了一批又一批少年。

  “看着还像个人物,没想到也是个白痴。”湖畔帐篷涌出的人群之中,一名扎着一个马尾辫的高挑少女只是看了一眼对峙的双方,就顿时嘀咕了一声,鄙夷的看了一眼那名脸上也变得有些狰狞起来的金衫白面少年。

  这名少女穿着普通的青色萝衫,面目五官单独来看,算不得绝顶漂亮,但是凑在一起,却是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清丽动人之感。

  “看来也只不过是个发家不久的地方土鳖,要是我就绝对不会傻到去招惹那辆马车。”另外一块地方,一名肤色有些偏黑,身穿一件轻薄丝绸长衫的少年却是十分显眼。他的黑色长发梳得十分顺直,用一个玉环箍着,天生有种领袖的高贵的气质,身边聚拢有五六名少年。这五六名少年腰间都是带着名贵的玉饰,衣料华贵,一看便非富即贵。

  “李兄何出此言?”他身旁一名身穿香云纱料子的圆脸少年顿时有些不解的出声问道。

  光是那四匹血红色的骏马都比对方马车的两匹马高出一截,而且那名驾车的中年男子浑身充满爆炸姓的力量,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那辆眼神浑浊的老人驾着的破旧马车和高大的华丽铜皮马车没有任何的可比之处。

  “这马车虽破,但是那门帘和窗帘,都是用黑藤花的汁液染了的幻灵兔的兔毛编织而成,这是龙蛇山脉附近的边蛮最喜欢的做法,透气但是御寒,而且可以防水,不腐。”肤色偏黑,有些鹤立鸡群的李姓少年冷笑道:“那两匹灰马都是边蛮的灰口马,看上去不起眼,却是耐力最强,可以夜行千里,现在这样的战马都已经劳累成这副样子…这辆马车,说不定就是从龙蛇边蛮处赶来。而且你们也不想想,我们来时,也没有青鸾学院的人特意来领路。都是到了此处,才有院中的人来交待。”

  周围的少年顿时都是悚然一惊,“这么说,难道这辆破马车,居然是边蛮极其高位的人物举荐过来的?”

  “见识倒是有些见识,只是太露锋芒,说人见识不足,也只不过是发家不久的地方土鳖,却是将很多人都骂进去了,不知道这一句话就结下了多少的仇。”不远处,一名身穿黄衫的瘦削少年冷眼旁观,在心中冷笑。

  这一批上千名的少年之中,不知道是有多少的骄子才俊。

  “你真不让?”驾车的魁梧中年男子却是没有其中那些少年才俊的目光,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一辆破马车竟然和自己死顶着不让,脸色顿时变得阴霾了起来,狰狞的轻吐了四个字。

  “这恐怕是闹不起来。”绝大多数兴冲冲看热闹的少年,看到两辆马车一边站着的夏语冰,却都是有些失望,在心中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但是让他们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是,夏语冰却是完全置身事外的样子,只是看热闹一般看着。

  “滚。”更加让他们目瞪口呆的是,端坐在车头的老人更加简单直接的吐出了一个字。

  “简直是找死!”

  喊出这一句话的是那名嗓音稚嫩的金衫少年,他本来已经下车,但是看着接送自己的马车下不来台,此刻稚嫩的脸上却也是显露出了狰狞阴狠的神色。

  “滚开!”

  驾车的魁梧中年男子如同听到下手的命令,啪的一声爆响,一条黑色的蟒皮马鞭朝着老人卷去。

  但就在这一瞬间,所有的人看到原本垂垂老矣的疲惫老人突然如同猎隼一般朝着前方的魁梧中年男子扑了过去。粗大的黑色蟒皮马鞭就像一片乌云,从他的头顶掠过。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这名疲惫老人带着一股恐怖的血腥气息,一拳就砸到了魁梧中年男子的鼻梁上。

  就在拳头和鼻梁接触的一瞬间,老人的拳头上和魁梧中年男子的脸面上都冒出了一层光亮,“喀!”但是老人的身影只是一晃,就跃回了自己的车头,而那名魁梧中年男子的整个鼻子却全是歪了,脸上开了一个杂酱铺,带着满脸的不可置信和惊骇,横飞了出去,无比凄惨的重重落地。

  两匹看似已经疲惫不堪的灰马在此时也狠狠的吐出了一口气,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声音,对面那四头一息之前还趾高气扬的四匹红色高头骏马一下就受了惊,惊惶的拖着马车,横向狂奔了出去。

  那个一息之前还凶狠而盛气凌人的金衫少年如同失魂,满脸苍白。

  ***

  (腆着脸依旧求红票、收藏,以及书评,多多益善,明儿大家争取把那头猥琐蛤蟆的菊花给暴了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