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九章 第一次心动

第九章 第一次心动

  更新时间:2012-05-09

  主持测试的干瘦老人所点的帐篷里面,铺着一张张的毛毯。

  测试过了资质的入试者大多盘坐在毛毯上等着,这个帐篷和另外一个大帐篷连通着,一个神情严厉的黑袍中年讲师站在那里,等喊到谁的名字,谁就马上进入接下来的大帐篷。

  接下来的大帐篷里一共坐着七个学院的长者。

  其中六名都坐在一张长条案后方,半人多高的花梨木长条案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这六名学院长者也都是身穿黑袍,但是胸口和袖口上都绣着银星。

  还有一名老人坐在一侧角落的一张铺着棉垫的椅子上,像是在旁听,但是他的胸口和袖口上,除了绣着金色星辰的标记之外,还有一个麒麟和鸳鸯状的标记。他的头发枯黄,脸上满是刀刻状的皱纹,左臂空空,是个独臂老人。

  在林夕开始测试时,这个大帐篷里面的考试出现了短暂的停顿,一名少年被送到下一个帐篷中之后,并没有马上喊下一名少年进入这个帐篷。

  “资质只有二级?”

  这个大帐篷的隔音很好,就是距离最近的那些少年聚集的帐篷里面,也听不到这个帐篷里发出的声音,但就在那名干瘦老人报出林夕的资质品阶时,这七名长者却似全部听得清清楚楚,当下一名瞳孔是褐色,胡子是灰白色的学院长者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  )

  一名面容和蔼的妇人的眉头也皱着,但是看了一眼这名出声的褐色瞳孔学院长者,却低声道:“既然是她举荐来的,就算资质不佳,也肯定有其它特别之处。”

  “继续吧。”旁观一般的独臂老人淡淡的说道,“我们根本不需要管是谁举荐来的人,哪怕对方也足够值得我们尊重,公平就可以了。”

  其余六名气度都不凡的学院长者都是凛然,“是!下一个。”

  ……

  “我还真是和这二有缘啊。”

  林夕暗自苦笑着走进了铺着一张张毛毯的帐篷,四处打量着。在鹿林镇的时候,他就被人叫林二公子,现在这学院入试,资质却也是个二。

  没有人告诉他接下来该怎么做,但是其余盘坐在毛毯上的考生的姿态和那名神情严厉的黑袍中年讲师的表情,却是让他瞬间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做。而且他一眼扫过,正好看到张平也还盘坐在毛毯上等着,也正朝着他在点头,所以他便马上默不作声的走到了张平的身边,在张平的旁边一张毛毯上坐了下来。

  “恩?”

  本来林夕觉得在这种有些闷热的天气里头,再坐在一张毛茸茸的毛毯上面,将会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但是一坐下来,他却是微微一怔,这微蓝色的毛毯却是凉丝丝的,十分的柔软凉爽。

  “几级?”林夕一坐下来,张平就马上轻声问道。

  林夕伸出了两根手指。

  “二级?”张平愣了愣,轻声安慰道:“没什么关系,学院入试并不是以资质为主。”

  “没关系,我也没什么懊恼,倒是你很有希望进入你想进的天工系,我看能够达到四级资质的不多。”林夕点了点头,轻声和张平交谈着。他看到那名让李开云一见钟情的冰山美女冷秋语也在一边坐着。正在这个时候,外面测试的地方突然轰的一片惊呼,喧杂的声音响得连这个帐篷里都隐约可以听到。

  没过了多久,帐篷门帘被掀开,让林夕和张平一愣的是,却是蒙白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林夕和张平问在他们身边坐下的蒙白。

  蒙白的雀斑圆脸兴奋的通红,“我的资质刚刚测出来是五。”

  “五?”林夕和张平顿时面面相觑。

  林夕进来之前,资质能够达到四的也只有几个,资质五自然是极高的资质了,可是看着这个圆嘟嘟的满脸雀斑小胖子,林夕却是怎么也没办法将他和那种资质超出寻常人许多的天才联系在一起。

  很受打击的林夕又忍不住问道:“资质五是什么颜色?”

  蒙白咂了咂嘴:“是紫色。”

  “轰!”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测试的地方突然又是一片喧嚣。

  “难道又有人的资质达到了五?”

  帐篷内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聚集到了帐篷口,很快,厚厚的帐篷门帘被掀开了,一名身材高挑的青衣少女走了进来。

  这名青衣少女扎着马尾辫,五官单独来看并不特别惊艳,但是凑在一起,却是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漂亮的感觉,而且她的打扮异常简洁大方,充满青春活力。

  林夕的呼吸停顿了,心却不受控制的跳得很快,这一瞬间他体会到了李开云的那种一见钟情的感觉。

  这是真正的直觉的吸引,让人心颤,在他之前的那个世界,他都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会。

  这名一脸自然的青春少女,真像是最绚丽的风景,瞬间震撼了他的心灵,又像是一支箭,射入了他的心脏。

  “林夕,你该不会也和李开云一样,一见钟情了吧?”蒙白忍不住用手指捅了捅林夕的腰眼,现在的林夕看上去有些傻。

  林夕没有否认,笑了笑,“可以这么说吧。”

  蒙白撇了撇嘴,“我觉得还不如冷秋语好看,让我挑的话,我还是挑冷秋语好了。”

  林夕笑了笑,没有辩解,每个人的审美观当然有所不同,正如他那个世界有人觉得范冰冰好看,但有人却觉得李冰冰比范冰冰好看一样。他就觉得这名青衣少女比冷秋语好看,虽然现在他已经不再看她,但是她的容颜在他的脑海之中却是依旧和之前一样的清晰。

  “那个讨厌的金勺进来了。”

  正在他想要问问蒙白和张平,知不知道那名青衣少女的来历时,蒙白却是突然嘀咕了一句。

  帐篷的门帘被再次掀开,之前那名头发油光发亮,束在脑后,身穿白色绣银花袍子的“金勺”少年走了进来。

  对于头发油光发亮,好像少年电影明星一样的金勺,林夕是没有什么兴趣,忍不住又朝着那名让他产生前所未有的心动感觉的青衣少女看去。

  那名青衣少女却是在四下打量着,一脸平和,神情自然放松。

  “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么?”一声低低的鄙夷声音,传入了林夕的耳中。

  蒙白怒目而视,“你说什么?”,发出声音的正是那名在他们身侧不远处坐下的“金勺”。

  头发油光发亮的“金勺”少年压低了声音,语气尖酸刻薄的说道:“一个资质只有二的土包,还敢说我要是不过如何。她的资质也到了五,进入学院恐怕是十拿九稳的事,又岂是你这种连学院都恐怕进不了的废物能痴心妄想的?”

  林夕一怔,顿时明白当...

  时李开云和这名金勺少年冲突时,他对李开云说的那句“不要和他计较,到时候他自己不过,不知道会怎么样”,是被这名金勺少年听到了。

  蒙白哼道:“你的资质就很好么?”

  “金勺”少年瞧瞧他,不动声色的冷笑,“虽然只有四,比你差一点,不过比他的二是要好很多了。”

  “二也不一定通不过入试。”林夕扯了扯脸涨得通红的蒙白,看着“金勺”少年耸了耸肩膀,“要是我轻松进了学院怎么办?”

  “金勺”少年嘲讽的冷笑了一下,“那只能说明你走了狗屎运,这种几率虽然小,但也不是没有,哪怕是青鸾学院,也总会不可避免的出现几个废物学生的。”

  林夕微微一笑,“如果我轻松进了学院,入试成绩还比你好怎么办?”

  “金勺”少年皱了皱眉头,那张漂亮稚嫩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与年龄不符的阴冷,“你是想和我比?”

  林夕笑了笑,“是的。”

  “金勺”少年嘲讽的看着林夕,“好,那赌注是什么?”

  林夕笑得眼睛都快眯了起来,“简单一些,输的到时候就在大家的面前,大喊一声‘其实有句话我早想和大家说了:其实…我是猪!’喊到所有人听见就行。”

  “有病。”金勺少年一愣,旋即冷笑点头,“好,就按你说的做。”

  “林夕,你真这么有信心进入学院,而且入试成绩还比他好?”蒙白和张平怀疑的看着林夕,低声问道。

  林夕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在鹿林镇上,还从来没有人打赌赢过我,除非我想故意输。”

  “可是这入院考试,怎么能和平时的打赌相比?”张平大为急恼,本来正想这么说,但就在此时,那名神情严厉的黑袍中年讲师却是严肃的喊了他的名字,“张平!”

  张平马上猛的从地上蹦了起来,看了林夕和蒙白一眼之后,就一路小跑到了黑袍中年讲师身后,掀开了厚重的帘子,进入了下一个大帐篷之中,他慌张的样子又是惹得那名金勺少年一阵嘲讽的冷笑。

  身边伙伴的进去让气氛陡然变得紧张了起来,就连蒙白都不怎么说话了。

  一名名考生进入的时间间隔似乎并不长,而且并不是完全和外面测试时一样的顺序,没有过多久,只是中间隔了一个人,神情严厉的黑袍中年讲师就喊到了林夕的名字:“林夕!”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