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一章 天下何人不识君

第十一章 天下何人不识君

  更新时间:2012-05-09

  雕花长条案后的六名学院长者之中,剩余的那名灰白胡子老头和头戴灰色皮帽的古板中年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下一位。”

  然后灰白胡子老头就对着林夕点了点这个帐篷的另外一个出口,同时喝了一声。

  林夕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想了想,却似想起什么似的,飞快的朝着那个出口走了过去。

  那个出口连接着的是一个个打通的帐篷,应该是防止考试的内容泄露出去的缘故,所有之前考过的人都在里面呆着。

  只是扫了一眼,林夕就看到了盘坐在左侧角落的张平。

  张平一脸沮丧和失神的样子,看上去就是考的很不好。不管其他人的眼光,林夕直接走到张平的面前,飞快的问道:“张平,你考的是什么内容?也是几块精铁和符纹的配对,让你挑选一下兵刃,还有记忆一下药草,还有看看哪个蛋是活蛋么?”

  “是的。”张平脸色发白的看着林夕说道,“我考的很不好,听那教授的话,四种配对我只对了一种,可能就算能进入学院,我也进不了‘天工’了。”

  林夕点了点头,微蹙着眉头,说了两个字,“回去。”

  ……

  景物骤然一变。

  “林夕,你真这么有信心进入学院,而且入试成绩还比他好?”

  林夕和张平不再置身于安置考生的大帐篷之中,而在之前那几名教授的帐篷之外,张平的身旁还有蒙白,两人正怀疑的看着林夕,低声问道。

  一旁那名金勺少年正鄙夷的看着林夕,冷笑着。

  “放心,除非我想故意输。”林夕微微一笑,道:“否则我赢定了。”

  “林夕,这可不是儿戏..”

  正在此时,那名神情严厉的黑袍中年讲师严肃的喊道:“张平!”

  张平马上下意识的从地上蹦了起来。

  “等等..”林夕拉住了这名紧张到了极点的少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声好运,同时在他的耳边道:“张平,你不是想进入天工么?我记得我看过一点记载,说是黑水金要用水云纹才能匹配,黑王铁要用金凰纹才能相配,赤铁是要用长青纹配,银耀金是要用古藤纹配…不知道会不会对你有用。”

  张平呆了呆,他明显不明白林夕这个时候怎么会突然说这样的一句话,不过此刻他也没有时间多问,看了一眼林夕之后,他点了点头,飞快的走入了黑袍中年讲师后方的通道。

  “来了!”

  没有过多久,林夕笑了笑,与此同时,那名神情严厉的黑袍中年讲师严肃的喊道:“林夕!”

  林夕再次走进了六名学院长者和那名独臂老人所在的大帐篷之中。

  六名学院长者和在一旁旁听的独臂老人这一瞬间都有些微微的愕然。

  任何少年在第一眼见到这样严肃的阵仗以及那些故意防止的内脏和眼珠等物,都会或多或少的流露出惊骇之意,但是林夕脸上的神色却是十分的平静,心里竟似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澜。

  只是这一眼之间,长条案后方的黑发男子和中年胖妇的心中就已经有了些嘉许之意。

  “你叫林夕,有修过魂力么?”

  依旧是冷峻的黑发男子发声,“你上来看看这些兵刃,感觉最趁手的是哪一件?”

  “我是林夕,没有修过魂力。”林夕没有什么犹豫,走上前去,不卑不亢的直接将那柄薄且锋利的长剑取在了手中。

  “好,放下剑。”黑发男子冷峻的点了点头。

  外表有些像巫婆的黑袍老太接着出声,“你看看这几块东西,还有这几卷小卷上的纹理,你直觉这几块东西和哪副小卷上的纹理比较相配?你把你认为相配的放在一起。”

  林夕点头致礼,然后上前。

  还是那四块精铁,还是那四张羊皮小卷。他不慌不忙的将绘着凤凰尾羽状符纹的羊皮小卷放在了一块黑色精铁的旁边,将绘着枯干藤蔓状符纹的羊皮小卷放到了银色精铁的旁边,将绘着流水和流云状符纹的羊皮小卷放到了另外一块黑色精铁的旁边,剩余的最后一条长着青叶的藤蔓状符纹自然放在了那块赤金色精铁的旁边。

  在林夕放下第三张羊皮小卷时,黑袍老太的眼中就已经出现了异样的光芒。

  场面一时竟然有些微微的沉寂。

  “看我这边。”中年胖妇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看清楚了吧?”中年胖妇看了林夕片刻,伸手一抖,一张大白布将她面前的东西全部遮掩了起来。

  “说一下除了那些瓶罐,一共有多少株药草,外观分别如何,在我这桌上分别位于什么位置。”接着,这名中年胖妇看着林夕问道。

  “一共有十五株药草,有五株是栽种在器皿里面,是活的,还有十株是干的…最左边的一株是黄色的干草,一尺长,顶部结着三颗黑色的小果,然后旁边是一株活的药草,栽在青瓷盆里面,有些像蔷薇花,花朵是紫色的,茎叶上都有小刺…”

  不仅是中年胖妇,就连那名头戴灰色皮帽的古板中年男人脸上都出现了一丝哑然的神色。

  林夕还在接着说下去,中年胖妇的眼中却是已经充满了激动甚至狂热的神色,她突然出声打断了林夕的话,极其严肃的问道:“你一开始就有刻意记这些药草么?否则就算再好的记忆力,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记得这么清楚,丝毫不差。”

  林夕心中微微的一惊,他知道自己的表现太好,反而引起了中年胖妇的疑虑,但是他却也不慌,只是平静的回答道:“也没有…只是那些泡着的内脏和眼珠等物有些吓人,一下就吸引了我的注意,然后我看到那些药草比较有意思,从未见过,我就多看了几眼,所以才记得清楚。”

  “你觉得那些药草比较有意思?”中年胖妇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林夕,声音都有些微微的变了。

  不等林夕回答,一个苍老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这五颗蛋之中只有一颗是活的,可以孵化,你看看能不能把它挑出来。”

  “噗”,想到之前这名外表严肃的干瘦老头的那句话,林夕忍不住就微微的笑出了声来。

  “你笑什么?”干瘦老头的眉头紧锁了起来,所有的人目光如炬,全部盯在林夕的身上。

  “没有什么。”林夕一脸纯真的笑了笑,点了点那五个蛋之中那个红壳子蛋,“我只是觉得那个蛋像个普通鸡蛋,而且还是一个已经煮熟了的鸡蛋,想到是不是您顺手取了一个早餐时吃剩的蛋放在里面了,所以才…”

  干瘦老头的眼睛顿时瞪大了,倒抽了一口冷气,“你真觉得这颗就是一颗煮熟了的鸡蛋?!”

  “是的。”林夕点了点头,嘴角荡漾着笑意。

  干瘦老头又深吸了一口气,严肃至极的看着林夕,“那你觉得哪一...

  颗是活的,可以孵化的?”

  “如果要我猜的话。”林夕点了点那个最大的蛋,“我就选那颗。”

  干瘦老头咽了口口水,看着林夕,“嗯,很好…”

  “我来问你一个问题。”这个时候,面容古板的中年人扶了扶自己的帽子,看着林夕出声道。

  林夕顿时有些微微的紧张了起来,因为这名古板长脸中年人之前并没有问任何的问题。

  “从你一开始走进这里到我问你话这时,你感觉一共经过了多少时间,这段时间里,你大概一共心跳了多少次?”古板中年人一动不动的看着林夕问道。

  林夕陡然松了一口气,因为一丝紧张而攥紧的拳头也松开了。

  到了这个世界之后,他别的东西还没有学到多少,但是这时间…这个世上恐怕却也没有几个人比他计算得更清楚,而且之前他还仔细计算过一遍,这可以说是正好问到了他最长的长处。

  这个世界的“一息”,在他之前的那个世界,叫做“一秒”。他之前的那个世界的“一分”,这个世界叫做“一停”。从一开始走进这个帐篷到现在,时间是过去了三分四十几秒,而他的心跳,大约是一分钟六十到六十五下之间。

  “从一开始到现在,我感觉经过了三停四十多息的时间。我的心跳一共是跳了二百二十几次左右。”林夕淡淡的回答道。

  古板中年人也是深吸了一口气,垂落了眼皮,不再说话。

  “我来考校一下你的文采。”灰白大胡子老头此刻方才回过神来一般,急匆匆的说话,“你来对一句诗,上半句是‘莫愁前路无知己’。”

  “…..”林夕愣住,身形微颤。

  并不是他没有什么学识,而是这句诗对他来说太过熟悉了一些。

  “不容易了,答不出也没关系。”中年胖妇等人对望,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这样的意思,尤其是中年胖妇已经想出声安慰,让林夕可以下去等待成绩揭晓了,但让她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看上去似乎答不出来的林夕,却是突然缓缓的吟道:“天下谁人不识君。”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灰白大胡子老头霍然站了起来,就连旁听的那名独臂老人的脸上也出现了明显的震动之意,嘴唇微动,似是在吟咏这一句诗句。

  “天下谁人不识君!接的好!好气魄!”灰白大胡子老头站立了片刻之后,才彻底回过神来,旁若无人的大声叫好。

  “下去吧。”中年胖妇看着林夕,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

  ***

  (前天刚答应了科文同学他们有状元就加更...结果今天就已经出现了第三位状元:无敌de贱客。万分拜谢而后老老实实的为之加更。愁眉苦脸...不拼命一点的话,这存稿似乎也兔子尾巴长不了了。)

  另外感谢今天所有打赏的同学,很认真的感谢,因为是我和甜甜很认真的统计的,也不知道有没有疏漏:轩辕释、竖尽劫来、大白菜兲、不朽之君、了解的心、刘国庆是、龙隐云、abbyloma、是非之外、未来人、zhlin、苦法、烽火戏九幽、风清云淡、蓝色幻雪、mapuma、碧蓝大海、zhlin、道爷无欲、默默图、江南红月、藍夢幽靈、神人我来也、信离、脑壳有乒乓、石人、dongbazhu、霜雪吴钩、冲你来的、心情不好、神级梦、沧渺、无诗过往、隨鈊鎍慾、国宝i熊猫、斯介克汀、永恒0521、遥恋小牧、做了不说、血红的乌鸦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