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四章 不灭的荣耀

第十四章 不灭的荣耀

  更新时间:2012-05-11

  就在林夕很不人道的问暮山紫什么叫做天选的时候,那名神态一直很自然的青衣少女微微的一笑,小巧的鼻子微微的皱起,就像微风吹动了一池春水。

  同时,一名冷傲的黑发少年脸上的极度自傲却是骤然化成了震惊和不解,他的两道目光如同利剑一样,刷的一下扫在了林夕的身上。

  他是文家的人,即便在这整个云秦帝国汇聚过来的上千名考生之中,也是鹤立鸡群,取得了综合31分的惊人分数,但是他却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和自己达到同样的分数,而且还是一名修炼天资只有二级的普通边陲小镇少年!

  “天选就是各系教授争夺不下,由天决断。”旁边一名中选了的“金勺”少年一脸震惊难言的替暮山紫回答了林夕的问题。

  到了此时,通过学院考试的考生才真正报完,就连报出林夕名字的黑袍中年讲师都是忍不住看了林夕一眼,不明这个来自边陲小镇的少年怎么会获得这样的成绩,并最终还要用天选的方式来决定进入哪个系。

  看了林夕一眼之后,这名黑袍中年讲师才用一贯严肃的语气缓缓道:“通过学院考试的考生留下,没有通过的,请先行离开。”

  随着他这句话的出口,场面一时变得更加混乱了起来。

  有些落选的考生号啕大哭,有些考生抱着不入此门便自绝于此的壮烈念头,竟然要当场自裁,一行身穿学院黑袍的青鸾学院学生很有经验的游走在这混乱的场景之中,制止一幕幕流血惨剧的发生,并同时快速的收起一顶顶的帐篷。

  “她叫高亚楠,居然也进入到了天选?”

  透过这混乱的场面,站在原地没动的林夕看到那名青衣少女走到了一侧略微空旷的地方等着,让他目瞪口呆的是,在这么混乱噪杂的环境之中,这名好看的青衣少女居然斜靠在了一株湖畔的柳树下,旁若无人的打起了瞌睡。

  “我叫刘英霆,今后我们就是学院的同学了。”先前那名替暮山紫回答了林夕有关“天选”问题的金勺少年示好的朝着林夕等人伸出了手。

  这名金勺少年有些矮壮,面目敦厚,肤色有些偏黑,身上一件青玉色泽的丝衣和腰上挂着的一个羊脂玉狮。

  暮山紫陡然羞怒了起来,冲着这名金勺少年叫道:“你在此时对他们示好,也未必太不给我面子了…就算你要和他们结交,也至少等我走开之后再说吧?”

  肤色有些偏黑的刘英霆不留情面的眉头一挑,撇了撇嘴道:“你爹是省督,我爹也是省督,你考入了学院,我也考入了学院,我为什么一定要给你面子?”

  暮山紫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因为这事他的确不占理,人家交友是人家的事,让人家不要结交,的确是太过蛮横了些。

  林夕微微一笑,伸手和刘英霆牵了牵,对于“金勺”,他也并没有太大的成见。

  暮山紫再度张了张嘴,他的脸都快涨成了紫红色。

  “其实有句话我早想和大家说了….”一声如雷般抓狂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迸发而出,让湖畔混乱的场面为之一顿。

  很多原本在哭泣的落选考生都是瞪大了眼睛看向了暮山紫,但当所有人奇怪的想听他到底要说什么的时候,却是只见这名闭着眼睛大叫的金勺少见大叫道:“其实…我是猪!”

  ……

  青鸾学院的效率十分惊人,没用多长的时间,湖畔的混乱场面便彻底的控制住了,所有未通过考试的考生全部被送离出了这片宿营地,所有的帐篷也被收了起来,折叠整齐。

  反倒是外面那个停留着许多马车的区域变得忙乱了起来。

  一些车马开始离开,而一些其它学院或是地方大员的人则开始忙碌的招揽起没有通过考试的考生。

  “那是?”

  突然之间,许多在车马旁忙碌的人凝固了,尤其是许多年岁教长的老者,在一瞬间的失神之后,都朝着湖畔躬下了身子行礼。

  这些躬下身子行礼的人大多身份不低,但是这行礼却是行得十分心甘情愿,眼中都是震撼和敬畏。

  所有的考生都感觉到了这异样,顺着这些人的目光看去,他们看到正午的阳光下,是那名满脸沧桑的独臂老人和六名教授从最后那顶被拆掉的帐篷之中走了出来,而那些人,却似都在朝着这名独臂老人行礼。

  “是夏副院长…”

  有人不自觉的喊出了这名老人的名号,随之掀起了一片潮水般的低沉惊呼。

  “他就是夏副院长?他的手臂怎么…”

  几乎所有听到这个称呼的考生,不管通过还是没有通过的,都是浑身如遭雷击,都是似乎第一次看到这名老人的神色。几乎所有人在回过神来之后,都以谦恭的姿态,景仰一座大山般,朝着这名老人行礼。

  “夏副院长?他是什么人?”林夕有些发愣的问道。

  李开云的腿在打颤,并非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内心的震颤,他的声音也是发抖着的,有着难言的意味:“夏副院长就是当年坠星湖一战,和张院长一起镇守坠星陵的十七名青鸾学院的人之一,原来他就是夏副院长。”

  “十七名青鸾学院的学生之一?”

  林夕怔住,虽然对于这个帝国的荣光来说,他只是个旅者,但是那激越人心的歌声,却是也让他在脑海之中清晰的记住了这些传奇的人物,在那持续很久的歌声之中,他也不止一次的想到,那十七名青鸾学院的学生和五千边军在面对三十万大军时,是什么样的景象。

  而现在,这名满脸沧桑,看不到任何锋芒的老人,竟然就是当年十七名学院学生的其中之一。

  独臂老人走在六名教授和一列列学院学生的前列,朝着所有人微微的点头回礼,一股震撼人心的力量,从他的身上不断的散发出来。

  “唯有勇气和忠贞,才能铸就不灭的荣耀,才能为人铭记。”他在通过考试的考生面前不远处停了下来,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他的声音不高,但是却清晰的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并非只有在青鸾学院,才能拥有勇气和忠贞,才能获得荣光。”

  很多脸上还有泪痕的落选考生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骤然浑身一震,很多似乎懂了,再次庄重的朝着这名老人行礼。

  说了那两句之后,这名独臂老人却是用只有湖畔这些考生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欢迎你们加入青鸾学院。”

  灵夏湖畔鸦雀无声,所有这些通过了考试的学生都有些手足无措。

  独臂老人没有再理会其他的人,充满睿智的目光从林夕、高亚楠、文轩宇的身上扫过,又回到了林夕的身上:“林夕,由你开始天选。”

  林夕前面的学生自动的分开了,林夕觉得两条腿像是灌了铅,心中没来由的觉得十分紧张,但是让他哑然的是,听到独臂老人这样...

  的话后,那名黑袍中年讲师只是走到了林夕的面前,取出了六张卷着的羊皮小卷,放到了林夕的手中,“你挑其中的一个。”

  林夕随手挑了其中的一个,黑袍中年讲师当众将其打开,上面有“止戈”两字。“天选结果,止戈系!”随即,黑袍中年讲师严肃而大声的宣布道。

  “弄了半天,还是归于了我止戈系。”在黑袍中年讲师打开羊皮小卷,露出“止戈”二字之时,难以从面目看出年纪的黑发男子就已经露出了玩味的笑容。而其余几名教授则同时恨恨的拧过头去,脸色难看的重重哼了一声。

  独臂老人的目光落在了傲然孑立的文轩宇身上:“文轩宇,接下来由你开始天选。”

  黑袍中年讲师将林夕选中的“止戈”小卷收了起来,然后又将剩余五个小卷之中取了一个出来,将剩余的四个羊皮小卷递到了文轩宇的面前。

  这太过简单的“天选”方式因为青鸾学院的传统和独臂老人身份显露之后的气氛而变得十分庄严,所有的人都是凝神的看着结果,但是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文轩宇却是没有马上挑选羊皮小卷,而是抬起了头,大声道:“我抗议!这不公!”

  很明显他也是有些紧张,嘴唇有些发抖,但是他的眼神却是毫不退缩,直视着前方所有学院的人,包括独臂老人。

  所有的人都是深吸了一口气,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说青鸾学院的入试不公,文轩宇的胆子之大,让许多人都心中冒出冷气:难道他不怕因此进不了青鸾学院么?

  “为什么?”独臂老人威严的看了文轩宇一眼,道。

  “若是公平的天选,在他选过之后,按理我也应该是六个系再选,可是止戈系被拿出,又被取出了一个系,只剩下四个系可供挑选。这样我就失去了进其中两个系的机会。”文轩宇依旧没有退缩,看了林夕一眼,大声道:“我为何不能进止戈!就算他入试成绩还在我之上,但是谁都知道,接下来的修炼,很大程度还是要靠资质!他的资质只有二级,我不相信我在止戈系会不如他的修炼进境!”

  文轩宇的这句话一出口,很多人都变了脸色,尤其是文家马车中的人都是脸色一白。

  从青鸾学院出来的人,都知道青鸾学院的传统是接受质疑,文轩宇的前半句无可厚非,但是这后半句,却是涉及林夕,已经相当于在当面斥责林夕的修炼资质不行。

  “你要记住一点,在青鸾学院,整个群体的利益,永远凌驾于个人利益之上。”然而独臂老人似是依旧没有动怒,只是淡淡的看着文轩宇道:“既然你不接受我们认为恰当的安排,那我也同意,让你自己和天来抉择你在六个系的归属。”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