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五章 那些年,离开的师兄师姐

第十五章 那些年,离开的师兄师姐

  更新时间:2012-05-11

  夏副院长的话让文家马车中的人都是大松了一口气。

  六个重新准备的羊皮小卷再次递到了文轩宇的面前,文轩宇挑选了一个,在黑袍中年讲师打开的瞬间,他的脸色就变白了。

  这个羊皮小卷上的两个字是“内相”。

  黑袍中年讲师将展开的羊皮小卷给后方的夏副院长和六名教授看,同时大声的宣布:“内相系!”

  那名隶属内相系的戴着帽子的古板中年人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而中年胖妇、灰白大胡子老头、黑袍老太和灵祭系的干瘦老头却是更加的懊恼。

  刚刚文轩宇直接斥责林夕的修炼资质差,林夕却是没有一丝恼怒,云淡风轻,这份从容的态度让他们越看越是欣赏,但是现在林夕却已经是止戈系秦疯子的人了!

  夏副院长的目光停留在了青衣少女的身上:“高亚楠,你是要接受我们的安排天选,还是也要和文轩宇一样?”

  “我无所谓啊,不是进了学院之后,有兴趣也可以选修其它系的课目么?而且学院学生要是主动去边军也是允许的吧?有什么关系?”青衣少女无所谓的回答,差点晕倒了一大批人。

  文轩宇也差点晕了过去:“可以这样么?”

  “你说的不错。”夏副院长的脸上出现一丝难得的微笑,他对着黑袍中年讲师点了点头,后者将四个羊皮小卷放到了高亚楠的面前。

  高亚楠随手选了一个,这次中年胖妇的眉头舒展开了,羊皮小卷上是“御药”两字。

  “不是一个系么?”林夕听到黑袍中年讲师大声读出“御药系!”时,心中却是不由得有些淡淡的惆怅。

  “可以选修御药系的课目啊…”但是旋即,他的嘴角就又微微的上翘了。

  “这些师兄师姐是要去边军历炼,按照我们学院的传统,在他们离开之前,要安排你们见一下。”夏副院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他的声音依旧不算响亮,但是林夕身边的许多人,包括李开云都是再次浑身一震,他们注视着在六名教授和讲师身后排得整整齐齐的师兄师姐,眼中都瞬间闪耀出了灼热的光芒。

  对于学院的传统,除了极少数的“金勺”之外,其余所有通过考试的新生都是没有多少了解,但是李开云等人却是十分清楚,各方的边军都是十分危险,或许这么多师兄师姐之中,便有不少人会永远的留在那些人迹罕至的边荒,不再回来。

  “他带着麒麟和神鸳云游天下,他到过没有人到过的荒漠,他斩过妖魔的头颅,他在千军万马中轻取大将的头颅,他在坠星湖的荣光无人可及,…”

  庄严肃穆的歌声不知何时又开始响了起来,六名教授和讲师身后穿着黑袍的学院学生开始离开,形成了一条黑色的长龙,朝着四季坡外走去。

  李开云等人挺直了胸膛,这些学院学生是在追寻前辈的荣光,他们正是帝国的支柱和坚盾,而他们现在也已经成了学院的学生,也同样承担着这样的使命。

  “云秦帝国边境的战事一直很紧张么?”林夕蹙着眉头沉思着。

  在这样的场景之中,即便是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和这帝国并没有多少干系的他,都有些不自觉的被感染,觉得自己是要好好了解一下边军到底是如何的情形了。

  “走吧,我们回青鸾学院。”看着那条黑色长龙渐渐的消隐在视线之中,夏副院长对着林夕等所有人说了这一句,然后转过身去,和所有的教授、讲师,一齐绕着灵夏湖,往北前行。

  “要走了么?”

  林夕霍然一惊,快步跑到了大部队的边缘,朝着那一大片马车聚集的地方,用力的挥手。

  他脸上焦急的神色很快消失了,一抹开心的笑容在他脸上如同阳光一般流淌。

  因为他的视线之中,一辆破旧的马车从那一大片车马群众跑了出来,伴随他穿过了半个云秦帝国的那名赶车老人坐在车头,目送着他跟着学院的人离开。

  在这个世上,出鹿林镇的时候,除了老爹老娘和老妹之外,他几乎一个朋友都没有。鹿林镇上那些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年懂得太少,不能理解他的太多,哪怕是真诚的交谈,也把他当成异类,当成“林二”,这个刘姓的赶车老人虽然话不多,也不和他多讲自身的故事,但是这一个月来,一路上却是将他照顾得很好,无形之中,这名刘姓赶车老人却是成了他到了这个世上之后的第一个朋友。然后才是满脸雀斑的小胖子蒙白,才是李开云、张平、向林。

  跟着大部队的步伐,看着阳光将蒙白等人稚嫩的脸庞染成淡淡的金黄,林夕在温暖的浅笑着的同时,“张院长”三个字却是不可遏制的再次充斥他的心头。

  这一个传说中的中年大叔,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

  为什么他会在青鸾学院留下这么多可以说是古怪的传统,这么多古怪的称呼?

  无论是忘年交的赶车老人,还是蒙白他们,估计始终都无法理解自己的那个世界,自己要是对他们说自己那个世界的事,也肯定反而会让他们感到紧张,让自己不要乱说胡话,在四季坡外的杏花村,赶车老人就觉得他是在说一个荒诞至极的故事,这是从心底里的无法理解和不相信。

  这就像是一个旅者的过往根本没有办法向人述说,心中有时自然会觉得莫名的遗憾和孤独。

  长此以往下去,林夕知道自己恐怕都会怀疑自己并不是来自一个不同的世界,而会以为自己只是染受了风寒,做了一个漫长而极其荒诞不经的梦。

  “如果他是和我一样,来自那个世界,那这几十年间,他一定也会觉得寂寞和孤独吧?”

  林夕的脑海之中,突然不由自主的出现了那歌声中描述的景象,一个中年大叔,在带着一条奇形怪状,如同大狗一样的异兽以及一头像鸭子一样的异兽在荒野之中行走。这自然而然的想象出现的场景十分的模糊,但却是让林夕莫名的感怀。

  “如果真是和我一样…他创下了这样的传说,该不会拥有和我一样的能力吧?”突然之间,林夕的身体猛的一震,想到了某种可能。

  “怎么了?”身旁的蒙白感觉到了林夕的异常,忍不住偷偷的问道。

  “没什么。”林夕也不想随口扯谎,只是说道:“我在想这传说中的张院长的事…”

  “哦。”蒙白在林夕耳边耳语,“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事么?”

  林夕摇了摇头:“不知道。”

  蒙白苦着脸,朝着前面努了努嘴:“我在想我爷爷到底是什么地方惹恼了那个教授,不知道我到了学院之后,会不会被穿各种小鞋。”

  “噗”,林夕直接就笑出了声来。

  ……

  “青鸾学院到底在哪?我们要到哪里去?”所有考生的年纪都不大,毕竟是少年心性,沿着灵夏湖畔往北走了小半日,看到还没有停歇的迹象,窃窃私语的...

  声音就更多了,有人也忍不住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学院的这些教授、讲师,还有令人敬畏的夏副院长,并不限制身后这些新生的私语交谈,并没有显现出什么严苛,一路上也没有什么话语,然而听到有人声音偏大的说出这句话,那名黑袍中年讲师却是点了点远处,“青鸾学院就在那里,我们就要到那里去。”

  这名黑袍中年讲师所点的地方,是一条半山之上覆盖着冰雪,无比庞大,山峰在云层之上,根本看不到山顶的庞大山脉。

  登天山脉!

  “我们要直接走到那里去?”所有的新生一片哗然。

  新生之中不乏有人知道青鸾学院就建在那一条庞大的山脉之中,但即便是知道的最少的林夕,在进入四季平原时,也听赶车老人介绍过,山海主脉和登天山脉是云秦帝国境内的两条最大的山脉,四季平原就是两条山脉之中的一块盆地,而从灵夏湖畔到登天山脉的山脚下,用双脚走的话,恐怕至少也要三四天的路途。

  黑袍中年讲师严肃的声音却是没有任何的感情变化和停顿:“你们已经是学院的新生,你们的修炼,从现在就已经开始,也就是说…现在便已经开始你们的第一课。按照学院的传统,从现在开始的表现,便已经开始记录学分,表现优异的学生,会得到学分奖励,反之,将会被责罚,扣除学分。”

  所有的新生都是心里一凉。

  而黑袍中年讲师略微顿了顿之后,却是又说了一句:“夏副院长陪你们走过这段入学的路,你们应该觉得庆幸和荣耀。”

  前方的教授和讲师突然停了下来,后面跟着的这批心神不宁的新生差点撞成了一团。

  “你们来领这斗篷,每人一件。”

  黑袍中年讲师肃冷的声音之中,所有的讲师取下了身上背着的大包裹,之前的那些帐篷都是折叠整齐堆在了湖畔,似乎接下来会有人去整理。而这一路上,林夕本来也有揣测过夏言冰等一众讲师身上背着的大包裹里是什么东西,而现在他是知道了答案。

  每一名学院讲师背着的大包裹里,都是一件件纯黑色,看上去很光亮的黑色斗篷。

  ***

  (第二更送上,大家一起激情些,今日只要收藏过两万,或是书评超过一千条,或是红票过万,满足其一条件,就会有加更....昨天红票都靠九千了,过万应该不难吧?即使不行....书评一人一条,也不知道多少条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