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六章 杏花开,杏花落,他不在

第十六章 杏花开,杏花落,他不在

  更新时间:2012-05-11

  “这是学院的制服!”

  强烈的荣耀感让这些新生的疲惫一扫而光,很多人本来早就想要穿上一件代表着青鸾学院身份的学院制服了。

  虽然每个人到手的黑色斗篷上面没有任何的标记,但是纯黑的色泽和柔软舒服至极的材质,却已经让大多数心生兴奋不已。

  “这是北海水獭的皮毛做的,在夜色里面没有任何的反光,而且有惊人的保暖和防水的功效,最为重要的是,雨滴滴上去或是快速奔跑时,也不会有什么声音。”有一名“边蛮”新生认出了这种斗篷的材质,脸色微变。

  在军队里面,至少也要相当于镇督级别的精英,才有可能配备这种防寒防水的斗篷。

  “眼力不错。”黑袍中年讲师给出了正面的回应:“这是北海水獭的皮毛制成的斗篷,每一件价值五十两黄金,而且出产不多,不在市面上流通。”

  在不少新生因为手中斗篷的价值而咋舌不已时,黑袍中年讲师已经接着说了下去:“早在五十年前,学院的前辈已经证明了学院的价值,所以帝国会将大量的资源投入到三大学院,用于选拔出来的精英,也就是你们的培养之中,但帝国的资源不可能无限,这正是三大学院每年招收的新生数量有严格限制的原因。从现在开始,你们每一个人,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们是帝国的希望,是帝国的利剑和坚盾。”

  “我叫王亦客,是你们这第一课的讲师。”黑袍中年讲师转过了身去,继续前行。

  “你们要对得起堆砌在你们身上的东西。”这是林夕从这名讲师的第一课的一开始,听出的意思。

  很快所有新生都明白了为什么要分发人手一件这样的斗篷。

  暮色渐浓,当他们迈着疲惫的脚步,将灵夏湖甩在身后时,一股寒冷的季风从登天山脉的方向吹拂而来,周围的气候直接从夏季迈入了深冬。

  所有的新生,包括林夕都披上了黑色斗篷,宽大的斗篷抵御住了迎面而来的寒气,也让每个新生的小脸显得精神了几分。

  在一片连绵的枯黄草地前,黑袍中年讲师停了下来。

  “今天我们就在这里扎营,你们看好我搭建这行军帐篷的步骤,我只做一遍,等下你们每个人重复一遍,搭建不出来的,扣除半个学分。”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让所有脚底和脚肚子都已经发疼的新生们都是大出了一口气,但是接下来的话,却是又瞬间让他们的心彻底的吊了起来。

  行军小帐篷也是黑色的,看大小应该可以容纳两到三人的样子——所有这些学院的教授和讲师也只带了一顶,明显只是用于演示用,接下来不出意外,他们就应该是露宿在这个地方。

  蒙白抽了抽鼻子,下意识的扯了扯自己的斗篷,寒冷的空气让他的鼻子有点不舒服,这黑色斗篷在晚上应该就是当被子使用了。

  就在这时,止戈系那名看不出年龄的黑发男子却是突然冷喝道:“止戈系的新生,到我这里集合。”

  林夕和李开云互望了一眼,都是不明所以的和其他止戈系的新生一起聚往黑发男子的身前。

  “真是秦疯子。”其余几名学院教授之中,就顿时有人低声叫骂道。

  “哈哈”,冷峻的黑发男子却是大笑了起来,笑得无比的狂傲,似乎这才是他的本态。他在充满寒意的季风中转身,身后的黑发在风中不羁的飘舞:“走吧,止戈系的儿郎们,我们继续上路。”

  夏副院长看着黑发男子的这副姿态,微微一笑,没有出声。

  “还要继续赶路?”止戈系的新生心都凉了,只觉得自己的双腿瞬间变得更疼了。而其余各系的新生大多都在心中觉得庆幸。唯有那一名出身宇化家的金发瘦弱少年喃喃自语,“勇气和忠贞,伤痕和磨砺,才能铸就最耀眼的荣光。”

  他的话顿时引起了身旁一群灵祭系少年的暗中咒骂:“有毛病,不想歇息你跟着那群止戈系的人去走好了。”

  “这算是修行开始了么?”唯有双脚已经酸疼不堪的林夕,却是反而有些新奇和期待。

  “林夕,给你。”蒙白突然跑了上来,飞快的塞给了林夕一包东西。

  “什么?”林夕一愣,蒙白还没来得及回答是什么东西,就已经被黑发男子和那名叫王亦客的中年讲师等人看到了。

  黑发男子看了蒙白和王亦客一眼,哈哈一笑:“小胖子,是吃的东西吧?看来你倒是不会饿着…有些人要走好运了。”

  蒙白吓得腿脚都哆嗦了,就在这个时候,王亦客严肃的声音响了起来:“行军懂得随时准备口粮,并支援伙伴,加半个学分。”

  “….”蒙白顿时傻掉。

  虽然他还不知道所说的“学分”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任何人都感觉得出来,得到学分是有好处的…他的确是走了好运,只是他原本哪里是随时准备行军口粮,他只是贪嘴,私藏了不少好吃的东西带在了身上而已。

  ……

  黑发男子走在最前,身穿纯黑色,下摆和袖口都绣着金边的长袍的夏言冰跟在他身侧,两人的身后跟着林夕等一群止戈系的新生。

  现在很明显了,夏言冰也是止戈系的讲师。

  “吃饱才会有力气,这是最根本的道理。”

  “肚子饿的时间一长,不仅会影响人的体力,还会影响一个人的思维、反应,甚至让人做出莫名奇妙的错误判断。从今天开始,你们都绝对不能忘记这点。”

  一边顶着寒意很浓的季风不紧不慢的在前面走着,黑发男子一边告诫着这群止戈系的新生。

  突然他说了一句让林夕等人都为之绝倒的话:“夏言冰,我有点累了,接下来你来和他们说吧。”

  既然累了,还要拉着他们赶路,而且还要说出来,这名秦教授,还真是有点…疯。

  “在十分疲惫的情况下,和同伴说说话,可以分散一些注意力,让自己走出更远的路。同样,在受伤较重的情况下,保持平静,说话分散注意力,也能多几分活命的机会。”夏言冰容颜俊逸,额头开阔,头发清清爽爽的用一根青色布带扎在脑后,神态也比较随和,他给林夕等人的压力,并不像黑发男子那么大。

  “我知道你们之中很多人对青鸾学院和我们止戈系并没有多少了解,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先问我。”

  而他接下来的这句话,顿时让包括林夕和李开云在内的所有止戈系新生彻底兴奋了起来。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林夕深吸了一口气,第一个出声,问出了一直想问,但是没有机会问的问题:“张院长还在么?…我们进入学院,可以见得到张院长么?”

  夏言冰的眉头猛的一跳,没有回头的黑发男子的眉头也是猛的一跳。

  “没有人知道张院长现在的下落。”而后,夏言冰神色凝然的看着林夕道:...

  “在十六年前的某个清晨,他离开了青鸾学院,云游天下。”

  这也是除了林夕之外,其余所有止戈系的新生第一次听到传说中的那一个中年大叔的具体下落,所有人的身体都是微微的一震。“他不在青鸾学院…”林夕满心失落,一时失望至有些说不出话来。

  …….

  “老朋友,你在哪里?杏花村的杏花又开了,你也不回来看看?”林夕所不知的是,就在此时,在其余各系的新生驻扎之地,如今在整个云秦帝国都受人景仰的那名独臂老人,正盘坐在一张毯子上,静静的看着黑袍中年讲师王亦客讲解如何拆解和快速组装那顶黑色的行军帐篷,他的目光投向远方,心中却是满怀惆怅的在叹息着。

  “他云游了十六年,连学院都不知道他现在的下落?他为什么不回来看看?”林夕所在的这一列行军的队列之中,一名对“张院长”明显也是崇拜至极的圆脸少年有些失神的问道。

  “这真是一个蠢问题。”一名同样对“张院长”崇拜至极的魁梧短发“边蛮”有些恼火的道:“像他这样的人物,谁又能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或许这么多年,他一直在为云秦帝国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或许深入在敌境之中,只是我们根本无法知道而已。”

  这名看上去十分健壮的“边蛮”少年的这句话明显有着盲目崇拜和相对贬低学院其他人的意思,但是夏言冰听到却是没有生气,反而淡淡的点了点头,道:“这的确是个蠢问题,像张院长这样的人物,做什么事情,一定有他的理由,我们也根本猜测不来…下一个问题。”

  “什么是学分?”一名看上去怯怯的瘦弱少年鼓足了勇气问道。

  夏言冰点了点头,道:“我们各系都有很多课目,很多试炼,完成其中的一些课目和试炼,或是做了一些值得表彰的事,就会有学分的奖励,学分的多少,按照难易程度和贡献程度来计。累积一定程度的学分,可以进阶下一阶段的课程,同时也可以用于兑换学院的实物奖励,比如修炼所需的药物、战斗所需的甲衣、兵刃。”

  ***

  (收藏和红票还没到,但是大家书评发得太给力了,加更先来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