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七章 以杀止杀,方能止戈

第十七章 以杀止杀,方能止戈

  更新时间:2012-05-12

  “我们止戈系有些什么样的课目?”

  “无非是一些杀人和防止被杀的技巧,到了学院之后,你们自然就会慢慢了解。”

  “我们为什么叫止戈系?”

  “以杀止杀,才能阻止动戈。”

  提问和答问继续,有人觉得夏言冰对于课目的解释有些太过沉重,问了一个相对轻松的问题,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夏言冰的回答却是更加的森冷。

  “这是院长说的话,也是我们青鸾学院恪守的道理。”看着有些明显无法承受的少年,夏言冰补充道:“我们青鸾学院还会教给你们许多外界并非能认同的道理,你们也可以不听,我们学院只铺就我们的路,你们愿意怎么走,或是走不走这条路,都是你们的自由。”

  林夕身旁的李开云脸上瞬间布满难言震惊的神色,他看着夜色中根本不回头的那名黑发男子和坚定如石的夏言冰:“学院都不管我们认同不认同学院的道理?”

  夜色中行走的夏言冰脸上没有什么讥诮,但是语气却是不留情面:“这也是个蠢问题,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学院给你打了一柄刀,告诉你不能杀什么人,要杀什么人,但是你拿着这柄刀走出了学院,你想要杀什么人,你的心里有什么样的改变,学院又还怎么能管得着?”

  “但事情总有对错,如果学院出去的学生做错了,难道学院就不出手惩治么?”一个书呆子模样的新生十分激动,大声的辩驳道。

  夏言冰看了一眼这名新生,依旧平静的答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一种是实力强大到可以规定对错的人可以说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一种是对错由后来人评说。”

  这名书呆子模样的新生躁红了脸,还要出声,正在这时,一直没有出声的林夕却是突然说道:“夏老师的意思,应该是说,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杆称,对错本身就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心中。”

  夏言冰没有说话,却是惊讶和嘉许的看了一眼林夕,就连那名黑发男子都是忍不住回头看了林夕一眼。

  林夕这个时候心中已经平静了下来,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他自然不像这个世界的人那么迂腐,学院这种本身接近他那个世界规则的道理,自然显得浅显而容易接受。

  “一门普通的课程,大约能得到几个学分,能换取什么样的东西?”将身上柔软而温暖的黑色斗篷略微裹紧了一些之后,林夕先问了一个很实在的问题。

  “一门普通的课程,通过的话,在两到三个学分,可以换取的东西,价值大概在一百两黄金左右。”夏言冰一边不停的走着,一边回答林夕:“但学院里这价值一百两黄金左右的东西,和你们身上的这斗篷一样,只是大致的成本,而且在外面通过正常途径也是难以购买到的。”

  顿时一片哗然。

  就算对于金勺少年来说,一百两黄金也不是什么小数目,而且听夏言冰的言外之意,这两到三个学分能够换取到的东西,很有可能都是学院独有,那外面要想买到这样的东西,就不是几倍的价钱了。

  “原来这一个学分这么值钱,怪不得这秦教授说蒙白是走大运了。”想到之前大学八十块钱的一个学分,林夕顿时忍不住有些苦笑。

  苦笑了一下之后,林夕又马上接着问道:“我们一开始测试的资质,到底是什么资质?”

  很多新生顿时都暗中撇了撇嘴,林夕的这个问题在他们看来当然也是个蠢问题,但是夏言冰却似看出了林夕心中有关这个问题的所有疑惑,非但没有直接说这是个蠢问题,反而很耐心的解释道:“我们修炼的力量,叫做魂力。魂力越强,对敌自然更加厉害。而有些人天生修炼魂力快,有些人修炼魂力慢,同样吃一样的灵药,有些人的魂力也会增长得多,而有些人的魂力也增长的少。测魂石,可以让我们测出修炼魂力的天资。”

  林夕微微沉默片刻,接着问道:“一开始入试时,选兵刃又是什么缘故?”

  夏言冰缓声道:“经过我们学院数十年的测试和统计得到的结果,在那种气氛的压制下,考生直觉挑选的兵刃,不仅可以看出他一定的性情,而且那时挑选的兵刃,往往就是最适合他修炼的兵刃,可以预示出某些天赋。”

  “这样简单的入试,竟然是涵盖了心理学和庞大的数学统计等诸多方面?”林夕心中微惊,知道自己还是小看了学院。

  “那修炼魂力的方法是学院独有么?”

  “当然不是。修炼的方法都是大同小异,所不同的是,学院的一些手段和传统,会使得进入学院的人修炼速度和运用技巧、战斗方面远超其余地方的人,使之成为帝国之中出类拔萃的人物。”

  “哪里都能锻刀锻剑,但我们学院锻造出来的刀和剑却更快。”夏言冰从一开始就很欣赏林夕,而且在他的眼中,林夕就是一名来自边陲小镇,什么都不懂的土包少年,所以面对这些同样很蠢的问题,他回答得十分温和,甚至生怕还不够清晰明了,又补充了这一句。

  林夕是不顾别人的眼光,连连发问,使得场面一时变成了他和夏言冰的问答,但是有些心高气傲,觉得他的问题很白痴的新生却是受不了了。

  “我们青鸾学院到底有些什么样的传统?这些传统,都是张院长留下来的么?”那名因为马车和林夕争路,结果和林夕结怨,恰好也进了止戈系的稚嫩金衫少年裘路就狠狠的瞪了林夕一眼,抢着出声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夏言冰的嘴角却是有了一点微微的笑意,他看着远处登天山脉的方向缓缓的说道:“张院长的确在我们青鸾学院留下了很多特别的传统,有些是规矩,有些是习惯,你们到了学院之后,就自然会慢慢知道。”

  “这些传统,学院的老师们都能明白是什么用意么?比如为什么要叫系,要叫讲师和教授?”林夕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抢在了裘路的前面,让裘路又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这些张院长定下的名字我们的确也不知道是什么用意,但和他定下的‘止戈’一样,都应该有特别的含义,只是他没有告诉我们而已。”夏言冰看了林夕一眼,声音突然肃然了起来:“说到传统,张院长有留下两句话,敬畏可以令人约束,传统可以树立信仰。我们青鸾学院最重要的传统,便是每年入学的所有新生,都要在入学的第一天,接受张院长的训诫。”

  林夕愕然:“不是说张院长不在学院么?”

  夏言冰点了点头:“张院长是不在院内,但是他在离开青鸾学院之前,留下了一块碑,他将想要对你们说的训诫留在了碑上。并交待每年入学新生接受训诫,是青鸾学院最重要的传统。”

  “碑上…碑上有说什么?”裘路抢在了林夕前面出声,但是出声之后,他还没来得及想到要问什么,情急之下,说出了这样一句。

  很多新生顿时都撇了撇嘴,面露鄙夷神色,张院长的训诫,又岂能先由讲...

  师说出口?

  夏言冰摇了摇头:“不知道,张院长留下的训诫是一些符纹,学院至今没有教授能参悟出其中含义。”

  “看不懂的符纹?”林夕的眉头顿时拧了起来,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学院教授都弄不明白张院长是什么意思,我们又怎么能猜得出来。”

  夏言冰的答案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引起了一片小声的嘀咕。

  ……

  一行身穿昂贵黑色斗篷的人在无边的夜色和枯草秋原之中无声的行走着,提问和答问还在继续。

  “老师,为什么别的系都不用走,而我们还要接着走?不是说吃饱了才有力气么,什么时候吃东西?什么时候停下来休息啊?”但因为渐渐熟稔和觉得夏言冰不难说话的关系,所以这问题也开始问得有些惫懒和调皮起来。

  “夏言冰,不要对他们太好哦,边军的一句老话,温柔的鞭子不可能让马跑得更快。”一直没怎么出声的黑发男子,听到这样的问题时,却是懒洋洋的说了一句。

  夏言冰点了点头,反问道:“你们知道为什么大半考生都想进入止戈系么?”

  李开云第一个出声道:“因为止戈系是最接近荣耀的地方。”

  “未必每个人都是像你这么想的。”夏言冰看着这个身材不高,却是壮怀激越的少年,摇了摇头,道:“止戈系未必是最接近荣耀的地方,但一般而言,却是最接近真实的死亡的地方。”

  “别系出来的人也会上战场,也会面临各种危险,但是我们止戈系,本身就是为了领兵、作战、刺杀而存在,相对于其它系,你们之中将来绝大多数人,面临生死危险的几率更大,你们的敌人里面,也会有受过厉害训练的对手。在这样的对手面前,谁能活下来,完全取决于谁平时付出更多,谁更优秀。”

  “如果说整个帝国是一张弓的话,那我们止戈系出来的人,就是这张弓射出的箭矢,最具杀伤力,然而也最容易折断,所以你们要尽可能变得更硬一些…**越是疲惫,就越是能磨砺一个人的意志力。这本来就是修炼魂力的一种手段。”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