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九章 他到底留下了什么

第十九章 他到底留下了什么

  更新时间:2012-05-13

  晨曦中,一列披着黑色斗篷的队伍在一片苍茫的空旷冻土平原之中行进,天空之中飘着些许的雪花,倒也是别有意境。

  登天山脉高大的轮廓在整整三天的艰难跋涉之后,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真实面目,青鸾学院的所在终于在望了。

  青鸾学院那种淡绿色药膏的功效是现代的任何药膏都无法媲美,每个夜晚的熟睡过后,双脚的肿痛就会全消,就连脚底的伤处都会结痂脱落,恢复如初。

  也正是有这种散发着青草味道的药膏的帮助,林夕和所有这些止戈系的新生才能坚持下来。

  这三天的艰难跋涉下来,这四十一名止戈系新生的脸蛋都是瘦削了一圈,但是人却是精神了不少,每个人的饭量也都大了许多。

  一开始绝大多数新生每顿都只能吃下巴掌大小一块肉排,但现在即便是胃口最小的,一顿也差不多能吃下两块这样的肉排。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狂放不羁但外表冷峻的黑发男子在那天晚上之后的每次捕猎,都没有再猎杀羚羊,带回来的都是一种体型更加庞大的长角麋鹿。

  这种麋鹿的油脂更加肥美,烤起来的香气更浓郁,这使得一行人北海水獭皮毛制成的黑色斗篷之中都缭绕着一股肉香。

  “那个中年大叔,到底在青鸾学院留下了什么东西?”

  林夕走在队伍的中列,遥遥的看着冰冷而神秘的登天山脉,半山之上有雪花在飘舞,云雾在缭绕,遥远而不可及。

  虽然他早已经接纳了自己新的身份,而且很安于这个世界,但是一种说不清的情绪,或许是他和赶车老人所说的那一缕得不到排解的寂寞和不被理解,却使得那名传说中的中年大叔,成了他一定要进入青鸾学院的真正原因。

  而且,或许这名中年大叔能够给他有关很多疑问的解答。

  ……

  一条只容两三人并排行走的石径出现在山脚下,带着浅浅的白雪蜿蜒而上,不到半山,白雪便变成坚硬的冰层和细碎的冰棱。

  黑发男子首先踏上了这条石径,十分的轻松,和平时散布好像根本没有区别。

  他狂放的一笑,威胁似的扫过林夕等所有人:“看着点脚下,沿着这条路,翻过这个山头就到了,今天太阳落山前,爬都要给我爬到,爬不到的,就在这条道上过夜吧。”

  然而所有人在踏上这条石径,抬头往上看时,却根本看不到他所说的山头顶端。

  这登天山脉实在是太高了,百级台阶过后,每上一步都要消耗大量的体力,到后来除了夏言冰和黑发男子之外,其余每个止戈系的新生都真的是手脚并用,即便如此,每往上一段,还必须停下来大口的喘息。

  一大片茂密的巨大雪松林突然展现在狭窄的冰雪石径尽头,就好像又穿过了一个世界一般,所有气喘如牛的新生在穿过这片遮天蔽日的巨大雪松林之后沉默无语。

  面前平坦的山坡对面矗立着数十个山头,上面都耸立着一片片连绵的巍峨宫殿,一扇扇窗户在阳光下闪耀。

  尤其是最靠近他们的一个山头上,一座座连接在一起的宫殿都伸出了山头外,好像直接耸立在他们头顶的上空。

  青玉般的墙壁和金黄色的琉璃瓦的反光,让这些新生都有些睁不开眼。

  林夕也是说不出话来,现代人的想象力和眼前的景象相比,还是太过匮乏了,光是最近这个山头的巍峨殿宇群,都超过了魔戒之中的那刚铎城的景象。

  “为什么这里面是春暖花开,而不是一片冰封地冻的世界?”有人呆呆的问道。

  “这也是个蠢问题。”黑发男子点了点视线的尽头,不屑解释。

  视线的尽头是一条横亘着的,更加高耸入云的山脉,就像一条巨大的城墙。这处地方和四季平原一样,也是山脉之中的一块盆地,北部吹来的寒流,被那条横亘着的巨大山峦阻挡,产生的扰流使得寒风彻底从这块高山盆地的上方滑过。

  那一座座高大数百米的山头,在这条巨大的山脉之中,也只能算是盆地中的一个个突起。

  “继续爬吧!”

  黑发男子和夏言冰率领这些已经都累得迈不开脚步的止戈系新生们登上距离他们最近,也是相对最为低矮的山头,终于到达了一扇巨大的黑漆木门前。

  “没有人滚下去吧?”

  黑发男子举起拳头,在大笑声中,朝着巨大的黑漆木门猛砸了一记。

  “秦疯子….”

  随着一声低声的咒骂,大门顿时洞开,一名和黑发男子一样,穿着一件胸口和袖口上都绣着银星标记的黑色教授长袍的马脸高个妇人站在大门前。她的脸孔板得厉害,给所有人的第一感觉是这个妇人十分严厉,不好说话。

  “李教授,好久不见,我们要不要先去打一架?”黑发男子对着这名外表严厉的高个马脸妇人哈哈一笑道。

  高个马脸妇人狠狠的瞪了黑发男子一眼,根本不理会,轻而易举的将足有半米厚的大门拉得洞开,同时严厉的对林夕等所有已经疲惫得随时要倒下的止戈系新生道:“不要浪费东西,否则你们会有落在我手上的时候。”

  所有新生都不明白这名马脸妇人教授说不要浪费东西是什么意思,但只是穿过了这个深邃的门厅,所有人就顿时目瞪口呆。

  一个小型的碎鹅卵石广场上摆着二十几张宽大的木桌,每一个木桌上都摆满了吃的。

  烤麋鹿肉排、烤雉鸡、烤獐肉、米饭、糕点、各色菜蔬、还有形形色色,很多甚至连金勺少年都没有见过的块茎和水果。

  “现在你们可以随意了,只要你们吃得下…”黑发男子很有深意的看了这群呆住了的止戈系新生一眼,说道。

  “啊!”

  一名名止戈系新生顿时如同出炉的猛虎一样,扑向了这些堆满食物的桌子。

  说实话,这名黑发男子在这一路上除了逼着他们赶路的时间太长之外,也没有让他们饿着,但是连续几天不加任何调味的烤肉也仅仅只能填饱肚子而已,尤其是这木桌上的东西每样看上去都是十分的可口。

  每个人都拿了一堆东西,放开肚子大嚼起来。

  “这算是欢迎宴会么?不等其他系的人,会不会有问题?”有人疑虑的问道。

  “算是吧。”正直接抓着一头烤全羊在大啃的黑发男子随口道:“我们止戈系每年都是这样,你说会不会有问题?放心吃你们的吧,反正你们也吃不完,就算吃完了,那个李教授也会准备的。”

  “其他系的人也会赶到这里么?我们就住在这里么?不是说接下来有最重要的传统,要接受院长留下来的训诫么…什么时候接受张院长留下来的训诫?”有人又忍不住问道。

  “不急,那是要到明天正午,你们就住在那片地方。”黑发男子随手一点,所有新生不由自...

  主的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发现是一栋至少有七层的角楼模样的殿宇,看位置已经是在这个山头的悬崖边上。

  “怎么没有其他师兄师姐?”

  “所有的新生都会住在这个山头,各系的师兄师姐都在别的山头,平时你们有见面的机会。至于一年过后你们住什么山头,接下来你们会明白的。”

  “是要等其余系的人全部赶到之后,才去接受院长的训诫么?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接下来就是吃饭,睡觉,等着他们到,你们有比他们多出一天的休息时间。”黑发男子白了一眼所有这些新生,“不然你们怎么会明白多付出总会多有回报这个道理?”

  “秦教授…你真是太好了!”新生们先是一呆,随后发出了欢喜雀跃至极的尖叫声。

  “是么?”在欢呼声和赞美声中的黑发男子却是低头,专心致志的啃着手里的烤羊,心中自嘲的一笑:“只希望你们这群人之中,将来少出几个让我失望的人就好了。”

  “其他讲师也要到明天才会过来,所以你们只能在这个院落里面休息,等明日其他系的人赶到,接受院长的训诫之后,便会有讲师帮你们安排接下来的起居和课目。”夏言冰严肃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所有的人不准离开这个院落,否则直接罚出青鸾学院。”

  没有人在意这一条是否太过严苛,这个堆满吃的东西的院落比起前几日的艰难跋涉已经是天堂,而且这批止戈系的新生也实在已经是太过劳累了,一个个吃饱喝足之后,就连唯一觉得不能马上见到那名中年大叔遗留下来的东西而心中微微遗憾的林夕也马上卷着厚而柔软的斗篷进入了梦乡,睡得人事不省。

  第二天,当止戈系第一名新生醒来时,阳光已经十分耀眼。

  那名疯子一样的黑发男子,就像一根标枪一样,站在一栋悬崖边的殿宇顶端,眺望着远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上去的。

  登天山脉脚下的冰原之中,一大群身披黑色斗篷的人,已经像一群黑蚂蚁一般,接近了山脚。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