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一章 那一个白痴的中年大叔

第二十一章 那一个白痴的中年大叔

  更新时间:2012-05-14

  “这个轮盘,是可以一点点推动的?”

  林夕想不明白,抱着难言的情绪,他往下看去。

  石碑上他所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文字十分轻松:“想必你现在也已经知道这个世界有关魂力修炼划分的等级了吧?那么,如果你也和我一样,感觉自己脑子里有这样一个轮盘的话,那你修到大魂师级别的话,就会明白我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还有,到了国士级别,你又会发现不一样的地方的…”

  “还有,你的修炼天资是不是不行?是不是和我一样,也是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修炼起来,的确是有点点慢的,不过我告诉你,二也有二的好处,修为等级没那么厉害,可以比较低调,在这个世界上,低调点也好,因为修为就算再高,魂力也是会消耗的,一支千军万马的队伍,也同样能将你淹死,就算到了国士级别,连砍一百幅重甲,也可以耗光你的魂力了。这个世上的强者还是很多的。而且可能是也因为相当于融合了两个灵魂的关系,所以我们能够积蓄的魂力,也是相当于正常人的一倍,这具体有什么好处,就算你现在不明白,既然你已经进入青鸾学院,应该也很快就会明白了…”

  “没见面过的老乡,还要和你说些什么呢?….除了没有人能理解我们那个时代的东西之外,这的确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世界,对了,我到这青鸾学院来,也不是偶然…我偷偷进过皇城,看过一些外面看不到的记载,这个世界的修炼方法,有关古魔和古仙的传说…怎么说呢?我想对于我们这种人应该比较容易理解,可以理解成,很多年之前,有一群叫古仙的外星人,来到了这个‘地球’,然后又来了一堆叫‘古魔’的外星人,最终就是这两堆外星人发生了大战,而这里的普通人从中得到了一些修炼方法,随后古魔和古仙消亡,这些修炼方法就流传了下来…我来这之前,青鸾学院就已经存在着,而且这青鸾学院,据说是有关青鸾宫的传承,这青鸾宫,就是当年古魔古仙时代,普通人的建立的宗门之一。现在青鸾宫和当时的几个宗门,已经没有人知道具体在哪里了,但是还极有可能在这个世上某处人迹难至的地方存在着,我到这青鸾学院,原本就是想找出青鸾宫的下落…我要找躲藏在这个世界某个角落的青鸾宫的理由也很简单,既然来了这个世界,又有了在我们那个世界没有的能力,那我就要将这个世界最瑰丽,最壮阔,最玄妙的地方都看一眼,而且青鸾宫应该有更厉害的修炼方法,说不定可以让我变得更厉害,甚至可以让我接触更深层次的东西,弄清楚这到底是在什么时空也不一定…后来我找了很久的线索,这记载中的青鸾宫,很有可能就在登天山脉往北的冰雪神域之中,这片冰原到底有多大,谁也不知道…没见面过的老乡,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看到我说的这些,如果时间超过百八十年了,那我可能已经老死在这个世上了吧,如果时间没有超过百八十年,那我要么就是出了什么意外,要么还在登天山脉后面冰雪神域的某个地方活着,或者已经在传说中的青鸾宫里也不一定,这样的话,我们说不定还有见面聊一聊的机会….”

  “最后说些什么呢?还是不说了,有机会能够见面再说吧…要是这个世界好玩的东西,全部被我说完了,那你这个没见过面的老乡,还真是会少不少的乐趣呢……”

  林夕安静的看着这块石碑,就像是看着一个物理教师模样的中年大叔在喃喃自语,他还想再听这名中年大叔再唠叨下去,然而这块石碑上的熟悉文字,却是随着这名中年大叔的这一句和一连串的省略号戛然而止,再无多余痕迹。

  “你这个白痴…明知道要找一个完全听得懂的老乡这么难,你就不能说多一点,说得再清楚一点么!”

  林夕突然歇斯底里般的冲着这块石碑破口大骂了起来,骂得十分委屈,骂得酣畅淋漓,而他的眼中,肆意的泪水却是滚滚而落。

  所有的人全部呆住,全部转过头看着林夕,他分明是冲着这块石碑,在骂张院长…这个世上,竟然有人敢骂张院长….

  然而林夕却是肆无顾忌,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就发现了他能够回到十停,也就是十分钟之前的特殊能力,只要他在脑海之中想着推动那团轮盘一样的青光,他就能回到十分钟之前,虽然一天只能用一次,但这也让他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的确是打任何赌都没有输过。("  )

  当日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看上去比他还要小两三岁的严肃而又认真的少女不停的盘问他时,他便觉得那少女十分不凡,后来又见到风调雨顺牌楼上的那个鸟巢掉落,他便动用了这样的能力,试了那少女一下,结果那少女似乎比赶车老人还要厉害,他都被看清少女的出手,头上便被敲了个大包。

  这让那个他回到一开始被少女逼问之前后,便只敢老老实实,就像学生面对严厉的老师一般,这也使得他这个旅者明白,这个世上,真是有高手的。

  然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手创造了青鸾学院的荣耀,五十年来最耀眼的风云人物,那名带着一条狗一样的麒麟和一只鸭一样的鸳鸯的中年大叔,竟然是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地方,他也知道什么叫做电视机,什么叫做电脑,什么叫做上网…而且这个中年大叔,他还要卖弄关子,居然也不多说一些。

  “林夕,你…”

  就在众多讲师和教授变色出声之时,林夕再次肆意的骂了一声白痴,然后喊了声:“回去。”

  他脑海之中,中年大叔所说的“轮盘”一样的青光,转动了一圈,然后沉寂在他的脑海之中。

  他身周的场景,倒退到了十分钟之前。

  他和所有青鸾学院的新生们一起,走在木制步道上,穿过一片丛林,穿过黄色山石筑成的巨大钟楼,朝着气势巍峨的三色琉璃园殿走去。

  ……

  林夕再次站在了这个巍峨磅礴至极的圆殿之中,站在了这名中年大叔留下的文字前。

  他依旧无法完全控制挟带着整整一个世界而来的情绪,但是这次他没有表露出来,只是看着那些无比熟悉的文字,在心中默默的想到,这名中年大叔将这青鸾学院的各院硬生生的叫成系,也恐怕并非是自己的一时喜好和玩笑,而是为了要留下更多他来过这个世界的痕迹。他在十六年前的某个清晨离开了青鸾学院,那按这块碑文上所说,这个和他来自同一个地方,让他瞬间觉得不再孤单和迷失自己的中年大叔,还有可能活着。

  此刻,他是徜徉在某处冰天雪地之中么?

  “既然来了,那就好好的看看这个不同的世界,好好的活着。”林夕的目光再次停留在这名中年大叔留下的碑文上,他知道,在这个世上,恐怕没有人比他能更明白这名中年大叔的内心世界。“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好...

  好的看看你的这个青鸾学院。”一遍遍看着这个中年大叔留下的话,他的心境由难言的颤动慢慢变得更为平和。

  庄严肃穆的气氛之中,黑袍独眼龙讲师结束了青鸾学院接受院长训诫的传统,冷声喝道:“随我宣誓!我将不负学院赐予的荣光,我将不负伙伴的信任,哪怕付出生命来守护!”

  “我将不负学院赐予的荣光,我将不负伙伴的信任,哪怕付出生命来守护!”所有的新生都大声的重复了这句话。

  而后,所有的讲师和教授便带着所有的新生退出了这间巍峨的圆殿。

  “止戈系的新生随我来。”

  “文治系的新生随我来。”

  “御药系的新生随我来。”

  “…..”

  其余所有讲师和教授,包括夏副院长和黑发男子、夏言冰等人全部离开了,只有六名和夏言冰一样身穿黑袍的讲师留了下来,走下了木制步道,在一片空地大声喝道。

  让止戈系的新生有些心里发毛的是,喊着让他们集合的,正是那名相貌凶恶的黑袍独眼龙讲师,不过他们当然不敢怠慢,还是都马上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六个系的新生被分别带往六栋不同的殿宇,御药系和灵祭系的新生被带往两个地势略微低矮的毗陵山谷,天工、内相、止戈和文治,分别被带往悬崖边上的四栋殿宇。

  止戈系的那栋七层角楼状青色殿宇在最外沿,走近了看,十分吓人,半截底座都是直接悬空在悬崖外面。

  这座殿宇的大门都是青铜铸造而成的,上面铸满了小剑和箭矢的图案,大门的左右两侧摆放着两个战鼓状的摆设,战鼓上面趴着两头麒麟。大门的正中有一个磨得发亮的铜环。

  所有止戈系新生的眼睛再次瞪大了,这座角楼状青色殿宇看上去并不十分庞大,但是内里却是要比他们所有人想象的复杂得多——那名黑袍独眼讲师拉动了那大门正中的铜环,这扇沉重的大门在一阵当当的机括转动声中快速升起。

  一段同样铸满了小剑和箭矢图案的青铜楼梯在空中呼呼的横扫过来,在他们的面前停下。

  这段青铜楼梯通向了殿宇一层的一条回廊,这座青色殿宇的中心全部是空的,一条条的锁链将一段段青铜楼梯悬挂在空中,四周都是一条条的回廊和房间,但是这些回廊和房间也是不规则的,这使得这殿宇内部的空间极其的复杂,被切割得如同一个巨大迷宫。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