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三章 不是人呆的地方

第二十三章 不是人呆的地方

  更新时间:2012-05-15

  “是御药和天工系的人,他们平时主修的课程比较闷,所以去这些山谷的动作反而比较快。("  )”

  木青讲师立于窗口,微微的一笑。

  她的面目十分普通,但是所有这些学院的黑袍讲师似乎都有一股桀骜不驯的脱俗气息,她此时说话之时,一阵微风吹动她身上的黑袍,使得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长在悬崖边的一株黑色蔷薇。

  “好了,所有男生退出去吧,你们到了自己的房里,有的是时间看这些。”

  等到林夕等所有男生退出这个房间之后,她看了一眼五名止戈系女生中最为高挑的花寂月,“看起来你的性情最为直爽,这间房间就给你,你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快吧?”

  花寂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

  “这是房间的钥匙。”木青从袖子里取出了一个当当作响的铁圈,上面挂着许多青铜钥匙,每把钥匙都是一片三寸来长的狭长青铜片,但是上面的纹饰都不一样,她给花寂月的钥匙上是猫头鹰状的纹饰,而其余的几名女生分别是苍鹰、藤蔓、百灵鸟、荆棘纹饰。

  “公平起见,你们现在就可以回自己的房间,或者跟我去看看男生的房间。”

  “不看白不看,当然要去了。”

  …..

  又拉动了这条回廊上的一个铜环之后,一条横空而来的铜梯连通到了三层的一角。

  所有三层的房间都没有上锁,木青随手推开了一间,这次之前因为矜持而被挤在外面的新生第一时间涌入了这间房间。

  这一排房间也同样位于悬崖边,从打开的窗口望出去的景物几乎完全相同,但是里面的景象却是截然不同,地面和墙壁,甚至床榻都是结实而厚重的青色山石。

  这些青色山石上大多有一些纵横交错的刻痕,只有床垫和被褥是用厚厚的兽皮鞣质而成,看上去比较柔软一些。

  “你冲得最急,最没有耐心,因为接下来你们每个人都会分到一间,根本不用这么着急的,所以这间房间归你了。”

  裘路兴奋的神情顿时僵在了脸上,因为他是第一个冲进这个房间的。因为争抢得欢,所以这个房间自然就会变得更加凌乱一点。

  “这每一间房间的最大意义,不在这些房间的本身,而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人。”

  木青将一片雕刻着猫头鹰纹饰的钥匙交给有些哭丧脸的裘路,平淡的说道:“就以这间房间为例,就走出过一名上卿大将、两名省督。”

  “轰!”

  又是一片哗然。

  裘路的眼睛也亮了,兴奋道:“可能今后又会走出一名上卿大将。”

  “白痴!”有人小声鄙视道。

  “谁说的,站出来!”裘路气得满脸通红,但是没有发现是谁说的。

  “好了,每个人一片钥匙,然后去找各自的房间,房门上都有和钥匙相对应的花纹。”

  “夏老师,那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要是你们没有从来的路上学到要藏些吃的,肚子饿的话,可以探索一下这间止戈新生殿,其中有间房间里面会有些吃的…不然的话,就在房间里面呆着,到明天上课时,我自然会带你们过去,不过,你们要记住青鸾学院的第一条守则。”木青平和的说道:“否则作为初犯,我会扣除你们一个学分。”

  “这一条守则可是有点古怪,为什么?”有名金勺少年撇了撇嘴道。

  “这个问题你可以问明天给你们讲课的司徒老师,他的回答必定比我更让你们记忆深刻。女生们,可以走了…还有,从现在开始,进入其他人房间的,便扣除一个学分。”木青拢了拢自己的头发,笑了笑,让除了裘路之外所有的新生走出这间房间,然后带着五名止戈系的女生转身离开。

  林夕看了看分到手里的钥匙,准备寻找自己的那一间房间,他钥匙上的花纹是一面黑色的旗帜,就像一片乌云在横卷,但一抬头,却是看到李开云脸色煞白,双腿都在打颤。

  “怎么了?”林夕奇怪的问道。

  李开云的双手抚着胸口,好像受了很大惊吓的样子,在林夕的耳边说:“你注意到了没有,木老师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她的脚都好像不着地的...”

  林夕愣了愣,转头看去,身材瘦高的木青此刻正走在悬空的青铜楼梯上,宽大的学院黑袍使得他看不到木青的双脚,但是的确好像一点轻微的脚步声都没有。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又转头看着李开云,因为他很清楚李开云肯定有别的话要说,否则光是这点根本不会让李开云这名充满热血和忠贞的少年这副样子。

  李开云终于喘匀了气,脸上却是依旧煞白:“她的袍子里非常吓人…我刚刚看到还有有蛇头一样的东西探出来。”

  林夕大吃了一惊。“蛇头一样的东西?”

  “是的,足有这么大,而且我确定是活的,因为一下缩回去了。”李开云握着拳头比划了一下,示意至少他看到的“蛇头”足有一个拳头大小。

  突然李开云说不出话来了,他的脸色变得更白。

  因为就在这个时候,悬空青铜楼梯上的木青突然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似乎还冲着他和林夕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嘎吱”

  将那五名止戈系的女生送到第五层上后,她随手推开了一面墙壁,然后走了进去,就不知道走到这间迷宫一样的殿宇里面的何处去了。

  “林夕,你说她是不是听到我们的说话了?怎么,你不怕么?”李开云奇怪的看着林夕,林夕的脸上根本没有什么害怕的神色。

  林夕笑了笑,拍了拍李开云的肩膀:“怕什么,她是学院的讲师,同时还是镇守我们这新生殿的人,她越是可怖,越没有人能伤得了我们。”

  李开云一怔:“你说的好像极有道理…那等下我们要不要探探这座新生殿?”

  林夕不假思索的摇头,“今后有的是时间,谁知道明天这青鸾学院第一天的课程,又有什么样的折腾。”

  “进入天选,但资质却只是二,秦教授,你也要抢他进止戈系,而且最终他还是真进了止戈系…这对于他来说,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呢?”在刚刚翻转的墙壁一头,身穿黑袍的木青凝立着不动,双耳微微颤动,喃喃自语道。

  ……

  林夕并不知道那一扇墙后的黑袍讲师还在考虑和自己前程有关的问题,开始拿着钥匙寻找属于自己的房间。

  沿着这条三层楼的回廊,一路都有人推开房门进去,所以林夕也不用花费力气去一一对房门上的花纹。

  一直走到这条回廊的倒数第二间房间,林夕才看到无人推开的房门上有着一...

  面就像在烈风之中翻卷的黑色旗帜。

  就在此时,一名背着长刀和弓箭的瘦高少年朝着他走了过来。

  止戈系原本背着长刀的“边蛮”一共有四名,但是最终将背着长刀走入青鸾学院的,却只有这一个,所以林夕很容易就记住了这名沉默寡言而倔强的少年的名字:唐可。

  “唐可,你就住在我隔壁?”

  林夕好奇的看着旁边房间房门上的图案,那是一副厚重的盔甲。

  唐可微微的一怔,金勺、边蛮和土包本身就有些格格不入,所以他也没有想到,进入了天选的林夕居然会主动和自己打起了招呼。“是的。”看了一眼林夕旁边房门上的盔甲图案之后,他有些局促的点了点头。

  林夕冲着他一笑:“唐可,我们能聊会天么,现在,或是等你放好了身上的东西。”

  唐可又是一怔,垂下了头,正好看到自己沾满尘土,已经磨破了的一双布鞋,“和我聊天…为什么?”

  “为什么?”林夕看着这个沉默寡言且局促的瘦高少年,倒是怔了怔,旋即他又轻笑了起来:“因为我欣赏你啊。”

  林夕的笑容十分纯真,语气也十分轻松,但是唐可却是没来由的浑身一僵:“我…我对龙阳之好没兴趣的。”

  “龙阳之好?”林夕看着神色古怪的唐可,好奇的问道:“是什么东西?”

  唐可脸上的神色更加的尴尬:“就是…就是玩屁股,我不喜欢那一套的。”

  林夕愣住,彻底的愣住,随后他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笑得弯下了腰,但是等他重新直起身子之后,却是认真而同情的看着唐可,点了点他背上的长刀和弓箭:“我说欣赏你,只是因为你就算坚持不住,也将这些东西硬生生的背到了这里,我想要和你聊聊天,也只是想听你说些边军的事,我自然也是不喜欢那一套的。”

  唐可黑瘦的脸顿时涨得通红,林夕揉了揉笑疼了的肚子,却是认真了起来:“我来自鹿林镇,赶车带我过来的刘伯也是老边军,他没有告诉我有关边军的事,但似乎每个人提及边军都如同洪水猛兽一样,连我方才那样的一句话,都让你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这边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边军…”唐可深吸了一口气,哪怕他看得出林夕的神色十分的真诚,但是他还是下意识的摸了摸背上的刀柄:“边军…是一个不是人呆的地方。”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