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五章 马车周围流淌的鲜血

第二十五章 马车周围流淌的鲜血

  更新时间:2012-05-15

  林夕讲的全是真话,十分坦诚,而唐可也是十分坦诚,换了别人,恐怕至少决计不会告诉林夕,千霞边军每天都有死伤。

  因为在外界流传的歌颂张院长的荣耀的歌词之中,坠星陵一役之后,南摩国五十年是秋毫无犯。

  当然这也不能说是假话,因为就是当年那一战,打得南摩国自己内乱灭了国,被权臣改换了王庭,成了大莽王朝。这十几年来,和龙蛇边军纠缠不息的,也已经不是当年强横的南摩国的天策重骑,而是变成了大莽王朝的鬼骑军。

  但具体有什么分别,每个脑袋正常的人自然都十分清楚。

  说起这些,多少有些揭短,对张院长不敬的意思。

  正是因为双方的坦诚,所以林夕和唐可相谈甚欢,然而唐可依旧无法理解,林可为什么想要翻过登天山脉,进入漫天冰雪的不毛之地去看看。

  林夕也没有办法告诉他和那名中年大叔都是来自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那块石碑上是他看得懂的简体文字,这样的话,唐可肯定会认为他在说胡到不能再胡的胡话。

  因为那几天艰难跋涉的教训,林夕和所有止戈系的新生都至少随身私藏了足够两天的口粮,加上本身没有贸然出去探秘的想法,所以在用闲聊打发了下午剩余的时间后,这在止戈新生殿的第一个夜晚,林夕在自己的房间安然入睡,相比鹿林镇更为静谧的房间,和从木格窗户之中透入的更为纯净的空气,让他睡得十分的香甜。

  ……

  远处,某一处无名的山坡上,停留着一架破旧的马车。

  两匹拉车的老马解了下来,栓在一片树林边上,正低头慢慢的咀嚼着地面上湿润的青草嫩芽,马车旁的一个火堆旁,赶着这一辆旧马车穿行了小半个云秦帝国,送林夕到了灵夏湖畔的刘姓老人正在专心致志的烤着一只剖开了的野兔。

  野兔已然烤得金黄,均匀的撒上了一层洁白如雪的盐粒之后,老人扯下了一条兔腿,细细的在口中咀嚼着,脸上露出了些暖洋洋的满意神色。

  蓦然之间,他的身体突然微微的蜷缩,更加佝偻了起来。

  有一丝杂音在密林之中穿行,一枝羽箭闪电般袭来,从他的头顶射过,狠狠扎入他后方的马车车身上,异常沉闷的“哚”的一声震响,厚实的车身竟然近乎被洞穿,只有一截尾羽在外不停的剧烈颤动。

  但即便是遭遇了这样的突变,这名老人脸上的神色依旧是没有什么明显的改变,他只是将手里烤好的野兔和吃了大半的兔腿,放在了火堆旁的一块木条上,然后佝偻着身体站了起来。

  “啪!啪!啪!”一阵鼓掌声响了起来。

  五名身穿黑色夜行衣的刺客从林中走出,为首鼓掌的中年男子面白,留有长须,斜背长剑,有儒雅之风。然而赶车老人并没有看他,却是看了他身侧的魁梧男子一眼,冷道:“原来是你。”

  魁梧男子的脸好像被人用力的踩过一脚一般,鼻梁以一种古怪的姿态塌陷着,使得他此刻的笑容说不出的古怪,狰狞:“怎么,当着书院大试那么多人将我打倒在地,你以为就可以这样安然离开了么?”

  “就为了这一拳?”老人的身体更为佝偻,脸上却是出现了一丝嘲讽的神色。

  有儒雅之风的中年男子轻声叹道:“这一拳不仅是打在了他的脸上,也打在了听松学院的脸上。”

  “听松学院本来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学院,就算被人踩一脚在脸上,也没有人会在意…真是愚蠢。”

  老人从喉间发出的冰冷声音和那股明显的嘲讽意味让这名中年男子不由得一滞,然而他依然朝着这名老人弯腰行了一礼,“既然如此,晚辈那就得罪了…”

  这一弯腰,从他走出的树林和老人之间,便多出了一块足以让箭矢飞行的空间。

  咻!

  一枝羽箭瞬间从这名中年男子的背部上方射过,直击老人的眉目之间,与此同时,中年男子的右手微微上举,背上的长剑因他的一弯腰而自动滑出,剑柄落入他的手中。

  并非只有这五人的存在,树林之中还埋伏着一名在夜色之中都发挥出极佳精准性的射手,中年男子和这名箭手的配合也是十分默契,一汪耀眼的剑光露出数寸,眼看就要挥洒而出。

  “噗!”

  但就在此时,一声轻微的洞穿血肉声响起,中年男子的身体猛的一颤,他的右手竟像是被一股无形大力硬生生的按住,十分优美的往前挥洒之意,竟然是硬生生的顿住。

  “当!”

  与此同时,老人的身体像一根弯曲的竹竿陡然弹起一般,猛的往前蹿出,一柄普通的匕首在他翻腕之间狠狠切出,准确无比的切中箭尖,带起了一蓬细微的火光,并将这根蕴含惊人力量的羽箭拖飞了出去。

  刚刚狞笑着从一侧跃来,手持一柄薄而锋利长刀的塌鼻魁梧男子瞬间不可置信的朝着自己的胸口望去,他看见自己的胸口正绽出一朵血花,一小截的箭羽尚且在抖动。

  “咻!”

  此时,林中的第二箭也才射出,而中年男子则整个人仓皇的往后倒翻而出,他的右手手背,竟然也是一条条蚯蚓一般的鲜血在扭动。

  “蓬!”

  一名面色森冷的黑衣刺客马上挡在了中年男子的前方,双手连着衣袖朝着老人扫出,与此同时,另外一名手持长枪的刺客狠狠一枪刺向老人的腰间,整柄银白色的长枪上,瞬间弥漫了一层油光发亮的青光。

  不只是两名,而是三名对手的联手夹击,因为此时林中的第二箭,也已经射到,而且这三名对手的配合极其默契,比起一些穷凶极恶的流寇更加可怕。

  但是在这样的境地之下,老人的表情依旧没有太多的变化,他的身上也同时亮起了一层青光,任凭前方的无数黑光和那柄长枪刺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他手中的匕首再次拖中了射来的羽箭。

  “啪!”,另外一侧正在扑来的刺客变戏法似的举起了一面铁盾,挡住了这支羽箭。

  然而就在这羽箭撞击铁盾的声音响起的同时,老人紧缩的身体已经以恐怖的态势弹起,直接就撞入了前方那名面目森冷的黑衣刺客的怀中,那名黑衣刺客惨嚎了一声,如同被一根飞行的巨木撞中,往后倒翻出去。

  老人的身上掉落两柄细长的短剑,手持长枪的刺客双脚没入地面,但是一脸惊骇,老人的外衣裂开了一处,身上却是没有任何的伤痕。

  “赤鳞甲!”

  看到老人外衣裂口之中一抹异样的赤红色,脸色已经剧变的中年儒雅男子不可置信的惊叫出声:“你…你是黑旗军…”

  “本来我还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但你认出了我的来历,这便怪不得我了。”

  老人原本略带冷嘲神色的昏黄双目之中骤然生出一片冰寒,只在这句话的第一个字发出之时,他的双脚就已经踏在了...

  那名倒翻出去的黑衣刺客的头颅上。

  在空中翻飞的黑衣刺客顿时成了一具尸体,而老人如同马踏飞燕一般,腾空而起,手里的匕首轻易的格挡住了中年儒雅男子左手斩出的长剑,另外一手狠狠的敲碎了中年儒雅男子的喉结。

  “连布气都尚且不能收发由心,也想在四季平原之中和人抢道…不入流的学院出来的人,果然是不入流。”

  在已然无力跌坐在地的彪悍塌鼻男子错愕的目光中,他只觉得自己手上一轻,手中的长刀到了老人的手中,随后他的身躯渐冷,眼前也彻底黑暗了下来,他无法看到,手持长枪的刺客和手持铁盾的刺客,只是在一个照面之间就被砍下了头颅。

  随后这名老人以难以想象的矫捷姿态冲入了丛林之中,只是片刻的时间,一声惨嚎在丛林之中响起。

  浑身溅满了鲜血的老人缓步从归于寂静的丛林之中走出,先从破旧马车之中取了一身干净的衣衫换上,而后在火堆旁坐下,完全无视弥漫四野的浓厚血腥气,慢慢的咀嚼着还温热着的兔肉。

  …….

  “当….当….当….”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半掩的窗户中射入时,林夕被一阵若有若无的清越钟声闹醒。

  止戈新生殿三层的回廊里很快就如同集市一样喧嚣了起来。

  每个新生,包括林夕在推开自己房门的时候,都看到自己的门口放着两套蓝色衣衫,包括两双全新的普通黑色布鞋。

  蓝色衣衫的领口和袖口上,都有一条条小剑的刺绣。

  “恩…在五停的时间里,换上学院的这一身衣衫出来,你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堂课,很快就要开始了。”身穿黑袍的木青讲师伴随着一段倏然升起的青铜楼梯居高临下的审视这些新生。

  “上课了…上课了…”

  林夕晃了晃脑袋,把脑海之中那些无比熟悉的回忆驱除出了脑海,拿起了放置在门口的蓝色学院衣衫。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