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七章 修行…修行

第二十七章 修行…修行

  “敬畏使人约束,传统可以树立信仰,院长这么规定,应该也有他说的这个意思。但是有关新生殿的第一条守则可是有点古怪,有点不近人情。”

  裘路突然冒出了这一句,前半句让人觉得很有水准,后半句让很多人翻白眼,由代表荣耀的徽章扯到第一条不准进入他人房间的守则,这思维也太跳跃了点。

  “这是张院长规定的,其中自然肯定有独特的道理。”新生之中本来也有不少人看不惯这名面容稚嫩但是骄横跋扈的少年,当下有人反唇相讥道。

  裘路冷笑道:“谁说张院长说的就一定是对的?我记得来前,教授就对我们说过,我们青鸾学院可以接受任何的质疑。”

  大约是觉得用张院长的规矩砍了张院长的规矩一刀,这个回环十分难解,所以裘路好看的小脸上甚至浮现出了点自得的表情。

  但独眼黑袍讲师却是毫无犹豫的冷道:“院长说的话,自然一定是对的。”

  裘路一滞,但还是很不服气的说道:“我并无对张院长不敬的意思,但是人无完人,若是说院长的话就一定全是对的,这也太过绝对了点吧?”

  “我说院长的话,自然是对的,不是因为他是什么完人不完人,而是因为他很强,强到整个云秦帝国都没有人打得过他的那种强。”独眼黑袍讲师冷冷的说道。

  裘路小脸一白,蓦然想到,自己要是和一个打遍云秦帝国无敌手的人将道理,论对错…对方随手将他打死,那对方自然就是对的了。

  林夕却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看来那名中年大叔的确给这个充满古风的世界带来了许多的改变,这名独眼黑袍讲师即便是用这样的对话,就已经让人隐然明白了学院的处事道理。

  独眼黑袍讲师看了不说话的裘路一眼,接着出声道:“现在我和你们讲些最基本的学院规矩。除了我们止戈系的几项必修课目之外,全院还有数十门选修课目可供挑选…详细的课单等会就会贴在你们新生殿门口,你们修足一定学分,便可以离开新生殿,有更多的课目和试炼可供挑选。”

  “现在我给你们讲的这一课,便是所有系的必修课,魂力修行。”

  只是这一句,便使得整个静谧山谷小溪畔的草庐之中没有了丝毫的杂声。

  “终于开始了。”林夕凝了凝神,专心致志的看着独眼黑袍讲师。

  “如果将我们的**简单看成一具躯壳的话,那我们体内流动的血液,便是驱动这具躯壳吃饭、睡觉、走路…一切动作的力量来源。而魂力,也可以简单理解成我们体内和血液类似的东西。只是一般人的魂力太过弱小,甚至根本感觉不到,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冥想和一些药物的辅助,可以让我们的魂力变得越来越强,从而起到作用。初始时可以控制体内气血流转,改变肉身机能,增强气力,更强则可以形成实质,斩杀对手。”

  “其实几乎所有的冥想修行之法,都是大同小异,关键在于心静,至于目前所有修行之地,所有学院和宗门所知的可以辅助魂力增长的灵药,在修到第四阶,魂力结丹之后,便再无用处。”

  整个草庐之中依旧没有一丝其余的杂音,因为所有新生都知道,止戈系最重要的目的,便是与人对敌,以杀止杀,而这魂力,便是大多数对敌手段的力量源泉,所以即便心中有什么不解,此时也是不敢打岔,生怕因为自己的打岔而导致这名讲师说错漏了什么东西。

  “心静便是要做到心中平和,不带杂念,物我两忘,忘记自己的肉身,只静心感觉自己的精神、魂魄。”

  独眼黑袍讲师缓慢而吐字清晰的接着说道:“世上所有修炼者,最难做到的便是感知自己的精神、魂魄在何处,只知道我们的所观,所行,所想,都是精神和魂魄在支配,但是自己却找不出来。”

  “虽说久坐必有神,只要真正能进入心静冥想的状态,哪怕自己无法感觉自己的魂力,事实上魂力多少都会有些增长。但对于一般人而言,所花的时间往往太过漫长,所以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无法突破这一关口而成为修炼者。”

  “一般而言,在夜深人静之时,万物俱寂,才最容易进入冥想状态,修炼效果最佳,所以入夜之后,便是每个修炼者开始之时,而在修炼者进入冥想修炼之时,别的修炼者若是进入身侧,魂力的激荡,便很有可能令正在修炼的修炼者陷入某种不可知的可怕后果中,就我所知而言,有些落下偏瘫,有些变成白痴。所以这也是院长严格规定,所有的学生不管在任何条件下,都不能进入别人房间的真正原因。”

  说完这些,独眼黑袍讲师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白玉丹瓶,看着所有还在等他下文的止戈系新生道:“每人一颗,你们取了之后马上吞服。”

  “你们之中很多人可能知道了,这就是明真丹,我们青鸾学院独有,可以帮助你们在修炼路途上突破感知自己魂力的那一个关口。”看到许多眼神瞬间变得异常狂热的新生,独眼黑袍讲师点了点头道。

  ……

  一颗只有黄豆大小的翠绿色丹药落在了林夕的手中。

  这一颗丹药的光泽十分柔和氤氲,好像充满翠色的南方行省的烟雨,一股扑鼻的清香有点像栀子花的味道。

  “被你改造过的这个学院,还真是直接…”

  林夕暗中苦笑着摇了摇头,吞下了这颗丹药。

  虽然在从灵夏湖赶往这登天山脉的艰难旅途中,学院的教授就已经不止一次的透露出青鸾学院的学生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修炼的条件和可以得到的资源强大,但是他也没有想到这青鸾学院竟然会如此直接,在第一课就派发出了这样的一颗丹药。

  光是从独眼黑袍讲师的简短述说和那些明显知道这颗丹药价值的金勺少年的神色,林夕就知道这颗丹药必定价值惊人。

  丹药几乎入口即化,酸酸甜甜,就像亲嘴的味道。

  独眼黑袍讲师的一只独眼盯着每个人吞下丹药,冰冷的说道:“你们现在可以试着按照我所说的平心静气,试着物我两忘,开始冥想。”

  “在这里冥想?”数名金勺少年和同时吃惊道,“老师,您不是刚刚说,在夜深人静之时,才最容易进入冥想状态么?而且我们都靠得这么近…”

  草庐之中即便安静,但仍有流水潺潺、鸟语花香,微风吹拂,这些都是容易使人分心的东西,而且众多人聚集一处,对于接触过修行的人而言,此处的确不适合修行。

  但独眼黑袍讲师再次面露冰冷讥诮神色,厉喝道:“以你们现在的修为,即便是堆在一起修炼,魂力又如何可能对身边的人造成影响?而且我在这种地方都教会了你们冥想,那你们晚上在新生殿中自行修炼,还会有什么问题?闭上眼睛,不准说话!从现在开始,等我叫你们睁开眼睛,你们再睁开眼睛。”

  林夕满怀期待的闭上了眼睛,却是听到独眼黑袍讲师严厉的声音接着道:“第一次接触修行的,无法静心者,可以试着用呼吸、意识、导引三法,舌抵上颚,口生津|液吞入腹中时,全力默想天水从喉中灌入,灌溉全身,周而复始,再慢慢让自己不要去想此事,脑中空无一物。”

  林夕也不勉强,不试着光凭静坐去挑战物我两忘的冥想之境,照着独眼黑袍讲师所说的做着。

  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接触过魂力修行之事,但是把自己视为一个旅者的林夕,心中却是比绝大多数这个世界的人都要纯净光明,他的心中没有什么名利的羁绊,所以令他自己都绝对想象不到的是,他进入修行所需的冥想状态,竟然比唐可等数名已经修行过数年的“边蛮”还要快。

  溪水潺潺、鸟语花香、微风吹拂,初始林夕的脑海中有鹿林镇风调雨顺牌坊上的杂草在摇动,有站在镇口的两大一小外加一条老黄狗的身影,然而这一切都使他的心中更为安宁,他渐渐的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他似乎站在无边空旷处,视线之中,只有一团青色的光,就像一个轮盘,而青色的光旁边,有一股股的热气在汇聚,慢慢的形成一条游动的黄光。

  ……

  独眼黑袍讲师默然的看着这群止戈系的新生。

  草庐外的阳光由淡转浓,又渐转淡,绝大多数原本闭着眼睛,但面上还不时有表情变化的止戈系新生也渐渐的变得异常平静,有数名止戈系的新生,却是发出了重重的鼾声。

  “好了,睁开眼睛!”

  随着一声长刀出鞘般的凛冽厉喝从独眼黑袍讲师的口中发出,面色平静自然的林夕和所有的止戈系新生身体都是一震,睁开了双目,那数名发出了鼾声的人刹那间羞愧得满脸通红。林夕却是第一时间怔住,不知不觉之间,竟然是已经从清晨到了傍晚。

  ***

  (激情换激情...今曰五更送上....再让我看看大家的激情和基情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