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章 刺杀者,陨于刺杀

第二章 刺杀者,陨于刺杀

  更新时间:2012-05-16

  “灵药的接受度又是什么?”

  “….”独眼黑袍讲师再次恼怒,但是心中却是又真的恼怒不起来,他看着问出这么白痴的话的林夕,拍了拍黑弓的弓身,耐着性子解释道:“也就是天资中最重要的一种,简而言之,就像吃饭,别人吃一碗饭,能汲取到里面十之七八的营养,但是你吃一碗饭,却只能汲取到十之三四的营养。”

  “说到底还是资质二的问题。”林夕很委屈无辜的看着外表恼怒的独眼黑袍讲师:“可是这资质外面不是已经测过了么,为什么您还要测…”

  “测魂石虽然极少有出错的可能,但你是天选,我们自然还心存幻想,还有,这黑弓本身主要也是为了测试风行者而用。”独眼黑袍讲师看着一脸无辜的林夕,心中倒是没来由的真的有些恼怒了起来,恨恨道:“资质分很多方面,进入冥想修行的快慢、对灵药的接受度、魂力和一些符纹的契合程度…你从未有过修行,然而却是轻易的进入了冥想修行,在这么多人之中位列第一,极为罕见,就我现在所知,就连和你一起进入天选的那两名新生,进入冥想修行的时间都没有你快,而且还是在寂静的晚上。所以我才第一个让你拉动黑弓,但是你从那一颗明真丹中得到的好处,最终还是和其余资质为二的人没有什么区别。”

  同样的灵丹,修为提升的最少,林夕从测试的情形和这名独眼黑袍讲师恨铁不成钢的神色,也早已经判断出来。

  关于这点,他倒是没有多少沮丧,因为从那名中年大叔遗留给他的有限字句之中,他很清晰的得到了一个讯息,他和中年大叔的资质,都是很“二”!…因为按照那名中年大叔留在碑上的讯息,这个世上的人,他们体内就像是有一个碗,而他和那中年大叔的体内,却是有两个碗…同样的一捧水放在一个碗里和两个碗里,自然两个碗里的水位会浅很多,但实际上,两个碗里的水加起来和一个碗里是没有任何的区别。

  “所以我的资质,至少也算是两个二,是四耶…而且我进入冥想修行,还是第一?”林夕反而是有些沾沾自喜,嘴角微微上弯的望着独眼黑袍讲师,问道:“老师,我进入冥想修行的速度真是位列第一?怎么,他们其它系,怎么是在昨晚就进行了这修行的第一课么?”

  “你们要明白一点,就算是我们青鸾学院出去的不入流的差生,撒在边军之中,也是鹤立鸡群的强者,别系的学生,也不可避免的会在战场上历练,很多特殊的行动,还必须有其他系的学生配合,但是我们止戈系,毕竟还是主战,所以其他系的学生,除了一生为数不多的配合征战之外,大多可以在朝堂之中安静的修炼,但是我们止戈系不同,若是不能在白昼,甚至在杀伐声冲天的战场上进入冥想,恢复魂力,又如何能承受得住魂力的损耗,即便是国士级别的修为,魂力消耗一空,也根本不是不入流的魂师的对手。所以其他系可以如此,但我们止戈系,却必须做到在任何环境下迅速的入定…当然,直至毕业,也只有极少部分人能够做到在杀伐冲天的战场上也能进入冥想,随时补充魂力。”

  “按你这第一天的表现,原本是很有可能做到这一点,大将之才…”说了这一句之后,独眼黑袍讲师看着林夕,道:“但是你要明白,几乎所有人冥想修炼和补充魂力的速度都是差不多的,哪怕你进入冥想的时间很快,一天都有可能比学院的其他学生多修行一到两个时辰,但对于灵药的接受度,毕竟在资质中最为重要,就以学院的明真丹为例,一颗就相当于一般初阶修行者两到三年的修行累积。”

  “这么厉害,那既然我又进天选,进入冥想的资质又这么好…那多给我几颗明真丹不就可以了?”

  “你做梦!”独眼黑袍讲师被林夕这么无耻的一句话激得差点一口血喷将出来:“且不说明真丹的炼制材料罕见,我们学院一年也就只能配备出所有新生人手一颗的分量,而且明真丹和其它许多丹药一样,都是一颗有用,多服便没有什么用处…若是你能研究出新的丹药,或者能研究出多服也有用,那么恭喜你,你说不得可以在我们青鸾学院做副院长了!”

  “而且我不妨现在告诉你,除了这明真丹是让你们直接跨入修行者的行列,学院直接赐予你们之外,今后便没有白吃的丹药了,其余修行所需的丹药,你们也是要通过累积的学分来换取的,学院不会把只能造就有限人才的灵药,浪费在一些废材的身上。”顿了顿之后,看着依旧没有什么沮丧之意的林夕,独眼黑袍讲师又忍不住重重的补充了这一句。

  林夕看了独眼黑袍讲师半响,道:“看到来修到外面所说的国士修为必定十分困难,不然老师断然不会如此恼怒,恨铁不成钢。”

  独眼黑袍讲师微微的一怔,默然道:“你知道就好,看来你听课倒是十分认真。”

  林夕道:“那为什么修为到了国士之上,丹药便无用了?”

  “哪里来那么多为什么。”独眼黑袍讲师冷笑道:“院长便最讨厌追究些想不明白原因的无用东西…这千百年来,到了国士之上,都是只能靠自己冥想修行,除非你自己能探究出什么丹药,可以有用。”

  “好吧。”林夕看了身旁身子单薄,插不上话的边凌涵一眼,“老师,既然您看出边凌涵她是天生的风行者,那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要如此神秘的单独留下她说?”

  “我们云秦帝国连年征战不息,我们各大学院出去的弟子,都是帝国的中流砥柱。每一名精英学生都会是其它帝国第一时间想要刺杀的对象。至少有三分之一为国捐躯的将才,不是死在光明正大的征战之中,而是死在各种强手的刺杀之中。”独眼黑袍讲师的脸色彻底阴沉冰冷了下来,看着林夕和边凌涵道:“强大而来去如风的风行者,一直都是在刺杀名单之中排名前列的目标。”

  “所以能够保密的话,便要尽量保密?”林夕的神色顿时也凝重了起来。

  “这柄‘小黑’是院长遗留下来,看起来和其它黑吉弓一模一样,但实际上有些微差别,所以即便是学院的老生,也不知道这个环节可以让我看出谁有风行者天赋,谁也不会知道我留边凌涵下来,不是为了责罚她,而是因为她是有这样的天赋。所以你要是不想她稍有成就之前,就成为被刺杀的目标,你便要好好的保守这个秘密。”独眼黑袍讲师看着林夕,微眯着独眼说道。

  林夕呆了一呆,郑重的对独眼黑袍讲师行礼:“弟子多谢老师的信任。”

  独眼黑袍讲师收回了目光,冷道:“不用谢我,这信任来自于副院长他们对于你天选的判断,还有你干净到了极点,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污点的家世。鹿林镇实在是偏僻,根本没有什么人去,不仅是你们林家,你们鹿林镇几乎所有的镇民,上下数代都十分干净,而且和临近两个镇之外,都没有什么交集。”

  林夕吐了吐舌头,吃惊道:“查得这么严?难道…”

  “你现在所想的不错。”独...

  眼黑袍讲师看出了林夕的意思,点了点头:“就和我们会在敌对帝国之中安插人手一样,对方同样会做这样的事,虽然我们查得十分苛刻,但谁也难以保证,学院之中便不会混入我们云秦帝国敌方的人。虽然在学院之中,你们必定安全,但是在一些离开学院的试炼之中,也不是没有出现刺杀的事。”

  林夕的心中微凛,忍不住再次转头看着边凌涵。

  这个来自南方烟雨水乡的瘦弱少女的小脸有些微微的发白,揪着衣角的小手轻颤。

  林夕在心中微微叹气,他知道对于帝国的荣耀感和责任感,使得她注定不会像自己一样抱着随遇而安,过得精彩和有趣一些的态度,而注定会义无返顾的挑起这骤然压在她单薄肩上的沉重使命。

  “在接下来的一月时间里,我会每天抽出一个时辰,教她一些成为风行者的技巧。”独眼黑袍讲师看着边凌涵,也是在心中微微的叹息,但是他的脸色却依旧是坚毅而冰冷,他的目光又移到了林夕的身上,“为了不让人疑心,我会宣布你们言语激怒了我,在接下来的一月时间里,你们两个每日都要去药谷帮助劳作一个时辰。到时你要是有兴趣,也是可以学着点。”

  林夕忍不住微微一笑,道:“老师,看来您还是对我心存一些幻想啊?”

  独眼黑袍讲师面无表情的看了林夕一眼,干脆利落的冷道:“下课!”

  ***

  之前提及让各位同学发书评龙套...可是很多龙套名太过猥琐,实在用不到啊...大家正常点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