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章 饭十斤

第四章 饭十斤

  更新时间:2012-05-17

  第二日,清幽的钟声在止戈系新生殿之中响起之后,盘坐在床榻之上的林夕眼珠子眨动了一下,“这修行果然有趣…只是这补充魂力,也确实不快…”数个呼吸,嘀咕了这一句之后,林夕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起身梳洗。

  他的眉宇之间,还是有些小小的兴奋。

  这个世界的修行,对于他来说,的确是很有趣。

  昨日入夜之后,他便按照尚且不知姓名的独眼黑袍讲师所说的方法,冥想修行,而后他便在自己的床榻上不知不觉的盘坐了一夜,直至在这清晨醒来。

  但是除了双腿略微有些不适的发麻和肚子又是饿的不行之外,他的整个人却是神清气爽,简直和好好的睡了十来个小时一样,而现在丹田之中,又已经出现了一条暖暖的气流,只是林夕感觉得出,这条气流似乎不如昨日的那条气流粗。

  梳洗更衣完毕之后,林夕又静下心来感觉丹田之中的这条气流,但是不管他心中如何默想催动,这条细细的气流都只是在他丹田之中不受控制的缓缓游走,给他的浑身带来丝丝的暖意。

  料想是那黑弓的问题,这股气流才会滑体而出,林夕也不再浪费什么时间,飞快的从自己书桌上抓起昨晚入定修炼前已经写好的信笺,塞入了袖中,在隔壁唐可的提醒声中出了房门。

  所有新生都几乎如同饿鬼一般直扑一层楼西侧餐厅,就连林夕和唐可都是直到在堆满食物的桌前坐了下来,才开始说话。

  “昨晚我敲了你一次门,你没有应声,我想着你或许是在修炼,便没有再打搅你,那佟讲师留你和边凌涵下来,没有为难你们两个吧?”唐可抓着一个和他人头差不多大小的肉包,狠狠的啃了一口|含在口中,缓解了一下那难以消弭的饥饿感之后,这才低声含糊不清的问道。

  唐可话音未落,林夕还没来得及问你怎么知道那讲师姓佟,花团锦簇,花寂月、边凌涵等五个女生和李开云也走了过来,直接和林夕、唐可坐了一桌。

  也毫无淑女风范的学唐可抓了一个肉包狠狠的咬了一口|含在嘴里之后,花寂月直接替林夕回答了她刚刚听到唐可问的问题:“他和凌涵倒是情深意重,结果惹恼了佟讲师,学分还好没扣,可是要做一个月苦力。”

  “咳..咳...”林夕正在卖力的啃着一块枣糕,听到这句话差点呛到。

  “花寂月你别胡说。”边凌涵脸色微红,佯怒道:“佟讲师只是说要罚我们去药谷每天帮忙劳作一个时辰。”

  “你们怎么知道他姓佟?”林夕喘匀了气,终于插上了话。

  花寂月用力的啃着包子,毫无顾忌的笑道:“昨天回来的时候,我们在路上遇到了一批文治系的师兄,是他们告诉我的,他们说佟讲师可是严厉得紧,虽然只要修到低阶魂士的水准,就可以从他手中获得两个学分,但是每年也都有新生在他的手中被扣掉学分。”

  “对了,林夕。”花寂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看着林夕道:“那几名师兄说后天傍晚,学院的一些社团会来我们各个新生殿招收社员,还让我们到时不要错过。”

  想到自己初入大学时那形形色色的推销和各种协会,林夕到是没有惊讶,卷了一张肉饼一边啃着,一边问道:“都有些什么社团?”

  “有诗画社、剑社、体社、潜隐社,林林总总,说是有数十个社团,那几名文治系的师兄也只是对我们说了其中几个。”

  “潜隐、设陷,这不是我们止戈系第二年的必修课目么?这潜隐社团是做什么的?体社又是做什么的?”林夕有些好奇的问道。在昨天回来的路上,他和边凌涵也遇到了一些灵祭系的新生,其中有一个“金勺”出身的刘英霆他是认识的,也是一路聊了回来。听刘英霆说,灵祭系的新生就住在距离他们这不远的一片山坡上的黑楼里面,那黑楼和他们这里一样古怪,到处都是密室和布满稀奇古怪的符号,很多空的房间都有咯吱咯吱的走动声,令人毛骨悚然。而和刘英霆的闲聊中,林夕也得知,他们几个灵祭系的新生倒是也遇到过几批止戈系的老生,那批老生就有提及他们止戈系第二年的必修课目之中就有潜隐和设陷。潜隐是指潜行、易容,设陷则是只布置和破解机关陷阱。这两项在地势复杂的山林战场之中尤其有用。

  “大多数社团都是针对对某门课程有浓厚兴趣的学生,潜隐社就是特别爱好潜隐的学生加入,可能会学到课堂上学不到的东西,潜隐的手段更加厉害。("  )至于体社,是指没有兵刃的徒手格斗的社团。”

  “加入这些社团是没有额外的学分的,不过应该会认识更多的师兄师姐,得到有用的指点。”

  “唐可,修行者的饭量都是这么大的么?”

  “是的,边军里面的修行者一般都是饭十斤,这饭十斤指的是一餐吃十斤肉。”

  “那不是连山里的老鼠都被你们吃光了?”

  “林夕,我们在吃东西,你不要说笑话好不好,这样容易呛死我们的…你以为随便一个都是修行者么?没能进入三大学院,即便是在其余一些出名的学院里面,能够跨过第一步,成为修行者的人也是凤毛麟角而已。”

  “……”

  在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之间,林夕一共吃下了一块枣糕,五张肉饼、三个大包,还有一大堆切成块的烤肉和水果等物。

  兴许是所有食材都没有污染,在放置到这些长桌上之前就经过仔细挑选的关系,哪怕是一块普通的枣糕,都是分外的松软香糯,色香味都完全不是他“前世”的所谓绿色食品可以相比。

  “这些东西十斤是不到,但至少也有个两三斤…想不到先成了个饭桶。”

  林夕满意的摸了摸滚圆而终于舒服的肚子,正想着要带点东西去上课,听那佟讲师的意思,今日的魂力修行课不出意外应该还是在那个山谷之中进行,而且接下来他和边凌涵还要接受一个时辰的风行者特训,到时候前心贴后背的再一路爬山回来,也实在是太痛苦了点。

  但是这两日下来,林夕却也是发现,这青鸾学院的每餐虽然丰盛,但也应该是判断众人的食量,经过计算,而且计算得十分精准,现在林夕这一桌上就没有剩下太多东西,而且除了花寂月之外,其余四名吃的比较慢的女生都还没有吃完。

  “林夕!”

  正在此时,有人叫喊。林夕转过头去,却是看到旁边长桌上裘路在和自己打招呼。

  裘路应该是来得不久,手里还卷着一张肉饼,就着一盆马奶在吃着,面上却是热情洋溢,好像和林夕是好朋友一样,正在诧异之间,裘路却是露齿一笑:“青鸾学院历史上最浪费明真丹的废材天选,早上好啊。”

  李开云、花寂月等人的面色...

  顿时阴沉了下来,还说这裘路怎么一反常态的和林夕热情招呼,原来分明就是**裸的挑衅和羞辱。

  但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林夕也不恼火,反而只是笑了笑,回道:“早上好。”

  裘路倒是愣了愣,旋即回过神来:“林夕,想不到你还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泼皮货本事啊?”

  “裘路,注意你说话的言辞。”花寂月看着裘路,沉声道,“林夕是夏副院长和六系学院教授共同划定的天选,你诋毁林夕,便是嘲讽夏副院长他们的眼光。”

  “我也没有说错啊。”裘路得意的一笑,“我没有不承认他是天选,我只是说他是最糟糕的废材天选,浪费灵丹。”

  “昨天我问清楚了,我们从今日开始,就可以进入新生试炼山谷了,你有胆量的话,敢不敢和我到新生试炼山谷干一架?”一笑之后,裘路没有理会花寂月等人,却是看着林夕,一副很期待的样子。

  唐可站了起来,先于林夕说道:“裘路,你要是想凭借资质好,明真丹让你的修为高于别人的关系,而羞辱别人的话,那可以先找我。”

  “林夕,你是不是不敢,要别人帮你出头啊?”裘路故意哈哈大笑,让所有人都听到。

  “你们看窗外,有个师兄在飞啊!”林夕微微一笑,突然看着裘路身后的窗外远处,惊讶的说道。

  “哪里?”所有人都转头看着窗外,但是看了好大一会,也没有看到林夕说的有人在飞,远山依旧是远山,明净蔚蓝的天空之中只偶尔看到飞鸟掠过。

  “林夕,你!”

  突然之间,裘路一声不可置信的气急败坏的大叫。

  “噗!”花寂月等人却是都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裘路前面桌子空空如也,在他和其余人转头找飞在天空的师兄时,林夕已经把那些吃的东西都裹在了两个包袱里,塞得两个衣袖鼓得要命。

  因为他来得晚,除了这个桌子上他的三两好友给他留了不少东西之外,其余桌上几乎已经全部被扫荡一空,而最为让他抓狂的是,他才吃了一张肉饼,根本还没有吃饱。

  “林夕,把东西交出来!”

  看着林夕一脸无辜,微笑着起身往外走,裘路羞恼至极的跳起,但是看到林夕依旧一脸微笑,丝毫不躲闪他扯向衣领的手时,裘路又骤然僵住,他陡然想到,要是在试炼山谷之外,对其余新生动手,那学院的责罚,可不是他所能承受得了的。

  “林夕,你这个无耻之徒,到时候在试炼山谷里面,我一定会把你打得连你娘亲都不认识!”于是这个气得浑身发抖的金勺少年只能对着林夕的背影大叫。

  在裘路气急败坏的大叫声中,想到刚刚被他收入包裹中的几个鸡翅,他玩闹之心又起,微笑着轻哼唱道:“烤鸡翅膀…我最爱吃…”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