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章 我是两个碗

第六章 我是两个碗

  独眼黑袍讲师边走边行,从袖中取出了两个小小的黑色布袋,分别递给林夕和边凌涵。

  林夕和边凌涵打开黑色布袋,发现里面却是两个皮质指套,淡金色泽,皮质厚实而柔软。

  “三指持羽控弦法,是指用拇指、中指、食指三指固定箭矢尾羽,只用无名指和小手指拉弓控弦。”独眼黑袍讲师没有给两人发问的机会,缓缓的在如画的彩虹梯田之间行走,缓缓的说着:“三指持羽,可以最大程度的保持箭矢射出时的稳定,而且厉害的箭手,三指加上箭尖,是极其惊人的瞄准器,一般而言,练习此种持羽法的顶阶箭手,在所有箭手之中射得最为精准,但此种持羽法,却是只能用其余两根手指拉弦控弦,所以为了尽量减少另外两根手指的伤害,在你们没有国士以上的修为之前,你们必须使用这两截指套。”

  林夕将两截淡金色的指套戴在了右手无名指和小手指上。

  指套轻盈柔软,但是内里却好像有一层无形的吸力一样,柔和的紧紧贴合在他的手指上。

  在前方带路的独眼黑袍讲师微微侧身,看着林夕道:“这是用闪电蟒的颈部内二层皮制成的,在学院内也并不普及,所以平时你们不要拿出来现。”

  林夕点了点头,在脑海之中想象了一下左手持弓,右手持箭控弦的姿势,却是皱了皱眉头:“老师,这个姿势,持箭拉弓起来似乎十分别扭。”

  “最为顺手的,是四指拉弓夹箭法,但是尾羽夹在同时拉弦的手指中,无法和三指持羽控弦法一样,用读力三指的细微动作消除箭矢射出时弓弦对于箭矢后部的震颤,所以只能追求射速用。”独眼黑袍讲师的语气中自然的带上了一种说不出的傲然:“风行者的箭,从来不是用来屠狗,而是用来对付强者,所以你们要做的,就是将这不顺,炼到顺,炼到持弓射箭如正常在风中行走般自然。”

  “是。”牵涉到边凌涵今后一生的命运,林夕也不再废话,只是在这彩虹田岗间沉静点头。

  林夕和边凌涵的神色让独眼黑袍讲师有些满意,声音也略微柔和了一分:“接下来这些天,我会教你们射箭的技巧和方法,但是你们要记住一点,箭手最为重要的,便是冷静和耐心。略微的一丝心理波动都会引起细微的偏差,而略微一丝急躁,就会影响你控弦持羽的水准。”

  林夕和边凌涵再次郑重点头。

  “你大概不知,我不仅是因为你是天选,而且还是因为你与生俱来的这一份平和和沉静,所以才对你不死心。”

  独眼黑袍讲师在林夕的身上收回目光,不再说话,心中却如是想。

  林夕并不知道因为自己独有的经历造成的姓格在这名独眼黑袍讲师的眼中竟有如此价值。

  他跟在独眼黑袍讲师的身后走过了竹楼。

  竹楼后方树林间的一片空地上,放着一个架子,上面有三具一模一样的黑色长弓,弓身是硬木,弓弦是某种兽类的绞筋,只是没有任何的符纹。三具黑色长弓的旁边,放着至少二十个箭筒,里面放着密密麻麻的箭矢,像一捆捆刚刚从田地中收割下来的整齐稻禾。

  “看我是怎么做的。”

  独眼黑袍讲师没有丝毫的废话,在林夕和边凌涵的面前持弓、拉弦、放箭,原本在林夕想象中十分别扭的姿势,竟然是如同行云流水般说不出的自然,独眼黑袍讲师的每一个动作,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韵律和美感。

  “倏”,黑色箭矢流星般射出,无比稳定的射中百步之外的靶心。

  “倏”!“倏”!“倏!”“倏!”…..

  独眼黑袍讲师没有停手,一股凌厉的气势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和他轻盈而充满美感的的姿势结合在一起。林夕和边凌涵看得目瞪口呆,每一根箭矢都射中一个靶心,悬挂在林间错落的十余个箭靶的靶心,只是一转眼,就都插了一支黑色箭矢。

  “拿起弓来,看我持弓的姿势。”

  独眼黑袍讲师停了下来,让林夕和边凌涵各自拿起一具弓箭和一根箭矢,在林夕和边凌涵的面前,如同慢镜回放一般,慢慢做着持箭拉弦的动作,只是箭不出手。

  他没有再说什么话,只是无比缓慢的一遍遍做着。

  林夕和边凌涵看得肃然,接着又满怀敬意,数停的时间过后,这片林间空地之中形成了一副十分静谧和谐的场景:独眼黑袍讲师在中间,林夕和边凌涵在两旁,三人都是十分缓慢的持弓、搭箭、控弦。

  独眼黑袍讲师时而停顿,帮林夕和边凌涵矫正姿势。

  ……

  姿势正,而弓生,而箭正。

  这三指持羽控弦法,一开始并没有任何的捷径,纯粹是以一遍遍的持弓,开弓,来锤炼出最为正确的姿势。

  然而这弓是真的,箭也是真的,虽然只是最为普通的黑漆硬木胎弓,而且第一曰修行课因为那一颗明真丹而直接跨入修行者行列之后,林夕已经感觉出自己气力大增,但是只以无名指和尾指两根手指拉弦,每开一次弓,也都是并不轻松。

  但是让林夕觉得新奇和好玩的是,在连续开弓了二十余次,他的手指和手臂刚刚觉得开始酸疼起来之时,他丹田之中那条细细的气流带起的丝丝暖意,就能略微缓解他手指和手臂间的一些酸疼。而每次化解了一些他手指和手臂之间的酸疼之后,那一条细细的气流就似乎又会稍微少掉一些。

  如此连开了数百次弓之后,他丹田之中的那条细细气流终于彻底耗尽,两条手臂,尤其是持羽控弦的右臂更是开始酸疼不堪起来。

  “好,今天就到此处。”

  但是在他还能自觉坚持一阵之时,独眼黑袍讲师却是喝止了他和边凌涵,并取出了两瓶药油,递给了两人,道:“回去之后,将酸疼之处抹上一层,细细揉捏三停的时间。”

  “木青讲师已经在你们各自的房间之中,放置了和这里相同的弓箭,你们回去之后若是有所恢复,可以自行揣摩练习,今曰修行,有什么感想和疑问,现在可以问我。”将两瓶料想也不会普通的药油递给林夕和边凌涵之后,独眼黑袍讲师令两人将弓箭放下,带着空身的两人原路离开,依旧一边缓缓而行,一边缓缓说道。

  林夕顿时惊讶道:“老师,不是说学院之中,不准进别人的房间么?”

  “你今后少问这些蠢问题。”独眼黑袍讲师顿时有忍不住敲林夕一记的冲动,他恼火的看着这个修行时越看越顺眼,问起问题来却是越看越恼火的小子,沉声道:“木青讲师代表的是学院…你要记住,你们在学院之中,房间对于学院没有任何**!”

  “好吧。”林夕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又认真了起来,看着身前的独眼黑袍讲师问道:“是不是每射一箭,魂力都会消耗一些?”

  独眼黑袍讲师点了点头:“魂力可以缓解一些身体的疲惫,你现在已经算是一名修行者,所以哪怕不是射箭,只要是做剧烈运动,魂力都会自然慢慢消耗。”

  “那魂力不消耗光,身体就一直能承受得住,一直能射箭么?”林夕费了好大力气才取下了自己带着的两个指套,揉着酸疼不已的两个手指,问道。

  “这当然不行。”独眼黑袍讲师看着林夕道:“魂力只是能够缓解部分肉身的疲惫,但不能完全缓解,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在战场之上,哪怕你还有大半的魂力没有消耗光,但是被人一箭洞穿了胸口,你自然没办法再继续战斗下去。只是对于我们修行者而言,随着锤炼越多,修为越高,身体就越强一些。比如这种级别的弓,我连射一千箭才可能感觉疲惫,身体开始慢慢支持不住,但是你们真正交战之时,连续快速射个一百箭都未必支持得住。”

  独眼黑袍讲师的道理解释得十分清楚,对于林夕来说也不难理解。仔细的感觉着两条手臂的疲惫程度,林夕沉吟道:“佟老师,我是习惯左手持弓,右手持羽控弦,这样我感觉是右手使得力要大出许多,比如我现在,就是感觉右手支持不住,两指快拉不动弦了,那是不是可以觉得右手撑不住时,就换右手持弓,左手持羽控弦?这样左右开弓,岂不是能多射出许多箭?”

  “你连走路都不会,就想要凌空倒翻了?”独眼黑袍讲师重重的冷笑,毫不留情的看着林夕斥责道:“我劝你还是息了这个念头,且不论多炼一种持弓方式要多花一倍的时间,而且你的资质是二,你的魂力修为速度天生就比别人慢。到时候你用魂兵,光用一种持弓方式,魂力可能都会不够用,更不用说是两种了。”

  林夕的眉头略微一挑,在心里嘀咕的很不服气:佟老师,其实你错了,我的资质虽然是二,但张院长至少在这一点上说得很清楚,你们的身体,只是一个碗,而我们的身体,却是两个碗…所以我的魂力总量,反而会是同级的人的两倍。

  但是一想到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张院长废了那么多的话告诉自己要低调,告诉这个世界修行者也并非无敌的存在,林夕的嘴角就反而浮起了一个浅浅的微笑,他决定要低调一些…而后一个名字在他的脑海之中马上浮了起来:荆无命。

  …..

  “老师,我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要什么样的修为,才能翻过登天山脉,到登天山脉后面的冰原去?”

  “至少到圣师级别的修为吧,登天山脉的高处,几乎无法呼吸,每一步都会消耗惊人的气力和魂力。”

  夕阳下,梯田如彩虹的谷中,黑袍讲师和两名不停的吃着东西的年轻学生,在慢慢的走着。

  ***

  (写的很认真...所以很认真的求红票、收藏)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