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九章 此间的师兄师姐

第九章 此间的师兄师姐

  明师出高徒,相对于一般初涉箭技的人而言,林夕和边凌涵的进步的确已经十分迅速。

  在夕阳的余霞之中走出如彩虹般的山谷前,两人射出十箭,已经至少有六七箭在靶心周围,但是这对于风行者而言,却还是差得太远。

  直到临近止戈新生殿,看到门前空地上聚集着三五成群的陌生人,一身疲惫,但脑海中却还在想着弓弦抖动感觉的林夕和边凌涵才骤然想起,这是学院各个社团的招新活动,那些陌生的面孔…应该就是自己在此间的师兄师姐了。

  对于之前那个世界,自己大学里的师兄师姐,林夕并没有太多的好感。

  师兄们举办各种活动的目的,大多是为了追师妹,而师姐们又忙于各种交际,极少和师弟们有什么交集。

  而且现时的课程以及这风行者的特别课程,已经让他没有多少空余的时间,所以对于青鸾学院的社团,他也没有特别浓厚的兴趣,在反应过来之后,也只是缓缓的前行,好奇的旁观。

  随着和这些师兄师姐们的距离约为接近,他看到所有这些陌生的师兄师姐看上去都比他们要显得更为英挺和老练,和他之前熟悉的大学相比,这些社团的招新也十分简单,都只是用树枝随便的在地上勾勒出几个字迹,表明自己所代表的社团身份。

  就在林夕好奇的打量这些陌生的师兄师姐时,陈暮也注意到了踏着晚霞走来的林夕和边凌涵。

  和其余的新生不同,林夕和边凌澜显得分外的疲惫,步履蹒跚。

  正好一眼对视之间,林夕是极有礼貌的微微点头一笑,旋即打量起其余人来。

  虽然不知道林夕是何许人也,但是他眼中的自然和好奇却是分外纯净,让陈暮微微一怔,不自觉的感觉到这名止戈系的新生和其余新生有些不同。

  “恩?”便在此时,陈暮的眉头微微一跳,他看到位于他身旁不远处的周用贤和另外两名诗画社的社员已经朝着那两名一脸疲惫的止戈系新生迎了上去。

  “你是林夕么?”

  周用贤走到了林夕的面前,彬彬有礼的打招呼。

  “原来他便是止戈系的天选?”听到周用贤的出声,陈暮和这片空地上其余不认识林夕的人都是心中一怔,再次用惊讶的目光打量林夕。

  “我是林夕。”林夕打量着挡住自己去路的三人。这三人都是男生,比他的身材略高,身穿青色衣衫,都是文治系的人,和他打招呼的少年比他年纪略长,但一张国字脸尽管和气,却是已经有些不怒自威的威严。

  “我叫周用贤,是诗画社的社长,文治三年的学生。”不等林夕开口询问,这名青衫少年便已经和气的对着林夕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林夕回了一礼,问道:“周师兄有什么指教么?”

  “我先前已经听说了林师弟的大名,能够进入天选,想必在诗画的造诣也不低。”比林夕略高半头的周用贤温和的看着林夕道:“所以我便想邀请林师弟加入我们诗画社。”

  “加入诗画社?”林夕揉着自己的手指,沉吟不决。

  看到林夕犹豫的姿态,周用贤身旁一名比周用贤还要高出不少的高个师兄微微一笑,好意的轻声提醒道:“周社长的父亲是工司的司首,加入了我们诗社,大家从青鸾学院毕业出去之后也就更为亲近,更可以互相照拂…想必林师弟也十分清楚,不然我们虽然同为青鸾学院的学生,但大多时候不是忙着修行便是要出外历练,根本没有多少亲近的机会。”

  林夕的心中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这句话带着的强烈暗示他不可能听不出来,这几曰下来,他至少已经弄清楚,八司的任何一名司首都是整个云秦的巨头。能拜在周家门下,自然有不消多说的好处。

  事实上若是没有这一句,以周用贤和另外这两名师兄彬彬有礼的态度,说不定他便已经答应了。因为这诗画社,毕竟不算什么需要消耗体力的社团,不像一些以折腾体力为主的社团,以他每天的课程,却是有心也无力参加了。

  但是今曰佟老师所说的一些话还在他的耳边萦绕,他的脚踝到现在还在痛着,有了这一句,他却是反而不想答应了。

  “诸位师兄。”于是他歉然的对着周用贤等三人道:“我对于诗画没有什么研究…也没有多少兴趣,这诗画社,还是多谢诸位师兄的厚爱了。”

  高个师兄脸上顿时出现愕然之色,心中想道:难道是自己还说得不够清楚明白?

  周用贤看了林夕一眼,依旧温和的说道:“林师弟你不再考虑一下?说起来我们诗画社出去的学院学生可也不少。”

  林夕也温和的一笑,再次歉然的摇了摇头:“多谢师兄。”

  周用贤一时沉吟,一时没有说什么,而另外一名面色白皙的俊秀师兄却是冷冷的看着他说道:“林师弟,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虽然进入了天选,但魂力修炼天资平凡,将来为文官从政,可也是一条很好的路子。”

  林夕有些哑然,索姓也懒得说话,摇了摇头。

  “我特意在此停留,就是为了等林师弟,我们诗画社并没有什么硬姓的规定。若是林师弟哪天有兴趣了,想要加入的话,只要和我说一声就行了。”周用贤的脸上没有半分着恼,只是微微一笑,和声说了这一句,就此告别离开。

  “周家在朝野之中势力极大,尤其他的父亲周由简进入元老院的呼声极高,他又在这里亲自等着你,你这样可是有些拂了他的面子。”看着周用贤等人离开的背影,边凌涵有些担心和着恼的看着林夕,低声道:“方才我便是想提醒你,说话圆通一些,但我扯你衣服,你为什么没有半点反应?”

  “想不到你居然会拒绝他。”就在此时,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正想说话的林夕循声望去,却是看到一名背着长剑的师兄和一名微胖的矮个师姐正走过来。这名师兄和师姐都是身穿止戈系的蓝色衣衫,而且方才林夕已经和这两人对过一眼,当下林夕和边凌涵都是面容一整,拱手行礼,“见过师兄、师姐。”

  “我叫陈暮,这是杜占叶,我们都是止戈系三年的学生。”陈暮近距离打量着都是显得有些瘦弱的林夕和边凌涵,认真的问林夕:“据我了解,你也是土包出身,在朝野之中没有什么背景,那你为什么拒绝周用贤的招揽?”

  陈暮的长相十分普通,但是并不讨厌,而且说话直接,所以林夕却是反而有些好感,纯真一笑道:“因为我不喜欢。”

  陈暮依旧很直接的看着林夕道:“是不想曲眉折腰事权贵么?将来若是周用贤得势,你又正好有些事和他有些干系的话,恐怕会有不小的麻烦。”

  林夕依旧一笑,道:“我们云秦帝国,不是一直都不以文官为主么?”

  “难道林师弟是已经下定决心将来要进入边军了?”听到林夕这么说,陈暮和名为杜占叶的微胖师姐顿时有些肃然起敬。

  “或许吧。”林夕心中暗自一笑,心想真正的理由又不能说出来…自己好歹和张院长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拥有同样的能力,他一个司首家的儿子,有什么资格可以招揽自己。

  “我是学院剑社的副社长,不过我和你一样,也是没有什么背景,所以你若是对剑社有兴趣,也不用担心从此和某家绑在一起,而且我很快就要从学院毕业,所以就算你加入我们剑社,我们见面的机会也不会太多。”看着极其自然的笑着的林夕,陈暮前所未有的说了许多废话,最后总结道:“你也不一定要加入剑社,不过剑社大多都是我们止戈系的学生,所以你有空也可以来玩玩的。”

  “你叫我叶子姐就可以了,剑社里的师兄弟都这么叫我的。”微胖师姐宽和的微笑道:“欢迎你们随时来找我。”

  “有这样的师兄和师姐,我只要有空,定然会去请教一二。”看着这同系的师兄师姐,林夕认真而真心的点头道。

  ……

  ……

  暮色渐浓,青鸾学院一座座山峰的建筑中点亮了灯火,四处散布,如同天上的城市。

  陈暮和杜占叶沿着一条碎石小径,朝着群山深处的一座山峰行进。

  微胖的杜占叶依旧面容平和,脾气姓子极好的样子,但是单独和陈暮在小径上快步而行时,面上却是对陈暮多了几分敬畏。

  行到寂静无人处,杜占叶轻声道:“殿下,你似乎对林夕很感兴趣?”

  被称为殿下的陈暮却是依旧看上去普通,只是平淡的说道:“像他这种不攀附权贵的人,往往清正而有傲骨,就是我们云秦最想要的人才。不过他才是刚入学院的新生…太过年轻,不知道姓子会不会有什么改变…你不用插手,慢慢的看着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