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章 燃在眼中的火

第十章 燃在眼中的火

  更新时间:2012-05-20

  清晨,从山间吹来的清风吹拂在林夕、唐可和边凌涵的身上。

  沿着平缓的山坡抬头往上,一栋栋无愧于真正空中花园的学院建筑,依旧如同天上的宫殿,令人神往而心生敬畏。

  敬畏使人约束。

  林夕嗅着路畔野花的天然清香,细想着那名中年大叔流传在讲师口中的这句话的意思。

  距离拒绝周用贤的招揽已经过去了两天,这两日之间的骑射和野外求生课程倒是平井无波,基本的骑术对于林夕而言没有特别的难度,至于射术,林夕和边凌涵更是被独眼黑袍讲师特别交待要低调一些,至于野外求生,第一次的课程也只是补了一些止戈系在灵夏湖畔到青鸾学院那几日行程的缺,只是先教会了止戈系的这些新生如何搭建各种行军帐以及各种地形和环境下行军的注意事项,以及让这批止戈系的新生在一片荒谷之中品尝了数种能吃的虫子和树根、草叶的味道而已。

  负责这野外求生课程的讲师叫做南忠杰,一名相貌忠厚完全不露锋芒的中年黑脸大汉,若不是身上的黑袍,看上去恐怕如同庄稼汉一般普通。

  按照他的说法,这种一开始一天为限的课程,只是荒野中的开胃小菜,这门课程的小半课程,将来都会配合真正的历炼而进行。

  今日的课程是选修课的第一门,在多达数十门的选修课目之中,医护这种课目显然无法引起绝大多数止戈系新生的兴趣,整个止戈系只有三名新生选修了这门课程,凑巧的是,另外两个也都是林夕的好友。

  比起一般的学生,林夕选择选修课目都不是抱着兴趣的目的,而都是抱着实用的目的,真正唯一看到了张院长留下的训诫的他更清晰的知道这个世上修行者不是无敌的,所以在准备砍人的同时,林夕也很有心做好了被砍的准备…那这样,学点救治包扎的手段在身总归不是什么坏事。

  而且除此之外,他这四门选修课之中有两门都是御药系的课程,他的心中,却还是有一个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因为到御药系,就很有可能看到那名好像什么都不在身上的高挑女生高亚楠…即便有着比别人多出一个世界的经历和秘密,但是在之前那个世界,对于感情这方面,林夕也同样没有什么经验,在高中时还偷偷传传小纸条,一起相约去看看电影的女孩子在考取不同的大学之后就无疾而终,而且回想起来心中泛不起多少的涟漪,只有一些青涩的回忆,那种朦胧的好感和他看见高亚楠时的感觉无法相比…那是一种奇妙至极的感觉,上千人站在那里,但是在人群中,他一眼过去,却是只看见她。

  就连此刻,一想到有可能看到那名最终和自己一样进行天选,进入御药系的高挑女生,他就觉得身侧的山风都似乎比平时更加轻柔。

  边凌涵走在林夕的身侧,感受着风的流向和动静,这名来自江南水乡的瘦弱少女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她只是觉得,和林夕、唐可这样并排行走在安静的学院小径上,这感觉,真好…。

  学院中所有山峰上的建筑都没有什么规律,各色殿宇零散铺陈于山坡或是绝壁之间,清幽安静的小径和建筑之间的巷道回廊四通八达,不过在当日的选课单上就已经清晰的标出了各门课程第一日学生集合的地点,所以林夕三人并没有绕什么弯路,便穿过了一片用清澈泉水灌溉的水稻田,穿过了一片具有江南风味的低矮白墙灰瓦房,看到了课单上所说的,依着止戈系隔壁山峰的一侧山坡而建的灰色殿宇。

  这座灰色殿宇只有上下三层,但是开窗很大,看上去却是像极了林夕所熟悉的教学楼。

  “蒙白!”

  楼下,一个身穿黄色袍子的小胖子正在东张西望,林夕远远看见,顿时忍不住笑了,远远就叫了一声。

  那瑟缩胆小的神态,不是他的另外一个好友蒙白又是谁?

  一看见林夕,原本正要往里面走的蒙白也顿时眉开眼笑的朝着林夕跑了过来。

  “蒙白,你也选了医护课程?你怎么又胖了?”一看清蒙白的脸,林夕兴奋的捶了蒙白一拳之余,却是又有些微微的发愣。

  蒙白原本白皙的脸略微的黑了一些,使得他脸上那些的小麻子显得不太明显,但是他的脸、他的肚子却都是明显又滚圆了一圈。

  “学院的东西太好吃了…”蒙白捂着被林夕捶中的地方,圆脸微红,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林夕和边凌涵、唐可顿时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你们内相系有些什么必修课目…都不太动的么?”因为熟知蒙白的脾性,所以林夕说话也没有设么顾忌,扯了扯蒙白身上的黄袍,“你还是得当心点,要不然这样下去,你这衣服可是都要嫌小了。”

  “林夕”,提及内相系课程,蒙白却是又高兴了起来,不顾林夕的取笑,道:“我发现内相系也不比御药系差,今后可能只要研究一些古典,看看能不能研究些更好的修炼方法就可以了。”

  林夕又是笑了笑,很是了解的拍了拍蒙白的肩膀。

  经过这么多天,他自然也已经知道内相系是研究修行者身体奥秘和追究一些更强大的修行手段的系,这种偏重于研究的系科,大多数学院据说都没有,将来上战场的几率也相对较小。

  对于胆小而胸无大志的蒙白来说,为什么选医护课程已经不言而喻了。

  “你们内相系有多少人选择这门课目?”

  “只有我一个。”

  “啊?”

  “他们觉得我们内相系必须的内感、古文等课目都已经比较闷,所以不想再选一门比较闷的课目了,大多倒是选择了你们止戈系的一些课目...林夕,我听你刚刚一说,倒是有些后悔了,早知道我也选门要动得比较厉害一些的课目了。”

  “为什么?”

  “从前天开始,我们所有新生不是都要开始进入试炼山谷了么?你说就我这身材…是不是就算带了变声面具和换了里面的衣袍,都会被人认出来?”

  “噗!”

  林夕和蒙白一边闲聊一边走入御药系的灰色大殿,听到蒙白的这一句和看着蒙白异常发愁的圆脸,林夕再次忍不出笑喷。

  陡然间,林夕的笑意却是微凝在脸上。

  因为就在他眼下经过的左侧一间教室之中,整齐的坐着一排排身穿灰色衣衫的御药系学生。

  课堂中的御药系学生很多,学生前面还有身穿黑袍的讲师,然而林夕只是一眼之间,就看到了坐在教室一角的高亚楠。

  高亚楠的黑发如瀑般随意束在身后,即便是身穿看上去无比老气的灰袍,她的眉目,也在林夕的眼中化成了一副美丽的风景。

  她的左脸颊上似乎被什么蚊虫叮出了一个小包,有些微红,但是落在她白玉般的脸上,却是反而多了一抹可爱的味道。

  “放心,要是别人认得出你来,我们至少也能认得...

  出你。到时候谁要是敢对你下重手,我们也可以帮你。”此时,唐可和边凌涵正笑着安慰异常发愁的蒙白,却是没有注意到林夕的异样。

  但就在此时,林夕的眼中,却是又出现了一丝异样的红色。

  这一丝红色在高亚楠所在的这间教室窗外的远处透出,随即却是化成异常妖异的一片。

  “林夕…”唐可和边凌澜、蒙白也都终于发觉了林夕的异常,但只是一眼看去,这三人也是瞬间变了脸色,“着火了!”

  那如同突然竖起的一大片红色旗帜般妖异的红,是从一片距离这座灰色殿宇不远处的楼宇间冒出的大火!

  只是一息之间,所有这座灰色殿宇之中的人都被惊动了,不仅是和高亚楠一样正坐的御药系新生,就连站在台前的黑袍讲师都些微变了脸色。

  “救火!”

  极其简单的吐出两个字之后,这名林夕都没看清面目的黑袍讲师在一踏步之间,就如同一根箭矢爆射了出去。

  与此同时,上方一层楼上,一名黑袍讲师从空中飘落,就像一片在空中摇摆的黑色莲叶,轻飘飘的落地。

  ……

  在林夕和唐可等人跑出这座灰色殿宇时,那两名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狂掠的黑袍讲师已经接近火场不远处。

  那一片连绵的楼宇都是木楼,大多都是三层,连在一起,组成了数个大院,就这片刻的时间,滚滚的浓烟就已经冲天而起,巨大的火舌从一间间窗户中涌出。

  “有上课的学生?”

  让林夕瞬间深吸了一口气的是,他看到火场之中,有不少学生在惊慌失措的往外奔逃。

  “那也有选修课目?”

  其中数名熟悉的止戈系新生的身影,瞬间让林夕反应了过来。那些从火场之中奔逃出来,身穿各色学院衣衫的学生,也都是各系的新生。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