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一章 不忍眼见逝去的生命

第十一章 不忍眼见逝去的生命

  更新时间:2012-05-20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着火了?”

  “附近有水塘么,快想办法救火!”

  “怎么有这么浓烈刺鼻的烟雾!”

  “…..”

  林夕、唐可等人和这座灰色殿宇里面的御药系新生以及其它原本来上医护课的各系新生们都是飞快的朝着着火的那一片楼宇飞快跑去,一时乱哄哄的一片。

  只是片刻的时间,绝大多数的楼宇屋顶都已经有火舌窜出,火势竟然是异常的猛烈。

  距离火场还有至少百米,林夕就已经感到一股扑面的热浪涌来,而且这些楼宇之间,有一些青黄色的浓雾也在升腾而起,十分的刺鼻。

  “梁延昭,发生了什么事?”突然,林夕看到了一名身穿止戈系新生蓝袍的新生,虽然平日和那人不熟,只是知道名字,但是林夕眼下也顾不得许多,马上飞快迎上前问道。

  梁延昭慌张的擦汗,惊魂未定的看着林夕道:“我们刚到不久,讲师还没到,结果就起火了。”

  “你修的是什么课?”

  “切脉。”

  “起火的时候,你们有多少人在了?”

  “一共有三十几名。”

  “三十几名?”

  就这短短几句,“啪!”的一声爆响,林夕转头看去,只见二楼一面墙壁被一股沛然大力震得粉碎,破碎的木块一块块飞出,一条黑色的身影手提着两名新生从火窟中跃出。

  这是一名身材矮胖的中年讲师,发梢已经被炙得焦枯,然而一脚踢碎一面墙壁,以强横的态势稳稳落地之后,他却是依旧冷静异常,只是对着下方不远处的两名黑袍讲师简单至极的说道:“还有六个,我中,你们左右!”

  “咚!”

  这一句简单至极的话刚刚出口,地面好像微微一震,他的身体竟然如同投石车投出的石头一般,从地上拔地而起,重新跃入了二楼他方才踢出的大洞之中。

  两名从先前林夕所在的灰色大殿赶来的黑袍讲师已经停留了一阵,此刻听到这名矮胖中年讲师的话,却是没有丝毫的停留,一左一右,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像两根黑色的箭矢一样,义无反顾的朝着汹涌的火焰中扎了进去。

  火窟中翻卷的火舌,竟然被这三名黑袍讲师带起的劲风破开。

  这样的场景让林夕和所有新生都是动容,同时也略微的心安。

  有三名讲师在场,这说明梁延昭所说讲师还没到,只是还没进入他们的课堂,却是也已经在这片楼宇之间了,而这名讲师所说的还有六个,自然就应该是还有六名新生在火场之中。

  佟姓独眼黑袍讲师的有句话林夕记得十分清楚,即便是青鸾学院不入流的学生,撒在边军之中,也已经是鹤立鸡群的强者,那么比一般学生而言强出不知道要多少的三名学院讲师,要救六名学生,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火势更加的猛烈,尤其令人呼吸困难的刺鼻浓烟也开始扩散开来。

  然而哔啵的烈火中有风声传出,呼!只是十数息的时间,三名黑袍讲师几乎同时从火场之中掠出。

  一人如飞在空中的磐石,一人如飘落的莲叶,一人如凌厉的箭矢…三名黑袍讲师的身影依旧给人一种异常冷静的感觉,但是这三名黑袍讲师互相一眼对视之间,脸色却是都变得骤然难看起来。

  林夕的呼吸微微一顿,瞬间明白了症结所在。

  依旧从二楼跃出的矮胖中年讲师手中提着一人,而从他左侧掠出的灰发妇人手中提着两人、从他右侧掠出的面容有些苍老、蜡黄的男子手里也提着两人,就算是在林夕那个世界,教林夕体育的体育老师,也可以一眼算出来,是五个人。

  那么六减一,还有一个人。

  三名黑袍讲师放下手中提着的学生,正想返身再入火场,“我来。”就在此时,一个平平的声音发出,顺着这声音望去,林夕等人却是看到,不知何时,又有一名黑袍女子到了火场。

  这名黑袍女子头发有些微微的凌乱,对于林夕和其他各系新生却是都不陌生,就是当日在大试现场,和夏言冰等人一起出现过的,抱着一本黑色封面厚书的书呆子、老学究一样的女子。

  此刻这名黑袍女子的手里依旧握着一卷书卷,皱着眉头,脸色有点长久不见阳光的苍白,似乎也是已经一头扎进某座书楼许久没有出来见过阳光,但是看到这名黑袍女子,听到她的出声,三名黑袍讲师却是都马上不发一言的点了点头。

  就在他们点头之间,这名书呆子一样的年轻黑袍女子已经提足轻轻在地上一点,她的整个人身上都是闪耀着耀眼的黄光,飘飞了起来。

  一条微蓝色的寒光从她的手中弹出,她前方所有的火焰全部被迫开,从一侧的一扇窗户之中掠入之后,她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远处,一条条黑影在山坡上飞纵,有许多学院的讲师被惊动,朝着火场赶来。

  “怎么回事?”一名秃头老者赶到,他身上的黑袍胸口和袖口上都绣着银星,赫然是学院的一名教授。

  “莫名火起,还有一名新生没有找到,安副教授在里面。”三名黑袍讲师都是对着这名面容严厉的秃头教授行了一礼,飞快解释道。

  “安副教授…她居然已经是副教授了?”

  听到这样的声音,林夕不由微微一怔,因为那名书呆子一样的女子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岁的年纪…而青鸾学院的副教授,在外面,已经是相当于副省督的级别了。

  而听到安副教授在里面,秃头教授也是面容一缓,似也放心了下来,不再多说,只是眯着眼睛看火。

  火势越来越大,映红了半边天空,此刻就算大火能被很快扑熄,大部分木楼也已经烧成残骸,救火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轰!”

  突然之间,一座小楼猛然崩塌,冲出无数燃烧着的木片和火星。

  火场之中的安副教授,却是一直都没有露面。

  随着时间的拖长,所有在场的新生的心情就越发变得紧张起来。

  “喀!”

  林夕前方左侧数过去第三间的一面墙壁突然被绞得粉碎,一团寒光挟着一股烈火从中冲出。

  书呆子模样的安副教授重新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她的两截衣袖都已经只剩下半截,露出了两截玉藕般的手臂,但是剩余的半截衣袖却是没有任何烧焦的痕迹,似乎在有些部位燃起火苗时,就已经被她自己用锐器割去。

  正是两截玉藕般的手臂露在外面,林夕才看清她手中的那条微蓝色寒光是一柄薄薄的软刀,此刻柔和的卷在她的右臂上。

  一时微乱的头发,有些苍白微红的脸色,宽大断袖的黑袍和缠绕在玉臂上的软刀,形成了一种林夕想象不到的惊人美感。

  她没有缠绕...

  软刀的另外一只手中,还抓着一名身穿红色学院服的少年。

  这名天工系的少年身材比林夕还要略微瘦弱一些,半边脸漆黑,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在这名副教授的手中,轻得就像一捆稻草。

  “无用了…他自己跑错了方位,躲到了那处底楼靠墙的桌下…我找到他时,已经无用…”

  迎着走上来的数名黑袍讲师和教授,安副教授摇了摇头,她的语气如同读书一般,脸上也是依旧一副书呆子的表情,但是有些显得呆板的脸上,却是也透出一股无奈和沉痛的意味。

  所有还来不及高兴的新生瞬间手足冰冷。

  林夕呆呆的看着安副教授手中那名一动不动的瘦弱天工系男生。

  这名没有半点生气的天工系男生他并不认识,根本不知道他的出身,来历,但是他的面容却是和林夕一样的稚嫩青涩。

  虽然十分清楚,许多像李开云这样青涩的少年都是怀着为帝国献身的崇高梦想来到青鸾学院,他也十分清楚,将来必定有很多人的鲜血洒在帝国的疆域之中,但这却是林夕在这个世上第一次直面真正的死亡…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在他的面前消失。

  这个时候,他决定自己要做些什么。

  “安副教授。”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之中,林夕走上前去,看着两截手臂露在外面的黑袍女子,认真而凝重的问道:“你找到他的时候,他就一直躲在那座木楼的靠墙桌子下面么?”

  “恩?”安副教授皱了皱眉头,不解的看着走上来的这名止戈系新生,点了点头。

  不等其余的教授和讲师叫他离开,林夕轻轻的喊了一声,“回去!”

  ……

  景物变幻,又回到了林夕和蒙白等人跑出御药系的灰色殿宇之时。

  中年矮胖讲师如同投石一般破开二楼墙壁冲出…接着三名黑袍讲师再次冲入火场…因为时光倒流之前,林夕已经经历了一遍,所以再也没有半分的吃惊。

  在这混乱不堪的场景之中,他只是没有停留在上次停留的地方,而是沿着略微倾斜的山坡,到了那座安副教授最终找到那名天工系男生的两层木楼前方。

  “林夕,你干什么!”

  就在看到握着一侧书卷的安副教授赶到,三名黑袍讲师从火场之中跃出的瞬间,在蒙白等人的惊呼中,林夕便咬了咬牙,朝着前方已经喷出火苗的木楼窗户狂奔了过去。

  ***

  (偷偷加更一章...然后认真的求红票,求包养)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