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二章 唐藏潜隐

第十二章 唐藏潜隐

  更新时间:2012-05-21

  这个时候,那名天工系的男生应该已经因为惊惶丧失理智而躲在了这间木楼里的某一张桌子下。

  林夕没办法告诉安副教授和那三名黑袍讲师,他和张院长一样,有着一天一次,可以令时光逆转十分钟的惊人能力,所以知道这名男生现在就在这间木楼里面…就算他这么说了,恐怕也没有人会相信,以为他是在说胡话。

  然而要救这名天工系的男生,时间却是十分紧迫,所以林夕只有采用这种最为直接的方法。

  ……

  “你要做什么!”

  三名黑袍讲师一眼瞥见在山坡上朝着火楼狂奔的林夕,也都惊怒的发出了一声大喝。这个时候有学生贸然的冲进火场,无异于添乱。

  但是在所有人震惊不解的目光中,林夕非但没有停止,反而跑得更快,他没有破开厚厚木墙的能力,直接从窗口撞了进去。

  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灼热瞬间将林夕包裹,前后左右全部都是火!

  他根本睁不开眼,看不清屋内的情况,刺鼻的浓烟和火光充斥在空气之中,但是他还是用力的呼出了在胸腹之间憋着的气,大叫道:“我来救你,你在哪里!”

  没有人回答!

  外面的喊声不断,全部都是在叫着他的名字。

  只是数息的时间,林夕就支持不住了,根本无法呼吸,口鼻之中和身体的表面都是无比的灼痛,但是他还是咬牙忍耐着,凭借冲入时的方位感,沿着墙边摸着。

  “啪!”

  一根燃烧的木条正好砸在了林夕的背上,使得林夕的背后顿时一股难言的灼痛,他的身体也被打得往前一个踉跄。

  但就这一下,他却是正好撞在了一张书桌上,他的脚也踢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他就在这里。”

  林夕瞬间反应了过来,下意识的伸手往下摸去,想要将这名天工系的男生拖起来,但只是这一弯腰之间,一股极其难受的窒息感和眩晕却是充斥他的全身,他的意识还有一些清醒,但是却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喀!”

  就在这个时候,让已经睁不开眼的林夕嘴角露出一丝幸福微笑的是,他前方不远处的墙壁上发出了剧烈的碎裂声,一团淡蓝色的寒光席卷进来。

  薄而长的寒刀却像霸王枪一般霸气的扫开阻挡前方的所有火焰,头发有些微微凌乱的黑袍女副教授出现在了林夕的身边。

  “终于来了…原来我现在也只能在这种地方坚持这么短的时间,可真是有些差劲。”

  在心中嘀咕了这一句之后,林夕很是干脆的失去了知觉,安心的跌倒在了女副教授软软的怀里。

  ......

  青鸾学院的东面,有座山峰。

  这座山峰比起青鸾学院其余的山峰都要略微低矮一些,上面也只有数个四合小院般的院落,掩映在一片片干净的银杏树林之间。

  就在林夕很安心的跌倒在安副教授怀里之时,这座山顶晨雾未却,一条条云雾犹如飘带一般横亘在高大的银杏树间。

  一名领口和袖口上都绣着银色星辰的教授自然的走在银杏树林之中。

  他是一名林夕等人,甚至绝大多数青鸾学院的老生都根本没有见过的学院教授,从他披散的黑色长发和没有一丝皱纹,如同白玉一般干净的俊逸脸庞和挺拔的身姿上,也根本无从看出他的年龄。

  他的眼眸犹如秋水般清澈,行于林间,独有一副洒脱的姿态,而眉宇之间,却是有一种近乎朝圣般的光辉。

  他缓缓而行,轻踏灰枯或淡金色的厚厚落叶,前方出现了一座黑瓦青砖的四合小院。

  四合小院的松木门紧闭着,这名披发学院教授正对这扇木门,伸出手来,但在触及这扇木门之前,却是顿住,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停顿了下来。

  “南宫陌,你不该来”。

  一声平静而苍老的声音从四合小院中发出,这名披发教授虽然没有最终推门,但是这扇门却是开了。

  四合小院里平淡无奇,只有一个小小的池塘,旁边有几株疏竹,还有一名断臂的老人…夏副院长。

  “可我还是来了。”南宫陌朝着院中的夏副院长微微欠身,容颜平静的说道。

  虽然自从走进这片银杏林开始,他和对方便已经是截然对立的敌人,但是对方的经历和身份,却还是足够值得他尊敬。

  夏副院长单手低垂,侧过身子,他身后的屋檐旧瓦在清晨的阳光下闪耀着庄严的光泽,看着平静的站在门外台阶下的南宫陌,他的语气之中充斥着难以言表的痛惜和无奈:“你已经在青鸾学院呆了十几年,却终究还是忍不住要到这里来。”

  “我不畏艰险,在学院这么多年,甚至不惜杀死和牺牲许多自己人,还不是为了要到这里来?”南宫陌冷漠的看着夏副院长:“人总是要有些自己坚持的东西。”

  “说的好!”

  一阵鼓掌声从银杏林的后方想起,一脸不羁,同样从脸上看不出年龄的“秦疯子”拍着手狂放的笑着走了出来,他的手中提着一柄绿色鲨鱼皮鞘的长剑:“虽然你潜伏在院内这么多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你传递出去的一些消息之下,但是因为你这一句,我还是欣赏你。”

  南宫陌的眉头微皱,没有说话,眉宇间多了几分动容和苦涩,他没有转身看这名手持长剑的狂放黑发男子,而是微微侧身,望向自己的左侧。

  左侧悬崖外,是一条条若隐若现的晨雾,而一蓬花白的颜色却是缓缓的越过了悬崖边,安静的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一名头发花白的精瘦黑袍老人轻松的点着陡峭的崖壁,走了上来。

  与此同时,林夕和边凌涵最为熟悉的独眼黑袍讲师在远处的一株银杏树上露出了身影,只是冷冷的看了南宫陌一眼,随后却是消失了身影。

  他的身上,背着一柄黑色的长弓,正是张院长遗留下来的古弓“小黑”。

  对于独眼黑袍讲师,南宫陌自然比起林夕和边凌涵所知的更多,也更清楚,这名独眼黑袍讲师在转身离开,看不见的情况下,比起就在视线之中更为可怕,更有压迫力,但是看着崖壁上那名双手空无一物的精瘦老人和独眼黑袍讲师的接连出现,他的脸色却是反而彻底恢复平静,方才那一丝动容和苦涩,却是反而全部消隐不见。

  “想不到你们早已察觉我的身份…但让我纵火成功,还没有提早安排许多人前去相救,你们为了让我毫不疑心的来到此处,难道就不管那些新生的鲜活性命么?”他只是淡漠的一笑,看着院中的夏副院长质问道。

  夏副院长的神色更为冷漠,平静的说道:“安可依去了,以她的实力,不太可能会有死伤。”

  南宫陌默然无语。

  “不仅是你们唐藏古国,就连我们云秦帝国别...

  的学院,都想要进入张院长的这个小院。”但是夏副院长却是看着他接着说道:“既然你在青鸾学院呆了这么多年…那我可以让你进来看一看,因为这里面,事实上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隐匿身份在青鸾学院一直成为教授的唐藏潜隐者南宫陌,实是已经心如磐石般沉冷,即便面对这么多的可怕对手,他也是十分的平静,他甚至可以平静的面对自己的朋友,面对自己的死亡,但是听到这句话,他却是浑身一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呼。

  学院一直划为禁地,连云秦帝国的皇族都不允许进入,封印着张院长的隐秘传承和神兵的小院,竟然实际上什么都没有?

  为之追寻和奋斗了十几年,他才接触到的秘密,才锁定的这处小院,竟然只是镜花水月,根本不存在?

  这无数的代价换回的虚无…这种心神冲击让心如磐石的他也无法自持,在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呼的同时,他有些失神的朝着前方的台阶跨了过去,要进入这个小院看个清楚。

  但就在此时,一股冲天的剑气在银杏林中冲天而起,无数的金黄色银杏叶在这一瞬间飘洒飞落。

  随着秦疯子的一指点出,一道凄厉的嘶鸣骤然在林间响起,他手中的长剑震鞘而出,直接化成了一道清光,直刺南宫陌的后心。

  飞剑!

  林夕自从在鹿林镇牌楼下遇见那名认真古板的少女之后,便最为关心的东西,此刻便出现在了止戈系这名黑发飞舞的教授手中!

  光是这一瞬间出手带起的凄厉嘶鸣声,便可知这飞剑的剑速是何等的恐怖。

  而此时,也正是唐藏潜隐南宫陌意志最为薄弱,最为失神之时。

  但这失神,却是南宫陌装出来的!

  就在长剑脱壳飞出,露出一泓秋水般的青色剑身之时,他的左手便已经往后翻转,手中出现了一柄只有一尺来长的金色禅杖。

  破空而至的剑光被这柄短短的金色禅杖挡个正着,薄而坚硬的剑身和厚重的杖头狠狠撞击,发出了一声令人牙齿发酸的脆鸣。

  南宫陌的眉头微皱,但是借着这一股力量,他原本已经往前掠出的势头却是更加凌厉,如同一根箭矢一般,右手伸出,直击站立在院中池塘边的夏副院长。

  他的右手,黑光闪动,是一根黑色浑圆的长刺。

  ***

  (继续求红票,还有纵横有个和微博差不多的聊聊大家看到没...点我仙魔变书名旁边的作者名无罪,就可以进去了..有些小道消息我会在里面发布的)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