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三章 一个学分的奖励

第十三章 一个学分的奖励

  更新时间:2012-05-21

  只是一息之间,这名唐藏潜隐手中的黑色长刺已经距离夏副院长只有十余尺的距离。

  就连秦疯子被他格挡住的秋水般飞剑,都兀自停顿在空中,还没来得及再行飞刺,强劲的冲击力使得他的头发和身上的黑袍都被他破空产生的劲风往后扯得笔直,给人一种难以想象的玉石俱焚的气息。

  这股气息和他眼中冰冷至极的杀意昭示出一个事实,这名唐藏潜隐在一开始发觉自己身份暴露之后,便已经彻底改换了目标,变成要刺杀夏副院长!

  但不知为何,南宫陌的这一刺却是出现了微微的犹豫,他持着金色短小禅杖的左手不自觉的颤动了一下,似是在等着迎接什么,但是他这预料中的东西,却是并没有出现。

  青砖黑瓦的上方,忽然无来由的袭来一阵大风,无数矗立在瓦间的枯草折断,那名从悬崖边现身的精瘦老人仿佛天神般从一侧屋顶飞压而下,随着一声雷般暴喝,他一脚狠狠的当头踏下,一股极为强大霸道的气息,从他的脚下释出,先是出现耀眼的黄光,而后竟然是发出了黑白两色的光芒,在他脚下形成了一个黑白相间的斑斓虎头,强大的力量压迫空气的声音,完全如同一头斑斓巨虎在嘶吼。

  南宫陌微微仰头。

  他头顶上方的天空都似乎变得阴沉下来,被这一名精瘦老人彻底的遮住。

  金色禅杖从他的手中脱手飞出,往上空飞出,与此同时,只有他们这种级别的人物才能感觉到的那一份微微的犹豫就像一件身外之物一样,和他剥离开来,他的身上,只有更凛冽冰冷的杀机。

  “嗤!”

  他手中的黑色长刺顶端,骤然射出一截黑色光华,就好像他的黑色长刺突然燃烧,发光一般,射出了一条光柱。

  夏副院长依旧站于原地,一动不动,但是他身上修有麒麟和神鸳标记的袍子突然略微往外鼓胀了起来,一股黄光从他的指尖射出,无声撞击在直刺他眉心的黑色光华上。

  他依旧无甚反应,凝立在原地不动,只是灰白的发丝被他眉心之间蓦然产生的劲风吹拂得有些散乱,但南宫陌的身体却仿佛被某种奇异的力量控住,黑色长刺在手中拿捏不住,随着虎口的震裂,血珠的飞出而从手心往后滑脱出去。

  “蓬!”

  上方压下的斑斓虎头将金色禅杖打得倒飞而出,重重的撞击在他的左肩上,随着咔嚓一声闷响,他的左肩骨断筋折,猛的塌了下去。

  “杀!”

  但是这名唐藏潜隐依旧没有发出任何的惨呼,也根本不顾已经到了他后颈,下一息就可以斩下他头颅的秋水般飞剑,而是随着一声冷喝,一股鲜血和一条淡金色的光华脱口射出,再击夏副院长的眉心!

  这纯粹是以他的身家性命发出的一击,比起之前他黑色长刺前段射出的那一截黑色光华的气息更为强大和恐怖,这一击发出,南宫陌也忘却了一切,所有思绪也全部缠绕在那一条淡淡的金光上。

  秋水般的青色剑光割破了他后颈处的学院黑袍,有风,却是行于他和夏副院长之间。

  目视着那条散发强大而决然气息的淡淡金光,夏副院长却是依旧未动,眉宇之间却是反有悲悯之意。

  一支黑色的羽箭仿佛从天外射来,准确无误的射在那条淡淡的金光上。

  南宫陌眼中冷漠而决然的杀机瞬间消失,心中却是有解脱之意。

  黑色羽箭被淡淡金光的力量撞得节节碎裂,但是箭矢上强大的力量却是也使得这条淡淡的金光偏离了方向,切断了夏副院长几根花白发丝,从他的耳侧飞过,铮然坠地,却是一枚亮晶晶的无柄小剑。

  这也是一柄飞剑!

  秋水般的青色剑光在他干净白皙的后颈上带出了血丝,却是没有斩下,“吼!”上方踏下的那斑斓虎头,却是重重的轰在他的后心,使得他无法承受,喷出一口鲜血的同时,无力的跪倒在地,跪倒在这青砖黑瓦的院中。

  “佟韦…你的修为和箭技又精进了。”但带着一丝解脱之意的南宫陌却是十分平静的转过头,对着左侧后方的银杏林中说道。

  独眼黑袍讲师如同鹰隼一般站立在一截树干上,远而沉默的看着南宫陌,看着这名昔日曾经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友人,只是数息的时间,他一转头,往后跃出,不发一言的消失在银杏林中。

  “夏副院长,想不到您当年受了那样的伤,而今还有大圣师的修为,即便是单独,我也不是你的对手。”南宫陌咳嗽着,一缕缕的鲜血不受他控制的从他嘴角沁出。

  夏副院长敛去面上所有的情绪,平静的说道:“若你是我云秦帝国的人,将来的成就,注定在我之上。”

  “可惜我不是,我生下来就是唐藏国人…”南宫陌伸手擦了擦流淌到脖间的鲜血,咳嗽道:“你们虽然设计确认了我的身份,然而我在这里出事,我们那边必定也会查出你们的人…毕竟能够查出我一些蛛丝马迹的人并不多。”

  “我们会尽力。”夏副院长缓缓的转过身去,他的这句话换了别人根本无法得知其中的具体含义,但是南宫陌却是听懂了,嘴角泛出苦涩笑容,沉默下来。

  ……

  林夕在一阵清幽的药香中醒来。

  努力的睁了睁沉重的眼睛,看到自己换了一身干净的蓝袍,却并非在自己的房间。

  老是皱着眉头,有些出神的在思索一般,充满书呆子气息的安副教授正手持一册书籍,坐在一个袅袅生腾药气的紫砂小炉前。

  四壁都是堆满了书卷和放满了贴着标签的瓶瓶罐罐的架子,静谧的房间之中,只有他和这名侧对着他而坐的黑袍女子。

  “你醒了?”安副教授的目光没有离开她手中的书籍,没有看林夕,却是突然开口说出了一句。

  林夕点了点头,从铺在地上的厚席上坐了起来,他看到自己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有有些烧伤的痕迹,但是抹了一层淡黄色油状的药膏,却是没有丝毫的痛感,反而有些觉得微凉。

  安副教授接着说道:“不要洗掉这些药膏,你的灼伤不重,应该明天就会好了。你是怎么知道那名天工系的学生就在那里的?”

  她说话的声调十分平,给人一种就像是在读书的感觉,从而显得异常没有情绪波动,然而她这句话却是让林夕微微一怔,脑海之中出现了他运用自己的能力之前,这名女教授断了衣袖,裸着玉藕般双臂,提着天工系那名瘦小学生的画面,他也顿时有些彻底反应过来,自己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在此处。

  “那名天工系的新生怎么样了?”他没有马上回答安副教授的话,却是忍不住先问了这么一句。

  安副教授平静的说道:“他没事了。”

  “哦。”林夕的心中微微的欣喜,回答方才的问题:“我在那里似乎听到了他的喊叫声,所以没来得及多想,就冲过去了。”

  ...

  “不及考虑自身,委实有些莽撞,但此份拼命救护同学的勇气却值得嘉奖,我发现他时,他已经被炙昏过去,若不是你,恐怕来不及救治。”安副教授的声音依旧如同读书一般,“所以这次,学院奖励你一个学分。”

  “这就得到了一个学分?”从未想过好处的林夕惊讶的张了张嘴。要知道一门选修课目,也只有两个学分而已。

  安副教授依旧看着手中的书卷,用没有什么波折的语气说道:“这是我的药室,距离你今日上医护课目的教堂不远。我接下来的一些课堂需要人帮忙,若是你有空,可以过来帮我,一学年下来,也有两个学分。”

  但是这句话落在林夕的耳中却是晴天霹雳一般,他忍不住惊讶的出声:“您看上我了?”

  在之前和木青讲师聊天之时,他就听木青讲师说过,要是被一些教授看中,配合参加一些课目的研究,就会得到额外的学分奖励。而现在他已经得到一个学分奖励,陡然听到又有两个学分,他才是如此反应,而这句话出口,他自己却是脸上微热,知道自己这句话听上去很大歧义。

  “恩,是的。”但是埋头在书卷之间的女副教授却明显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只是读书般老实说道:“你进入了天选…对那些药草记忆力非凡,又选了医护和毒理,想必对御药也有些兴趣,所以我想如果你不拒绝的话,可以每隔两天过来帮我一两个时辰。我知道你在接受佟韦的训练,不过没有关系,你可以在接受他的训练之前或是之后过来。”

  只是每隔两天过来帮忙一两个时辰,而且这名女副教授都已经知道他和边凌涵在接受风行者特训,而且没有考试的压力,一年下来有两个学分,这还有什么可以拒绝的理由?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已经彻底心动的林夕还是小心的问了句:“安副教授,您研究的是什么课目?”

  “我在测试几个药方,到时候你可以帮我完成一些药草的前期处理。”安副教授平平的说道。

  “好。”林夕听到不是什么恐怖的事物,顿时马上点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