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六章 黑花长枪

第十六章 黑花长枪

  更新时间:2012-05-23

  试炼山谷之中,无论何时何地,不准解除身上的黑铠甲和变声面具。

  抢别人身上的金五角徽章或是被人抢身上的金五角徽章,击败对手可以从对方身上摘取一枚金五角徽章,反之则失去,不准多取,只要身上有四枚以上或是被人夺得一枚不剩,走上谷中的木制步道,便可结束试炼。

  连续五次身上有五枚金五角徽章退场的话,便可以获得一个学分的奖励。

  山谷中有各种真正的军中兵刃,但是要自己去找。

  ……

  林夕本来就听得十分认真,再加上这试炼山谷之中的规矩并不复杂,所以他很轻松的就将这些重要的条目一一复述清楚。

  听到林夕无一遗漏重点,而且并无半点轻佻之意,满脸皱纹的黑袍老人脸色稍显温和,转身推门让路。

  此间神殿般的建筑幽暗而曲折,黑袍老人再次推开一间房间的厚重石门,一股明亮的阳光却是瞬间倾泻,照射在黑袍老人和林夕的身上。

  这是一扇通往试炼山谷的门,一根固定在门侧墙壁上的银丝滑索通往山谷的密林之中。

  林夕看到,上下左右,有至少上百根从这样的大门后伸出的银丝滑索,通往试炼山谷的密林之中。

  黑袍老人点了点银丝滑索,默然道:“最后一个忠告,就和战场上一样,试炼山谷之中没有绝对的公平,虽然基本上所有学生都是通过这些银丝滑索进入山谷之中不同的区域,但不保证有些已经得到武器的学生在有些银丝滑索周围守候,所以从进入试炼山谷之时,就要做好迎敌的准备。”

  林夕对黑袍老人行了一礼:“请问老师姓名。”

  黑袍老人看了林夕一眼:“罗侯渊。”

  银面黑甲的林夕不再多话,转身顺着银丝滑索飞速滑下。

  “虽然我云秦帝国讲究尊师重道,但对一名如此年纪还只是讲师身份的快要入土的领路人,还能如此尊敬的态度…夏副院长,你挑选出来的天选,果然是有些与众不同。”身穿普通讲师黑袍的罗侯渊看着林夕身影消失的方位许久,心中喃喃自语。

  几乎所有对于权势有着与生俱来敏感的金勺少年看到这名身穿老旧讲师长袍的老人恐怕都觉得荣光和前程已经彻底离他远去,只有熟悉这整个学院的教授才知道这名老人是什么样的一类人。

  青鸾学院容纳着各种各样的人才,正如独眼黑袍讲师佟韦所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欲和对于事物截然不同的看法,学院之中也容纳着罗侯渊这一类人,他们隐于学院的山水之间,不追逐名利和荣耀,只有在学院内里受到真正的威胁时,他们才会出手。

  他们这一类人是真正的隐者,而在外界一些绝密的卷轴之中,专门用于他们这一类人的名字是“学院守护”。

  ……

  和先前的其它银丝滑索相比,这条从神殿般建筑物中伸出的银丝滑索并不算长,只是十数息的时间,林夕就看到了这条银丝滑索的尽头。

  尽头处是一间破烂的小亭,周围是一片高大的野山樱树。

  身穿略显臃肿,还没有彻底熟悉的黑色铠甲的林夕重重的落于亭中,目光只是四下一扫,他银色面具之中的嘴角便露出了一丝苦笑出来。

  周围并没有伏兵,但是从他置身的这处小亭往他来时的方位看去,却是可以清晰的看到,青鸾学院的众峰全在那一侧,也就是说,这山谷是在青鸾学院众峰的外面。四面地势起伏的山林根本看不到尽头,这试炼山谷给他的唯一感觉是大,且极大,而且他虽然明知在这片山谷之中,恐怕有不止一名学院讲师在暗中观察着每一名学生的动静,但是此刻他放眼望去,却是根本没有看到罗侯渊所说的木制步道。("  )

  也就是说,这退出战场用的木制步道虽然铁定存在,但也不多,哪怕是在退出战场,寻找这些木制步道的途中,也有可能突然遭遇别的对手,再次被迫卷入一场新的对决之中。

  知道自己最为紧要的是先行离开这片区域,林夕随便挑选了一个方向,快速奔跑了起来。

  但只是跑了数十步,林夕就马上慢了下来。

  之前不剧烈动作,身上的黑色铠甲除了略微厚重一些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一剧烈动作起来,林夕却是感觉到,自己丹田之中那一股气流流动产生的暖意,却是被这副黑色铠甲上沁出的冰冷气息所抵消不少。

  看来此前木青讲师所说,这试炼山谷之中有压制修为的布置,就是这黑色铠甲!

  林夕慢步穿梭于丛林之中,突然,一侧乱石间的一抹异样的黑色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那是一柄黑色长刀。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上前几步,只是在提起这柄黑色长刀的瞬间,黑色长刀略显宽厚的刀背和刀身上细微松纹般的自然锻造纹理和略微弧线形的式样,以及一条深深的血槽,就让林夕马上肯定,这是一柄和唐可之前背着的长刀一样的,真正的云秦帝国边君制式长刀!

  云秦帝国的边君制式长刀是用三重钢打造,刀身为了防止在对方铠甲中拖曳时折断,刀身在用百锻钢锻造成型之后,又嵌入了一根寒铁条锻打,刀锋处则加上一条黑云钢锻打,最后用十余种矿石粉末和最纯净的黑炭配合淬火,接连不断锻打和淬炼三日,这才成型,才能保证这种长刀在连斩对方头颅和铠甲的情况下不卷口不崩口。

  现在这柄比他整条手臂略长一尺的黑色长刀的特征完全吻合,和唐可带来学院的长刀相比,所不同的只是没有刀鞘,刀把上没有边军为了防止脱手而系的厚布条。

  握着这柄对于他来说还有些沉重的黑色长刀,林夕顿时觉得安全了不少,但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切削一下身旁的一株低矮枯树,试一下真正的云秦边军制式长刀是什么威力时,“咔嚓”一声,有脚步踩踏枯枝声在他的侧后方不远处响起。

  有对手来了!

  林夕心中微惊,马上转身,看清对手和对手手中的兵刃时,不由大为紧张。

  这名陡然出现,同样银面黑甲的对手手中持着的是一柄黑色的长枪。

  微微泛青的寒光三棱枪头和闪着蜡光的黑色木枪杆,提醒着林夕一个事实,这也是真正的地方军制式长枪“黑花”!

  “黑花”的枪杆是用经过特别鞣质的黑藤木制成,非但极难砍削得断,而且分量不重,柔韧度极好,军中的高手可以轻易的抖出枪花,甚至可以将枪身抡成半圆,利用强劲的弹力将人拍飞出去,三棱形的枪头扎入人的体内,也会马上开出一朵花来——血花。

  “黑花”的长度大约比现在的林夕还要长出一个头,所以林夕第一时间的感觉就是在兵刃上,自己大为吃亏。

  ...

  而且对方黑色铠甲的右侧肩甲凹槽内有三片金五角徽章,左侧肩甲凹槽内有一片金五角徽章,这表明着对方在今日的试炼之中,已经至少赢得了一场对决。

  林夕下意识的看了对方的胸口一眼,那是一朵黑色蔷薇花的标记。

  对方的目光也停留在了林夕的胸口,想必此刻也看清了林夕胸口的银狐标记。

  “你…”林夕开口,他本来想问一下对方是什么系的,但是他才刚刚说出了一个字,对方就已经动手。

  首先朝着林夕袭来的竟然是一块石头!

  这名右手手持黑花长枪的对手左手一直放在身后,此时一动,却是一块足有半个头颅大小的石头朝着林夕砸了过来,没有丝毫停留,砸出石头的左手落在了黑色长枪上,整个人朝前狂奔,长枪狠狠刺出。

  “好阴险!”

  林夕几乎是下意识的躲过迎面而来的大石,对方的长枪就已经狠狠的冲刺在了他的小腹上。

  黑色铠甲极其强韧,根本无法洞穿,黑花长枪在林夕和这名对手之间先是形成了半圆的弧度,而后强大的冲力和枪杆本身的弹力瞬间让林夕往后倒地,连连翻滚。

  虽然在黑色铠甲的保护下,林夕没有丝毫的伤痕,但是强大的力量却是结结实实的击打在了他的身上,让他几乎一下子就闭过了气。

  “噗!”

  对方的第二枪毫不留情的落下,但正好由于林夕的自然翻滚,重重的插入了林夕身旁的泥地之中。

  这为林夕赢得了一些时间,强忍着几乎要呕吐的感觉,他连翻了几个滚之后,硬生生的站了起来。

  但是对方直接将从地上拔出的长枪当成长棍,狠狠的砸下,林夕没来得及躲开,又被重重的击中左肩,整个身体都被打得往下一沉,口中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呼。

  但同时林夕的狠劲也被激发了出来,在此时双方距离较近,对方一击得手,长枪再次狠狠朝着他刺出的同时,他也不闪不避,狠狠的一刀朝着对方的头颅劈下。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