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七章 以箭重击,随隐于风中

第十七章 以箭重击,随隐于风中

  更新时间:2012-05-23

  “啪!”

  虽然明知道身上的黑色铠甲极其强韧,根本不可能被洞穿,但是“黑花”长枪狠狠刺杀在甲衣上发出的沉闷冲击声,还是让林夕遍体生寒。

  由枪尖震出的冲击力随即重重撞入他的胸口,伴着一声痛苦的闷哼,林夕连退三步,身体都弓了起来,嘴里充满了血腥气。

  身穿黑蔷薇铠甲的姜笑依也倒退了两步,不仅有些佩服眼前这个铠甲为银狐标记的对手。

  从对方生硬的持刀和挥刀姿势来看,很明显对方在进入学院之前没有受过任何武技的训练,和出身于陵督世家的自己完全无法相比,但是在接受了他的连续重击之下,对方竟然还能拼命斩中自己一刀,这股勇气和冷静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

  林夕的这一刀在他的闪避之下,虽然最终只是斩中了他的左肩,但是剧烈的痛楚也是使得他的左手一时无法持枪而进击。

  “你是什么系的?”就在此时,姜笑依突然听到对手低沉咳嗽着相问,声音在变声面具的扭曲下显得十分古怪。

  基于对这名对手的尊重,姜笑依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认真的回答:“天工系。”

  但是让他在银色面罩之中的眼睛瞬间瞪大,皱眉骂出一句“胆小鬼”的是,对方竟然不再任何的答话,而是转身就逃。

  ……

  林夕抓紧黑色边军长刀,在山林之中狂奔着,每一次呼吸都带着轻微的咳嗽,如同拉风箱一般沉重。

  先前的交手,已经让他看出姜笑依对“黑花”的运用极有法度,所以在这十分不利的情况下,他第一时间选择了逃,但是他的逃却并非像姜笑依想象的一样,只是因为胆小。

  魂力对肉身有一定的舒缓作用,先逃一阵,至少可以不像现在这样连呼吸都极其困难。

  最为关键的是,对方明显已经至少战过了一场,双方越是消耗魂力,对林夕就越为有利。

  “恩?”

  但是才狂奔了片刻,林夕却是感觉不对劲,深吸了一口气,停了下来。

  后方已经没有姜笑依的踪迹,而从方才姜笑依骂出一句胆小鬼之后便马上追来的态势来看,对方是绝对不可能放过自己,以获得一次五星战绩退场的机会的。

  “你以为你逃得掉么?”

  果然,一声略带气喘的鄙夷冷喝从林间传出,手持黑色长枪的姜笑依反而从他前方左侧的林中显现出来。

  林夕原本应该心惊,但是正好一眼看到身侧不远处树丛中的一件东西,他却是反而兴奋了起来,浑身微微的战栗。

  那里一株长着不知名红色小果的刺木上,挂着一具黑色的长弓,还挂着一筒黑色的羽箭。

  “本来我还想逃一阵,但是现在我不想逃了。”看着从林间穿出的姜笑依,林夕笑了笑。

  姜笑依的眉头跳了跳,林夕的异常让他也注意到了挂在一旁的那具黑色长弓和一筒羽箭,可是让他有些不解的是,这名明显在进入学院之前没有受过任何武技训练的家伙,难道有把握用弓箭来对付自己?

  难道他真以为,任谁抓了弓箭在手中,都可以射中对手?

  但是林夕却是没有任何的迟疑,他很干脆的将手中的黑色长刀往身旁的地下一插,猛的窜出,将那具黑色长弓抓在了左手中,同时右手极其顺畅的抽了一根黑色羽箭在手中。

  这是地方军之中最为常见的黑角劲弓,用牛角、岩杨木和牛背筋制成,比起林夕平时练习所用的硬杨木弓要略重一些,这也是林夕第一次使用弓箭来战斗,但或许正因为这沉甸甸的分量和平时训练时已经形成习惯的姿势,林夕竟然没有丝毫的紧张,目光牢牢的锁定对方,搭箭、引弦、开弓,一气呵成。

  已然手持长枪以强横且凌厉的态势朝着林夕猛冲而来的姜笑依心中骤然一寒,整个身体都不由得一滞。

  林夕的整个动作无比熟练,呈现一种流畅的美感,“嗡!”,就在他瞳孔收缩之间,一声弓弦轻鸣,黑色羽箭已经和弓身脱离。

  “啪!”

  根本来不及反应,黑色箭矢已经重重的落在他的胸口,姜笑依有些不信般的下意识看往胸口,但是一股剧烈的刺痛却是硬生生的让他的脚步一顿。

  “嗡!”

  林夕的第二箭已经射出。

  姜笑依和他的距离不到五十步,在此种情况下,他已经有绝对的把握做到全中,所以他这第二箭并没有做出什么细致的调整,只是一味的追求力量和速度。

  “啪!”

  在地方军之中,普通军士也要经过半年训练才能拉开的黑角劲弓被已经踏入修行者行列的林夕用两根手指拉至近乎满圆,这一箭也展现出来了强大的冲击力,虽然同样无法洞穿黑色铠甲,但是射在姜笑依的胸口时,也发出了一声剧烈的爆响,强劲的冲击使得箭头和箭杆的连接处瞬间折断。姜笑依一声痛苦的闷哼,左手抚胸,整个人反而往后退了半步。

  见识到这个世界的强弓并非只是依靠单纯的下坠之势,本身就蕴含强大的威力,林夕的心中更加的兴奋,行云流水一般,第三支羽箭被他三指捏起,搭于弓身,瞬间开弓,近乎满圆。

  “吼!”

  姜笑依一声厉吼,状如疯虎般的跃起。

  但是让他手脚冰冷的是,他看到林夕根本没有受影响,持弓持羽的双手平静稳定的恐怖,“嗡!”,只是略微的调整了一下,黑色箭矢如同闪电一般射出,再次狠狠的射中他的胸口。

  剧烈的痛楚让姜笑依无法呼吸,他索性不呼吸,硬生生的憋着一口气落地,以曲线行走,想要近身。

  但是林夕的稳定和速度,却是马上让他绝望。

  “嗡!”

  第四支羽箭马上射在他左腹,让他的整个身体都弓了下来。

  看到这名厉害的对手如此模样,林夕的心中越发兴奋,无形之中,他甚至忘记了自己刻意去追求的姿势,眼中只有自己射出的黑色羽箭和对方的身影。

  “嗡!”

  “嗡!”

  “嗡!”

  ……

  一支支羽箭就像一个个黑色的重拳狠狠的打在姜笑依的身上,急剧的破空声和爆射在黑色铠甲上的冲击声也传了出去,一名距离此处不远的试炼学生悄然而来。这名胸口有白熊标记的黑甲学生手持双股剑,原本想来个螳螂捕蝉,但是在远处的山林之中只是露出了一个头,遥遥的看到林夕那带着奇妙韵律和美感的拉弓射箭姿势和被林夕射得极其凄惨,满地翻滚的姜笑依,这名学生就马上脸上一白,飞快的往后退走,彻底消失在了这片山林之中。

  一支支黑色羽箭飞在风中,林夕不知不觉之间,开弓射箭的速度都有了一线的提升。

  他射出的箭矢开始有意识的射向姜笑依的双手和双腿,羽箭带起的风声让...

  他感觉越来越为舒畅。

  “我认输了!”

  姜笑依绝望的放弃了抵抗,抛开了手中的长枪,无比痛苦而无力的仰面躺在了地上。

  这胸口有银狐标记的对手怎么会是一名厉害的箭手?

  一名厉害的箭手,怎么会没有受过任何格斗的训练?

  他浑身都被林夕射得痛疼欲裂,尤其是两条各自中了一箭的大腿…要是在这样下去,他恐怕走都没办法走,只能躺在这里,等着讲师来把他带出山谷了。

  “认输了?”

  正射得起劲,将姜笑依当成活动靶子来练习的林夕微微一愣,还没彻底反应过来,却是看到躺倒在地上的姜笑依在抛开自己手中的黑花长枪后,摘下了自己左肩上的一枚金五角徽章,抛了过来。

  看着叮当落地的金五角徽章,确认对方是真的投降的林夕将黑角弓和剩余的半筒羽箭背在了身上,又将黑色边军长刀从地上拔起之后,林夕才捡起了地上的金五角徽章,嵌在了自己的左肩上,这才转身离开。

  姜笑依用了好大的毅力才强忍住各处钻心的痛楚从地上坐起,看着带着从自己身上得到的金五角徽章离去的林夕,他满心想不通和不甘的叫道:“你是什么系的?”

  提着刀,背着长弓离开的林夕正偷偷揉着自己右手的两个手指,听到姜笑依的这句话他略微犹豫了一下,连系名都不告诉落败在自己手中的对手似乎有点残忍,但是想到自己同时还要替边凌涵的风行者身份保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装作了没有听到,走出了姜笑依的视线之中。

  沉默的走在山林之间,看到自己左肩上多出的一枚金五角徽章,又自觉右手还有能够射出几箭的能力,林夕的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既然刚刚的表现至少还不丢人,身上还有半筒没有射完的箭矢,那不如索性凑成五星再出去?

  左右仔细观察了片刻之后,他用一根藤蔓将黑色长刀也绑在了自己身上,随后手脚并用,爬上了一株枝叶茂盛的大树,隐匿了起来。

  一时之间,这片山林之中显得极其的平静,唯有风声穿行其间。

  (看完别忘记投红票哦...)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