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八章 膝盖未中一箭

第十八章 膝盖未中一箭

  更新时间:2012-05-24

  一个学分的诱惑惊人,想要凑成五星战绩的绝对不止林夕一人。

  ……

  身穿胸口有狼头标记黑色铠甲的暮山紫扛着一柄黑色长柄战斧嚣张的走在试炼山谷的山林间。

  他的确有嚣张的资本。

  他扛着的黑色长柄战斧名为“开山”。这种长柄战斧是边军中重装步兵的制式武器,重六十斤,长度约和暮山紫的人差不多。

  这种分量的重型兵刃,大约也是暮山紫这批新生差不多刚好能使用的兵刃,再重的分量,这些刚刚步入修行者行列不久的新生也抡不动了。

  极限的分量,加上霸气的长度,宽大的双刃斧面,使得暮山紫觉得这估计是整个试炼山谷里面最适合新生使用,最有威力的武器了。

  刚刚不久前他遇到的一名对手,就被被他两斧子懒腰横砍过去,躲都躲不掉,两斧子下来就彻底投降了。

  所以他现在黑甲凹槽内也是四枚金五星徽章。

  为了防止黑夜之中的反光和帝国特有的淬炼工艺,几乎绝大多数的军队制式兵刃都是黑色。

  黑色也是以武立国的云秦帝国在敌人心中留下的最深刻的色彩,此刻就算是大摇大摆的走着的暮山紫,在一袭黑甲和扛着黑色战斧的情况下,也显得分外的森冷和杀气沉沉。

  蓦的,暮山紫觉得背上有些发毛,好像有人在背后盯着自己一样,他猛的转过了身,风声萧萧,空无一人。

  “怎么没人呢,最好有人来,然后我就一斧子砍翻…”

  但就在暮山紫刚刚转过头,还在嚣张的嘀咕时,“咻”的一声异响,一枝黑色羽箭从林间袭来,“啪”的一声,狠狠的射在他的左大腿上!

  “啊!”

  撕裂般的疼痛顿时让暮山紫一声惨叫,向一侧倾倒,他扛着的长柄战斧也从他肩上滑落,重重落地。

  “是谁!”

  暮山紫咬牙往后方看去,但是他却只是发现自己被一支黑色羽箭射中,却是根本没有发现这一支黑色羽箭从何而来。

  就在距离暮山紫不到六十步的大树上,已经换成右手持弓的林夕并不知道扛着战斧走在林间,嚣张的寻找对手的黑甲战士就是和自己不对牌的止戈系同学暮山紫。

  射出一箭之后,他屏住了呼吸,左手轻搭在弓弦上,以免弓弦的震颤发出任何的声音。

  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的过了二十几秒的时间后,他看到没有任何发现的暮山紫叫骂着在附近四下搜索了起来。

  他的左手极其轻柔的从已经完全不动的弓弦上放开,然后从背后的箭囊中悄无声息的拈出了一根黑色羽箭,轻轻的搭在了弓身上,却是没有急着拉开。

  等到暮山紫从他这株大树的左侧一瘸一拐的搜索了过去,最终又是背对着他后,林夕极其冷静的拉弓,瞄准,射出了第二箭。

  “啪!”

  黑色羽箭闪电般准确的射中了暮山紫的右大腿,让第一时间用两根手指勾住弓弦的林夕心中都不自觉的有些得意了起来。

  暮山紫却是没有林夕这种好心情,左大腿还在抽筋般剧痛,右大腿又中了一箭,这使得他整个人都往前栽倒在地,他的变声面罩上糊了一脸的泥,沉重的长柄战斧还压在了他的身上。

  “到底是谁啊!鬼鬼祟祟的只知道放暗箭!”

  更让暮山紫抓狂的是,他依旧找不出来这第二箭是从哪里射来的!

  “你还算是青鸾学院的学生么!简直是无胆鼠辈!”

  “你爹是乌龟王八吧,所以生出来的儿子才龟缩躲着,连头都不敢露!”

  “…..”

  暮山紫骂得难听,但是林夕却是反而心平气和。

  手中的黑角长弓和从紧密的树叶中吹来的风声,使得林夕越发觉得自己像一个真正的风行者。

  这就像是一个有趣至极的游戏。

  他只是悄无声息的盯着暮山紫,看到暮山紫终于骂得不想再骂,从地上站起离开之时,他又无比轻盈的抽出了一支羽箭,然后无比稳定的射了出去。

  “啊!”

  暮山紫再次惨叫倒地。

  这次林夕又是射中了他的左边大腿,简直就像是在伤口中又很不人道的捅了一刀。

  “你到底是谁!你敢告诉我你的名字么!我一定会找你报仇的!”

  “你知道我是谁么!我是暮山紫!”

  暮山紫依旧没有能够发现林夕隐匿在何处,他的正宗金勺身份让他实在受不了了,丧失理智的大叫。

  “暮山紫?”

  林夕顿时微微傻眼。

  原本他看到暮山紫基本已经丧失战力了,正准备现身,从树上滑下,让暮山紫直接交出一枚金五星徽章,但是听到暮山紫喊出自己的身份,听着这和暮山紫平时的说话语气和性子十分相像,应该不可能有假,林夕却是又嘴角微微上翘,从背后的箭囊中连续抽出了数支羽箭,炼箭一般,朝着坐在地上搬着自己一条腿在歇斯底里大叫的暮山紫连连射了过去。

  “啊!”

  暮山紫无比凄惨的被一连串的羽箭射翻在地。

  这次他终于看出了羽箭来自距离自己并不远的枝繁叶茂的大树上。

  但是他已经被林夕这几箭射得脸色发青,连气都快喘不过来。

  等到林夕先十分小心的把他身旁的长柄巨斧扔到一边,然后轻松的从他的肩上取下一枚金五角徽章后,暮山紫才终于缓过了气来,尖叫道:“你死定了,我一定…”

  “呵呵!”

  原本已经转身离开,走出了十几步的林夕听到他这么叫,冲着他呵呵的笑了笑,然后又抽出了长弓,对着他就是一箭。

  有些玩闹之心的林夕这一箭本来是想射暮山紫的膝盖的,不过因为暮山紫一耸动,他的准头稍偏,却是没有射中,落在了暮山紫的小腿上。

  “啊!”

  暮山紫又杀猪般的叫了起来。

  林夕又是人畜无害的呵呵一笑,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像一阵风般的闪入山林之中离开。

  “我记住你了,银狐标记!我一定会报仇的!”

  直到林夕的身影完全消失,惨叫着的暮山紫才敢又叫骂出声。

  “我也记住你了,狼头嘛…”警惕的行于林间的林夕听到暮山紫的叫声,忍不住微笑着。

  ……

  暮山紫歇斯底里的大叫了一阵,正想撑着过去将那柄长柄战斧捡起。

  “你又来?”

  可是转过头去之时,他却看到有一双手正将他的那柄长柄战斧捡在手中。

  “….”

  暮山紫以为还是林夕,可是看到对方胸口的小剑状花纹,和对方丢在旁边的两柄短刀,他就说不出话来了,知道对方是一名被...

  自己大喊大叫招来的新的对手,并不是林夕。

  看着对方扛着曾经是自己的长柄战斧走到面前,暮山紫气得浑身发颤,但是又不敢乱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又从自己的身上摘掉了一枚金五角勋章。

  胸口有小剑花纹的学生拿了他一枚金五角勋章和长柄战斧走了之后还没多久,还在大声叫骂的暮山紫还没想到把对方留下的那两柄短刀拿在手里,他的眼神就又凝固了….一名手持黑花长枪的黑甲战士从一侧的山林之中走了出来,用枪尖点了点他的胸口,然后从他的肩上又摘走了一枚金五角徽章。

  手持黑花长枪,胸口有黑蔷薇标记的黑甲学生走后,气得浑身哆嗦,只剩下了一枚金五角徽章的暮山紫捡起了地上的两柄短刀。

  但是等他一瘸一拐的转过身时,他手里的两柄短刀咣当一声掉了一把在地上。

  一名同样手持边军重型兵刃长柄“黑蜂”狼牙棒的黑甲学生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啪”的一声,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狼牙棒垂在地上,将一块青石敲得四分五裂。

  看着暮山紫一时石化在当地没有反应,这名胸口是猛虎标记的黑甲学生默不作声的上前了一步,狼牙棒在空中挥舞了一下,发出了呼的一声响声。

  暮山紫用颤抖着的手摘在了自己肩甲上的最后一枚金五角徽章,丢了过去。

  “啊!我记住你们了,我一定会报仇的!”

  等手持“黑蜂”狼牙棒的学生消失之后,暮山紫大叫了一声,又猛然顿住,生怕又招来人,但只是一个呼吸之间,他却是又反应了过来,眼前发黑的大骂了一声:“你们这群无耻之徒!”

  因为他身上已经没有一枚金五角徽章,要抢也已经没有什么好抢的了。

  ……

  对于暮山紫接下来的遭遇,林夕是一无所知。

  本来已经得到了五星的战绩之后,他就已经准备退场,开始在这试炼山谷之中寻找木制步道。

  但是在已经看到了一条木制步道的情况下,林夕却是改变了主意。

  因为他的视线之中出现了一片黄色——一条绵延在山谷之中的黄色围墙。

  他记得十分清楚,黄色围墙之中是武技特训区,而能够在武技特训区中破掉同系学生留下的记录的话,便也可以和连续五场以五星战绩退场一样,得到一个学分的奖励。

  “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怀着这样的疑问,林夕悄无声息的朝着黄色围墙处行去。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