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九章 于洞中刺出的长矛

第十九章 于洞中刺出的长矛

  更新时间:2012-05-24

  过不多时,身背黑角弓,手提边军长刀的林夕出现在了黄色围墙的一道门前。

  这条黄色围墙绵延极长,不过每隔上千米就有一扇洞开的大门。

  在林夕到达这扇大门之前,在黄色围墙边缘的一片树林里,他和一名胸口有苍鹰标记的学生互相发现了对方的踪迹,但是对方看清楚了他身上的五枚金五星标记和背着的黑角弓之后,却是第一时间选择了逃避。

  已经是五星战绩的林夕也没有追击。

  因为黄色围墙之中并非是自由对战区,在里面动手便会被扣除学分,所以看着前方黄色围墙上洞开的大门,林夕很是放心的走了进去。

  黄色围墙围着的综合试炼区大约占地有几百亩,和林夕之前所在世界的高中估计差不多大小。山林里面矗立着十几栋颇有希腊神庙般风格的建筑,一根根本色的石柱支起了这十几栋足有三四层楼高的方形朴素殿宇。

  林夕走过的这围墙大门后面也有一块普通的方形石碑,只见上面刻着:“进入训练必须循序,全部完成和通过第一阶的训练之后,方能进入第二阶的训练,否则扣除一个学分。南侧为第一阶,北侧为第二阶,殿口石碑亦有说明。”

  林夕抬头,借着夕阳和远处青鸾学院的山峰,很容易就分辨出了南北,沿着碎石小径,他来到了南侧第一座殿宇的面前。

  面对数人才能合抱的巨大石柱撑起的宏伟方形石殿,站在台阶上的林夕忍不住再次在心中感叹,自己原先那个世界看到一两座这样残破建筑就兴奋不已的人,要是在这片山谷之中,面对这些殿宇会是何等的感觉。

  巨大神庙般的石殿外没有任何的花纹装饰,只有一块石碑,上面简单至极的刻着三个字:“第一阶。”

  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布置?

  林夕好奇的走入了这间石殿,内里是一个直直的,长约两百步的宽阔大厅,后门是一面紧闭的青铜大门。

  四周的墙壁上开着几个简单的窗户,一条条方形光柱般的阳光照射进大厅。

  大厅的地面是高低不平的泥地,厚实至极的墙壁上,全部是一个个深邃的方形孔洞。

  大厅入口处的墙壁上,贴着一张牛皮小卷,上面有娟秀的字迹写着:“直击矛,通过大厅,到达后门便为通过训练。目前记录:御药系,七十三息通过,中三矛;文治系,七十五息通过,中四矛;止戈系,六十一息通过,中两矛;灵祭系,七十息通过,中三矛;内相系,五十四息通过,中一矛;天工系,七十二息通过,中四矛。”

  “直击矛…难道那些方形孔洞里面,会有长矛击刺出来?”

  林夕微皱着眉头猜测着其中的意思,这个世界一息的意思,就是他所熟知的一秒,大约一百六十米左右的距离,单纯跑过去,是绝对不需要花五十秒以上的时间的,但现在看最短的记录,某位内相系的人留下的,也是足足花了五十四秒的时间,才通过了这个一眼可以看到尽头的空旷大厅。

  这样来看,中一矛,应该是被长矛击中了一次?

  止戈系本身是以追求战力为主的系,在学院一开始挑选新生,就会有意识的将一些“边蛮”放入止戈系中,现在止戈系先前的新生留下的记录反而比不上内相系的新生留下的记录,看来内相系留下这个记录的新生,的确是十分厉害。

  林夕微微的沉吟了一下,想到在这里面弓箭应该没有用处,他便将身上背着的黑角弓和箭囊解了下来,但是考虑到长刀或许可能用来格挡,他便提着长刀试探性的慢慢走入了空旷寂静的大厅之中。

  和他一开始想象的一样,就在他朝着大厅里面走出了五六步之后,“咔…咔…咔…”整个大厅的厚厚石墙之中便响起了低沉的金属铰链盘动的声音。

  “嗡!”的一声,就好像用绞筋弹射出来一般,一根闪着森冷光泽的黑色长矛从他身旁左侧的墙壁之中射出,朝他直刺过来。

  早有准备的林夕往前猛跳出一步,顿时闪过这柄黑色长矛的刺击,黑色长矛轻易的扎入地面泥地,微微的抖动。

  林夕还没有来得及去看这根长矛,又一柄长矛从他的右侧后方破空而至。

  这柄长矛同样被林夕避过,但让他心中瞬间发寒的是,头顶的上方也是有嗡然轻响,有黑色长矛击刺下来。

  虽然身穿的黑色铠甲是连盔的样式,头盔内里还有防护能力应该也是十分厉害的银丝面罩,但是要是被这样的长矛击中头颅的话,滋味肯定不会好受。

  林夕一阵手忙脚乱,只是斜斜往前跨了十几步,后腰处一疼,只是发出了一声痛呼,又是一柄黑色长矛刺中他后背左肩胛处,让他往前栽倒在地。

  两股钻心的疼痛让林夕浑身都有些冒冷汗,这两柄黑色长矛的力量比起之前那名胸口有蔷薇标记的学生手中的黑花长枪的力量还要大出不少,尖利矛尖的那种刺直入骨髓之间。

  他下意识的想要从地上撑起,但是才刚刚弓起身子,又是一柄黑色长矛重重的刺在他的后背上,将他硬生生的压在了地上,差点让他直接闭过气去。

  趴在地上一时不动,那些黑色长矛却是停止了发射,只有咔咔咔的声音依旧在大厅的石墙之中传出。

  林夕痛得倒抽冷气,索性一动不动的趴着想事情。

  虽然不知道这大殿之中的机关是否有讲师控制还是自动触发,但可以肯定的是,四周墙壁上那些方形孔洞里面射出的长矛角度可以调整,每跨出一步,就至少有五六根长矛从四面八方无序的击刺过来。

  这黑色长矛一刺的力量,怕相当于正规地方军普通兵士压上身体重量的全力一刺。

  所以这应该是模拟陷入战阵之中,面对敌方普通兵士军矛乱刺的情形。

  在混乱的数百人甚至上千人交战之中,四周同时聚集的对手大概也就是五六名。

  从刚刚的情形来看,他现在虽然已经是陷入了修行者的行列,但是陷入乱军之中的话,哪怕没有修行者,一群手持长矛的普通兵士也足以将他刺杀了。

  门口留下的记录上有所中矛数,再加上这些黑色长矛的力量,所以想要破掉这记录,想要硬忍长矛刺激的痛苦,全凭速度冲过去是不可能的。

  仔细的回想了方才自己十几步之中周围黑色长矛刺杀的方位,林夕突然发现,有时候几支长矛是同时从几个方位击刺过来,这样一来,光凭闪避就算闪避得开,也会弄得身体姿势十分别扭,躲避不开下面的长矛。

  这些黑色长矛的速度倒是不算特别快…

  蓦的,林夕脑海之中亮光一闪,终于一下子想通了!

  这是完全模拟冲锋陷阵之中,无论往哪里冲,周围都至少会撞上五六名兵士持矛猛刺的情形!在战场之中,这些兵士、战马还占了活动的空间,所以只有一边不停的躲闪、冲,一边不停的砍杀,才能冲杀...

  出去!

  所以这手中的边军长刀也不能丢,必须得在不停游走的同时,用刀砍削掉一些袭来的长矛。

  这个布置的意义,也就是要让陷入阵中的修行者,在阵中驰骋,或是砍杀突围出去!

  所以这个布置,哪怕和学分根本无关,也的确是可以不停的磨练实战的战力。

  因为这次也绝对不可能破掉记录,所以想清楚了这一点的林夕一直安静的趴着,直到身上的疼痛减弱到不影响他行动的程度,他才抓紧了手中的黑色边军长刀,猛的一撑,跃了起来。

  “嗡!”

  就在他跃起冲出的瞬间,一柄柄黑色长矛便从墙壁中射了出来,朝着他刺去。

  “当!”

  有些幽暗的大厅之中一声金属脆响,暴出了一蓬火花。

  往前冲出的林夕将一柄前方刺来的黑色长矛斩于身下,但就在身形微顿间,“啪”的一声爆响,一柄从后方袭来的长矛已经狠狠刺中他的右腰后侧。

  林夕一个踉跄,马上被接着刺到他身上的黑色长矛刺得跌倒在地。

  ……

  空旷无人的幽暗大厅里,林夕一次次的跌倒,一次次的爬起,一次次刀矛相击的声音在厅中震响。

  许久之后,林夕决定结束这次训练,仰面躺在地上,气喘如牛的喘气。

  黑色铠甲内,他的身体已经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浑身都湿透了。

  丹田之中的那一股热流,也已经全部消失不见,他的全身没有一处不是撕裂般的剧痛。

  他的眼光只是扫到那些插在地上的森冷长矛,心中就是一阵寒意上涌,脑海之中就泛起被这长矛刺中时的痛苦感觉。

  但是这种无比接近真实刺杀的训练,也让他有了许多深刻的回味:永远要在第一时间判断出哪个方向最容易躲闪,身影永远不要停顿当地,手中的长刀始终只砍最顺手的方位,尽量只是改变长矛刺杀的方位,而不是每击都和长矛硬拼,硬生生的剁下长矛,每一刀的砍杀,不要对下一个动作产生影响…。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