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章 私传

第二十章 私传

  更新时间:2012-05-24

  林夕像一条蚯蚓一样扭着退出了这间大厅。

  因为反正没有旁人,他倒也不怕丢丑。

  在贴着那张牛皮小卷的大厅入口处,林夕坐着休息了片刻,然后才又将放在地上的黑角弓和箭囊背起,走出了这间大厅,走出了黄色围墙。

  在这间大厅之中他消耗了不少的时间,走出黄色围墙时夕阳已经落下,只剩下一片赤红色的火烧云。

  阴郁灰暗在林间,然而林夕却是走得极慢,一瘸一拐。

  他现在的状况比当时的暮山紫还要凄惨得多,可能就算拉得开弓,也未必能保持弓箭的稳定,击中对手。不过幸运的是,他在沿途没有遇到身穿黑甲的对手,顺利的带着五枚金五角徽章走上了先前已经发现的那一条木制步道。

  学院真正的隐者之一,被外界一些绝密的资料称为“学院守护”的白发黑袍老人罗侯渊默不作声的站立在一根只有拇指粗细的树枝上,昏黄的双目却是如同鹰隼一般遥遥的看着林夕走出黄色围墙,朝着木制步道前行。

  这根树枝随着山风微微的晃动,看似随时都要折断,但是在他的控制下,却似一直保持在一种极限的平衡,直到林夕走上木制步道,他的双脚微微一动,从空中掠下时,这根树枝才咔嚓一声断裂折断下来。

  这一个试炼山谷之中,负责接引、记录每一名新生行踪和战绩,包括故意制造出一些意外,将一些分散得太开的新生聚集在一起相斗的讲师,一共是二十三名,这名老人并不包括在这二十三名讲师之中,也就是说,他愿意见新生便见,不愿意的话,便自然会有别的讲师代替他的位置,对于他这样的隐者,学院只是随其自便,不安排任何固定的任务。

  说实话林夕这第一天的战绩和在第一阶的“直击矛”中的表现并没有让他觉得有任何惊艳之处,但是林夕身上的某些气质,却还是让他少见的对林夕保持了全程的关注。

  “罗老师。”

  走上木制步道的林夕也很快看见了刚刚落于步道不久的罗侯渊,并马上行了一礼。

  “这些兵刃不准带出试炼山谷。”暗中观察了林夕在试炼山谷中整个过程的罗侯渊先补充了试炼山谷的一条规则,接着平静的看着林夕建议道:“不过你若是能够,可以在这里把剩余的箭矢射光。虽然未必对你的箭技有多少提高,但是按照学院已经得到确定的研究,接近极限但又不超过极限的痛苦刺激,可以有助魂力修行,让接下来冥想修炼的效果更好。”

  “在这种情形下把剩余的箭矢射光?”

  将手中当拐杖用的黑色边军长刀丢开之后,林夕转头看着自己箭囊中剩余的十几支黑色羽箭,忍不住苦笑。

  这种地方军最常规的黑角劲弓本身就要比他平时练习时的木弓要费力一些,正常情形下,他一只手最多也只能连续开弓三十余次,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要再射十几箭,那必定是真正的煎熬。

  但是那第一阶石殿之中的记录,少年本身的好强和对修行的兴趣,再加上这名老人语气中的好意,却使得他还是点了点头,紧皱着眉头将黑角弓持在了手中,对准了不远处的一株大树。

  强忍着痉挛般的剧烈痛楚,林夕依旧不急不缓的开弓瞄准,然后才松开了弓弦,“哚”的一声,飞出的羽箭钉入那株大树的树干。

  这些体现一个人心态的表现,让罗侯渊的眼底闪过了一丝少有的赞赏之色。

  交换了双手,终于射完了剩余的十几支羽箭之后,林夕不停的嘶然吸气,脸色痛得煞白,黑甲内的学院衣物又像是从水中捞出来一般,浑身湿透。

  直到林夕放下黑角弓和空空的箭囊之后,罗侯渊看着他缓缓的说道:“按你们入学的时间,徐生沫应该还没有教你们青鸾二十四式体术吧?”

  林夕一边深吸气一边道:“我们才上了一节课,他还没有教我们青鸾二十四式体术。”

  罗侯渊看着林夕点了点头:“如果学过了青鸾二十四式体术,你就能在里面多撑一会。”

  知道自己在山谷之中的表现必定有讲师记录的林夕并不惊讶,但是他却是也不知道罗侯渊这句话的用意,所以也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出声。

  罗侯渊抬头看了看已经开始变得灰暗的天空:“你有兴趣可以在练习青鸾二十四式体术之外,练习一下这两式动作。”

  说完这句话,他的右手手腕往内翻曲,好像往背上抓痒一般整条右臂又翻向背后,同时左手却是从肋下反曲向背后,像是要拉这条右臂,但两手却是不相触碰,做出了一个怪异的姿势,尤其两个手的手臂和手腕又慢慢的扭动着。

  大概二十五秒的时间过后,两只手却是又是掉了个个儿,再次重复这样怪异的姿势。

  “瑜伽?”

  就在林夕不得不再次强忍着疼痛学习着这样古怪的姿势,脑海之中同时忍不住冒出这两个字的同时,罗侯渊看着林夕,认真的交待道:“我教你的动作,你不许教给其余任何的学生。”

  “啊!”

  林夕忍不住想问为什么,却是牵扯到了一处剧痛点,发出了一声痛呼。

  ……

  ……

  “啊呀!”

  夜幕降临,新生止戈殿的餐厅之中,正从一只烧鸡上扯鸡腿的暮山紫牵动到了身上的痛处,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惨呼。

  他痛得呲牙咧嘴的样子,让平时许多看不惯他的土包和边蛮都是脸露幸灾乐祸的意味,而惨叫了一声之后,暮山紫又是恨恨的咬了一口鸡腿,心里再次咒骂了一下那名躲着放箭,让自己被清空金五角徽章退场的黑甲“银狐。”

  “反正讲师说过了,武器兵刃随意丢在林间,每次的位置都不一样,下次你没有弓箭,遇到我的时候,一定让你死得很难看!”

  正在狠狠咒骂间,一个人一瘸一拐的从餐厅门口走了进来。

  一看到门口走进来的这个人,李开云和唐可都站起来招手,而暮山紫一看,却是郁闷之情全笑,张嘴乐了。

  林夕的脸上都有几块紫红色的淤青,而且从他紧蹙着眉头,有些惨白的脸色来看,比起他伤得似乎还要重点。

  尤其他看到,林夕的双手还在有些微微的颤抖。

  “林夕,看来你被人揍得不轻啊,还好走路吗?要不要我来扶你一下?”暮山紫幸灾乐祸的冲着林夕叫道。

  一看到暮山紫,想到他被自己射得倒地惨叫,以及自己在山谷里面射向他膝盖却是射偏了的一箭,林夕就忍不住呵呵的一笑,道:“还好啦,怎么,我看你好像也经过了几场大战的样子,怎么样,今天你得了几枚金五角徽章退场啊?”

  “我…”暮山紫脸色顿时变成了猪肝色,恼羞成怒道:“林夕,你又得到了几枚?”

  “不要理他,讨人厌的要死。”边凌涵扯了扯林夕的衣角,让林夕...

  坐下吃东西,同时轻声告诉林夕:“听说他这个人今天被人打得倒地不起,还在试炼山谷里面大喊大叫,结果被人抢光了身上的金五角徽章不说,还被人知道了他穿着的是狼头标记的黑甲。”

  “是么?”坐下来的林夕又忍不住噗嗤一笑。

  “你怎么这副样子?上午那么不要命的冲进火场去,我倒是没有亲眼看到你如何莽撞冲进去的…后来你被带去哪里了?你烧伤没好,就又去试炼山谷?”看到林夕手上大片灼伤未愈的地方,坐在边凌涵身旁的花寂月眉头大皱,有些不悦的看着他说道。

  “你真是不要命了,那女副教授把你救出来的时候,你已经昏迷不醒,蒙白小胖子都哭了。幸亏女副教授当场说你没事,要不我们还不知道要急成什么样子。”唐可看了很惨的林夕一眼,沉声道:“是谁将你在试炼山谷中打成这样?”

  “安副教授把我带回了她的药室,我这烧伤没有什么大碍,她给我上过了药,说明天就应该会好了。我也是听她的建议,才去了试炼山谷。我这伤倒不是在试炼山谷里面被人伤到,是去了黄色围墙的综合训练区里面,才弄成这样。”林夕看着这群十分担心自己的好友,一边抓了块糯米蒸排骨吃起来,一边笑着解释道。

  花寂月恼火的用筷子敲了敲桌面,心想一群人为他在这里担心,他倒好,弄成这样回来,还能开心得笑得出来。

  “你真不是被人打成这样?”唐可明显有些不相信林夕,怀疑林夕是个性要强,就算输了也想要自己报仇,“你今天是几星战绩离场?”

  “五星战绩啊。”林夕啃了一大块烤地瓜,一边雪雪的呼烫,一边很老实的说道。

  周围几个人顿时在心中切了一声,心想这家伙真是要强。尤其是原本准备帮林夕今后报仇的唐可更是撇了撇嘴。

  “对了,你们今天都去试炼山谷了么?”好不容易吞下一口地瓜,忙着喝水的林夕偷偷的问唐可和边凌涵等人,“你们的盔甲上是什么标记?”

  “去是去了,不过标记么,我们都商量好了,都互相不说。”花寂月和边凌涵等人异口同声道:“万一今天把你打了的人里面有我们,我们怎么好意思…”

  “我保证你们今天没有人打了我…”继续埋头对付食物的林夕在心中嘀咕,正在这时,吸引了很多止戈系新生注意力的是,一名身穿红色学院服的学生突然出现在了门口,扫了一眼之后,直直的朝着林夕走了过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