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一章 如何更快一些

第二十一章 如何更快一些

  更新时间:2012-05-25

  面相稚嫩的天工系学生直直的走到了林夕的面前,异常庄重严肃的对着林夕深深行礼。

  “你这是?”林夕疑惑不解的看着这名朝着他认真行礼的天工系学生,只觉得这名少年有些眼熟,一时却是还没反应过来。

  “我是周舟,谢谢你救了我。”

  听到这名少年说出这样一句话,林夕才彻底反应过来这是自己在火场中救出的那名天工系新生。

  看到对方特意找到止戈系的新生殿来,又如此郑重其事的样子,林夕马上有些慌乱的忙着起身回礼,没料到牵扯到了身上的痛处,脸孔顿时有些微微的扭曲。

  他脸上的表情变化顿时落在了特意前来的周舟的眼中。

  看到了林夕双手上数片可怖的烧伤,他再次深深对着林夕行了一礼,道:“我欠你一条命。”

  他的庄重让整个餐厅一时都不自觉的寂然无声。

  “这没什么,我们都是青鸾学院的学生…”林夕有些不好意思。

  “这对于你来说可能没什么,但是对于我来说却不一样。”但是周舟却是摇了摇头,打断了林夕的话:“你救了我一命,还让我知道了我的软弱和胆怯,原来我和我之前所自诩追寻的勇气相差得那么远…我想,当时那么多学生在,就算都发现了我在里面,也未必有多少人会像你一样不顾一切的冲进来救我。你不仅让我活了下来,还让我知道今后我该怎么做。”

  整个餐厅之中继续寂静无声。

  很多原本看着一瘸一拐进来的林夕而心中都有嘲讽之意的止戈系新生眼中都有些羞愧,因为他们想到,若是自己面对那种境地,他们或许真无法像这个被他们鄙夷的废材天选一样冲进去。

  “我欠你一条命。”

  林夕张了张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然而周舟也只是又看着他,重复了这一句,然后就转身离开。

  “他也是个很骄傲的人。”唐可看着这名林夕以前根本不认识的天工系少年,对着林夕低声说道:“这样的人,说的话都会比较顶真。”

  “喂,当时你也在场,你什么不第一个冲进去?”花寂月看了一眼就算在这餐厅之中,背也有些佝偻着的唐可,问道。

  唐可转头看着林夕:“其实我也有个问题,林夕,当时我们和你也在一起,怎么我却没有听到周舟的呼救声?”

  边凌涵也是皱了皱眉头,道:“我也没有听到。”

  林夕愣了愣,还真不知道如何解释,他想了想,实在是找不出一个好借口,只能装傻道:“你们当时真没注意到里面有声音么?我却是明明听到了好像有人撞到里面东西的声音。”

  “撞倒里面东西的声音也可能是烧断的木头掉下来。”花寂月冷冷的瞪了林夕一眼:“下次要做英雄的时候,先想想清楚再说,别再脑袋一热就瞎冲了。”

  “我当然知道他肯定在那里。”林夕在心里嘀咕了一声,但是好不容易蒙混过去,他当然不敢就这么说出来,只是嗯嗯了两声,心怀温暖的低头大嚼,安慰起自己空空如也的胃起来。

  ……

  ……

  穿行于新生试炼山谷林间的姜笑依心下有些烦躁。

  自从前天手持熟悉的黑花长枪败在黑甲“银狐”的手中之后,这两天他都在试炼山谷之中到处寻找,却是从未再见到那个让人捉摸不透的“银狐”。

  虽然说就算是止戈系的学生,一个月规定进入新生试炼山谷的最低次数也只是六次,但是几乎所有新生只要有时间,都会天天进入试炼山谷。因为所有上过第一堂武技课的青鸾学院学生都十分明白,事实上这无比真实的对战厮杀,才是淬炼得出真正的杀人技巧,最为重要的武技课。

  越是底子差的学生,就越是要多进来对战磨砺,否则和人的差距就越来越大。

  对于“银狐”,除了想要报仇之外,他还是好奇的成分居多,事实上当天他也隐匿于暗处,看到了“银狐”击溃暮山紫“狼头”的全过程,还从暮山紫的身上拿走了一枚金五角徽章,而“银狐”隐匿在暗中的刺杀,更是让他觉得神秘而强大,所以他渴望与这样的对手再度交锋,看看除了弓箭之外,这名对手还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但是还是没有遇到这名对手!

  就在有些烦躁之间,这次手持一柄黑色制式长剑的他突然站定,在他的左侧前方,默然的走出一名提着战斧,胸口有着一头青熊标记的对手。

  瞳孔微微一缩之间,姜笑依没有犹豫,反而沉默的朝着对手冲了上去。

  姜笑依所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个时候,他所寻找的对手,却是正端坐在御药系历史上最为年轻的女副教授安可依的药房之中。

  他的面前是一个红泥小火炉,他的身旁放着一个写着娟秀字迹的小册子,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按照小册子上记载的时间,将十几种药草分别熬成浓汁,然后小心的装入瓷瓶之中,并贴好标签。

  他现在的身上还是有二十几处发紫的瘀点,要是用手指按上去,还是会有剧烈的疼痛。

  不过即使如此,他倒是也没有打退堂鼓的想法。

  无论是手持黑花长枪的姜笑依还是那石殿之中的直击矛阵,只是让他更清楚的体会到那名中年大叔留给他的话的意思…哪怕他们拥有与众不同的能力,但是在这个世上,依旧有太多的不可知之地,有太多的不可知的强手,有太多不可知的危险,谁都不可能在这世上无敌。

  要是在真正的乱军之中,哪怕就是面对数十名手持长矛的普通军士,哪怕他回到十分钟之前,也是没有用处,也会被刺杀,因为以他现在的实力,陷入阵中的话,根本怎么都没办法对付得了数十名手持长矛的普通军士。

  只有修行,才能让他在这个看似平静却是危机四伏的帝国之中有自保的能力,才能活得精彩。

  他倒是也想天天进入试炼山谷去修行,但是他这两天的身体根本没有恢复过来,学院那独特的黑甲不隔绝伤痛,应该也是尽量模拟战场上真实的伤痛对于动作的影响,所以行动不便的他要是在这两天进入试炼山谷的话,那迎接他的只有他所能预料到的后果:先是给别人送菜,抢光身上的金五角徽章,然后再在那间石殿里面被一顿长矛刺得更惨。

  所以在这接下来的两天,林夕只是老老实实的完成因为一场大火而往后延迟了一天的医护和毒理的课程以及风行者的特训。

  这是他第一次开始到安可依的药室之中帮忙。

  虽然一直沉迷在书籍和药材之间的安可依很直接的告诉他,她研究的这项课程在学院的机密等级是第五级,属于只有教授级别才有资格知晓,所以林夕自然不再多问,不知道她研究的具体方向,但是让他唯一有点得意,觉得自己至少在今日是安可依称职的帮手的是,这种计算煮药的时间,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

  拿手了。

  自从到了这个世上,发现了自己有可以使得时光倒退十分钟的特殊能力之后,他便无数次的仔细计算过时间,所以他对于时间的把握,恐怕比这个世上用于计算时间的沙漏还要精准。

  这让他就算不用一直盯着旁边的一排沙漏,都能很完美的控制每样药液的蒸煮时间。

  “你做的不错。”完成了十几瓶药液的配制,测试过药力之后,安可依拢了拢有些凌乱的头发,表扬了一下林夕,并丢给了林夕一张羊皮小卷,上面有一些药草的图案和注解,“试炼山谷里面也有一些药草可以用来疗伤和镇痛,我不能私自给你学院的资源,但是你在里面试炼的时候,可以自行采集一些,上面有一些简单的用法。”

  “谢谢安老师。”

  林夕有些欣喜的接过安可依白生生手指中的羊皮小卷,这份东西可是比罗侯渊教他的那两几个怪异的姿势要直白有用多了。这两天他有空的时候,也时不时的练习罗侯渊教给他的那些怪异别扭的姿势,只是每次都是觉得手腕和肘关节特别发酸,也不知道有什么具体的效果。

  真是伤透脑筋啊…一想到那直击矛阵,林夕就有些发愁。

  “安老师。”乘着今日的打杂完成,林夕看着继续埋头于书籍之中的女副教授,问道:“安老师…你应该也知道试炼山谷中的直击矛阵的吧?你说除了第一时间判断出躲闪方位,身形永远不要停顿,手中的长刀始终只是砍最顺手方位袭来的长矛,每刀只是不让长矛刺中自己,不是每刀都要和长矛硬碰硬…每一刀的砍杀不要影响自己下一个动作之外…还有什么要点,可以让我在里面撑得久一些,通过得更快一些?”

  “直击矛阵啊…”性格温静的女副教授没有抬头,皱着眉头思索,却是依旧用她习惯性的读书般语气慢慢的说道:“你想的也已经很全面了..要说还有的话,那反应和身体受修为限制,暂时不能再快了,那我想…行进途中,挥刀的速度能快一点,那总可以多劈掉几根袭来的长矛吧,总可以来得及一点…应该可以通过得快一点吧?”

  林夕一怔,脑海之中顿时浮现了火场之中,这名看似人畜无害,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副教授玉臂上缠着那一柄寒水般的碧蓝长刀的情景。

  “老师,你能教我如何出刀更快么?”他顿时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安可依,认真而充满期待的问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