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二章 再多受一次苦

第二十二章 再多受一次苦

  更新时间:2012-05-25

  身在止戈新生殿自己的房间之中,面对打开的窗户之外的学院夜空和远处的高山、星光,林夕的身影不停的依照着某些既定的套路进行扭曲拉伸,低身、拧腰,滑步、反肘、出拳、收肩….

  就像一头夜色之中的豹子在伸着懒腰,拉伸筋骨,伸手探爪,缓慢翻腾。

  这是青鸾学院的二十四式体术,虽然看上去并不见得复杂和玄奥,但是学院哀牢峰后山里,那群每天和大量信息打交道,被张院长戏称为“银河亿次”的讲师们却是做过一项长时间的仔细调查研究,并得出了结论,在战场厮杀之中,九成的直觉反应和动作都是由这些动作组合而来。

  其中还有少量的动作,却是训练将人的肌肉和韧带拉伸到极致,让人的身体可以更加柔韧,更加灵活,更加具有爆发力。

  这所有动作炼得纯熟,自然会在危急的情况下,做出最直觉的反应,条件反射一般做出最正确的闪避或是进攻。

  连续做了十数遍这二十四式体术之后,汗水已经渗透了林夕的衣背,一层热腾腾的蒸汽从他身上冒出来,不过林夕却是没有停下歇息,先是又练习了罗侯渊教给他的那几个古怪姿势一阵之后,又从石床边取了一根一臂来长的树枝,不停的挥砍起来。

  树枝明显被他当成了一柄刀在练,而他用起这把“刀”来,“刀”在空中斩出的轨迹,似乎带着特定的弧线,配合着他身体的拧动,手臂和手腕的动作,他的“刀”出刀和接下来一刀的速度都是十分的快,给人一种“刀”始终在空中划着弧线飞舞,十分平顺,没有硬生生的转折。

  虽然他的有些动作明显还是显得生疏…但是从树枝劈杀空气发出的破空声来看,他这一刀一刀的速度已经是很不错了。

  大约只是又练习了十几分钟,动作比之前要猛烈许多的林夕停了下来,脸上都是糊满了一层汗水,顾不得先去冲洗,就精疲力竭的躺倒在了床上。

  他进入学院的时日并不久,距离安可依教他这些出刀斩杀的动作也才过了四天,到了昨日的武技课上,对他一直都没有什么好脸色的徐生沫也才教了这青鸾学院二十四式体术,但是和赶到四季坡参加大试时相比,他原本瘦弱的身躯,此刻的线条却似乎刚硬了许多,浑身的肌肉也有了点漂亮的弧线,似乎蕴含了一些隐而不发的力量。

  不过此时他身体里面的这些肌肉完全被酸痛的感觉占据着,尤其是双手更是像被灌满了酸水一般,不仅酸疼,还有种发沉发胀的感觉,让他缓缓的呼吸了许久之后,还有种连一根小指头都不愿动的感觉。

  ……

  “看来明天得找找木青老师,看看能不能给我找柄真正的长刀过来,这样练习起来的效果应该更好。”

  躺倒在床上的林夕终于喘匀了呼吸,看着窗外的星光,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

  “时间真是不够用啊…”

  想好了要讨柄真正的长刀之后,林夕又轻叹了一句,想到自己明日应该可以再去试炼山谷试试了。

  这几日除了冥想修炼之外,他脑子里面想的几乎都是试炼山谷和人对决和那直击矛阵的事,但又是风行者特训,又是忙着练习,不要忘记二十四式体术和安可依教给自己的斩杀动作,却竟然是没有时间去试炼山谷修行。

  甚至连冥想修炼的时间都被迫分出了一些。

  唯一让他觉得满足的是,他的修为似乎提升了一些,丹田里面的那一股气流似乎又壮大了一些,还有他身上的那些隐伤也终于好了。

  “时间不够…对啊…浪费也是浪费啊,反正中年大叔也说了,这轮盘用用又不会消失的….”

  原本他明显还要在床上再赖一会,但是陡然之间,他的眼睛却是突然亮了一亮,居然是不由自主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回去!”

  林夕很是牛气的喊出了这两个字。

  眼前的景物骤然变幻,他回到了十分钟之前,手中握着那一根分量不轻的树枝。

  可是看着手里的这一根树枝,他原本很是得意和兴奋的神色却是马上消失了,又苦着脸发愁道:“这再多受一次苦…也不是很舒服的事啊...”

  ……

  一轮夕阳斜挂当空,山林中清幽无声。

  这些天姜笑依每天都在试炼山谷之中苦苦寻找,他几乎已经把这试炼山谷四分之三区域的地形全部都摸索了清楚,却是从未见到那个让他觉得神秘和古怪的黑甲“银狐”。

  这几天之中,姜笑依的战绩时好时差,有过两次五星退场的记录,但是昨日却也被一名对手偷袭,被战斧砍翻在地而长时间无法恢复战力,结果被清空金五角徽章退场。

  这几日下来,每日进入试炼山谷的新生也越来越多了,几乎不愁找不到对手。

  此时姜笑依手中提着的武器是一面圆盾和一根九截鞭,他的背上还绑着一柄短刀。

  突然,他猛然停顿了下来,听到右侧的山林之中,有一丝不异样的异音传出。

  没有丝毫的停留,他马上悄无声息的朝着那片山林穿行而去。

  蓦的,姜笑依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浑身一震。

  银狐!

  他一眼看到,一名手持长剑的人正和一名手持长棍的人在对峙,其中那名手持长剑的人,胸口黑甲的标记,正是他等待了数天的银狐标记!

  而就在姜笑依一眼看清那人胸口黑甲的标记时,手持长剑的黑甲学生和手持长棍的黑甲学生已经都朝着对方狂冲了上去。

  黑色长棍十分凌厉的横扫而出。

  原本凶狠前冲的“银狐”却是突然猛的一顿,长棍就差一点,从他的身前扫过,扫了个空。

  “当!”的一声爆响,他的长剑却是重重的斩在了已经越过他的长棍上,使得手持黑色长棍的学生身体一晃,差点没有控制得住平衡。

  “啪!”

  “银狐”的一脚却是没有丝毫的停留,狠狠的踹在了这名学生的小腹上,就在这名学生踉跄倒地的瞬间,“银狐”手中的黑色长剑再次狠狠的斩落,斩在了这名学生的脖颈之间!

  姜笑依顿时呆若木鸡!他银色面罩下的脸上,瞬间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怎么可能!

  绝对没有看错,这名手持长剑的黑甲学生胸口的标记确确实实就是那个银狐,但是数天之前,这名对手和他交手之时,除了箭术不凡之外,近身搏杀却是差劲的很。但是现在,这名对手却是以异常干净利落的态势,瞬间解决了对手。

  要是在战场上,这一剑就足以斩下对方的头颅!

  难道他这几日,也一直在这试炼山谷之中苦练么?

  即便是一直在这试炼山谷之中苦练,实力也不可能提升得这么迅速,而且那出剑斩杀…让旁观的他都有种心寒的凌厉感觉。

  ...

  “恩?”

  就在此时,刚刚从被他斩倒在地的对手黑色铠甲上摘到一枚金五角徽章的林夕也是发现了姜笑依的到来。

  这手持长剑的“银狐”正是林夕。

  昨日自觉身体已经彻底恢复,再加上对安可依教他的一些追求速度的斩杀动作练习得差不多之后,今日他在风行者特训结束之后,便来到了试炼山谷,刚刚进入不久。

  这名胸口的标记是白鹤,被他斩得一时发晕,根本爬不起来的黑甲学生,还只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对手。

  虽然成功的将这名对手斩翻在地,但是看到在林中现出身影的姜笑依,满怀兴奋的他还是忍不住眉头猛的一皱,心中一凛。

  他也认出了姜笑依就是上次手持黑花长枪的对手。

  这名胸口有蔷薇花标记,自称是天工系学生的对手,比起被他斩翻在地的对手明显要强出许多。

  而他方才虽然是将手中的长剑当刀用,但是还感觉砍杀起来很不顺手。毕竟这长剑又硬又直,和天生有略微弧度的长刀还是有很大的差别。

  场面一时有些微微的凝滞,只有躺在地上的那名学生沉重的呼吸声。

  “又见面了,今天十分公平,我们都是四星。”姜笑依首先出声,深吸了一口气,朝着林夕逼近。

  虽然觉得对方有些神秘和古怪,但是既然终于见到了,岂有不战之理。

  林夕凝立不动,将剑横于在身前,看着逼近过来的姜笑依,看着对方肩上也是一共四枚金五角徽章,微微一笑,道:“的确很公平。”

  姜笑依没有再说话,将盾持于身前,猛的加速,整个人朝着林夕先行撞来。

  他的眼中紧盯着林夕手中的长剑,然而林夕又是一笑,他右手持着的剑却是没动,但他的左手却是从身后移出,朝着他一扬,猛力的砸出了一块小孩头颅般大小的石块!

  “你!”

  姜笑依一滞,心中微寒,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学了上次自己用过的招数,竟然是在方才摘取那名黑甲学生的金五角徽章时,又偷偷抓了一块石头在手中!

  只在他这一滞,下意识的将盾牌上举阻挡之间,林夕的身体猛的往前蹿出,他手中的长剑也如同随着他这猛蹿之势贴着他盾牌的下沿斩杀而至!

  “当!”的一声脆响,姜笑依手持的九节长鞭挥下,和林夕的长剑相击,爆出了数十星火花。

  但是让姜笑依的呼吸瞬间停顿,眼睛却是睁大到极限的是,在他的长鞭还没有来得及做出第二个动作之时,林夕的长剑已经如同在水面上跳跃的瓦片一样弹起,以他无法闪避的速度,斩杀在了他的胸口。

  “啪!”

  姜笑依的身体往后一倾,这一击只是让他的身体失衡,并没有让他直接丧失战力,但是他的眼前已经失去了林夕的身影!

  林夕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侧,“啪!”“啪!”他的右臂和脖颈之间,连受两次重击!

  一阵剧烈的眩晕和痛楚让姜笑依直接重重的摔倒在地,手中的盾牌和长鞭也脱手落地。

  “怎么可能…他的斩杀怎么这么连贯,怎么这么快?难道他一开始就是故意隐藏实力?”

  痛苦的喘息着,看着歉然的对着自己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将自己身上的一枚金五角徽章取下,又将长剑插于一旁,取下自己身上背着的短刀离开的林夕,这是弥漫在他心间的唯一念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