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三章 自为自师

第二十三章 自为自师

  更新时间:2012-05-26

  风行于林间。

  林夕一边无声无息的朝着黄色围墙快步而行,一边深深的吸着气。

  几天的琢磨和刻苦练习,竟然使得他在没有弓箭在手的情况下,就击败了这身穿“蔷薇”黑甲的对手,但马上要面对的那直击矛阵的恐怖,却是让他兴奋的心情马上被压抑了下来。

  很快,他再次站立在了布置有直击矛阵的大殿入口处。

  看了片刻墙壁上那羊皮小卷上各系曾经是新生的前辈留下的记录,用这些记录刺激自己克服了那长矛击刺到身上的恐惧之后,林夕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冲入了空旷至极的大殿。

  “嗡!”….

  和那日一样,随着独特的沉闷机括转动声的传出,四壁的墙体中发出连续不断类似弓弦震颤的声音,一柄柄无光的黑色长矛从方形孔洞中穿出,朝着行走其中的林夕猛刺而来。

  林夕的神经都绷紧到了极限,他手中比起长剑更为顺手的短刀如电般不停的斩出,“当”“当”“当”…幽暗的大殿之中连续爆闪出金铁相击的火花。

  “啪!”

  突然,林夕没有任何停滞的身体猛的一震,一柄长矛刺中他的左肩,刺得他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左一偏,踉跄跨出一步。

  就这一步之间,两柄长矛便又已落在了他的身上,让他重重跌倒在地,痛苦呻吟出声。

  但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他并没有休息太久,便又从地上纵跃而起,挥刀前行。

  “啪!”

  幽暗大厅之中,再次有黑色长矛重重刺中林夕,林夕再次倒地。

  如此连番二十余次,浑身开裂般疼痛的林夕终于连翻动一下身体的力气都彻底丧失,他黑色厚甲内的汗水如同小溪一般在流淌,但却自觉自己像是一条在烈日干土上快要被晒干的鱼,而且身上还被压了一块大石。

  在快要晕厥过去之前,他看了一眼来时的方向,在心中硬生生的喊出了回去二字。

  所有不适的感觉瞬间消失了,林夕又回到了入口处,但是面对着空无一物的幽暗大殿,想到方才的感觉,他的背心还是不由得泛起了一层冷汗。

  早在昨日,他就已经下定了决心,反正那一天一次的能力不用的话也是浪费,还不如用来修炼。

  每日在这里磨砺一次,然后用这能力回到出发之前,不带任何伤痕而清爽愉快的回去...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虽然凭他现在的修为,还无法发现山林之中任何讲师的踪迹,但是他十分清楚,必定有数量不少的讲师在这山林之中行走,观察和记录着每名学生的表现。

  大厅之中和他第一天来这里时,截然不同的布满坑坑洼洼孔洞的地面,更是说明这几日之间,也有不少学院学生进入了这间大殿,只是今日时间已晚,他正好没有在这撞到人而已…而地上没有长矛插着,只能说明这里时时有隐匿着的讲师打理。

  若是他现在就回去,那落入此处讲师的眼中,他就是在这门口晃了一圈就回去….如果他每日只是在这里晃一圈就回去,那将来他破了记录,就是太可疑了,绝对会被深究缘由。

  他的目标,自然就是破记录,拿学分,否则身为和张院长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存在,岂不是很丢人?

  所以他在昨晚冥想修行之前,便已经想好,来这里修行,是第一次拼尽全力,拼到要多惨有多惨,把自己往死里虐的那种,这样挑战自己的极限,非但在这武技上面有很大好处,而且对于意志,对于冥想修行都会有很大好处…换了没有他回到十分钟前能力的其他新生,肯定不敢如此挑战自己的极限,那么在这修行之中得到的好处自然比他会少。而完成这一次之后,他便推动脑海之中的“轮盘”,回到出发前,再来一次。

  这次他固然也是同样用全力,因为在对于他而言还是那么恐怖的阵中不可能有什么留手,但是他不会把自己弄得那么伤,会早些停手,这样他用不着休息几天才能再次进入这里修炼。

  他是已经算计的很好,至少他这个算计,在这大殿之中,就相当于比别人多了一倍的修行时间。

  但是现在他完好无缺的站在入口处,想到方才那一柄柄狠刺在自己身上的长矛,以及那最后真是痛得要死去般的感觉,他还是忍不住浑身发寒。

  这也真是比别人多出一倍的折磨自己的时间。

  “你们是经受了多少次这样的折磨,才有了这样的成绩?”林夕擦掉了自己额头上的汗珠,看着墙上的那一卷羊皮小卷,喃喃自语:“这也算是真正的勇气吧…”

  再次审视了一遍那些记录,林夕深吸了一口气,如同一阵风,再次冲入了空旷但恐怖的幽暗大殿。

  “嗡”….

  黑色长矛再次从墙体孔洞中射出。

  “当!”“当!”“当!”…

  林夕极速连跨几步,同时手中短刀连连斩得刺杀而至的黑色长矛改变方向而偏出。

  突然,一柄黑色长矛朝着他的左肩刺来,他的身体本身已经下意识般前倾,眼看就能躲过这一击,但是不知为何,似是心神出现了大的震动,他的动作竟然出现了明显的停顿。

  “啪!”

  这柄长矛依旧刺在了他的左肩上,接着刺来的两柄黑色长矛将他刺得重重摔倒在地。

  林夕再次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和倒吸冷气的声音,但是他的眼中,却反而充满了狂喜的光芒。

  就如这世上充满太多的不可知之地,太多不可知的变化一般,一个人的思维,一个人的算计,总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而且这人的一生之中,总是会充满一些不在预测之内的惊喜。

  他这次冲入的路线和之前完全相同,他本来想着,利用能力倒退回去一次,就相当于在这里有多一次的修炼,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对于其它长矛的击刺,他是没有什么记忆,但对于每次行进之中,第一击刺中自己的长矛,自己却是印象深刻,而且身体还下意识的做出了闪避的动作!

  这样一来,他只要用同样的路线行进,接下来那些长矛刺杀过来的方位,应该没有什么变化。这样一来,自己非但好像成了自己的老师,知道原本躲不开的地方,要做什么样的调整,做什么样的动作更为合理…而且必定能躲开一些原本躲不开的长矛,行进得更快,更远!

  想清楚了自己可以得到何等的好处,林夕的心情越加的振奋,眼睛越来越亮,但是他却是并没有急着起身,反而等到确定身上的痛楚不会影响自己接下来的动作之后,他才一跃而起,疾风般前行!

  “啪!”

  不知道连续冲出了多少步之后,林夕终于被再次刺倒在地。

  趴伏于地面喘息的同时,扭头看了一眼来时的路,嗅着泥土的气息,他更是心安。

  从门口到他跌倒的此处,大约只是三十余步,但是他之前...

  抱着将自己痛死的自虐般想法拼命的那次,也只是在这殿中行进了六十余步的距离。

  现在他只不过是第二次被击倒而已,有三次第一次修行没有能够躲避掉的长矛,在这次却是被他躲避掉了。

  而之前那落于身上的长矛带给身体的痛苦和这次的闪避,更是像在他的身体里烙下了烙印一般,他都甚至可以感觉得出来,自己的身手比起第一次明显大有长进。

  似乎每一个闪避动作,每一刀的斩杀都更快了一些。

  再次静心休息了一阵之后,林夕继续跃起前行。

  ……

  幽暗空旷的大殿之中,黑色长矛刺入泥地之中的声音,林夕手中短刀和长矛斩击时的声音,他重重坠地的声音,痛楚嘶吟声….不停的响起。

  直至林夕自觉再进行下去,自己的伤痛会使得明后天都未必能够再进入试炼山谷修行而停止时,他已经距离大殿门口近百步,几乎到了大殿正中的位置。

  “如果时间还来得及的话,看看能不能采到些安老师说的那些草药…”

  接下来林夕又很不讲究美观的像一条蚯蚓一样往殿门口慢慢回挪的时候,还在考虑安可依的那张药单上的东西对自己会不会还有些帮助,他却是没有想到,此时一双正在盯着他的眼中,却是充满了震惊和惊喜之意。

  林夕慢慢“扭”出了这个石殿,走出了黄色围墙,“喀”的一声,这间大殿中的墙壁上弹出了一扇暗门,方才用充满震惊和惊喜之意的双眼看着林夕的人从中走了出来。

  这是一名有些驼背的年轻黑袍讲师,左脸颊上有着一条青黑色蜥蜴的刺青。

  他的动作也如同黑夜中的蜥蜴一样敏捷而无声,一柄柄深深插入泥土之中的黑色长矛被他全数重新插入了四周墙上的方形孔洞之中。这些黑色长矛插回去之时,墙壁之中也发出沉闷的铰链转动的声音。

  随后,这名年轻黑袍讲师在已经降临的夜色之中狂奔起来,一个纵跃便轻松翻过了黄色围墙,直直的到了这片试炼山谷的一侧尽头,一片高耸的崖壁之前。

  他没有停步,反而以更快的速度狂奔起来,就直直的一步步踩踏在这崖壁上,朝着天空狂奔。

  这段山崖的中部,有几个简陋至极的洞窟,只摆放着一些极其简单的饮食起居之物,但是从这洞窟,却是可以看到大半个试炼山谷的山林。

  身着老旧学院讲师黑袍的学院守护罗侯渊正闭目盘坐在其中之一的洞窟之中,面前无甚遮拦,唯有长空。

  就在驼背年轻黑袍讲师如同黑色蜥蜴一般敏捷的掠入洞窟的瞬间,他睁开了眼睛,平静的看着年轻讲师道:“李五,何事?”

  “止戈系天选林夕,第二次进入直击矛阵大殿,便通过了近百步。”没有丝毫气喘的李五对着罗侯渊行了一礼,呈报道。

  “知道了,先不用管他。”罗侯渊点了点头,他的语气虽然平静,但是心中却是掀起惊涛,青鸾学院这六十年来从来不乏天才的学生,但是这林夕的进步…也实在是足够值得李五的震惊与惊喜。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