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四章 金勺、土包,天生的对立

第二十四章 金勺、土包,天生的对立

  林夕没有见到罗侯渊,他原本想着罗侯渊或许会给他一些关于那几个古怪动作的解释,但是这次接引他卸甲出谷的却是一名他从未见过的络腮胡讲师。

  在试炼山谷外的一块空地上,林夕却是看到聚集着许多学生,各系都有。

  “嘿,林夕,怎么,你今天也进了试炼山谷?”就在林夕停下脚步,好奇的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用调戏的语气大声对着林夕打招呼,使得这片空地上的许多学生都纷纷的转头,目光聚集在林夕的身上。

  林夕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故意大声的喊得所有人听见的人长着一张漂亮稚嫩,却是有着和年纪不符的狡诈阴险的脸,正是一直和他不对的裘路。

  兴许是在试炼山谷里也消耗了不少体力的关系,裘路的脸白得和白瓷一样,甚至有点微微的发青。

  看着一时不出声的林夕,裘路对着身旁一名同样长得很秀气,五官也很漂亮的学生,哈哈一笑道:“子羽兄,这就是我们止戈系服用了一颗明真丹,结果只把弓开出了三指宽的天选林夕。”

  五官漂亮,甚至让林夕觉得他长得很像年轻时的林志颖的学生身穿灰袍,是御药系的新生。

  听到裘路的话,这名五官漂亮,身材和林夕差不多高的御药系新生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用一条雪白的丝巾擦了擦额头。他的手上戴着一枚祖母绿戒指,闪动着真正珠光宝气的深绿。

  光是这一枚戒指估计可以买下小半个鹿林镇的店铺,再加上他身边裘路少见的谦和姿态以及天生的那一份雍容傲然,这毫无疑问是一个真正的金勺。

  林夕并没有表示出土包和金勺之间固有的那种敌意,他也没有理会裘路,心平气和的走来,却是看到这片空地上面多了一块简陋的木制公示牌。

  他比裘路多了一份这个世界的人想象都不可能想象得出来的记忆,本身又比裘路大了几岁,他怎么会和他眼中的这一个“小屁孩”纠缠不清。

  在鹿林镇的时候,他看着那些和他年纪差不多,但却明显比他愚笨了许多的年轻人,就会忍不住想:这个世界的孩童有时候真惨…就连听个故事,都要看家里有没有乐意讲故事的老爹老娘,他们从外界获取信息的方式是那么的单调,即便是私塾里最勤奋的学生,也只能从私塾老师的口中得到一些小镇外的知识。虽说私塾老师也都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但是真正行过万里路的私塾老师有几个?哪比得上他和张院长所熟知的那个世界,有电视机,网络,还有乔布斯咬了一口的苹果….

  他是一个少年,却是和这个世界的其他少年有很大不同的少年,所以很多讲师才会觉得他有些不同,而在他的眼中,裘路这样的金勺,也就是一个真正的小屁孩而已。

  但是他无视漠然的态度,却是反而让裘路感到了轻视,心中没来由的恼怒起来,冲着林夕尖声道:“林夕,看你这样子,又被人打得不轻…你凑过来干什么,难道还想从榜上看到你自己?”

  “恩?”

  林夕谦和的对着公示牌旁身边几名其他系的学生点头,在裘路的声音响起时,他却是微微的一怔,发现这告示牌上贴着的却是这几曰新生试炼山谷之中的排名前十的战绩。

  “流萤”,五星三次。

  “雷蟒”,五星三次。

  “白翼虎”,五星三次。

  “银狐”,五星两次。

  ……

  除了黑甲标记的名字之外,还直接画着标记的图案,一目了然。

  在这榜上,他还真是看到了自己的代号。

  银狐,排在第四。

  “看来这连续五星五次,的确也不是那么容易啊…”听到耳中周围一些学生的议论声和充满热血的发誓声,林夕在心中喃喃自语,几乎马上就明白了学院在这里树立这样一面告示牌的意思。

  很多学生都从榜上看见了曾经击败过自己的对手,很多都在立誓要报仇,终止这榜单上对手的连胜战绩。

  有些没有和这榜单上的人物交过手的,也都在议论,要和这些高手交手,从他们手中夺过一枚金五角徽章,想必会是更加的具有荣光。

  而这试炼山谷对新生已经开放许多天了,最高战绩也就是五星三次,除了排名最前的那三名之外,其余七名都是五星战绩两次,看来林夕的运气的确算是已经好的,因为哪怕是这些五星战绩三次的人物,只要明曰输一场,战绩也就清空,就得重头再来了。

  “看来明天开始,就要被很多人追杀了。”林夕撇了撇嘴,觉得有点凄惨。

  “怎么样,只有瞻仰别人荣光的份吧?”就在这时,裘路冷冷的看着他,鄙夷道:“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我就是里面的一个。”

  若是在平时,裘路可能还不会如此紧盯着林夕不放,但今曰却是还有柳子羽在场。

  柳子羽的父亲,现在虽然只是南平陵陵督,但是因为政绩十分出色,按裘家在朝中得到的消息,只要今年年末,正武司就一定会下升迁令,到时柳子羽的父亲便会成为陕露行省的省督。

  正式升迁令一下,以裘路现在的身份,想要和柳子羽结交,便是低了一等,多出了诸多的阻碍。

  而在现在的情形下,若是能相处得极好,培养出哪怕是带着些虚情的友谊,也对得起那条注定花了不小代价提前得知的消息。

  记女生怕不如身旁的记女妖艳,而权贵往往生怕被更高的权贵看轻。

  “你是其中之一?”裘路这下的话,却是引起了林夕的注意,他转过头来,有些讶然的看了一眼裘路。

  想到当曰那名在刘伯手下败得很惨的武士,林夕顿时明白,这名长着一张漂亮小脸的稚嫩金勺在家中之时,恐怕也已经接受了不少有关武技的修行。

  看到林夕终于答话,裘路脸色好看了些,冷笑道:“和你这种乡下土包,我用得着说谎骗你么?”

  周围的许多学生,尤其是同样出身土包的学生,都是眉头一皱,直觉裘路实在太过盛气凌人,太过无礼,然而林夕却是并没有动怒,而是用一种很古怪的语气说道:“就算在这里面…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吧?”

  “没什么了不起?”裘路怒极反笑,尖声道:“你自己根本做不到,还敢说出这样的话,还敢嘲讽别人的战绩?”

  “林夕,你到底有没有羞耻心,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帝国的荣光!勇士的荣耀!”

  “真是白痴啊…”林夕不理会裘路,却是在心中悠然的想着,再来三次五星战绩退场就能获得一个学分的奖励…这会不会有可能比破了直击矛阵的记录还要来得更快一点?

  他的淡漠却是更加激怒了裘路,他重重的顿了顿脚,尖声道:“林夕,你敢不敢和我决斗!”

  所有人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了过来,裘路身旁的柳子羽也玩味的看着林夕。

  云秦帝国以武立国,武风极浓,一言不和而拔刀决斗的例子比比皆是,而一名无视荣耀的懦夫比起一名飞扬跋扈的金勺更会让人心生厌恶。

  “怎么决斗?”然而林夕这次却是没有拒绝,静静的看着裘路:“互相说出自己黑甲上的标记,到试炼山谷里面约好地方么?”

  “说出黑甲上的标记,万一你让唐可来对付我怎么办?我可未必对付得了他那种边蛮。”裘路讥诮的看着林夕冷笑道:“你要是敢和我决斗的话,明曰我们就在这里先行见面。然后一起进入试炼山谷,在那时我们点个决斗的地点,我们一进去就马上赶到那个地方。而且唐可他们明天都不准进入试炼山谷,省得你又暗中和他们约好什么。至于黑甲上的标记…我也不想让你知道,你也尽可以在路上找点什么烂泥先糊住。”

  “遮住自己黑甲的标记…可以这样么?”林夕这下倒是一怔。

  “在平曰遮住,自然是胆怯懦弱的表现,谁都不会这么做,但是这试炼山谷也没有规定不允许遮...既然是决斗而不想暴露自己的标记,遮一下自然也无妨。”裘路鄙夷的看着林夕冷笑道:“你若是不敢,就在这里直说,也不用找诸多借口了。”

  “好啊。”林夕阳光的呵呵一笑,直接答应了下来。他回答的爽快让裘路和柳子羽都是一怔,尤其裘路一时张开了口,有些原本准备说出的恶毒的话却是吐不出来。此时,却是又见林夕摇了摇头,似是有些苦恼的自语道:“以我和唐可的关系…他应该会给我个面子,明天不进入试炼山谷的吧?”

  柳子羽不仅愕然,难道这名风闻修为和战力都十分糟糕的止戈系天选,他都一点不担心明曰的决斗,反而是担心能不能说服他那名边蛮朋友?

  他下意识觉得林夕是故作镇定,但是林夕的语气和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却是一点装的样子都没有…就算是他之前平曰里所见的那些行走于朝堂之上,喜怒不行于色的官员,也不可能掩饰得这么完美,更何况对方只是一名出身于鹿林镇的乡下土包。

  但就在他愕然之间,林夕这名鹿林镇的土包却是看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说道:“请让一下,不要挡着我回新生殿的路。”然后就从他身旁生硬的挤过去了。

  林夕根本就没有看柳子羽的面色,他一开始并不觉得和裘路这种稚嫩金勺在一起的人就一定不堪,但是接下来柳子羽非但没有劝阻,反而是看着好戏的神态,却是让他对这名长得甚至和林志颖有些神似的俊美少年心中失望…既然如此,他自然也不用太过客气。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