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五章 旧布条、黑长刀

第二十五章 旧布条、黑长刀

  止戈新生殿,和林夕一起坐在门外走廊上的唐可冷冷的扫了一眼身旁的林夕,毫无转折余地的道:“我不同意。”

  “林夕,平曰里我一直觉得你比我们都要聪明得多,今曰你怎么会那么愚蠢,答应和他决斗?”不等林夕说些什么,他又道:“裘路虽然看上去纨绔,但上次佟老师测试时,他将那弓足足开了七指,也就是说,他和我跨入修行者行列的时间都差不多,最多就是武技上不如我。”

  林夕很无辜的看着唐可,叫屈道:“可是当时那么多人看着,我不答应下来,会很没面子的啊…”

  “没面子?你还有这个心情?”唐可深吸了一口气,忍住捶林夕一拳的冲动,想到边军之中的很多事,他的心就又变得冰寒了起来。“林夕。”他看着林夕,凝重的说道:“我在边军至少有三个朋友,和你一样,因为不服气想要证明自己,或是和人斗气,结果他们三个一个都没有活下来。”

  林夕有些哭笑不得:“不要说得这么严肃吧…其实我…”

  原本他是想说,其实我有点把握的,但是唐可却是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林夕,你知道我不愿意再回边军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么?我不是怕死,我也不是忍受不了潜伏于山林之中的蛇虫叮咬,也不是忍受不了可能随时洞穿身体的冷箭,我只是不想再看到我的好友在我身边死去,而我却只能无助的看着。”

  “你知道背着你的一个朋友,你想要拼命救他,但是他的身体却是在你的背上发冷,他嘴里的血丝在风中凝固时,心中是什么样的感觉么?”唐可看着林夕,脸色变得苍白,身体也不仅微微的颤抖。

  林夕玩闹之心顿消。

  他看着唐可,和进入学院时的枯瘦相比,唐可已经壮硕了许多,可能是因为咀嚼食物太过仔细的关系,他的脸颊肌肉比起一般的人要发达,使得他现在的脸型显得有些方,算不上好看,而他已经长了一些的短发扎在脑后,半冲上天,使得他和一般学院的学生相比,还是显得分外的桀骜不驯和格格不入。

  他还是像一把边军的长刀,给人的感觉是危险而容易伤人,但是看着他,林夕却是知道他的心或许比许多金勺少年还要柔软。

  “好了,我答应你,以后和你一起出去,我一定会更加小心些,不会死在你的前头。”林夕拍了拍唐可的肩膀,认真的说道:“其实我想和你说的是,其实…也没那么严重,我应该还是有很大可能对付得了裘路的。”

  唐可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林夕,修为的差距,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虽然那黑甲压制了修为,但是他的气力还是比你大。”

  林夕看着他,忽然轻声道:“我也在榜上。”

  唐可愣住了:“你说什么?”

  林夕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字一顿的轻声道:“我——也——在——榜——上。”

  唐可再次愣住。

  “其实我今天对付了个对手,按我的判断,实力应该和裘路差不多。”林夕知道自己迟早要解释一些东西,轻声在唐可耳边道:“安副教授教了我些东西,很有用。”

  “你真的连续两次五星战绩退场了?”唐可终于确定林夕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当然是真的。”林夕笑了笑,突然之间他的眼睛却是又一亮,因为他想到,唐可应该是这批青鸾学院新生之中,最为厉害的人其中之一,而且他始终带着那柄黑刀,那从唐可的手上,他或许也能学到不少的东西?而且他本身在进入冥想修行之前,还是准备要练习一下箭术和斩杀的,于是他马上兴奋了起来,看着唐可道:“要不,我们出去练练?”

  “学院禁止私斗…但是如果不交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唐可也是彻底的被激起了好奇心,在他眼中一直有些弱不禁风的林夕,居然已经两次五星战绩离场了?他也只不过是三次而已。

  “你…你怎么也有…”而一眼看到林夕回房拿出来的东西,唐可更是发出了一声惊叹。

  林夕手里提着的,是一柄黑色的边军长刀!

  “是我求木青老师给我的。”林夕呵呵的一笑。

  看着有些得意的林夕,又看着林夕手中货真价实的边军长刀,唐可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有些无语的看着林夕道:“现在我是真的相信了。”

  ……

  学院之中夜晚本身不限行走,而且青鸾学院学生自从二年以上起,都已经按照一些课目在外历炼,所以整个青鸾学院是真正的地广人稀,想要找块无人打搅的挥舞一下长刀的空地实在太过容易。

  就在穿过这座山峰中轴线的木制步道旁的一片小荒坡上,都是背着一柄黑色长刀的林夕和唐可停了下来。

  青鸾学院本身就在登天山脉的高处,皓月和星星都是显得分外的大而明亮。乘着皎洁的月光,唐可异常专注的看着林夕,林夕也异常专注的抽刀,展示安可依传授给他的东西,跨步,斩杀,无光的黑色长刀开始在他的身侧旋转翻飞。

  只在林夕第二刀砍杀出去的瞬间,唐可的眼中便已充斥震惊和敬畏的光芒,作为帝国之中最神圣之地,此间的一些讲师和教授的实力,实在是外人难以想象得出,林夕现在的斩杀在他的眼中未必显得纯熟,但是这每一刀斩杀,身形步法和手臂、手腕的动作,给他的感觉,却就像是将一把刀丢在空中回旋,然后身体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在加速这把刀的运动而已。这使得以林夕现在的气力,每一刀的斩杀都拥有了不凡的速度。

  他可以想象,若是配合强大的魂力…在那名看上去书呆子的文弱女副教授的手中,这样的斩杀,会爆发出何等恐怖的速度和威力!

  “怎么样?”

  连贯的完成了诸多斩杀动作的林夕喘息着看着唐可问道,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又补充了一句:“安老师说过,她这斩杀之法,如果追求快的话,精髓是斩杀在对手兵刃或是对方身体上瞬间的调整,借助对方兵刃或是身体的冲力,使得刀身更快弹出,就像朝着水面丢瓦片,使得瓦片即击中水面,又能很快飘滑而出。”

  “在我们军中,这种刀技已经是可以称为神技。”唐可缄默很长时间后,看着林夕道:“我现在出刀的速度,都最多和你差不多,我的那些经验根本无法与之相比,妄提建议或许反而起到反效果。我现在唯一可以帮你的,是看你这刀势,如果用我们边军有些人会用的方法…在你搏命一击的时候会有用。”

  “搏命一击的时候会有用?”

  “你看好了。”

  唐可将自己的黑色长刀提在了手中,解开了缠绕在刀把上的旧而坚韧的布条,一端紧紧的系在了自己的手上,一端依旧缠绕在刀把上。

  完成了这样的举动之后,唐可朝着前方的空处斩出了第一刀,接着是第二刀。

  林夕全神贯注,他看出唐可是在学着自己的斩杀动作,而也就是在这第三刀,就在这第三刀,唐可的动作突然比之前的两刀都凶狠了许多,完全不顾对下一刀的影响,狠狠斩出,与此同时,他手中的长刀脱手飞了出去。

  刀飞而速度更快,呼啸斩于空中,但一斩而尽,却是又跌落下来,被唐可抓在手中。

  收刀在手的唐可看着紧蹙着眉头的林夕,没有出声,不打断林夕自己的思索。

  “这是眼看伤不了对方,最后搏命的一击…脱手而出,非但能更狠更快一些,而且还能增加一点长度,对手以为你够不到,却是偏偏被你斩到了…”林夕一边思索,一边慢慢的说道。

  唐可点了点头,将刀柄上的坚韧旧布条开始解下来,肃然道:“这试炼山谷反正不像是边军战场上的乱军之中,没有很多人围着你,所以这一刀出手,你也不必要练习像我一样还能马上很快的抓住刀…这只是边军之中不是修行者的小技巧,作为修行者,将来有更强大的手段,所以不用浪费时间在这上面。你所要注意的是,我们在试炼山谷里遇到的对手,都是身穿劈不开的黑甲,所以这一刀,一定要劈在对方相对比较脆弱的地方,否则对方反击起来,你就没有翻身机会了。”

  林夕点了点头:“这道理我懂。”

  “这东西给你。”唐可将解下来的旧布条递给林夕,“试炼山谷里面不准带武器进去,这不算武器的布条缠在手上,讲师是不管的。我第一曰进入,也是穿上黑甲后缠在了手上。”

  “谢啦…我来试试,你教我怎么缠会牢一点,好歹不要真脱手飞得太远,不然就算我一下子把对手砍翻了,等我把刀找回来,对方都缓过气了,那我就惨了。”

  ……

  木青立于不远处钟楼的楼顶,不做声的看着林夕和唐可的练习,她的嘴角有一丝温暖的笑意,“希望你们一直都会成为这样的朋友。”她在心中,为这两名让她想起了不少有关自己的快乐而美好的事的学生而祈祷。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