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七章 沉默、果然更像高手

第二十七章 沉默、果然更像高手

  更新时间:2012-05-27

  随着其余学生朝着试炼山谷行进,李开云忐忑的问身边的三个人:“你们真的相信林夕,觉得他能赢?”

  “应该能赢吧。”

  “应该能赢。”

  “能赢。”

  “…..”李开云没有想到在这个问题上,唐可、边凌涵和花寂月的答案竟然出奇的一致,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对林夕没有什么信心。

  “为什么?”他忍不住低声的看着唐可、边凌涵和花寂月问道。

  唐可谦微、谨慎,就像一条刚刚驯化的孤狼,若是惹恼了他,又会显现出骨子里的暴戾。

  边凌涵柔弱温顺,性情温和,花寂月性情直爽、比许多男人还要豪气,要是学院里可以揍人的话,他们几个里面,花寂月恐怕第一个就冲上去揍裘路了。

  这三个脾气性子都截然不同的人,居然会得出同样的结论,尤其是花寂月从来是直话直说,绝对不会因为一点友情的因素而说违心的话,这实在让李开云有些想不明白。

  “我不是相信他,是相信学院的教授。”唐可压低了声音,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林夕,答道:“安副教授教了他不少东西,我昨天晚上看过,既然安副教授几天教给他的东西,就能比得上我几年实战的积累…我想要是他能正好找到一柄刀的话,击败裘路并不是问题。”

  “你说陵督算不算权贵?省督呢?”花寂月反问心情忐忑的李开云。

  李开云愣了愣:“当然算。”

  “权贵之上有权贵,屈从于权贵意志的...他的意思,都跟狗一样,那所有的权贵,不都是为当今圣上办事?他胆敢说出这样的话,又能让这么多讲师为了两名新生的决斗而兴师动众,他就算只是一名讲师…那也不是一名普通的讲师。连他都似乎看好林夕,再加上唐可说看过林夕的实力,那我有什么理由怀疑?”花寂月伸手朝着前方点了点。

  李开云顿时睁大了眼睛,他看到至少有七名身穿黑袍的讲师从试炼山谷中现身出来,肃立等着,准备分批安排学生入谷。

  学院在灵夏湖畔大试,才出动了多少名讲师?

  而且两个新生决斗…这的确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事了。

  “那你呢?李开云张了张嘴,终于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看着身旁走着的边凌涵问道。

  “佟老师说过,林夕也算是他的亲传弟子,如果输了的话,他会很没面子…既然他让林夕来,当然也是觉得林夕不太可能会丢他的面子。”这是边凌澜心中的真实想法,然而她自然不能违反佟韦的训示,告诉李开云她和林夕正在接受风行者的特训,告诉李开云这样的话,所以她也只是有些心虚的点了点身穿老旧黑袍的罗侯渊:“我也相信他们的眼光。”

  “林夕,不要打啊,你都没修炼几天,怎么可能打得过…大家都是好同学,和气生财啊。”

  就在李开云觉得林夕的好友之中,就只有自己没有眼光之时,一个人却是慌张的从后面追来,没有看清楚状况大声的叫着。

  “噗!”

  转头一看清这人,林夕就顿时忍不住笑了:“蒙白,你又胖了。”

  又胖了一圈的蒙白身后不远还有两名身穿红袍的天工系学生,其中一个相貌稳重,是林夕的另外一个好友张平,另外一个瘦弱稚嫩,但看上去却是沉默倔强,正是那个因为林夕的相救而特意到止戈系新生殿致谢的周舟。

  ……

  一股烽烟从试炼山谷之中冲天而起。

  银面黑甲的边凌涵看着周围一名名和自己一样,胸口的标记直接全部被讲师用一种黑色药液遮掩了的黑甲学生,终于彻底的明白了罗侯渊为什么说林夕和裘路的决战她们所有人都能看到。

  燃起烽烟的地方是一个有丛林,有小溪,有乱石的缓坡,地形也是十分复杂,而她们所有其余学生,却是集中在了这片缓坡旁的一面崖壁上,居高临下,可以十分清楚的看清这一片区域。

  十停的时间之前,林夕和裘路已经进入了试炼山谷,现在应该马上就会出现在她们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两抹黑色几乎同时出现在了崖上学生的眼中。

  这两名在林间飞奔而来的黑甲战士此刻还互相看不到对方,但是崖上的学生却是已经都看得清清楚楚。

  “虽然是把切菜刀,但好歹总算也是把刀。”唐可银色面罩内的面色一缓。现在所有人都看到林夕和裘路已经来了,但因为两人胸口的标记也被黑色药液遮掩了起来,所以都还不明两人的身份,但是唐可却是已经从林夕手上缠着的布条认出了他的身份。

  边军最常见的有三种刀,一种是长柄斩马刀,一种就是他带入学院的三重钢厚背黑长刀,还有一种略短的腰刀。

  边军把一般横插在腰间,用于一大堆人仰马翻挤在一起近身砍杀时所用的腰刀就叫做切菜刀。

  现在林夕手里的,就是这样的一柄短刀。

  而裘路手里的,却是一柄黑色的长枪——黑花长枪!

  “我是裘路!”

  就在两名从林间飞奔出来的黑甲战士第一眼互相看到对方之时,裘路就已经黑花长枪一抖,抖出了一个漂亮的枪花,同时一声得意大喝,直接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唐可、李开云,你们真确定林夕能赢?”

  蒙白看到林夕手中长度和黑花长枪明显不能成比例的短刀,脸都有些微微的白了。

  “黑花?”

  林夕在第一眼看到手持黑花长枪的裘路时,就是微微的一怔,心中产生了一个古怪的感觉:裘路该不就是那胸口是蔷薇花标记的对手吧?

  如果是这样,那这次裘路估计要必败无疑了。

  因为他已经击败过这黑花长枪一次,而且这柄“切菜刀”虽然比边军黑长刀要短了一小半,但上次在直击矛阵之中,他已经用得十分顺手。

  但是他忽略了一点,外面那公告牌的名单上,并没有那蔷薇花标记的对手。

  而此刻,胸口标记被遮掩了的姜笑依,也正在崖上看着林夕和裘路。

  一眼看清林夕手中的兵刃,裘路顿时心想林夕你可真是霉的很啊,连件像样的兵刃都没有搜到,他银色面具上的唇角微微的翘起,看着林夕冷笑道:“你今天会死的很难看。”

  但是面对他这样嚣张的挑衅,从林间走出的林夕却是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是冷冷的提着刀,朝着他不紧不慢的继续跨出一步。

  “怎么,你平时的伶牙俐齿呢?”裘路右手单手持枪,摆出了一个标准的单鞭姿势,“你吓得尿都尿裤子里了吧?”

  林夕依旧没有出声,只是继续朝着他不紧不慢的前行。

  裘路的眉头一跳,沉声道:“要是你出声求我,我等会可以不让你输得太过难看。”

  但是林夕依旧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依旧无比稳定的落步。

  所有的人心头都是一跳,无形之中,不发出任何声音的林夕,竟然是给他们所有人一种无比冷酷、坚毅的感觉。

  裘路的心中骤然涌出一股寒气,他的一句话竟然是说不出口,枪尖也不由自主的微微一颤。

  “老师…看来你说的不错啊,不发出声音,反而是更冷更酷,更像个高手…更容易让对手胆寒啊…”就在仔细的观察到裘路枪尖的震颤时,林夕猛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他的整个身体,边以无比猛烈的姿势,朝着裘路冲了过去!

  “啪!”

  裘路和林夕之间的一个小水洼在林夕的用力踩踏下,溅起一蓬污浊泥水水花,而在这一瞬间,林夕的左手猛的挥出,他首先出手的,依旧不是他的刀,而是一块藏在手中的,半个拳头大小的尖利石块。

  “嘶!”

  姜笑依的银色面罩之间,因为猛的吸气而产生了怪异的声音,看到林夕的这个动作,他的眼睛一下子睁大!

  裘路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下意识的侧身躲避林夕手中砸出的山石,与此同时,经受过不少时日的枪术训练的他也马上做出了反击,他手中的黑花长枪失重般落地,但又如同一条毒蛇一般,猛的弹起,直刺林夕的下颌!

  看着骤然跳至的黑色枪尖残影,林夕骤然产生了无比熟悉的感觉,就如同在那幽暗石殿之中躲避无光黑矛一般,他左脚骤然用力,猛的一拧身,以极快的速度侧跨了一步,“哚”的一声闷响,他手中的短刀斩在黑花长枪的枪身上,将黑花长枪荡开的同时,他手中的短刀却是好像一片瓦片在水面上飞弹而出一般,滑着一条好看的弧线,直接斩杀在了裘路的胸口!

  “啪!”

  一声沉闷的震响,所有人的心中都是猛的一跳。

  尤其是姜笑依和柳子羽等人,更是发出了剧烈的抽气声。

  姜笑依是因为这一刀的影子让他觉得似曾相似,而柳子羽等人的抽气,是因为震惊,这一瞬间林夕表现出来的敏捷,完全就像是一头狸猫抓着一柄刀,直接撞入了裘路的怀里!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