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八章 那斩歪鼻子的一刀

第二十八章 那斩歪鼻子的一刀

  更新时间:2012-05-27

  震惊恐惧和迷茫的神色在裘路的眼中不停的变换,他不明白、也根本无法理解这一瞬间之中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明明自己的黑花长枪出手无懈可击,为什么对方明明是个没有经受过什么武技训练的废材,却是非但能够如此轻松的挡住自己的一击,而且他的挥刀斩杀速度,竟然还会如此之快!

  林夕此刻却是根本不管裘路心中是如何的想法,他只知道,若是自己的修为能够强横到一刀劈开这黑甲,那这一刀便已经能够解决掉裘路,但是现在他的修为还不足以对黑铠甲造成任何威胁,所以他便是要挥出第二刀,第三刀。

  他手中的短刀在裘路的胸甲上又如同水面上的瓦片一样飘飞了起来,借着身影的继续前冲,他手中的短刀斜斜往上,斩杀在了裘路的右肩上。

  蒙白的嘴张大了,这对于他来说是一副很可怕的画面。

  裘路刺出的长枪被荡到了他的左边,然后林夕一刀斩中裘路的胸口,又滑步从裘路的右侧飘过,在裘路的右肩上又斩了一刀,而这时,裘路的长枪还在左边,根本没有来得及收回来。

  “啪!”

  而就在他的嘴刚刚张开之时,林夕身影和裘路错位之间,反手一刀,又是斩中了裘路的后背。

  然而裘路毕竟不是白菜,这一刀斩中他时,他终于做出了反应,整个人朝着前面猛的翻滚起来。

  在林夕很自然的滑步,转身,要追斩上去之时,他在地上弹了起来,单手将长枪当长棍挥出了一个全圆,挡住了林夕的进势,再次往后猛退数步,拉开了和林夕的距离,身体剧烈的颤抖。

  他看着林夕,忍不住要说些什么,但是林夕却是依旧沉默的往前一步跨出,这使得他又下意识的猛退了一步。

  崖上所有的黑甲学生也都沉默着,裘路的实力不容小觑,但是这天选,却是在这一瞬间的交手之中,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

  柳子羽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银色面具下他精致漂亮的脸孔,竟然是苍白和难看到了极点。

  “你们怎么确定,裘路就一定是林夕的对手?你们说这些…等会裘路不是林夕的对手,你们怎么下得来台?”

  高亚楠在试炼山谷之外说的这句话平和而不带火气,但是此刻对于他而言,却是成了最大的讽刺!

  若是别人说这句话还好…但说了这句话的,是高亚楠,她的修炼资质是五!

  只是这一点,她就足以引起诸多名门大少的角逐,更何况,她光是容颜就足以让人倾心。

  身为一名父亲即将晋升地方大员的金勺,他并没有去想自己在这件事上做错了什么,而只是把这帐记在了林夕的头上,想着若是今日自己在高亚楠的心中留下了什么坏印象的话,那他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林夕。

  ……

  林夕依旧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连喘息声都被他刻意的控制住了。

  他再次朝着裘路逼近一步。

  裘路没有再退,但是手中的长枪却是又抖出了一个很大的枪花。

  好看、可以体现功底但是却无用。

  因为此刻还在他的长枪刺杀距离之外。

  “金勺毕竟是金勺,即便这些动作炼得再好,也实在是没有见过真正的鲜血四溅…也实在是太弱小了一下。”只是一看到这样的动作,唐可就顿时在心中发出了鄙夷的冷笑。

  若是这黑花长枪在唐可的手中,哪怕唐可只是拥有和裘路一样的武技,也未必会输给林夕。

  毕竟裘路的修为使得他在纯粹的力量上面要高出林夕一些,拥有许多次生死搏杀经验的他完全能够把握住这一优势。

  但是此刻裘路却是已经明显陷入了恐惧之中。

  在他经历过的那些厮杀之中,如此容易陷入恐惧的人,就只有死。

  这些金勺,恐怕根本不会理解,在有些战阵之中,绝大多数他们这些金勺所鄙夷的边蛮,就算面对数倍实力的对手,哪怕对方的利刃已经透过自己的身体,都会尽可能的将恐惧从自己的体内摒弃出去,尽可能的挥刀。

  所以这一战在他而言,已经是分出了结果。

  “这家伙恐怕连直击矛阵都没有尝试过吧?”

  不仅是唐可,就连林夕都已经觉得裘路实在是太过弱小了。因为他今天回到十停之前的能力还没有用,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极其的冷静。他倒是不知道,他这样令所有观战的讲师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冷静对着裘路有着多大的压力,他只是觉得,既然如此,对付这样的对手,就不要浪费自己宝贵的修行时间了。

  林夕并不是嚣张的人,但是对于在他面前嚣张的人,他是从来都不会有留手的…因为一头狮子如果不露出爪牙的话,那终究还是只猫呀。

  透过银色面罩,林夕看着手在微微震颤的裘路,手指感觉了一下缠在自己手上和刀柄上的木条,随即,他突然不再沉默,而是无比森冷的发出了一个声音:“杀!”

  随着这一声森冷至极的杀音从他口中迸发而出,他的整个人以一往无前之势,跨步挥刀,斩向裘路。

  裘路身体猛的一滞,黑花长枪横扫,“哚”的一声闷响,只见林夕持刀,竟然是贴着他的枪身,朝着裘路中路滑了一步,再次狠狠挥刀!

  此次林夕的挥刀不再是轻盈而流动,而是说不出的凶狠,就像整个人都如同一柄刀,狠狠的朝着裘路撞去!

  “嘶…”

  崖上许多黑甲学生同时发出一阵猛烈的吸气声。很多人是因为这一刀的凶狠,但是也有不少人却是看出,这一刀恐怕未必能斩得到后退一步的裘路身上。

  机会!

  浑身寒意上涌的裘路下意识的双手猛抖枪身,但就在此时,林夕微仰头,盯着他的鼻梁,他手中的短刀,脱手飞了出来,连着布条的短刀,狠狠的斩在了裘路的脸上,正中裘路的鼻梁。

  “啪!”

  银色变声面罩拥有惊人的防护能力,即便是一层层的丝质,也能起到不错的缓冲,但是这面目和鼻梁,毕竟是人最为脆弱的部位,这脱手飞出的一刀准确的斩杀在了裘路的脸上,他的银色面罩口鼻之处,顿时沁出了一颗颗的血珠。

  当时在灵夏湖畔,刘伯是打歪鼻子的一拳,而现在,林夕是斩歪鼻子的一刀。

  裘路鼻血长流,林夕的一脚却是已经蹬在了他的胸口,让他的一声惨叫都硬生生的憋住。

  裘路往后坐倒在地,银色面罩之间血珠不停沁出,看上去凄惨可怖,但是林夕已然用笨拙的姿态抓回了短刀,一刀斩在了想要往后翻滚出去的裘路胸口。

  “啪!”“啪!”“啪!”…..

  一刀接着一刀,黑色的刀影重重的斩杀在裘路的身上,黑花长枪已经从裘路的手中脱离,他只是在很小的一个范围之内,徒劳的扭动着,根本没有还...

  手之力。

  片刻之间胜负已分,而且落败的还是无比骄横,自称在榜上的裘路,崖上的许多学生并不同情这名金勺少年,他们只是没有想到,林夕竟然以此种凌厉的手段,这么快就解决战斗,竟然是没有给对方任何还击的机会。

  尤其是现在和裘路一起嘲笑林夕的几名止戈系金勺更是面色苍白,林夕竟然有这样的战力,自己先前竟然还敢肆无忌惮的嘲笑他。

  “啪!”“啪!”“啪!”….

  林夕还在不断的,如同切菜一般不停的在裘路的身上猛斩。

  裘路已经被斩得只能抱着头在地上翻滚,但是还没有任何一名讲师出声制止,因为以林夕的斩杀,裘路此刻未必完全失去战力。

  “住手!够了!”

  裘路终于被斩得发狂一样,双手往地上猛的一撑,爆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吼。

  这狂躁的暴吼声把崖上的许多学生都吓了一跳,但是林夕却是根本没有理会,又是一刀重重的斩在他的身上,把他刚刚支起的身子砍翻在地。

  一刀接着一刀,林夕又是不停的砍菜一样,朝着裘路身上猛剁。

  裘路被砍得浑身发抖,终于他绝望的尖叫出声:“不要砍了…我认输了!”

  林夕收刀,凝立不动,心中却是微微一笑:“佟老师,作为你的亲传弟子,我可是没有给你丢脸…随随便便就把他砍翻在地了。”

  身穿老旧黑袍的罗侯渊从山林之中走出,将裘路身上的一枚金五角徽章摘下,递给了对他行礼的林夕。

  “你们也可以分散进入山林了,十停之后,试炼开始,你们可以自行寻找对手。”

  对着崖上怀着各种想法的学生们,罗侯渊以平静的语气说了这一句。

  看着林夕接过从自己身上摘下的金五角徽章,浑身都被林夕砍得疼痛欲裂的裘路羞怒攻心之下,一口气上不来,直接昏了过去。

  ……

  ……

  林夕又开始在林间无声的飞奔,他可不想留在附近,成为众所之的,被人围杀。

  哪怕和他没有什么恩怨,想和他这个天选交手的人估计也不少。

  在尽快的远离这处区域时,他只是在心中有些纠结的考虑一个问题:既然连续五次五星退场,就可以获得一个学分的奖励…那到底是先设法取得五次五星退场的战绩,还是先设法通过直击矛阵再说呢?

  虽然因为他和裘路的决斗,进入试炼山谷的学生远比平日多,但是今日要取得五星战绩退场,对于他来说,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

  因为就在他现在前方不远处的草丛之中,就有一具长弓,一个装满了黑色羽箭的箭囊。

  事实上早在先前那十停时间的搜索之中,他就已经找到了这具比他先前用过的黑角劲弓更加强劲一些,需要百斤力量才能拉至满圆的黑石强弓。

  云秦军队之中,普通军士配备的就只有黑角劲弓和黑石强弓这两种制式战弓,臂力稍弱的用黑角劲弓,臂力强的用黑石强弓,前者一般用于守阵时攒射冲入百步之中的敌军,而后者一般用于骑射,以行进间的抛射覆盖打击百步至两百步之间的敌军。

  以林夕现在的气力,虽然尚且不能将黑石强弓拉至满圆,但要放上几箭,对付一名裘路这样的对手,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之所以没有动用这柄先前已经找到的长弓,只是因为他不想暴露太多,而且最为关键的是,用刀砍翻裘路…想必会让对方更加的服气。

  ***

  (又出了个状元,感谢仙魔变吧捧场至状元,自觉的加更,再次拜谢大家的支持)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