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九章 守夜者

第二十九章 守夜者

  更新时间:2012-05-28

  到底是先设法取得五次五星战绩还是先设法通过直击矛阵这个问题并没有让林夕纠结很久。

  “以德服人啊以德服人…”

  学着雷老虎的口气喃喃自语,将自己先前藏匿在草丛中的黑石强弓和箭囊背在身上之时,林夕便已经做出了决定。

  今日面对裘路的黑花长枪,他就已经感觉到了在直击矛阵中磨砺的好处,和前几日相比,他闪避这种长枪刺杀的能力已经大为提高,换在几天之前,就算没有练习过安可依教他的斩杀之法,那名手持黑花长枪的“黑蔷薇”,恐怕也难以一个照面就刺中他一枪。

  战力强了,面对每个对手都能胜之,那五次五星奖励的学分便很容易就能得到,不像现在,要是遇到一些强横点的对手,恐怕还是得动用他回到十停之前的能力,所以还是尽量将这能力用在提高他的真实战力上再说。

  负起黑石强弓之后,林夕解下了短刀刀柄上的布条,将刀插于腰间,又将布条和那一枚从裘路身上得到的金五角徽章都先行塞入了箭囊之中,快步朝着黄色围墙的方向行进。

  ……

  ……

  一名身上黑甲已经嵌着五枚金五角徽章的学生在距离黄色围墙不远处突然停顿了下来。

  他的面前不远处有一堆人为堆起的枯枝和树叶,旁边还有几个有人用树枝划出的歪歪扭扭的大字。

  “不好意思”

  就在这名明显也是想进入黄色围墙之中修行的黑甲学生满心狐疑,刚刚看清地面上是这四个大字时,“嗖”的一声,一枝黑色箭矢从他身后林间大树上射出,重重落在他的右腿上。

  这淬不及防的打击让这名已然取得五星战绩的黑甲学生顿时一声闷喝,单膝跪地。

  不等他做出多余的反应,第二支黑色箭矢已然落在他的后背上,射得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超前一倾。

  箭矢冲击在黑甲上的声音比随之而来的痛楚更让这名学生心冷,他十分清楚,能以这种速度精准射出两箭的伏击对手绝对不会给他机会,绝对能精准的射出第三、第四箭。

  “啪!”

  和他所想的一样,第三声简单至极的爆响声在他的后腰响起,随后便是第四声….

  他重重的跌倒在地,眼看这一名手持黑石强弓的黑甲战士如同幽灵一般从树上跃下,在对方于奔跑中射出第二箭之时,他痛苦而无奈的用略显尖细的声音道:“我认输,手下留情…好让我有力气进去里面修行。”

  林夕甩了甩略显酸疼的右手手指,略一停顿,只见对方很是干脆的摘下了左肩上的一枚金五角徽章,丢了过来,又想到方才这名对手的话,林夕顿时忍不住微微一笑,心想这人倒也是个有趣的妙人。

  “以你的箭术,又埋伏在这里…你该不会已经收了许多枚金五角徽章了吧?”看着将自己的金五角徽章收入箭囊之中的林夕,在地上缓缓坐起的艾绮兰愤愤的揉着自己大腿痛处,忍不住说道。

  因为觉着对方是个有趣的妙人,所以林夕很是老实的回答:“没有啊,加上你这一颗,我才正好凑到了五星。”

  艾绮兰愤愤道:“你倒是凑齐了五星,我现在却变成了四星。”

  在黑甲的遮掩之下,林夕自然不知道对方是一名灵祭系的少女,自然也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不过对方这么抱怨,他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他又是一笑,“实在不好意思了。”

  “你进去里面修行过没有?”看着林夕的神态,又看到一旁那用树枝划出的四个歪歪扭扭的大字,艾绮兰倒是也不觉林夕讨厌,一边揉着痛处,一边又问了一句。

  林夕又老实回答:“进去过两次,现在正准备进去了。”

  艾绮兰看着林夕顺眼,又问道:“你去的是哪个殿?”

  林夕道:“直击矛阵。”

  艾绮兰真正有了兴趣,讶然道:“那和我去的是一个地方,你通过了大概多少步的距离?”

  林夕也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艾绮兰:“大约九十几步,你呢?”

  “九十几步?”艾绮兰一怔,随即怒声道:“我认真问你,你不愿意和我多说也就罢了,随意说些假话来搪塞我是什么意思?”

  林夕愣了愣:“我没有说假话啊。”

  艾绮兰气得银色面罩下满脸通红,方才看这人还算老实,怎么现在却是这么令人生厌呢?她恼怒至极的站起,瞪着林夕道:“我先前就听我们系的几个师兄说了,往年就算是那些从边军出来的,进入直击矛阵三四次,能够通过到七十步,也已经是极其了不起的战绩,两次通过九十几步,你还说不是说假话?”

  林夕怔了怔:“进入直击矛阵三四次,能够通过到七十步,已经是极其了不起的战绩了?”

  “我怀疑你到底有没有进入过直击矛阵。”艾绮兰气得大声道:“只要进入过的,自然知道被刺倒几次之后,行动更加不便,越是深入就行进越是困难,到后面的十步,比起前面的十步要困难不知道多少,七十步和九十步还差许多,你…”

  “你说的倒也是有道理。”林夕抓了抓脑袋,再次不好意思的一笑。他想到自己严格意义上也不算两次,因为上次能通过九十几步的距离,也是因为在动用了一次回到十停之前的能力之后。

  艾绮兰看着林夕,银色面罩下的双目发出无穷的怒火:“懒惰是摧毁意志的最大原罪,谎言是令荣光堕落深渊的…”

  林夕笑了笑,看着气愤填膺的艾绮兰,道:“你一定是灵祭系的。”

  艾绮兰一愣:“你怎么知道?”

  林夕笑道:“我在大试前,遇到一个立志进入灵祭系的家伙,说的东西就和你差不多,除了灵祭系的人,谁还会整天将这样的话挂在嘴边。”

  艾绮兰的眉头皱得能蓄下一碗水,她看着林夕,像发怒的公牛:“怎么,难道你觉得这些话不对么?”

  “对当然对,我也承认你说的有道理,但我也的确通过了九十几步不假。”林夕也不想和艾绮兰纠缠,耐心的说了这一句之后,便走入了前方黄色围墙的大门。

  “你!”

  艾绮兰被林夕的态度弄得恼怒异常,在她的心中,林夕陡然上升到和帝国异端相同的地位,但是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的罗侯渊却是让她在微微吃惊的同时暂时闭上了嘴。

  看着这名无声无息的沿着黄色围墙走来的老人,她满心的惊疑,然而这名身穿老旧讲师黑袍的老人只是看了她一眼,平静的喊出了她的名字:“艾绮兰,一名祭司若是在没有亲眼见到真相之前就急着下论断,那反而会成为他所痛恨的那类人。你要做的,不仅是用眼睛去看这真实的世界,而且还要有足够的耐心,哪怕是聆听一名犯下十恶不赦罪行的人的申述。”

  “走吧。”在她说出任何话之前,罗侯渊从她的身旁缓缓走...

  过,走向林夕刚刚走过不久的黄色围墙大门,“我带你看看…恐怕你会更容易明白我说的话的意思。”

  ……

  寂静无声的石殿之中,浑身又是如同水中捞出一般的林夕平仰在地上,从石殿入口到他身周的泥地上,一柄柄深深扎入泥地中的黑色长矛就像一片黑色竹林。

  他就平静的平躺在几柄长矛中间,喘息着看着殿顶。

  从几个简陋石窗中射入的方形光柱有些耀眼,然而也正是因为今天时光尚早,他才看清殿顶雕刻着一排字迹:“真正的勇气,只来自于内心的坚持。”

  看到这一句话,林夕想到的不是别的什么,却是自己鹿林镇的老爹老娘,还有可爱的老妹。

  “这修行…还真是要足够勇气才能支持下去啊…”

  端详着这排自己第一次看到的字迹许久,好不容易喘匀了气的林夕却是微笑着发出了一声叹息,又慢慢的像条蚯蚓一样朝着石殿门口扭了回去。

  “真可惜啊,这次你没有跟来...虽然又是动用了我那能力,又多受苦了一次,但是好歹比起上次也进步了许多,这应该超过百步了吧?你要是看到了,好歹不会觉得我是说谎话骗你,也不用和我说那些大道理了。”在慢慢朝着石殿门口扭去的同时,林夕在心中有些遗憾的说着。

  和别的学生不同,林夕因为有着可以重来一次的能力,所以在这石殿之中,他自己就相当于是自己的老师,可以就上一次的动作做出最准确的调整,所以这次,他的战绩比上一次要更好…他自觉是过了百步,但事实上,这间石殿从入口到最后青铜后门的精准直线距离是一百九十八步,而他今日结束时,通过的直线距离已经是一百十七步,已经远远超出了他自己的粗略估计。

  就在他终于扭到石殿的入口,站起离开,身影彻底的消失在黄墙围着的区域之内后,一脸平静的罗侯渊带着银色面具之内一脸不可置信和失魂落魄的艾绮兰走入了这个大殿。

  让艾绮兰自己用脚步丈量了林夕最后倒下放弃的位置后,罗侯渊领着身体不停微微颤抖的艾绮兰无视一名开始收拾起这殿中黑矛的黑袍讲师,走出了这个石殿,停顿于这山谷中一片空旷的乱石地上,看了一眼如血般的夕阳,罗侯渊转身,平静的看着艾绮兰问道:“他的身法和斩杀之法,你看得很清楚了,既然你也看过上一场决斗,你现在也应该清楚他到底是谁了。”

  “是…”艾绮兰垂下了头,心中却是兀自不相信,他怎么可能能支撑下来这么多步…他怎么能够做到这样。

  “艾绮兰,从学院收集到的有关你的资料而言,你的确是个十分正直,嫉恶如仇的人,你一直以你牺牲的哥哥为榜样,想要成为一名祭司...若是你愿意,我可以预见,你的确极大可能会成为一名合格的祭司,但是我现在问你,你真愿意为了心中的正义和信仰,永远的舍弃所有的荣华富贵么?”罗侯渊直视着她,依旧平静的说道。

  “我…”艾绮兰的身体猛的一震,眼中瞬间升腾起了一层雾气,她有些说不出话来,有些不明白这名老人为什么突然会说出这些,但是却十分肯定、十分用力的点了点头。

  罗侯渊看了艾绮兰一眼,淡淡的说道:“我想挑选你做守夜者。”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