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章 心中光明

第三十章 心中光明

  更新时间:2012-05-28

  早在五年之前听到兄长阵亡的消息起就立志要和兄长一样成为一名帝国祭司,将勇气和正直行于自身,传播于帝国最荒远最凶险之地的艾绮兰久久不能理清自己剧烈冲突的情绪。

  她微仰头看着看上去平凡的老人,却是觉得他放佛可以握住自己的一生。

  “什么是守夜者?”她问道。

  “我们青鸾学院有很多特殊的存在。”罗侯渊看着艾绮兰,他知道方才的话对于这名来自湘水行省的少女而言太过突兀,但是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因为这是一名因为兄长的荣耀而获得举荐资格,因为自己的信念,独自一人就穿越了一千两百里赶到灵夏湖畔的土包少女。

  他之所以出现在艾绮兰的面前,并不是因为艾绮兰今日正好和林夕在这里遇到,而是因为当日停留在灵夏湖畔的那么多辆马车,没有一名是属于这名出身平寒的少女。

  “真正的勇气,只来自于内心的坚持。”

  对于这句纂刻于石殿顶部的字迹,她已经用自己的所行做出了最好的诠释。

  所以他十分温和的看着艾绮兰,耐心而细致的解释道:“比如说我,外界称呼我们这一类人为学院守护...每隔几年,我们学院会出一两名风行者,一两名正将星,一两名鹰侯…甚至还有暗祭司。”

  “简单而言,每年汇聚帝国精英的学院不乏天才,而这些天才之中,有些人经过磨砺,便会成为一些特别顶尖的存在,比如说风行者是最强大的刺客,自从张院长给予了这个称呼之后,我们学院走出的风行者的最强记录是在唐藏古国皇城刺杀一名戍边元帅全身而退,唐藏古国的戍边元帅地位相当于我们云秦帝国八司司首。至于正将星,你可以理解为最强大的战将,千军万马斩敌首级,战场之中最为耀眼,最为震慑敌心的将星,这类人不是在武技上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天赋,就是天生的剑师,将来注定可以御使飞剑。”

  “至于守夜者。”在微微停顿片刻之后,他继续温和的看着艾绮兰说道:“就是专门行走在学院之外,暗中守护风行者、正将星这类人的存在。因为针对风行者、正将星这些人的刺杀注定极其强大而凶险,所以要想起到决定性作用,作为守夜者,绝大多数时候都只能隐藏身份,在暗中观望,让敌人甚至风行者、正将星这类人都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所以只要选择了这个身份,绝大多数时候,守夜者都和风行者、正将星这些注定耀眼的存在创下的荣耀无关。事实上,即便是在这学院之中的绝大多数人,也根本不知道我们学院有守夜者这样的存在。”

  “那鹰侯、暗祭司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呢?”艾绮兰的身体停止了微微的颤抖,她看着罗侯渊道:“那么老师您呢?学院守护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相信我,你并不适合其它。”罗侯渊看着艾绮兰,似乎他的目光能够透过银丝面罩看透她的内心,知道她已经做出了决定。他有些欣慰的解释道:“鹰侯是最顶尖的潜隐,他们可以在内心泣血的时候,笑得很开心,也可以亲手杀死已经结交了十几年的朋友。暗祭司,是学院少数人承认,但学院大多数人,甚至云秦帝国都不承认,甚至要除去的存在。他们杀死有确实证据,但是按照云秦帝国的律法却无法处决的人,他们本身被帝国认为是叛国者和异端,他们是最严酷的侩子手,但同时也是黑暗中宣扬正义的真正贤者。无论是这两种之中的哪一种…你的心都还不够坚冷,就算你想要成为行走在黑暗之中,坚守自己正义的暗祭司,恐怕你也要先做好一名旁观者,做好守夜者,否则以你现在的眼光和性子,恐怕自己先行堕入黑暗之中。至于我…只是经历了太多事情,厌倦了很多事情,只想将这学院当成一个可以安度晚年的家,有人若是在我这家里做出出格的事情,我才会动手。”

  聆听着罗侯渊的这些话,艾绮兰的心中如同打开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暗祭司…叛国者,这种难以想象的字眼对她的冲击比起林夕的跨出百步之上还要惊人百倍,她的背心已经全部被冷汗濡|湿,然而她的手脚比起冷汗还要冷。

  “老师,既然您已经厌倦外面的事,那你为什么还要挑选我做在外行走的守夜者?”但是她的目光,却是反而平静了下来。

  罗侯渊笑了笑,道:“因为学院挑选出来的风行者,将星…都是真正代表学院,代表张院长意思的人,他们不亡,学院才能不亡。”

  “你愿意成为守夜者么?虽然我已经看出了你的意思,但是我还必须得提醒你,真正的强大,用来来自于内心,我有信心将你调教成真正的守夜者,但你要明白…自你成为真正的守夜者开始,你绝大多数时候只能在暗中守望,甚至人们都不知道你的存在,而等你要出现之时,却又是真正危险来临之时,可能便要付出自己的生命。那些荣华富贵,甚至我们学院学生追求的荣光,铭记在帝国史册之中的功勋,或许都会和你无缘。”罗侯渊的微笑慢慢消失,他看着艾绮兰,无比庄严的问道。

  艾绮兰认真点头,道:“我愿意。”

  “你是想让我保护他么?他有可能成为一名正将星么?”点了点头之后,深吸了一口气的艾绮兰眼光复杂的望向了林夕离开的方向,问道。

  “你要保护的是所有这类人,未必是他一人,但对于他而言,正将星…或许不止于此。”老人的眼中,也闪现出了一丝难以言明的意味。

  “不止于此?”艾绮兰再度被老人的话震撼。那一个被称为青鸾学院历史上最糟糕的天选,被自己在这黄色围墙外指责为撒谎者的人,竟然这样被看重…竟然承载着这样的使命?

  夕阳渐落,黑暗开始笼罩试炼山谷,开始笼罩整个青鸾学院,然而艾绮兰的心中却是光明。

  云秦帝国…或者更贴切的说是真正的青鸾学院,从此时开始,注定少了一名在最凶险和最边缘的地方传播信仰和正义的忠贞祭司,但是却多了一名将光明和正义存在心中的守夜者。

  ……

  ……

  止戈系新生殿的餐厅依旧和平时一样堆满了吃食,但是比起平时却是要显得安静许多。

  自从诸多课程开始,并未表现出什么特质,反而是成为位列后面的“废材”,不止是裘路,至少有大半的止戈系学生都已经开始在心中多多少少鄙夷林夕,甚至愤愤不平,像他这么平庸的人,如何能有资格成为青鸾学院少有的天选之一。

  而且林夕还是一个来自鹿林镇的普通土包。对于绝大多数离开青鸾学院就注定要踏上仕途的学生来说,站在将来注定耀眼的一些人身边,比站在注定跌落尘埃的人身边要好许多,然而似乎已经开始跌落尘埃的人,今日却是以如此强悍的态势回到了他们的眼中,以裘路的实力,竟然在他面前连还手之力都没有,那斩在裘路鼻子上的一刀,也彻底把他们劈闷了,直到此刻,很多人还在沉默的想着…难道他的废材,只是因为他的谦逊和低调?

  ...

  沉重的脚步声在门口响起,有些一瘸一拐的林夕出现在了餐厅的门口,所有人的目光都下意识的聚集到了他的身上。

  在石殿之中又饱受了黑色长矛一顿猛刺的林夕看上去依旧十分的狼狈,他的脸上都有紫红色的印记,尤其动用了他特有的能力之后,他的身体虽然只受了一次创伤,但是他的意志,却是多受了一次苦…经受了两次磨砺,尤其是第一次,他也是将自己逼到极限,痛到近乎窒息昏死才停了下来。所以这两次的折磨使得他的精神看上去特别的疲惫,脸色也是异常的苍白。然而他的身影落在很多人的眼中,却是转化成了不解和敬畏。

  第一次见到他如此,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他是被人打成如此模样,而此刻,几乎所有的人却是都第一时间想到,他是自己修行成了如此模样。

  林夕没有看其余那些眼神异样的同窗,他为人处世的道理十分简单,那些平日里不喜自己的人,自己自然也不用怎么去搭理,他只是看着坐在一起等着自己的唐可、李开云、边凌涵和花寂月,笑了笑,然后在走到他们身边坐下的时候,说道:“怎么样,没有丢你们的脸吧?”

  “吃你的吧,天选同学!”花寂月觉得林夕有些傲娇,故作恼火的把一盆烤肉推到了他的面前。

  李开云看着林夕,眼光之中却是露出点真正的羞愧:“林夕,有你这样的一个朋友,将来你叫我如何是好?”

  林夕刚刚抓了一块烤肉在手中,看到李开云这副神色却顿时愣了愣:“你这话好像太深奥的点,我怎么听不太懂。”

  “身为你的朋友,今日坐在这里,看着他们的目光,的确是扬眉吐气,心中十分的爽快。”李开云这名自己都不知道已经被“秦疯子”看中的土包,他看着林夕,眼中闪着异样的光:“今日从你的身上,我的确看到了荣光,身为你的朋友,也沐浴到了你的荣光,你身为学院教授们看中的天选还修行比我刻苦…将来我若是一事无成,岂不反而让你们丢脸?”

  “咳..咳…”林夕差点呛到了。他拍了一会自己的胸口,又忍不住拍着自己这名怀着最真挚信仰的好友,咳嗽着苦笑道:“开云,你想得也太远了点。”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