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二章 被发现的秘密

第三十二章 被发现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2-05-29

  这些时日,林夕虽然已经跟随佟韦练习在奔跑中射箭的技巧,但命中率却还是差强人意。

  胸口有金葵花标记的对手又在眼前不远处,那将姜笑依一击就钉在地上的三棱梭枪,对于他而言更是有着强大的压迫感。

  但是这燃烧在胸口的冷火,却是反而使得他的出箭更加的稳定。

  “啪!”

  就在“金葵”暴戾的朝着林夕踏出一步之时,林夕的第二箭已经重重的射在了他的胸口。

  林夕不停的奔跑,不停的拉弓射箭,以往以此种方式射箭,十箭最多能中两三箭,但是今日在开弓更急的情况下,他射出的十箭,竟然至少有五六箭落在了“金葵”的身上。

  只是片刻时间,刚刚结束风行者特训不久的开弓右臂便已经酸痛到无法拉开弓弦的地步,但是眉头一直紧锁着的林夕却是没有丝毫的停顿,将弓交于右手,左手从箭囊中抽出黑色箭矢,继续无比稳定而快速的连射。

  “啪!”

  一支黑色羽箭重重落于“金葵”的小腹,使得这名强大的对手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整个身体都往下弓了起来。

  但是与此同时,这名强大对手将手中的三棱梭枪狠狠的投掷而出,朝着林夕投掷而出!

  “嗖!”

  在强大力量的投掷下,在不到三十步的距离之下,这柄三棱梭枪的速度完全不亚于林夕射出的箭矢,无比准确的扎在了林夕的胸口。

  林夕的面色也瞬间苍白,比石殿之中的黑色长矛还要强大的力量使得他的整个身体在连退了三步之后,便无比凄惨的重重跌倒在地,双手竟然是一时失去力气,连黑石强弓都无法举起。

  “金葵”强横至极的挺直身体,但就在此时,他朝着林夕逼去的身体骤然猛的一沉。

  他的右腿被依旧无力站起的姜笑依死死的抱住。

  “吼!”

  只在回首之间,“金葵”发出了沉闷而带着无比隐怒的吼声,“啪”,他的一拳狠狠的砸落在姜笑依的身上,使得姜笑依的整个人都似乎在地面上跳动了一下。

  但是让他难以理解的是,姜笑依竟然是依旧没有松手。

  “咳..”

  跌倒在地的林夕发出了第一声咳嗽,他坐了起来,黑石强弓顽强的在他的手中举起。

  “嗡!”

  弓弦震颤间,黑色箭矢划破长风,一箭射在了“金葵”的右腿上。

  “金葵”失了重心,单膝跪地,而沉闷咳嗽着的林夕却是站了起来,正对着他,稳定的射出了第二箭,重重的落于“金葵”的脖颈之间。

  “金葵”的骤然一僵,双手抚于脖颈之间,整个身体骤然发寒。

  林夕朝着前方迈步,朝着“金葵”逼近,手中黑石强弓不停的震响。

  一箭。

  两箭。

  三箭。

  十一箭,在这种无比稳定的情况下,无一错漏,全部重重的落在“金葵”的身上。

  强悍的“金葵”在硬生生的承受了这连续的十一箭之后,重重的往后跌倒在地。

  林夕收起黑色长弓,以酸痛到近乎失去知觉的双手捡起地上的三棱梭枪,走到“金葵”的身前,将三棱梭枪点在“金葵”的黑色铠甲上。

  看清姜笑依身上的黑蔷薇标记之后,林夕惊讶的看着依旧在不停咳嗽的姜笑依,问道:“你什么要帮我?”

  姜笑依摇了摇头,从地上支起身子,道:“我也不知道。”

  他的这个回答让林夕微微发怔的同时,也让躺在地上的“金葵”感到莫名的无语。

  不过林夕接下来的一句大实话也让他和姜笑依无语,接着让姜笑依忍不住一边咳嗽一边笑了起来。

  林夕从“金葵”的身上摘下了一枚金五角徽章之后,又对着姜笑依老实的说道:“黑蔷薇同学,我看到你好像没在排行榜上,现在你这样的情况,估计今日也没办法弄到五星战绩退场了…所以我要是从你身上取一枚金五角徽章,对你也没有什么影响吧...这样一来我就四次五星退场的战绩了,再有一次就可以获得一个学分的奖励了,还有我可以多节省点力气,好去黄色围墙里面修行。大不了我下次见你的时候,也帮你一回啊?”

  …….

  …….

  在“金葵”的无语和姜笑依的咳嗽声和笑声之中,林夕背负着弓箭,换回了黑色长剑,小心翼翼的离开,朝着黄色围墙的方位行去。

  动用了一次在面对“金葵”都没有舍得动用的能力,在直击矛阵石殿之中把自己耗得身心俱疲之后,林夕又扭出了石殿,然后一瘸一拐,更加小心的走出了黄色围墙,出了试炼山谷。

  学院最往北,最靠近后面难以逾越的巨大山脉的诸峰之中,有一座显得比较“矮胖”的山峰。

  这座山峰的后山山腹被挖空了,有几个灯火通明,燃着可以让人的脑袋更加清明的清心草香油的大厅。

  这几个位于山腹之中的大厅里面是一张张并排的书桌,堆积着堆积如山的信笺、纸片和羊皮小卷等物,许多身穿黑袍的讲师在里面以一种兴奋的姿态忙碌着,不停的翻阅或是记录。

  有很多夹着夹子的铁丝穿梭在这些大厅之中,一些写着密密麻麻的字迹的纸张和小卷被夹在夹子上,通过这些铁丝飞快的滑到这几个大厅之中别的地方。

  哪怕是没有电脑,这副场景依旧让人联想起忙乱喧嚣的证券交易大厅。

  这个地方,便是哀牢峰后山,这些大厅中在堆积如山的信笺和纸片等物中奔忙着的,便是张院长戏称的“银河亿次讲师”。

  就在林夕出了试炼山谷之后不久,数张记录着包括林夕在内的许多学生详细表现的羊皮小卷便传递到了这其中一个大厅里。

  这几张羊皮小卷沿着铁线传递,经过了数名“银河亿次讲师”之手,在这几名讲师飞快的记录了一些数据之后,又沿着这铁线,传递到了山腹最深处一个大厅中的一名头发花白,大腹便便的讲师面前。

  这山腹最深处的大厅里面的人数要比外面少许多,只有二十几名,但是每个人面前的书桌却是要比外面大出一倍不止,上面堆积的东西,也是成正比。

  这名头发花白的肥胖讲师身形高大,嘴角还有一个小小的刀疤,若是林夕看到,必定会觉得他长得和洪金宝有七八分相似,不过他的鼻梁上却是架着一副黄铜架子,镜片用水晶打磨,厚如瓶底,外面绝对没有的老花眼镜。

  若是林夕见到,这个世界极少有的这种老花眼镜,必定又能让林夕感触到他之前那个世界的许多气息。

  习惯性的,这名鼻梁上架着厚厚镜片的肥胖老讲师飞快而熟练的扯下了夹子上的这几张小卷,一边飞快的浏览,一边用黑炭制成的小笔在一份册子上飞快的记载着。

  ...

  陡然,他的面色激动了起来,原本红润的脸色因为呼吸的急促和心情的剧烈波动而变成了酱紫色,同时,“啪”的一声轻响,他手中的黑炭小笔也因为他的过分用力而被折断了。

  再次翻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册子,对照了一下那几张羊皮小卷,这名和洪金宝有七八分相像的肥胖老讲师在一大堆书卷和册子的簇拥中哗啦一声站了起来,不管一些被他弄到地上的书卷,他有些急促的摘下了鼻梁上的眼镜,塞在了袖中,然后抓着册子和羊皮小卷,快步跑出了大厅,跑出了大厅。

  暮色中,这名身材臃肿的老讲师抓着银丝滑索上的滑杆,以一种令人担心的颤巍巍的姿态,飞快的赶到了和哀牢峰中间隔了两座山峰的山峰之中,一路快奔,略微气喘的直接奔入了一片松林之中的小院中。

  青砖黑瓦的小院之中只有一名老人的存在,这名老人断了一臂,满脸皱纹,但是双目之中充满睿智的光芒,他的荣光可以让所有云秦帝国的权贵敬畏,因为他是从坠星湖大战中走回来的人,他是青鸾学院的夏副院长。

  “老萧,你发现了什么,这么着急?”看着以心急火燎的态势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肥胖老讲师,夏副院长的目光好奇而充满期许。

  肥胖老讲师飞快掏出袖中的眼镜,重新戴好,将手中的小册和小卷递给夏副院长:“林夕…你们这次挑选出来的止戈系天选,有古怪…”

  “有古怪?”夏副院长接过了册子和小卷,却是没有急着看,眉头皱了皱:“什么古怪?”

  “今日第四次进入直击矛阵石殿,他就通过了一百二十五步…上次是一百十七步,一名来自鹿林镇,从未接触过任何修行的少年,以他这样的修为,第三次进入石殿,就能支持到一百十七步,这是什么概念!”肥胖老讲师深吸着气,眼睛在厚如瓶底的水晶片后直直的盯着夏副院长:“不过这当然不足以让我马上赶到你这里。让我赶到这里的,是因为今天他的一场对决…你看看有关他修为的记录,和他今日狂奔的距离和时间,你就能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夏副院长的眉头皱得更紧,他凝视着小卷上细小的字迹,脸上也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和震动神色,直到足足三停的时间过后,他才有些艰难的下了论断:“你的意思是,他的魂力厚度…迥异常人?”

  肥胖老讲师有些发怒道:“夏知秋!综合这些记录,这是显而易见的事!”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