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一章 如东乱

第一章 如东乱

  更新时间:2012-05-31

  马车依旧未动,车头的少女也是没有什么紧张的神色,而马车中的贵人却是传出了平静而带着嘲讽的声音:“李骑珑,你身为陵督,自然知道刺杀我是诛九族之罪。你自己不惜命,难道也要你的家人都陪你送死?”

  李骑珑温和一笑,道:“不劳殿下费心,卑职的家眷都已经安置好了。”

  “南边的大莽王朝么?指使你来做这事情的人看来是给你了承诺,或许承诺给你在南边安排个更好的位置?”马车之中的声音更加讥讽:“的确,如果你能得手,从这里还是有可能逃得到南面,但是若是在这云秦帝国境内,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你觉得你要承担什么样的怒火?不说我云秦帝国大军压境,那所谓的大莽王朝可能一夕不复存在…你不要忘记,要杀人,未必是要在云秦帝国境内的,你只是一名叛逃的陵督而已,大莽王朝会派多少精锐高手整天跟着你和你的家人?能挡得住我们云秦帝国强大的刺客么?你到底是天生愚蠢,还是根本不愿意去想这里面的关节?”

  李骑珑的圆脸抽搐了一下,强自平静道:“从现在开始,李骑珑已经死了,无论是最终判定他是阴谋刺杀你,被你反击而亡,还是因为护卫你而被刺客杀死,他从现在开始,已经死在了如东陵外这条官道上,没有人知道他还活着。再强大的刺客,也不可能去刺杀一名已经死了的人。”

  马车之中沉默了片刻,再次传出了声音:“你终究档次太低…修为太低,官阶太低,接触到的人也低,所以将你们作为棋子的那些人玩弄的权术,你根本就不可能理解得了。”

  这声音十分平淡,但是平静的字句里面,却是处处透出令李骑珑自卑的不屑之意,这使得李骑珑油然觉得,这是一头骄傲的孔雀在对一头土鸡说话,而且还是一个站于泥泞之中,肚子微凸,淋湿了半边身子的土鸡在说话。

  若是在平时,他可能心中没有半分的不满,但是今日,他的圆脸却是不由自主的再度抽搐,肥胖的手指关节间格格作响。他盯着马车车厢,以变异的声调狞笑道:“出身皇城,身有龙血,那又如何?我档次太低,那又如何,今日你还不是要死于我手!我名为李骑珑,但是我今日却要改名李骑龙,要骑在你的身上!”

  车厢之中不再回应,雨下得更大,马车上绽放出一朵朵水花,有雨珠打在李骑珑的脸上,他被淋湿了的右手微微抖动着,“杀了她!”蓦的,他发出了一声声色俱厉的嘶吼声!

  随着如东陵镇守这声厉喝,数百名身穿铁甲的蒙面刀客沉默的在雨帘中从四面八方朝着官道正中心的这辆马车冲过来。

  然而第一个到达马车的并非是这些脸蒙黑巾的森冷刀客,而是从一侧竹林中射出的黑色羽箭。

  随着一阵弓弦的嗡嗡震鸣声,密密麻麻的黑色箭矢绞碎了无数竹叶,带着凄厉的破空声刺穿了雨帘,瞬间降临在马车周围。

  两匹矮脚马和马车瞬间变成了刺猬,一条条的血水在雨水和泥浆中纵横,车头没有青衣少女的踪迹,在羽箭落下之前,她就已经敏捷的打开了车厢门,钻了进去。

  这一根根黑色羽箭的力量都不在林夕射出的羽箭力量之下,但是这些羽箭洞穿了马身,密密麻麻的插在马车的车身上,却是没有一支能够将车厢洞穿。

  “嘎吱”一声,被倒下的马匹带得略微倾斜的马车车门便在此种情形下打开了,一名挽着云鬓的白衣女子从马车车门之中走了出来。

  这名白衣女子神情有些疲惫,眼角也已经有了些许的皱纹,不算瘦削,但胸部也不够丰腴,五官端正,然而长得并不惊艳,但是她现身出来的这一瞬间,所有见惯了鲜血的蒙面刀客和隐匿在竹林之间的数十名冷若磐石的弓箭手却全部是微微的一滞。

  并非是因为这名白衣女子的容貌,也并非因为她是一名修行者,而是因为她的身份!

  就如在此组织刺杀这名女子的李骑珑所知,云秦帝国内忧外患,外有强敌蚕食,内则穷兵黩武,骄奢之风盛行,然而,再内忧外患,强大的云秦帝国还是这世间最为强大的帝国,因为换而言之,云秦帝国是西抗唐藏古国,南拒大莽王朝,东挡穴蛮,以一国之力便令这些敌手举步维艰。而这名女子,便是当今云秦帝国圣上,这世间拥有最高权势者的亲妹妹!

  这是真正的天颜,若不是她离开皇城,别说李骑珑只是一名陵督,就算是一名省督,这一生也未必有几次可以看见这名女子的机会。

  所以即便这女子长得不算惊艳,甚至微薄的嘴唇还给人一种冰冷而些许薄情的观感,但是就因为这女子的身份,因为方才说出的改名李骑龙的那一句狠话,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对女色没有多少索求的李骑珑,

  哪怕只是注视着那两片微薄的嘴唇,也只觉得有一股莫名的邪火从小腹升腾而起。

  他紧张、恐惧而又狠狠的盯着这名白衣女子,脑海中只想将这名女子的衣衫撕扯粉碎,将她狠狠的压在身下蹂躏,同时拿刀狠狠的在她雪白胴|体上捅刺!

  黑巾蒙面的刀客都是十分的悍勇,而且想必身中也有说不清道不名的邪火在燃烧,虽然这名白衣女子肯定是一名修行者,但这些黑巾蒙面的刀客在微微的一个凝滞之后,便已经以狂热的姿态冲到了马车的周围。

  当冲在最前的一名黑巾刀客猛踏在倒下的马头,高高的跃起,手中的黑色边军长刀朝着这名白衣女子斩下之时,白衣女子还是兀自站立在车头,手中空无一物。

  但是这名黑巾刀客的瞳孔却是骤然收缩,白衣女子的右手伸了出来,以一种诡异的姿态和速度,在他的刀斩落之前,就落到了他的手腕上。

  然后他清晰的听到了自己铁甲之下的手骨碎裂声,随后他手中的黑色长刀便已经在白衣女子的手中,然后这柄黑色长刀便贴着脖颈之间细微的铁甲缝隙,斩过了他的头颅…同时,白衣女子的左手,也轻轻的拍在了他的胸口铁甲上。

  “蓬!”

  轻轻的一拍,却是发出了一声如击重革的沉闷巨响。

  这名黑巾刀客的头颅飞起,身体却是被直接拍成了一只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胸口印着一个清晰的纤细掌印。

  从脖颈之间喷涌的鲜血洒满了数名黑巾刀客的一身,糊住了他们的眼睛,但是却没有一滴洒落在这名白衣女子的身上。

  周围蓦然一寒,所有人的视线都随着那具无头的尸身在雨帘中穿梭。

  然而只是这一瞬间,白衣女子已经跨下了马车,两颗头颅在她的一挥刀之下冲天而起,其中一具无头的尸身被她依旧一掌拍出,撞得后方两名黑巾刀客也倒飞出去。

  周围的黑巾刀客狂涌而上,但是白衣女子缓步而行,无比的轻松,每一刀挥出,不是有头颅飞出,便是有人骨碎飞出。

  根本没有人能够阻挡,三名刀客同时斩出的一刀,却是被她的反手一刀斩得三柄刀都硬生生的压在了...

  自己的身上,斩得三个人都无比凄惨的倒撞出去。

  她就像是一头在绵羊之中迈步而行的巨象,哪怕是最简单的招式,哪怕是判断到她的下一个动作,都根本没有办法抵挡。

  站在油纸伞下的李骑珑已经浑身不住微微发抖,他知道这名白衣女子是修行者,但是却没有想到,她会如此之强!

  竹林之中,数十名头戴斗笠的箭手如同磐石一般沉冷的站立着,手中的黑石强弓始终对着白衣女子的位置。

  在这数十名箭手的后方竹林之中,却是慢慢走来了两个人。

  一名是身材极其魁梧的巨人,身穿一副青铜色的重甲,连整个脸面都罩在其中,他的手中提着一柄令人心寒的双刃巨斧。他的身高足足比箭手之中最为高挑的人还要高出整整一头,而他提着的双刃巨斧近乎和他一样的长度。

  无论是他身上沉重的重甲还是手中的雪白双刃战斧上,都有一条条细致而有序的符纹。带着一股独特的力量,滴雨不沾。

  另一人身穿普通的灰色棉布袍,没有蒙面,是一个身材普通,面目愁苦的中年人,手中没有兵刃,两鬓微微发白的头发用三根乌黑的铁簪盘成了三个发髻,一个十分古怪而又令人记忆深刻的发式。

  看着血肉横飞的战团,身穿厚重铠甲的巨人沉声问身旁面容愁苦的中年人:“对付得了么?”

  “应该是大国师级的修为…应该勉强对付得了。”面容愁苦的中年人蹙着眉头,轻声说道。

  “那我们走吧。”重甲巨人顿时跃跃欲试,身上的重甲和手中的巨斧都隐隐透出黄色光亮。

  身上的棉袍都已经湿透,然而却似乎并不在意的面容愁苦中年人摇了摇头,“不急,再等等。”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