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章 呆立泥泞不能言

第二章 呆立泥泞不能言

  更新时间:2012-06-01

  再等等的结果就是流更多的血,死更多的人。

  白衣女子身上的白衣也渐被染红,又被从天而落的雨水冲淡,她周围的地面更加泥泞,一片赤红,然而站着的人却是越来越少。

  大约是自知用这种方法消磨对方的魂力并不光彩,面容愁苦的中年人微垂了头,有些心烦意乱的看着自己往下滴水的棉袍。

  最终白衣女子再也没有一人站立。

  在最后三十余名蒙面刀客发现周围只剩下自己时,疯狂的血气也终于被不可遏制的恐惧所压倒,但是不等他们转身逃离,于竹林中射出的箭雨就将他们全部钉成了刺猬。

  这竹林中的数十名石雕一般的箭手,无一不是百步穿杨的好手。

  面对接下来来临的箭雨,身上已经染成暗红的白衣女子只是退回了马车车厢之中,有数支她来不及斩掉的黑色箭矢射到她的身上,只是泛起肉眼难辨的黄光,根本无法刺破她的肌肤,就坠落在满是血水的泥泞之中。

  这名白衣女子的意思也很简单,反正她也并不心急,只要她活下来,不管她动不动手,这些在场的人都不可能好生生的活着,既然这马车车厢的夹层是这些箭矢都无法洞穿,那她就在马车车厢之中等着,要想杀她的话,那就只有自己上前。

  竹林之中,面容愁苦的中年人心中苦笑,这名贵人果然和传说中的那般难缠,轻轻扫去掉落在自己头上的几片竹叶之后,他对着身旁早已跃跃欲试的重甲巨人点了点头:“走吧。”

  所有箭手整齐划一的抛开了手中的弓箭,从腰间拔出了一柄柄黑色的长剑。

  “吼!”

  钢铁侠原型机一样的重甲巨人发出了欢快的吼声,他的身体好像瞬间就变成了一个高速运转的马达,原本看上去只是厚重但简陋的青铜重甲的纹理之中全部冒出了黄色的光纹,瞬间竟然显得美轮美奂。他提着和他身体显得一样巨大的雪白战斧开始狂奔,沉重无比的身躯敲打着地面,震得四周的空气发出嗡鸣,所有阻挡在他前方的东西全部被他撞得粉碎,无论是从空掉落的雨水还是坚韧的青竹。

  面容愁苦的中年人不紧不慢的跟在戴着斗笠的黑衣剑手的身后,而泥泞官道上的李骑珑却是也从青衫师爷的油纸伞中走出,一步步的朝着车厢逼近。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对判官笔,同样黑色的笔身上,也显现出了一丝丝好看的黄色光纹。

  重甲巨人从竹林中狂奔而出,越奔越快,到最后竟然像在地上弹跳一般,每一步跨出都是两三丈的距离。

  布满箭矢的车厢门再次嘎吱一声打开了,身上已经染成暗红的白衣女子再次从车厢中走出。

  看着至少相当于她四倍大小的重甲巨人,她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足尖在车头微微一点,整个车厢剧烈一震,她的整个人如同失去了分量一般飘飞而起,飘飞至重甲巨人身前。

  重甲巨人一声欣喜般的暴喝,比白衣女子身躯还要庞大的雪亮巨斧从左自右横扫,如同一条白虹在空中划过,空气被割裂,发出裂帛般的声音,无数莹莹的雨滴直接被震成了一片薄薄的水雾,威势难以想象的威猛。

  白衣女子依旧是空手,然而眼看她就要被这一柄巨斧直接斩碎之时,她的右手再次朝着这柄巨斧拂了出去。

  一股股磅礴的气息从她的白皙如玉的掌指之间喷涌出来,她身周的无数雨滴在震碎的同时却是又奇异的朝着她的手中聚集,竟然是在她的手掌前方,形成了一条人身鱼尾,发着淡淡黄光的美丽人鱼!

  “啪!”

  雨水和她体内迸发出的强大力量形成的人鱼瞬间被巨斧斩碎,但是重甲巨人沉重如岳的身躯和手中的巨斧却是在空中猛的顿住。

  下一刻,白衣女子轻轻落地,而重甲巨人却是无比沉重的坠落在地,往后坐倒,发出了一声无比沉闷的闷哼。

  “果然是大国师修为…融魂融的是镜天人鱼…”看到先前不可一世的重甲巨人在一个照面之间就明显吃了大亏,刚刚才不紧不慢的踏入泥泞官道中的面容愁苦的中年男子却反而如释重负的喃喃自语了一句,似是终于肯定了自己的论断。

  原本已经距离白衣女子不到二十步的如东陵陵督李骑珑却是面色苍白,手中的一支判官笔颤抖着点向白衣女子,像疯子一般尖叫:“你…你竟然是大国师修为!”

  听上去是震惊于白衣女子的修为,然而李骑珑此刻心间的真正惊骇只有他自己清楚。白衣女子的修为虽然惊人,实则也没有太过超出预计,让他真正由心惊颤的,是因为其余的三人根本不管他。

  虽然他已经离开地方军多年,连身体都已经发福走形,但却是一天都没有放下过冥想修行,他的修为也已经到了大魂师的巅峰,半只脚已经踏入了国士的门槛,即便和这白衣女子的境界相差极远,但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然而那跌倒在泥泞和尸身之间的重甲巨人,那身穿灰色棉布袍的面容愁苦中年人,还有原先撑着油纸伞帮他挡雨的青衫“师爷”,却是都根本没有管他。

  尤其是当他此刻停顿在地,青衫“师爷”从他身旁撑着伞左过,却是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他本应该才是此处主持这场刺杀的首领,唯有他的批准和配合,这三名强者,这么多的刺客才能在帝国的眼皮下出现在这里,但是这三人此刻的态度…..这件事,却似已经和他无关。

  ……

  没有人理会一时呆立在官道泥泞中的李骑珑,头上盘着三个发髻的面容愁苦中年人依旧跟随在突进的数十名头戴斗笠的黑衣剑手之后,缓步而行。撑着油纸伞,遮住了脸面的青衫“师爷”,从李骑珑的身旁走过,走得十分的耐心。

  跌倒在泥泞之中的重甲巨人眼中只有白衣女子,在重重倒地,溅起无数泥浆和血水的瞬间,他不知道厚到何种程度的青铜重甲上的黄色光华更亮,一条条符纹好像一朵朵金黄色的花朵在盛开,庞大的钢铁身躯压得地面一震,往上弹起。

  但是不等他手中的雪白巨斧再次挥出,面色依旧平静淡然的白衣女子已经一掌按在了他的左腹处。

  异常磅礴的气息再次狠狠撞击在重甲上,在白衣女子手掌和森冷的金属表面,破碎的水雾瞬间形成了一圈透明的冲击波。重甲巨人再次发出一声不甘心的怒吼,庞大的身体如山般往右狠狠坠地。

  白衣女子脚踏在重甲巨人的胸口,看着一时挣扎不起的重甲巨人,淡然而言:“能够轻装一般穿着青王重铠,除了国士修为之外,你必定也是天生神力,若是你此刻停手,追随于我,我必定可以让你在史册上留下惊人的荣光。”

  自从这名白衣女子走出那中州皇城的高墙,就再也没有人怀疑过她说的任何一句话,既然她给出这样的承诺,只要这名重甲巨人点头,那等待他的,必定是一个光辉的前程。

  然而听到这名白衣女子的话,这...

  名重甲巨人口鼻前的森冷金属缝隙之中,除了喷出些微的血沫之外,却是发出了一声更为巨大的咆哮,虽然这名白衣女子的强横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想象,但他是真正的军人,除了对战斗的渴望之外,还有绝对不可动摇的强大意志。

  在咆哮声中,他的整个身体翻转过来,要将白衣女子压在身下,同时他手中巨大的战斧再次挥起。

  一抹略微可惜的神色只是在白衣女子的眼中一闪而过,随即她的眼中唯有冰冷而薄情般的杀意。

  在重甲巨人的胸甲上轻轻一点,她的人便从重甲巨人的头顶上方飘飞而过,同时一条给人妖艳感觉的水色人鱼和如山般磅礴的气息从她的脚底迸发出来,重重的压在了重甲巨人后脑的第一节脊骨位置。

  “喀!”

  那一处相接的铠甲发生了轻微的错位,一股力量些微的透入了铠甲,“噗”,一股血沫从重甲巨人面前的金属缝隙之中喷洒出来。

  在重甲巨人摇摇晃晃之间,白衣女子在空中拧身,再次一掌击在那处铠甲发生轻微错位的部位。

  更多的血沫从重甲巨人口鼻前的金属缝隙之中喷洒出来,重甲巨人手中的巨斧低垂,摇摇晃晃像喝醉了酒一样,但是面容愁苦的中年人和撑着油纸伞的青衫“师爷”却是依旧没有出手的意思,依旧走得极为缓慢。

  白衣女子自然也十分清楚对方如此做法是要尽可能的消耗她的魂力,但不知道是因为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还是天生的那一份高高在上的冷傲,她根本就不去管这另外的两人,而是专心致志的一掌接着一掌的拍在重甲巨人后脑的第一节脊骨处。

  一名头戴斗笠的黑衣剑士已然到了她的身后,身体蜷缩,手中黑色长剑以无比阴险的态势,从下往上刺出,直刺白衣女子的下阴。

  不管是普通军人还是修行者…或者说是对于并非是修行者的剑士而言,白衣女子这种级别的修行者,他此刻利剑刺向的下阴,便是唯一的弱点和可攻击之处。

  面对此名虽然不是修行者,但明显也是强大战士的黑衣剑士的刺杀,白衣女子却是依旧淡然的一掌拍击在重甲巨人的后脑。

  如同经过仔细的计算一般,这一击落下,重甲巨人的后脑发出了骨骼断裂的声音,庞大的身躯再也无法站立,往前无力的栽倒下去,而白衣女子只是简简单单的从他无力的手中抽出了巨大的战斧,只是单手提着,往下拍出。

  刺向她下身的黑衣剑士如同被一辆疾驶的马车撞中,手中的黑色长剑瞬间断成三截,整个人被拍飞出去,撞倒了后方数名剑士,像一条软面条一般,无比凄惨的落地。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