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章 因为我是天才

第三章 因为我是天才

  更新时间:2012-06-01

  一名名弃弓取剑的黑衣剑手在雨中皮烂骨折,变成一团团模糊的血肉坠落在地。

  即便心如磐石,这些黑衣剑手也是彻底的红了眼,发出浑然不像是人的厉吼。

  然而白衣女子依旧好好的站着,唯有雨滴和他人的鲜血飘洒在她的身上。

  面容愁苦的中年男子和手持油纸伞的青衫“师爷”走到了一起,但依旧只是并排的看着,看着最后一名黑衣剑手在凄厉的惨叫声中倒飞而出,落于地上,再无声息。

  泥泞的官道上,只剩下了白衣女子、面容愁苦的中年男子和撑着油纸伞的青衫“师爷”、手持判官笔的李骑珑四人站立。

  一时天地间陷于安静,唯有淅沥的雨声在轻响,没有任何人抢先动手。

  白衣女子已然垂下还在滴血的雪亮巨斧,她的目光首先落在面容愁苦的中年男子的奇特发式上,平静而淡然的问道:“你是南边的人?”

  “晚辈秋落沙,师从龙脊崖,正是来自长公主您所说的南边。”面容愁苦的中年男子微微颔首行礼,虽然年岁比白衣女子略大,但是他心中十分清楚,无论从身份还是修为,对方也足以称得上前辈二字,所以他的眉宇间十分自然,比起方才更加心安理得。

  “那便是千魔窟的学生了。”白衣女子淡淡的点了点头:“从千魔窟到如东陵,至少要两个月的路途,你赶路辛苦了。”

  面容愁苦的中年男子和面目一直隐于油纸伞下的青衫“师爷”都是微微一怔,他们已经在脑海之中试想过无数次如何面对这名体内流淌着云秦帝国最尊贵血液的白衣女子,然而没想到真正面对时,对方说出的竟然是这样的一句话。

  “不辛苦。”沉默数息的时间,面色微僵的中年男子摇了摇头:“晚辈一直在千霞山,所以赶至这里并不算特别远。”

  “我云秦帝国一向重武,更重勇气…你死之后,我会让人将你的尸骨运回千霞山,让你回归故里。”白衣女子看着这名面容愁苦的中年男子,淡淡的说道。

  她这句话若是换了旁人来说,或许任何人都会觉得狂妄而嚣张到了极点,但是从她的口中说出,面容愁苦的中年男子身子却是微微的前倾,肃然的行了一礼:“多谢前辈厚情。”

  白衣女子微微点头,转头看向油纸伞下的青衫“师爷”:“那么你呢?”

  青衫“师爷”沉默不语,并不应声。白衣女子嘴角稍冷,不再多说:“你们谁先来?”

  面容愁苦的中年男子苦笑:“那就晚辈先来吧。”

  雨继续下,天地间骤然响起一道激越的清鸣,面容愁苦的中年男子右手棉袍衣袖齐肩全部裂开,一柄紫色的薄剑因为极快的速度,在空中拖出了一片残影,朝着白衣女子斩杀而至!

  白衣女子轻踏一步,手中的雪白巨斧横扫而出,准确无误的斩在中年男子手中的紫色薄剑上,发出了一声令人震耳欲聋的脆响。

  面容愁苦的中年男子浑身轻颤,整个人被强大的力量震飞出去,落于数丈之后的泥泞之中,他的面色苍白了许多,然而手中如同冰片般薄而通透的紫色长剑竟然是没有丝毫的破损,只有一丝丝的紫光在剑身上游动。

  “紫玉…果然是千魔窟的弟子。”如同知道这面前所有人的心中想法,白衣女子没有进击,只是略微赞许般的点了点头。

  面容愁苦的中年男子再次苦笑,雨帘之中再次响起激越清鸣,他的人和剑再次破开水雾,到达白衣女子身前,然而白衣女子的动作依旧十分朴素,比这名中年男子更快的战斧使得这名中年男子硬生生的将剑收回,横于身前,然后再次凄惨的倒飞出去。

  “当…当…当…”

  紫色剑影不停的在白衣女子身旁盘旋,面容愁苦的中年男子像一只大鸟一般在白衣女子身周飞绕,但是一次次兵刃相击的后果,却是他面色变得更加的苍白,持剑的右手变得更加的颤抖,口中开始沁出一滴滴的鲜血…再接着,一滴滴的血珠,从他的鼻孔中滴落下来。

  白衣女子的面容没有半分的不耐,只是挥动战斧,逼得中年男子一次次仓皇倒退而出。

  突然,她又往前跨出了一步,她的身上并没有特别庞大的气息透出,但是这一步跨出,中年男子却是再也支持不住,身上的黄光如同烛火般熄灭,手中的紫色长剑在横挡巨斧之时,便被从手中震脱,剑身重重的反敲在他自己的身上。

  宛若不是被薄薄剑身,而是被一柄巨锤敲击,面容愁苦的中年男子的胸口瞬间凹陷下去,双手无力的垂下,往后倒飞而出,重重的跌于泥泞之间。

  口鼻之中的鲜血如同涓涓细流一般流出,让他根本无法呼吸,但是他的神色竟然是十分平静。

  “欧阳师兄,看你的了。”不知是什么样的毅力和意志驱使,在受了已然致命的创伤之后,这名明显比李骑珑明了这件事意味着什么的王莽王朝军方强者,却是并非马上死去,而是无力的望着上方灰黑色的雨帘,混杂着一口血水和雨水,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手持油纸伞的青衫“师爷”默然对这名浑身陷于泥泞之中的强者深深弯腰行礼。

  就在深深弯腰之间,他身周的雨丝突然被空气中丝丝缕缕的震动所束缚,一切都似乎缓慢了下来。

  “咔…”他手中的油纸伞在一阵奇异而强大的震颤下,彻底化成了碎屑,在雨中崩散,露出了一张苍白而年轻的脸。

  这名先前隐于凉棚下,接着隐于油纸伞下的青衫“师爷”,他的头发和眉毛,竟然都是雪白色的。

  咚!咚!咚!

  这名脸上弥漫着悲壮和坚定的白发男子,他的心脏突然发出了战鼓一般的声音,随着这声音的发出,他肌肤下的血管都一根根突了起来,变得粗大而狰狞,而且开始变成可怖的黑色,如同一条条黑线在身上显现出来。

  “炼狱山!”呆立在泥泞官道之中的李骑珑有些惘然的看着这名发生在青衫“师爷”身上的异变,他的身体开始控制不住的剧烈颤抖,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惊恐。

  突然,他彻底的失魂落魄,手中的一对判官笔都是掉落在了泥泞之中,像是被强暴了的女子一般哭嚎道:“不可能!你怎么会是炼狱山的人!”

  正如那名中年大叔留给林夕的劝诫中所说,这世上有太多不明之地,有太多的强者,云秦帝国有青鸾学院,而南边的王莽王朝,也有炼狱山这样的存在。

  强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从炼狱山这样的地方走出的强者,却是会出现在自己的身旁。

  既然有炼狱山国士级修为的强者来了,那还要自己做什么?

  “难道我身经百战,好不容易爬到陵督这样的高位,还根本没有接触到所谓的权术?…也只是被那些人随意摆弄下的一颗棋子?”

  原本做到陵督这个位置,他以为已经进入了那真正权术的阶层,但是直...

  到此刻,他才隐隐约约的认识到,自己之前是多么浅薄和粗鄙可笑。

  陷于泥泞地上的面容愁苦中年男子的整个身体猛烈的抽搐起来,塌陷的胸中也发出了某种奇怪的抽风声,身上布满黑色血纹的青衫“师爷”知道这名面容愁苦的中年男子已然到了最后的关头,而且他也十分清楚,这名面容愁苦的中年男子如此硬撑着,只是为了看一眼这最后的结果,而这种硬撑着,也必定是无比的痛苦,所以他要将这件事很快结束,所以他用尽全身最大的力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丹田内的魂力全部运行于自己的血脉之间。

  他身外的雨雾骤然全部化成了白气,但就在他准备朝着白衣女子一步跨出之时他,他的面色骤然一紧,他陡然感觉到,周围的空气,突然有了一丝异样的震动。

  而且这异样的震动,竟然是来自他的脚下,来自地下的泥泞之中。

  陡然,这名来自王莽王朝神圣之地的强者想到了某种可能,陡然抬脚,似是一脚要踏裂这整条泥泞的官道。然而却已经晚了,一条极其微弱的剑光从和着血水的稀泥中射出,绕过了他的一脚,然后骤然加速,在空中发出惊人的啸音,“噗”的一声轻响,这条剑光割断了他右侧脖子上所有突出的黑色血脉,飞射上天,悬浮在他的头顶上空。

  青衫“师爷”捂住了脖子,黑色的鲜血却是依旧如同箭矢一般从他的指尖射出。

  他瞪着眼睛,直到此时才看清楚,那名先前坐在车头的青衣少女,不知何时却是已经走出了插满黑色羽箭的车厢,认认真真的看着他头顶上空的飞剑。

  那一柄飞剑是一柄无柄的断剑,微银色,寒光闪动,除了一些细致的符文之外,还有一条明显的冰状裂纹。

  “怎么可能!”

  青衫“师爷”缓缓跪倒在了自己踏出的大坑之中,蓄积在坑中的雨水淹没到了他的腰腹,他看着扎着两条羊角小辫,一脸稚气却是根本无视地上鲜血和破碎尸身的青衣少女,眼中全是迷茫和不能理解:“怎么可能…你只有这样的年纪,怎么可能御使飞剑超过五十步,你怎么可能达到圣师的修为!”

  或许是因为知道徒劳,他放开了捂在自己脖子上的手,黑色的鲜血更加肆无忌惮的从他脖子上喷涌出来。看着源源不断涌出的黑色鲜血,青衫少女微微皱眉,却还是认真回答:“我生得面嫩…还有,我是个天才。”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